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227 我和星星睡不著(4)  
   
No.227 我和星星睡不著(4)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關于傅知風為什麼不殺我這個問題,我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

如果我前面的想法都是正確的,那麼當著聶秋遠的面殺死我,應該是他人生中的一大爽點才對.

當時我們根本都沒有防備他,只要他想,殺死我的機會數不勝數,甚至都不會引人生疑.可是他並沒有這樣做,不但沒有這樣做,還不止一次地救過我的性命.

在朱雀攻擊我們的時候,如果不是他帶著我及時地躍出攻擊范圍,我的處境還是很危險的.而且,天鏡門攻進來的時候,聶秋遠和駱大春都去應戰了,只有他和我在一起,他不但沒有趁機對我下手,還在毒霧襲來的時候給我吃了解毒藥.

我不認為如果是戎撫天的話,他的心中會對我存有什麼善念.那麼,這麼好的機會,他為什麼不殺我?相處這些日子,想必他也明白我的死亡對于秋的意志會是怎樣的摧毀.不是想看到秋痛不欲生的樣子嗎?

每每想到這里,我總會轉而怨恨我的秋.不是說好了,我死之後,你還可以來找我,我們今後還有機會嗎?可是為什麼死的不是我,而是我一個人孤零零地被拋棄在陌生的大唐呢?

答應我的事,你都忘到腦後了麼?萬一你真的死了,那我們豈不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你答應過我,在找到那個方法之前,是絕對不可以死的啊!

所以,在那種時刻,應該舍掉的是我的性命才對,不是麼?

可是,我的秋不但是個重情的人,還是個善良的人.如果任平生的身上藏的是鬼火五毒咒術,那麼關系到的就不只是我,還有天下黎民蒼生,我想那一樣也可以成為他犧牲的理由.

不行,不能這樣想!他答應過我,就不會騙我,我相信他,他一定會回到我身邊的.

而我,也答應過他,會等他一輩子.

我把我的猜測告訴了駱大春,他聽了之後半天沒有緩過勁來.不過仔細想過,他認為我的推斷很有道理.

所以駱大春派了落雪山莊最強的一批高手去藥王閣附近設下了觀察點,暗暗地監視藥王閣的一舉一動.傅知風與藥王閣的活動與平時無異,根本看不出什麼可疑的端倪.但是,我們相信盯下去,一定可以發現些什麼.

也許,天鏡門如此龐大的組織,卻總能突然地消失得無影無蹤,跟藥王閣的分號遍及大江南北,也不無關系呢.

在一切都既無異動,也無定論的時候,或許,最好的選擇就是埋頭做些把時間填滿的事情,不讓自己胡思亂想吧.

出了正月,一切走上了正軌,大理寺就又忙起來了.我剛為玉衡司辦結了兩個棘手的案子,到白千帆那里去報結,順便喝喝茶,結果到了那里,就碰上他們在商量命案偵破的事.

昨天晚上在西市邊上發現了一具尸體,是被人用刀捅死了,身上被翻了個亂七八糟,所有隨身物品都被劫走了.捕快們迅速行動,四下走訪,查明了死者是城西郊的一個農戶朱大.

當我聽到捕頭念報告念到"朱大去過西市,可能是做生意,得了錢,這應該是一起謀財害命的劫案",我就實在忍不住拍案而起,大喝了一聲:"放屁!"

白千帆放下茶盞,見怪不怪地望著我,捕快們卻是嚇得一哆嗦.雍州府誰人不認識我?他們都知道我破案厲害,打人也厲害.

反正姑娘我現在就這樣了,我的男神都不在,我還有什麼當淑女的必要呢?

"西市那麼多有錢人,換了你,你去劫這樣一個穿的破破爛爛的農戶?而且,就把人殺在車水馬龍的西市邊上?賊人在那里劫道還不被發現,有這本事就不用當賊子了.你還當捕快?讓你去劫道你都劫不好!"

那捕頭忙一個勁地點頭稱是,眼神里連一點不服氣都沒有.他們雖然怕我,但我好歹也帶著他們,用現代科學文化知識解決過不少難題,把他們整得一愣一愣的.如果是有進取心的人,就算脾氣再爛,也會在心里頭肯定有實力的人,所以他們怕歸怕,還是服我的.

"請桃花……請葉大人不吝賜教!"捕快們畢恭畢敬地揖禮說道,引得白千帆輕輕一笑.

"還用說麼?人本來不應該出現在西市的,是不是?所以,去查啊,查他來西市做什麼啊!去他住的村里查,去西市,劃半徑……在發現尸體方圓六里之內尋訪,查他的行蹤.把他24小時……把他十二個時辰之內的所有相關行蹤列出來,一條一條地檢看,會有收獲的."

盡可能掌握更多的信息,按照時間順序,客觀記錄下被害人最後24小時的行動軌跡,包括行動路線,接觸過的一切人和事物,對外通信聯絡,這對于偵破案件的意義,難道還需要我說麼?

我們偵查的時候,不但要列出被害人最後的活動情況,還要制成表格,這對了解被害人同現場環境的關系,了解被害人同凶手的關系,了解案件相關事件之間的關系都很重要.

但是古代偵查手段比較少,與科技不發達有關,所以這些搜集情報的工作就需要花更大的力氣.他們畢竟沒有手機通訊,視頻監控之類的手段可以依靠,所以查清行動軌跡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這極大程度上依賴于證人證言.

"白大人,反正我今天也沒事,我帶他們去取證好了."我倒不是好心,主要是因為不願意閑著.

白千帆微笑著道了謝,他當然是樂得清閑.捕快們身上無聲地滑過一陣戰栗的電波,但他們誰也沒敢吭聲.難道我真的有這麼可怕嗎?

我才不管他們怕不怕我,只管帶著他們就出了門.不經曆些磨煉,雍州府的捕快們,你們怎麼好好地保護帝.都的人民呢?你們怎麼對得起我那為了百姓的生命安全而犧牲的夫君呢?

我跟他們到發現尸體的現場看了看,了解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就交待了些注意事項,讓一半人手散出去查訪了.剩下的人,我帶著他們去了被害人所在的村子,在村里走訪著詢問證人.

如果我的預感不錯的話,這很可能是一起滅口案,被害人身上可能帶著可以威脅對方的信息或物件,所以才會被翻成這樣.當然也可能沒有隨身攜帶,那麼仔細搜搜他的家中,很可能案子就會迎刃而解.

所以,我問了村中一位大娘,搞明白了朱大居住的房屋在哪里,就決定趁著捕快們都去取證言的空當,先去朱大房里搜一搜.

朱大是個鰥夫,他這一死,房屋就再無旁人居住了.院門房門都上著鎖,我取出開鎖工具,半秒鍾就把鎖挑開了.也不想想我的手藝是誰傳的,這種鎖,怎麼可能擋得住我呢?

屋里亂得一塌糊塗,而且窮得也夠可以,一看就是個老光棍的屋子.我鄙視地撇了撇嘴,就准備開始搜尋.誰想就在這時,我忽然一陣警覺,有什麼人,踏進了我意識的警戒線了.

自從武功高了,我的知覺也就變得格外敏銳.來的這個不是正常人,也是個練家子,武功也不錯,但不及我,這就是我對于來者的判斷.

那麼說,真的是沒有找到想要的東西,才會來這里麼?

我今天是女裝出行,如果不說話也不行動,單從外表看去,我的模樣還是挺嬌弱引人憐愛的,所以"煞神"二字前頭,才會加了個"桃花"嘛.

所以來者大概把我當成了朱大的相關人,想要從我身上取得線索,便忽然現身,持刃就向我襲了過來.

來者是一個黑衣蒙面人,手持一把匕首,轉眼就到了我的身後.我暗自冷笑一聲,心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案子今天算是破了!"

我腰間短劍"采幽"瞬間出鞘,反身只一式,便叮地一聲打飛了對方的匕首.

我的劍法,是駱大春親自教的,是落雪山莊刀法中的精華.他雖然使的是刀,但他的刀也是極短極薄的,我認為和我的短劍只有單刃和雙刃的區別而已.雙刃的劍,用法會有更多變化,駱大春特意為我設計了許多,我自己沒事也會動腦改進.所以,這區區普通毛賊,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呢?

毛賊大吃一驚,向後一個倒縱,猶豫了片刻,看架勢就是想跑.我心道看來你還算識相,不過你今天恐怕是跑不了啦,便一閃身到了門口,封住了他的退路.

碾壓對手的感覺真好,我不否認有時跟人打斗就是為了這種快.感,它讓我成功地發泄了心中的郁悶.

可是就在此時,我鼻間隱隱傳來一絲甜香.

我心中暗叫一聲"不好",這樣的味道,絕對是迷藥,而且,是高質量的迷藥,絕非俗流!沒想到這厮竟帶著如此高端的迷藥,感情我還是小看了他!

但是防迷藥演習,我在落雪山莊也是做過不下百遍了.

我迅速地閉了氣,在體內以真氣守住各大要穴,然後取出一個口罩,灑上清毒藥粉,戴在了臉上.

理論上說,有經過充分練習的閉氣運功,再加上落雪山莊特制的藥粉,對付區區迷藥,應該是不在話下的,可是這一次的情形,卻不知怎的有些奇怪.

在做了這一切工作之後,我仍然極度詫異地感覺到迷藥向身體內部的滲透,仿佛根本不作用于呼吸道,而是直接從皮膚滲了進去,讓肌體一絲絲地綿軟下去.

"怎麼可以中了這種低檔小賊的算計呢?"抵抗了兩分鍾以後,我在心中懊惱著,終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r1152

上篇:No.226 我和星星睡不著(3)     下篇:No.228 我和星星睡不著(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