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242 怨蒼天變了心(5)  
   
No.242 怨蒼天變了心(5)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花的解剖學》更多支持!

第二天一早,熱情的天雷捕快兄弟們就風風火火地為我送上了一套做工精致,布料高檔的本地傳統服裝.

"女俠,我們這邊都是這樣穿的,女俠的服裝,要是在人群里,就太紮眼了些,容易惹出麻煩,不如暫且穿上這個."

穿什麼我是無所謂的,老公都不在身邊,我也沒那麼多講究.我欣然把新衣穿上了身,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衣服很合體,窄身收腰的剪裁把我的身材襯托得十分曼妙,而且衣服上金絲銀繡的,也很華美.不過,問題是,這衣服是純黑色的啊!

除了黑色衣服,還有配套的黑色尖頂高帽,黑色的透明輕紗從身後垂到腳底.那啥,好看是好看的……我再抬眼看看這些兄弟,個個都是一身黑衣黑帽.

想象一下滿街群眾一身黑衣,披著黑紗的沉重樣子,哦買噶……難道我們是去參加葬禮的嗎?

"莫非新人穿的,……也是這個顏色?"我遲疑著問.

"黑色麼?黑色不管在天雷宗還是地火宗,都是受崇拜的色彩,因為這是鐵石的顏色嘛.吉慶的時候,就更要穿黑了!不過,新人是不一樣的,新人的婚服是大紅色的,是火的顏色嘛!"

我想象了一下那圖景,就覺得更詭異了.在身著肅穆黑衣的人群的夾道歡送之下,騎馬的紅衣新郎護送著紅色花轎緩緩而過,哦買噶,這是冥婚還是咋的?

希望這里的人們崇拜的顏色里不要再有白色,否則再胸戴白花,向新人拋灑白色紙錢,那我整個人都會不好了.

我忽然對這個婚禮十分期待了起來.

辰時過半,也就是北京時間上午10點左右,我已經跟天雷捕快兄弟們一起,身著黑色盛裝,站在大街旁,融化在在黑鴉鴉的人群中了.

不過除了人們著裝的顏色奇葩,其他的還都算正常,四下里張燈結彩,歡聲笑語,熱鬧非凡.我從人們臉上的表情看,就知道他們是真心的高興,可見這天雷宗的宗主在人們心中的地位還是很高的.

"聽說姑爺是外來人哎,這是到哪去接新娘,又接到哪里去啊?"

人群中各種各樣的八卦私語,也滿足著我的好奇心.

"新娘昨天就住到大公子宅邸中去了,婚禮嘛,當然是在宗主那里舉行啦,畢竟姑爺沒有家啊."

"聽說今天大公子親自陪同姑爺,把三小姐送回家呢!"

"華青公子也來啊!哎呀,如果華青公子和姑爺站在一起,那得有多好看啊,更何況是盛裝呢!"

從人們的交談來看,這華青公子應該是宗主的大兒子,華嬰小姐的大哥哥,看來是個相當帥的人.華青公子是個帥哥,我一點也沒覺得奇怪,因為這里的人長得普遍都比較好,就連胡宣之體形略有點胖,人都是長得相當端正的.哎,只不曉得這位"姑爺"到底有沒有人們說得這麼出色啊!

正想著,身邊的人們卻忽然沸騰了起來.

"來了來了!"

來了?我趕忙抬頭看去,果然有一支紅黑相間的隊伍遠遠地出現在街的盡頭,歡慶的絲竹鼓樂也隱隱地傳了過來.

迎親的隊伍跟電視上娶親鏡頭里演的差不太多,所以,估計這里的婚俗與漢族也沒有太大區別,總之是十分熱鬧喜慶.前頭走的是吹鼓手,奏著快歡的曲調,令人聽了就覺得很high,精神十分振奮.後面接著是一前一後兩匹高頭大馬,都是無一絲雜毛的白色良駒,馬上騎著是一黑一紅兩名男子,遠遠看來都是挺拔俊逸,絕非俗流.再往後就是新娘子乘坐的大紅喜轎.

隊伍漸漸地近了,我也跟著喜孜孜地觀看.我的目光先給吹鼓手後面的第一匹馬引了過去,那馬上騎乘的年輕男子,著一身黑衣,身姿略清瘦,單看衣著姿態幾乎讓我想起了我x思夜想的男神.我的秋也總是一身黑衣的嘛,說起來這個地方倒跟他挺合拍的.

再看那男子的容貌,唔,即便我運氣好,遇上的美男實在是不少,這名男子的長相也頗令我驚豔了一下.

男子長相略微有點陰柔,也就是,有那麼幾分女性的美感在里頭,所以要論五官的漂亮,那可就沒的說了.但是,雖然長得秀美,男子的姿態卻一點也不陰柔,反而剛健挺拔,兩種不同屬性的美感撞在一起,就很奇特地變成了"飄逸".

再看男子的神情,他微微地眯著雙眼,嘴角向一邊略微揚起,露出的是一種十分邪肆的笑容.那雙眼睛里的光芒,唔,這人絕對不是個傻的.

一點也不符合我心目中"天雷宗"的氣質啊!

這想必就是宗主家的大公子沈華青了吧,難怪天雷宗多年屹立不倒,看來這個宗族也並不是只有呆萌這一種屬性,這大公子怎麼看都是個精明不羈的啊.

而且,這付長相,生在一個男人身上都甚至可以稱得上"迷人"了,沈宗主家的基因沒的說!我一下子就對後頭花轎中的新娘子華嬰小姐產生了巨大的好奇心,現在大公子露面了,果然名不虛傳,想必這三小姐也絕對是個真正的大美人!

沈華青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忽地放大了,他拉著馬缰,姿態瀟灑地扭轉了身子,對著身後的男人說起話來.那畫面太美,令人陶醉,而且可以看出,這大舅哥跟身後的新郎感情絕對是不一般的,極為和諧.

相信所有人的眼光都會與我一樣,不自覺地被拉到他的身後,投注到後頭紅衣的新郎身上.

新郎一身大紅色的喜服,眉目含春,意氣風發地騎在高頭大馬之上.他很帥,不是一般的帥,帥到驚天動地,我看到他,當時就目瞪口呆地愣在了現場.

我愣了足足有三分鍾,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思考不了,就跟人已經掛掉了一樣.看到這個新郎,我一時間魂魄都飛到不知哪里去了.

我的目光就隨著他,一點一點地向我的近前移動,直到迎親的隊伍都幾乎到了我的眼前了,我這才猛地回過神來,心"嘩啦"一聲就碎了滿滿的一地.

這個身騎白馬,即將成為別的女人丈夫的男子,不正是我x思夜想的男神聶秋遠嗎?!

我的心中只剩了幾個字在漫天地飄舞:這!怎!麼!可!能!

是誰,向著天地日月賭咒明志,說此生此世,只我一人,哪怕我死了,也絕不接納他人?

是誰,夜夜與我纏.綿相擁,濃情蜜意,用瘋狂占有的欲望宣誓著忠貞不二?

又是誰,告訴我今生白頭仍不夠,來世還要與我相守,還要再次娶我為妻?

海誓山盟猶在耳,卻怎的物是人非?

眼看就要兩年了.沒有你的這兩年,我沒有一刻不思念.可是你,卻這麼輕易就變了心,舍下了我,另娶他人了?

難怪你不回來!可憐我還在一直苦苦守著與你的盟誓,相信你還活著,甚至,還在期待來生……

當我終于能夠輕輕地發出了"啊"的一聲驚呼,這才發覺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女俠?女俠你怎麼了?!"耳畔隱約傳來胡宣之驚訝的聲音.

可是我哪里還聽得到這些呢?

我怎麼可能忍耐得了這些呢?!

我足尖一點,人就忽然像鳥兒一樣飛掠了出去,准確地飄落在新郎的白馬前頭,大張開雙臂,攔住了他的去路.

人群中發出了一陣驚呼,前頭的喜樂也忽然停了,新郎的白馬受了驚,嘶鳴一聲立了起來,馬蹄就要往我的頭上踏了過去.

我一動也沒有動,只是帶著滿臉的淚痕,仰頭對馬上的新郎怒目而視.

新郎反應極快,伸手就拉住了馬缰.白馬長嘶一聲,揚蹄在我頭頂停滯了片刻,身子一偏,前蹄險險踏落在了我的旁邊.

"聶秋遠,你在做什麼!"我沖著他聲嘶力竭地大吼起來,"你這個流.氓!!"

將近七百個日日夜夜的思念和失眠,將近七百個日日夜夜的撕心裂肺,全都化成了痛苦,委屈和淚水,忽然爆發在這一刻.

馬上的男子一臉驚訝地望著我,就好像從來沒有見過我一樣.

"這位姑娘,你且稍安毋躁.我們……以前見過嗎?"

神馬?我一下子就傻了.

會是我認錯了人嗎?像聶秋遠這樣的人,難道世間還會有另外一個嗎?

其實,我就是有這樣的信心.這是我從十二歲開始就愛著的男人,現在他就站在我的眼前,我絕對不可能認錯,就算他燒成了灰,我也認識!

"哼,沒見過?是沒見過,還是不敢承認?你現在另覓新歡,就把你家里已經有老婆的事給忘啦?!我告訴你,你這是重婚,是犯罪!你就是當代陳世美,千人指,萬人罵!你你你,你怎麼可以娶別人呢?!!"

我認定了是他,就氣得頭都昏了,口中一通亂罵,根本就忘了這個時代男子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以及陳世美從來還沒有出生過的事實.

聶秋遠的臉色漸漸地就冷下來了.

"姑娘,在下確實不記得與你相識.今天是在下的人生大事,還請姑娘行個方便,容後再談."

容後再談?容你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之後嗎?!

裝不認識嗎?!

我足尖輕點,身子拔地而起,躍起在空中,一個輕翻,凌厲地一掌便朝著他騎的白馬當頭劈下.

聶秋遠神色一凜,動作也是極其迅捷.他的身形也同時凌空而起,伸掌輕輕地絞纏了我的手腕一下,卸去了我的掌力.我們兩人在空中過了幾招,雙雙輕飄飄地落在了地上.

一陣熟悉的,本來應當令我溫暖喜悅到淚下,現在卻令我心若死灰的清新的香皂味道,淡淡地漾在鼻端.

而我發動了進攻的目的就是這個,現在我已經做到了--

我抓住了他左手的手腕,將他的左手緩緩地拉了起來.

那左手的無名指上,戴著一只在這個時代男子根本不會戴的飾品--一只亮銀色的戒指.(我的小說《花的解剖學》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r1152

上篇:No.241 怨蒼天變了心(4)     下篇:No.243 怨蒼天變了心(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