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256 火的真相(5)  
   
no.256 火的真相(5)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雖然秋失蹤了將近兩年,可是我離開大理寺的時間並不長,這些年的事情我心里很清楚.韓媚蘭心里還念著秋,但她日複一日,漸漸地強迫自己把這片心意慢慢地放了下來.她心里念著秋,可是也念著我,希望我能幸福,這個傻瓜.

而藺九的心意,我也看得很清楚.這小子看上去古板木訥,可是他不知怎的選擇了一種最聰明的方式.他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只是在媚蘭的身邊默默地陪伴著,只要需要的時候,他就在,讓人用他用得無所顧忌,讓人把事情交給他交得理直氣壯.這樣的狀態持續得久了,就自然而然地會變成依賴.

我覺得這不是藺九的心機,因為選擇這種方式是壓抑而痛苦的,肯定很孤獨,很寂寞,時而委屈,無處訴說,只能默默地自己消化.選擇這種方式的人全部都是癡情的傻瓜,所以我不知怎的覺得這兩個人實在很登對.

如果這兩個人有朝一日終成眷屬,絕對是會幸福一輩子的.

我心里就特別著急,默默地祈禱著.小九哥,你可一定要挺住啊,你瞧瞧媚蘭那付樣子,你這一倒下,她可一下子就發覺自己對你的依賴了.只要你能醒過來,只要你能醒過來抓住她的手,你就是人生的贏家.可要是你現在掛掉了,那可真是虧大發了!

"九……九哥他的傷……"我看藺九氣息微弱,臉上連血色都沒有半分,心里不免打鼓.這一刀,究竟是傷在哪里了,這是昏迷了幾天了?怎麼會是這樣的狀態呢?

駱大春答道:"來人是個高手.本來藺九沖出來的很突然,是出了他的意料的,可是他竟然在瞬間就調整了刀鋒刺入的方向,瞄准了脊骨上最要命的位置.還是萬幸,只偏了半分,否則刺到那個地方,即便僥幸不死.這一輩子也不可能再站起來了."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殺手意圖刺斷的位置,就是人體脊柱中樞神經最為密集的區域,哪怕是沒有刺中.只是擦上一下,都有可能讓人高位截癱.

這出手真是狠辣啊.

"沒有刺中,是麼?"我焦急地問起來.

"萬幸.最後是皇上派五名禦醫一起過來治的,那一處傷.需要非常小心地對待,五位名醫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才把傷口處理好.但是那傷的位置確實不妙.所以人到現在都醒不過來,每天靠禦醫開的藥湯吊著一口氣.至于後面怎麼樣,就全看藺九他自己的求生意志了."

我瞧著藺九慘白的臉,心下不由覺得十分可憐.這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職.身體本來就耐不住折騰,這下子算是遭了大罪.

至于求生意志,我卻是相信他的.我相信他會拼盡全力地活下去,就像我的秋一樣.

我又安慰了韓媚蘭一番.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曆和最終的好結局鼓勵著她,告訴她堅持就是勝利,然後,我們就拽著駱大春回了我和秋的房間.

"沒有丟任何東西,是嗎?"我一邊問一邊從隱秘處取出一把鑰匙,打開了自己的首飾匣子.

"好多地方都被翻得一團糟,可是,卻沒有發現丟什麼."

"果然是這樣,剛才我就覺得不妙!"我氣急敗壞地把首飾匣擺到他們兩個的面前,"全都不見了!"

偷走了東西,還沒有破壞鎖,還給把鎖好好地鎖上了,不曉得是什麼惡趣味.

"丟的東西,難道是……"聶秋遠皺眉道.

"沒錯,就是那個,你的寶石!"我氣急敗壞地說,"本來我都藏在這里的,也不引人注目,可是不見了,六塊全都不見了!他們怎麼會知道我有這些?!"

說到這里,我心中忽然一動.我是不是出現了一個自己沒有發現的思維錯亂地帶?

真的……是六塊嗎?

因為我身上沒有寶石,拿到第七塊的時候,就本能地想,剩下的六塊都在大理寺我的首飾匣里.可是現在想來,這首飾匣里應該只有四塊,另外兩塊是我和任平生在外頭游曆的時候找到的,而那之後我根本就沒有回過大理寺!

得到了那兩塊寶石之後,我是把它們藏在我的行囊中的,可是當時任平生強勢,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脅迫之下,所以他把他的物品也都塞在我的行囊中,平時行囊是他背著.他跟戎撫天走之前,把行囊留給了我,由于後來事情發生得太多,我腦子亂,就沒有想過行囊里應該還有兩塊寶石的事情.現在想來,我在行囊中根本就沒有看到過那兩塊寶石.

也就是說,被任平生拿走了?

而且,現在天鏡門的人來大理寺奪走了剩下的四塊寶石,這就意味著,是任平生出賣了我?

果然,就像秋說的那樣,他將來的路會怎麼走,還真的未可知.這個人的心思,是正常人根本無法揣測的.

我想要去幫助他離開,可是現在的他,究竟是友是敵呢?

"寶石是什麼?"駱大春驚訝地問道.

我就把尋找寶石的前因後果簡單地跟他講了講,在秋的點頭同意下,我就把幽夜公子的事情也講了.

"行啊秋遠,瞞了我這麼多事!"駱大春忿懣道,"難道告訴了我,我還會坑你不成?"

"好了司空,是我不好,以後不這樣了."聶秋遠一反常態,極為誠懇地認了錯,就把駱大春給噎住了,直疑心他是不是掉下懸崖摔壞了腦子.

看來隨著在一起的時光流逝,變化的也不只是我一個人呢.

畢竟是死過一陣子剛活回來的人,駱大春自然不會怪他什麼,只思索了片刻,就說:"你們兩個隨我回房一趟,我給你們看一樣東西."

這回又是什麼呢?我感到十分好奇.可是剛走上回廊.我就看到遠處的牆角露出了一個張望的小腦袋.那小腦袋發現我們幾個人在一起,"嗖"地一下就縮了回去.

"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我簡潔地說.我相信以那兩個人的敏銳,不可能沒有發現,也不可能沒有看出來,那小腦袋正是剛剛在藺九屋里伺候著灌藥的小三殷昭陽.

剛才我就感覺他的神情有些不對頭,似乎是有些什麼難言之隱.畢竟是個孩子.心里很難憋住事.這回恐怕是來找我的吧.

待他們兩個走遠了,我才向那個牆角轉過身去,輕輕地喚了一聲:"小三?"

住了一小會兒.小三才從牆後頭慢慢地探出頭來,用小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喚了一聲:"姐姐."

"怎麼了?有什麼事要對我說麼?"我和言悅色地問道.

小三慢慢地走過來,支吾了好久,才終于鼓起勇氣開口說道:"姐夫他……"

我心中一動.之前就覺得小三似乎對秋有些敵意.只不知這敵意究竟從何而來,他這回來找我.似乎正是想對我說這件事呢.

"怎麼了,姐夫他,有什麼不妥麼?"

小三搖了搖頭.

"姐姐……喜歡姐夫嗎?"

我差點一口血噴出來.我還以為只有現代的小孩子早熟,沒想到古代的小孩子關心的問題也如此八卦.

"那個……那啥.那當然是……哎!姐姐都已經嫁給姐夫了,當然是……喜……那啥了……"

我一頭黑線地不曉得自己回答的是什麼.可是又在暗暗地擔心,這孩子不會是有戀母情結吧.我給了他一條好出路,接下來不會說將來長大了要娶姐姐之類的不靠譜的話吧!

雖然這種事都是書中的女主角才能碰上.說明女主角很nb,很有光環,很值得驕傲,可是真碰上了,那可是絕對很難辦的!

唉,還真沒准兒,要不然,他怎麼會對我萬人迷的男神如此敵視呢?

小三猶豫了一會兒,忽然一咬牙,急道:"那恩人哥哥怎麼辦啊!恩人哥哥明明那麼喜歡姐姐的!哥哥進去的時候對姐姐說的話,我可全都聽到了啊!"

恩人哥哥?我心中忽地驚了一下,恩人哥哥,救他出來的人,他指的是……哦買噶,那是任平生啊!

原來他關心的是任平生,原來他是為了任平生,才對秋敵視的,這個小家伙!

可是,就憑任平生說的我不喜歡的東西不讓我看那一句話,就感覺到了任平生待我的好?這個猴精小崽子!

我歎了一口氣,握住了小三的手.

"那個,其實……恩人哥哥的事情很複雜,將來我會慢慢地給你講,你終有一天會明白."

"可是不行啊!現在我……我也,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唔?什麼事,不知該怎麼辦?"

"我,我誰都沒有告訴,姐姐,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出來.可是如果不說出來的話,九哥哥他又……"

少年眉頭緊鎖,似乎承受著對這個年齡來說實在太重的心理壓力,看上去煎熬得很.

我牽著他的手,盡可能柔和地安撫道:"那就告訴我一個人吧,我不會傷害你,我會和你商量該怎麼辦."

什麼事呢?讓他如此為難?

少年思索了一會兒,似乎下了決心,就斷然說道:"姐姐,我覺得我不會認錯的,因為他的模樣,我一直深深地記在心底,就算燒了灰,我也認得出.可是他,為什麼……"

說著說著著,小三竟掉下淚來.

"誰,怎麼了?"

"姐姐,那一定是他!傷了九哥哥的人,雖然他蒙著面,可是那種感覺,我是不會認錯的!那是……那是恩人哥哥啊!"(未完待續)

上篇:No.261 藤越熱海(4)     下篇:no.258 藤越熱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