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花的解剖學 No.274 歸去來兮(5)(加更)  
   
No.274 歸去來兮(5)(加更)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好啊,平生,後事都已交代好了麼,那麼,若是讓你死得痛快,就實在對不住你這一片癡情了.不如我先來送你一份大禮."

我只覺眼前一花,卻是戎撫天以我看不清的速度欺身到我們面前,輕輕地按住了任平生的肩膀.

任平生單掌一推,把我推得向後踉踉蹌蹌地退了七八步.我驚訝地望著他們,卻發現任平生對于戎撫天,是根本就沒有打算反抗的.

"兒啊,你可知道當你重新回來的時候,父親就知道你存有異心了.所以,父親特別關照你,在你體內,放了一種很厲害的劇毒.這種毒,平時是很安靜的,如果父親不運功催發它,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它的存在,可是既然你對父親已經不忠心了,這毒藥就會從內到外地蔓延,侵蝕你的每一寸肌體,讓你痛不欲生,直到灰飛煙滅."

戎撫天的話,真心把我驚到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原本我以為任平生的手段就已經夠辣了,沒想到戎撫天的手段更加陰損狠毒.

誰知任平生的臉上一點驚訝的意思都沒有,反倒呵呵地笑出聲來.

"父親,從我年少的時候起,你就教我用毒的法子,這是有多少年了呢?就算我再不濟,關于使毒的手段,還能算得( 上有點心得的.所以,父親在我體內藏了劇毒,我又怎麼可能不知?"

他的話語云淡風輕,就好像說的是別人的事情.

"唔.果然不愧是我兒,知覺還是敏銳的.不過平生啊,這種毒,我可是自信得緊,就憑你,必定是破解不了的."

任平生笑道:"父親你說得對,姜果然是老的辣,我試了好多種法子的,真的破解不了."

"那你為何還要跟我作對?這樣的死法,可是苦不堪言的.你可知曉?"

任平生靜靜地垂了眼瞼.臉上浮現出一抹溫柔的笑.

"這樣,我的姑娘就會把我記在心里頭一輩子了."

他沒有給我時間去思索話中的意義,卻對戎撫天說道:"父親博學,必定是讀過荀子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利劍,總是雙刃.所以,父親你說.你給我下的毒猛烈至此,若我真的是存了異心,這東西,是不是對你來說,也不妙得很呢?"

戎撫天先是愕了一愕,轉瞬之間就變了臉色.

但原本靜靜立著的任平生已經忽然閃電般地行動,一把就扭纏住了戎撫天的身體.

"任平生,莫非……你想自行催化劇毒,盡數灌注入我的體內麼?"

"怎麼,父親不是曾命我催化過鬼火五毒咒術?對于如何催化毒藥毒性才更猛烈這樣的事情,我可是頗有心得呢!"

話音未落,任平生身上的真氣忽然狂亂地暴漲起來,以至于他的身體都被一層淡淡的光芒所包裹.

"混賬東西!這樣子,你也會粉身碎骨,就連灰也不會留下的!"

"哦?"任平生臉上的笑意更甚,"這倒奇了,父親不就是想要我的命?這會兒倒替我的安危擔心起來了?"

"你這樣,葉流螢小賤.人也一樣要死!你這麼久來拼死拼活的,還不是為了保那小賤.人的性命?這一來,你這一番辛苦,可不是落了一場空?"

任平生道:"父親大可不必過多憂心,你這樣,還是看輕了我.雖然我解不了你的毒,卻可保他人不受此毒的波及.再說了,我全心全意奉獻出來的,可全都是給父親一個人的,又與他人何干呢?"

我心中一驚.任平生這是想要做什麼呢?難不成,竟是打算與戎撫天同歸于盡嗎?

保我不受此毒波及是什麼意思?難道說已經給了我解毒藥?是什麼時候……

我忽然悟了,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地給我戴上了一個口罩呢?難道只是開玩笑的嗎?

任平生伸臂勒住了戎撫天的咽喉,另一手扣住了他的脈門,不曉得為什麼,戎撫天忽然之間不能動彈,任由他束縛住了手腳.

我驚訝地望著任平生,卻見他的肌膚不知怎的變得有些透明,漸漸地仿佛水晶般剔透與光芒四射.他的眼睛溫柔地注視著我,眼神中看不見痛楚,剩下的只有柔情與明媚.

"阿螢,這一世,也會把我記在心里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戎撫天忽然開始發出一聲很長,很淒厲,很痛楚的嘶吼.

就在我的眼前,任平生的身體化作越來越強的銀白色光芒,像流水一般,一點一點地揉進了戎撫天的身體.而戎撫天的身體一點一點地被黑氣所覆蓋,他的皮膚漸漸變得干枯,烏青,又一寸一寸如秋草般枯萎,片片脫落下來.

皮膚脫落之後,肌肉也跟著脫水,萎縮.他的眼洞深陷下去,嘴唇竟也漸漸地萎縮不見,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齒.

而任平生的笑容隨著光芒的增強而不斷融化,越來越淺,越來越淡,最終在我的一聲驚呼之中,那光芒如煙火一般炸裂,撕開了周圍的灰霧.

我的周圍,仿佛下起了銀色的雨,有亮銀色鑽石般的星塵從天空緩緩地飄落,籠罩了我.當我伸出雙手,想要接住它們的時候,它們卻輕輕閃爍,融化在我的手心,瞬間不見.

就算再也沒有任何言語,我也能夠感覺得到,我知道這是任平生,是他在向我道別.

所以我的眼淚,就完全無法控制地洶湧而出.

在我的對面,已經沒有了任平生的身影.

灰色的迷霧已經散去,對面立著的是全身赤裸,肌肉都已干枯.狀如木乃伊的戎撫天.

最可怕的是,這木乃伊卻仍然活著,可以站立和行動.

"真真!真真!"

身後傳來了焦躁至極的聲音,我一下子就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另一條人影閃到了我們的前面.

原來,是迷蹤術解開了,我們回到了原來的世界.

聶秋遠把我看了又看,確定我沒事之後,才長長地松了一口氣.

"秋遠,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最好借此機會.先將此人除去!"駱大春冷靜的聲音響起.

他的判斷是正確的.無論我們之前在為什麼而憂懼,為什麼而傷感,現在都正是戎撫天最薄弱的時候.這是任平生以性命為代價為我們創造的機會,這樣的機會.失不再來.

我們迅速地克制了各種各樣的情緒.冷靜地進入了戰斗狀態.

對面的骷髏抬起頭來.從形貌看,根本就再也認不出這究竟是誰.但是骷髏用凸出的眼球直盯著我們,忽然發出了一陣不像人類之聲的桀桀怪笑.

"我……會永遠看著你們的!我……永遠都在."戎撫天用喑啞的聲音說出了意味深長的一句.

他把一件什麼東西往地上一擲.只聽轟的一聲響,四周冒起一片濃濃的青煙.當我們迅速上前,想要夾攻他的時候,卻發現戎撫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青煙散去,地上只剩了一堆散落的衣衫碎片,還有一塊碎裂了一角的血色玉珮.

聶秋遠揀起那塊玉珮,臉上浮現了極度驚訝的神色.

後來我才知道,這塊玉珮,揭示了戎撫天的真正身份,以及他為什麼多年以來處心積慮地想要打開天災之門,禍害天下.

不過這個故事,要是講起來,那可是三天三夜都講不完的.要是我們以後還有空靜下心坐在一起,到時候我再講給你聽吧.

當一切情緒的激動和起伏都平息下來之後,我的秋臉上帶著幾分沮喪,輕輕地環住了我的腰身.

"對不起真真,我確實是沒用,沒能保護好你."

"沒事,"我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咱們不是都活著麼,人有失手,馬有失蹄,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

不是都活著麼……只有他,不在了,讓人心情複雜至極.

駱大春發出一聲輕笑.

"別理秋遠,他給任平生的話刺激到了."

"嗯?什麼話?"

聶秋遠沮喪地說:"他說我沒有用."

戎撫天抓著我消失了以後,聶秋遠和駱大春都焦急萬分,使出全身解數想要進入戎撫天的迷蹤術而不得.這時候任平生帶著嘲笑地對聶秋遠說了一句話.

他說:"沒用的東西,連個女人都保護不好.從今往後,再這樣沒用,我做了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這是任平生對聶秋遠說的最後一句話,就仿佛是某種托付.說完之後,他的身影就忽然消失在空氣之中.

在聶秋遠的眼中,他憑空地消失在了世界上,而在我的心里,他化作了滿天璀燦的星塵.

任平生最後問過我一句話:"這一世,也會把我記在心里吧?"

……

我只想反問一句:"你說呢?"

……

不過,這是另一碼子事了.

我握住老公的手,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了地,忽然感覺到一陣輕松.

"你有沒有用都無所謂,再說,怎麼會是沒有用呢?這一仗,到底是誰在打啊!"我伏到聶秋遠的耳邊,用只有他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還能有這一刻,真好,不是麼?"

看得出,老公心里一蕩,臉上浮現出了微笑.他伸手就過來抓我,卻被我輕輕一閃,躲開了.

我們三個人,還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不是麼?(未完待續……)

ps:作者菌:今天的加更,感謝5月的30張粉紅票,謝謝大家,讓作者菌當上了懸疑靈異頻道的月票王,好帥~!(扭扭扭~!)

感謝:育人難(×4),小午(×2),稻草人(×2),華嬰(×2),若忘書(×2),孤行的風(×6),開心果(×2),萱禹(×4),萌姐(×2),靚女007(×2),人一介(×2).祝大家周末愉快.

今天是個好日子,也祝天下母親身體健康,美滿幸福!R1292

上篇:No.273 歸去來兮(4)     下篇:No.275 如果這都不算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