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一章 出嫁  
   
第一章 出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章出嫁

蒼葉國,仲夏夜,繁星無月.

上京的大街上十里紅妝,紅燈高掛,嗩吶喜樂聲震天.一頂八人抬的花轎從蕭太醫府上出來,迎親的隊伍像一只火龍,走在空無一人的長街上.

"唔~"蕭長歌動了動手,卻發覺渾身無力,她費力的睜開雙眼,只有一片火焰般的紅色,細聽耳邊傳來悠揚的喜樂聲.

這不是在醫院!她明明記得有個患者要跳樓她去搭救,豈料被那患者一同拉著墜樓了,怎麼醒來後就在這了?這是哪里?

有顛簸的感覺傳來,蕭長歌雙眼一睜,腦子里紛紛閃現出一些人影和對話的聲音.

是半個時辰前,發生在蕭府的情景.

"三妹妹,嫁給冥王,你一定死的十分淒慘.難道你不知道,趙家的小姐,陳家的小姐,周家的小姐,她們個個都是死在洞房里的.傳聞啊,這個冥王可是飲血的惡魔呢."女子有聲有色的說著.

旁邊另一個打扮的豔麗的女子也跟著說道:"是啊,三妹妹.父親為了升官發財將你嫁過去,真是害了你.三妹妹,姐姐這里有毒藥和匕首,姐妹一場,我們也不想你死的淒慘."

二姐蕭豔華從袖中掏出一只紅色的瓷瓶和一把匕首擱在了妝鏡台前.

大姐蕭豔月象征性的抹了抹淚拉著蕭長歌的手道:"三妹妹,做姐姐的就只能幫你這麼多了,後面的路你自己選吧."

妝鏡台前映照出一張清麗無雙的容顏,只是這容貌的主人哭的梨花帶雨,淒慘無比.

"大姐,二姐,你們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蕭長歌的身體不停的顫抖著懇求她們.

蕭豔月冷笑一聲,抽出自己的手,揚著臉道:"我們已經在救你了,我勸你,如果不想死的淒慘,那就自盡吧."

蕭豔華歎了一聲跟著說道:"三妹妹,你死後,我們會給你多燒些紙錢的."

"吉時到,新娘上轎."門外有禮官高昂的聲音響起.

蕭豔月臉色一變,將放在桌上的毒藥和匕首塞到蕭長歌的手中道:"三妹妹,這兩種死法你自己選吧."說著拿過一旁的蓋頭蓋在了她的頭上.

蓋頭下蕭長歌被喜娘扶上了花轎,蕭長歌緊緊握著自己手中的東西,她將那匕首放入懷中,然後死死的握著那瓶毒藥.

最後的畫面是蕭長歌服毒的場景,蓋頭下她絕望的閉上眼睛.隨著畫面的結束,一些記憶也逐漸清明,這自殺的蕭長歌是蕭太醫的三女兒,因聖旨賜婚嫁于冥王為妃,被自己姐姐的三言兩語就嚇得自殺了.

蕭長歌有些唏噓,不對,自己不就是蕭長歌嗎?察覺到這一點,蕭長歌渾身一震,眼前的紅色是蓋頭,自己在花轎之中,那麼說來,自己這是……穿越了!

花轎突然停下,有爆竹聲噼里啪啦的響了起來.一陣嘈雜過後,有禮官的聲音響起了起來."新娘下轎."

蕭長歌從震驚中回神,才意識到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她本是現代的一名外科醫生,想來自己是和那個患者一起墜樓死了,所以靈魂才會覆到了這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姐身上.

有喜娘攙扶著她下轎,蕭長歌察覺到這幅身體還是有些酸軟無力,想來定是原身服毒的後遺症.

蕭長歌想既來之則安之,這個在原主記憶中像妖魔鬼怪的冥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她還真想見識一下.

隨著繁瑣的儀式結束,蕭長歌被人扶到了洞房中.隔著蓋頭,蕭長歌卻感覺到房間中無處不在的寒氣,讓蕭長歌不禁打了個寒顫.

房間里很是靜逸,蕭長歌坐在喜榻上,嘗試著活動自己的手腕,這時推門聲突然響起.

有腳步聲走了進來,隨著房門關閉,一道戲虐的笑聲也傳了進來:"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見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歡在我身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說是不是?"

蕭長歌聽著這話,突然兩眼一睜,卻聽房間內又傳來一道暗啞難聽的聲音,像是鬼魅一般:"七弟,你說的沒錯,四哥這個身子已經廢了,你代勞也是應該的."

邪魅的笑聲在陰冷的洞房傳來:"四哥果然識趣,那我就不客氣了."說著那人就朝著蕭長歌走了過去.

擋在蕭長歌眼前的蓋頭被人跳下,蕭長歌看清眼前站著的男人,他穿著大紅色的喜服,發髻梳的工整,五官俊朗,眼里卻閃著淫光.蕭長歌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嫌惡,但面色如常.

"真沒想到蕭太醫的女兒竟然長得這麼國色天香,四哥,你說是不是?"蒼云暮回頭看著房間里坐在椅子上的人.

蕭長歌順著蒼云暮的目光望去,房間中正位的椅子上,一個同樣身著喜服的男人坐在那里,臉上戴著一面猙獰的鬼王面具,面具下只有一雙幽深看不見谷底的深潭墨瞳,那眼睛也在打量她,里面有一絲莫名的光.

蒼冥絕和蕭長歌的視線相碰,那一刻,蒼冥絕的目光突然一閃.那個女人的眼中沒有流露出一絲的害怕,反之竟帶著深探的意味在看他.想不到,這眾多女人中,得知自己的狀況,居然還有不害怕的,不過,倒是可惜了這花容月貌.

"的確是."蒼冥絕沒有將目光收回,依舊落在蕭長歌的身上.

蕭長歌突然記起,冥王好像是個殘廢,不僅容貌丑陋更是不能走路.如今看來不止如此,他還被人欺辱,自己的親弟弟竟然要當著他的面玷汙他的妻子?

想起大姐說過的話,那些嫁給冥王的人死在洞房之中,莫非都是受了凌辱而死的嗎?

"四哥娶了這麼多王妃,也就今天這個長得最是好看.不知道她在本王身下的時候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樣的呢?"臉上帶著淫笑,蒼云暮慢慢逼近了蕭長歌.

蕭長歌心底一股怒火燒了上來,在蒼云暮的手碰上她衣服上的系帶上時,蕭長歌突然冷聲道:"不知閣下是哪位?"

蒼云暮微微抬眸看著蕭長歌不驚不慌的神色,突地一笑:"本王碰的無數女人,你是唯一一個問本王身份的人.那本王就不妨告訴你,反正你也活不過明日,本王就是臨王爺,你記下了嗎?"

臨王,蒼云暮.蕭長歌對此人並沒有什麼印象,只知道他是溫王蒼云寒的同胞弟弟,寄養在皇後名下.

"記下了."蕭長歌垂眸淺淺一笑,手指卻悄悄摸到懷中的匕首.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會好好讓疼你的."蒼云暮說著突然將蕭長歌壓倒在喜榻上.

有男人的氣息漫天的襲來,蒼云暮獸性大發,粗魯的扯著她身上的衣服.蕭長歌卻突然伸手摟著他的脖子,蒼云暮自然高興蕭長歌如此投懷送抱,不禁心花怒放.

    下篇:第二章 斷子絕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