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八章 想也別想  
   
第八章 想也別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八章想也別想

"蕭長歌,你想也別想."蒼冥絕別過頭,閉眼不在理會她.

蕭長歌輕笑一聲,看著他一本正經的樣子,既然上天讓她遇見他,總是一段緣分,如果自己要走,也要醫治好他的身體,讓他健健康康的去跟仇人較量,這也是她作為一名醫生應該做的.

臨王府內,一襲白衣翩翩的公子輕車熟路的來到蒼云暮的房間.房間內,蒼云暮喝了藥已經睡下,白衣公子站在床榻前看著與自己容貌相似的男人,臉上的表情變了變.

"將臨王的衣服解開,給本王看看."蒼云寒薄唇輕齒,語色猶如三月的春風雖然舒服但卻帶著一絲寒意.

一旁的侍衛,上前解開蒼云暮的衣衫,很快就露出蒼云暮古色的肌膚.蒼云寒上前在他上身仔細看了看,在後頸後發現一點紅色的印記,看似是被什麼東西紮的一般.

蒼云寒盯著那傷口看了半響,目光一沉,讓人將蒼云暮的衣服穿好後,隨即起身來到了正堂.

"東西拿過來."蒼云寒喝了兩口茶後對著自己身邊的親信侍衛離風說道.

離風將一本書及一把匕首遞了過去,蒼云寒放下茶杯接過離風遞來的東西.蒼云寒先是打量了一遍那把匕首,然後放下拿起那本葵花寶典.

翻開扉頁,蒼云寒的視線落在扉頁上的八個字上.蒼云寒修長的手指摸了摸那字跡,然後湊到鼻尖聞了聞,還有淡淡的墨香味道.

蒼云寒唇角勾起,眼中一抹精銳的光閃了過去,言道:"真有意思."隨即將那葵花寶典及匕首交給了離風吩咐道:"監視好蕭長歌,有什麼動作立即告訴本王."

離風頷首,蒼云寒起身,隨即離去.

冥王府內,蕭長歌好不容易從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她決定要仔仔細細的理一理自己對這個朝代的認知情況,便將原主的記憶細細的想了一遍,這一想卻讓蕭長歌發現了有趣的東西.

而王府密室里,有關蕭長歌身份的消息也傳了回來.蒼冥絕看著手中那標有火焰標致的密折,眸光微微一閃,似在沉思.

"王爺,可是查出來的消息有什麼不妥?"密室里一個身著黑衣的男人站在蒼冥絕的面前,洞房里發生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因為那個時候他就在洞房里隱著.

蒼冥絕將那密折放下,面具下他的表情難辨,但是聲音卻不似那般暗啞難聽反之非常清潤,聲線溫厚,極其好聽.

"原來蕭長歌的母親是當年號稱五毒聖手的秋曼蘿,只可惜被蕭海楓欺騙抑郁而逝."蒼冥絕說著輕笑一聲,當年的蕭海楓號稱是解毒高手,卻敗給了秋曼蘿.後來為了得到秋曼蘿手中的五毒秘術,而欺騙了她的感情.

"那王妃的身份,沒有什麼疑點吧?"魅風又問道.

蒼冥絕看了看那密折,折子中說蕭長歌自小喪母,一直放在蕭府後院無人問津,生性懦弱,出嫁當日還被自己的姐姐恐嚇,身上的匕首就是二姐蕭豔華給她的.

密折中蕭長歌的身份清白,與皇室子嗣沒有任何關系.可是偏偏這生性懦弱四個字跟蕭長歌好像不搭邊.

"無音樓查出來的消息不會錯,蕭長歌的身份可信.而且她說自己會醫術,想來是兒時她母親教給她的,至于她的性格.或許這些年,她與本王一樣都在隱忍吧."蒼冥拿起密折,放在燭火上燒毀,那逐漸燃起的火焰越來越亮,那一刻,蒼冥絕的眼前又浮現出那場大火的畫面.

"王爺."魅風很是擔心的看著蒼冥絕,想要將那火給滅掉.

蒼冥絕突然伸手制止了魅風,眼神冰冷而壓抑:"人不能有弱點,否則就是致命的傷.讓它燒,本王不會再害怕."

蒼冥絕說著握緊了雙手,看著那越燃越烈的火焰,猙獰的面具下,蒼冥絕露出的眼眸映照著火焰的色彩,良久才消散掉.

"五毒密傳."蕭長歌對自己的發現很是驚奇.

記憶中兒時,自己的母親逼迫她硬記下了一本秘傳,她親眼看著那本被自己記下的秘傳被母親給燒了,並告訴她不可將秘傳的事情告訴自己的父親.

模糊的記憶里還有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吵架的場景,然後不久後自己的母親就病逝了.

如今想起來,蕭長歌才明白,自己所謂的父親娶了她母親不過就是為了一本書.

不過幸好,這本書在蕭長歌的腦子里存著.因為書中的東西非常的有趣,包羅各種毒術和醫術,如果學會了,那麼她蕭長歌可謂是華佗在世了.

上篇:第七章 身世     下篇:第九章 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