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十章 挑釁  
   
第十章 挑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十章挑釁

蕭長歌感覺有一種一觸即發的危險感,她看了看離風,此人相貌堂堂,臉色鎮定,想來今日有十足的把握請她上樓去.

"魅月,我們去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要見我."說著,蕭長歌徑直往前走去.

魅月有些擔憂,雖然與這個男人沒有交手但魅月也察覺出自己的功夫與他不相上下的.

"王妃,請."離風讓出一條路來.

蕭長歌對魅月點點頭讓她安心,然後轉身入了身旁的茶樓,在離風的帶領下上了三樓的雅間.

房門打開,蕭長歌便看見背對著她坐著的白衣男人,從背影上看蕭長歌覺得此人優雅從容.

蕭長歌走了過去,在那白衣男人的對面坐下,兩人視線相交,蕭長歌微微一愣,眼前的人與洞房那夜要輕薄她的蒼云暮長的很是相似,只是眼前的這個男人看上去如春風一般,給人親近溫和的感覺.

"溫王殿下."蕭長歌笑了笑,溫王與臨王是一母同胞的雙生子,長的像自是常理.

蒼云寒微微挑眉,伸手端起茶壺為蕭長歌倒了一杯水,溫朗的聲音道:"我以為王妃你會將我認作被你斷了命脈的臨王呢."

"溫王此話從何說起?當日殿上,臨王也親自承認是他自己為了練功自斷命脈,此事與本宮有何干系啊?"蕭長歌垂眸,端起蒼云寒為她倒的茶,放在鼻尖輕嗅了一下贊道:"極品毛尖,果然好茶."

說著將茶杯放了下來道:"茶是好茶,只可惜有毒.原來這就是溫王的待客之道?"蕭長歌抬眸,唇角一抹輕蔑的笑.

蒼云寒臉色一變,雙手一握,突然間推開擋在他們面前的矮桌,然後將蕭長歌扯到自己的懷中,一手拔下她頭上的發簪抵在她的喉嚨處.

一旁的魅月本欲出手相救卻被離風阻擋慢了一步,見蕭長歌被擒,魅月只能罷手,內心焦急.

"世人傳聞溫王穩如如玉,翩翩君子,原來不然."蕭長歌從容不迫,還不忘譏諷著蒼云寒.

"蕭長歌,這個東西你可認得?"蒼云寒將一把匕首仍在一旁的桌上,冷聲質問著她.

蕭長歌自然認得那把匕首,二姐蕭豔華給她的.想起蕭豔華,蕭長歌突然想起自己剛才見過她,還說自己要做臨王妃?莫非……

從匕首下手,蒼云寒果然也是個人物,老狐狸,怪不得蒼冥絕曾說溫王不會放過她的.

"看著有些面熟,那不是臨王自宮的匕首嗎?"蕭長歌佯裝驚訝的樣子.

蒼云寒突然將抵在她喉嚨處的發簪移到了她的後頸,就在蕭長歌制住蒼云暮的那處麻穴上,蒼云寒用力一插,陰測的聲音笑問:"那這里,你是不是更加熟悉呢?"

蕭長歌頓時沒了力氣,癱軟倒在了蒼云寒的懷中."當然熟悉,當日我就是用這處死穴制住了你的弟弟,然後用那把匕首斷了他的命脈."蕭長歌揚唇一笑,笑的妖魅.

蒼云寒扔了發簪突然將蕭長歌拉近了幾分,陰狠的聲音道:"好狠毒的女人,你既然廢了他,那麼就讓這個當哥哥的來替他完成未完成的事情.你說怎麼樣啊?"

蒼云寒說著溫熱的氣息掃在蕭長歌白淨無暇的臉上.蕭長歌一陣惡心,強忍著胃里翻騰的感覺罵道:"原來溫王和臨王一個德行,都是無恥的衣冠禽獸."

"本王就要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禽獸."蒼云寒說著就要對蕭長歌無禮,一旁的魅月忍不住掌風使了出來.

離風與其交手,蕭長歌側頭看著打的難解難分的兩人,突然喝住:"都給我住手."

蒼云寒也道:"離風住手."

兩人停了對招,可魅月沒依舊不能近蕭長歌的身,只能干著急.

"蒼冥絕的人果然還有兩下子,如果不想這個女人受太多痛苦,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乖乖看著我完事,回去將經過仔仔細細的說給你家主子聽."蒼云寒說著修長的手指撫弄著蕭長歌的臉頰,然後低頭湊了過去.

就在蒼云寒低頭的功夫,懷中的蕭長歌突然仰頭主動將唇湊了上去.蒼云寒一愣,渾身一顫,似是被電擊了一般不可置信.

就在蒼云寒欲圖深嘗的時候,身子卻突然變得癱軟無力.蕭長歌挑眉,移開紅唇,一雙水靈明動的雙眼看著他笑道:"王爺可曾聽過一句話叫,美人鄉就是英雄塚?"

蒼云寒額頭冒出一些冷汗,就連說話的力氣似是都沒有了.

蕭長歌撿起地上的簪子朝著自己的虎口紮了一下,酥麻無力的感覺頓時褪去.

離風察覺事情不妙正欲出手,卻見蕭長歌用那簪子抵著蒼云寒的喉嚨側頭對著他道:"如果想讓你家主子活著,就別動."

上篇:第九章 溫王     下篇:第十一章 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