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十一章 醒來  
   
第二十一章 醒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一章醒來

陰魂不散的家伙,蕭長歌冷冷瞥他一眼,目光如刺,冷聲道,"好狗不擋道."

說罷,抬腿就往前面走去,她沒有功夫在這里和蒼云寒浪費時間,她已經拿到了青黛,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趕回去給蒼冥絕配藥.

十米外立著的蒼云寒怎麼可能讓她輕易地離開,既然他能在這里等著她,就說明他已經知道了她干了些什麼.

蒼云寒迅速地移到蕭長歌的身邊,長袖一揮,一只手擋在她的面前,"冥王妃,本王有那麼可怕嗎?見了我就跑?"

蕭長歌低頭看了一眼蒼云寒墨色的衣袖,手掌快速地一劈,轉身冷肅地看著他,"可笑,我會怕你."

蒼云寒沒有料到蕭長歌會給他來那麼一下,起碼用了七八成的力,雖說他內力深厚,還是不免有些吃痛.

捂著隱隱作痛的手臂又閃到了蕭長歌的眼前,若不是蕭長歌對他還有那麼一點用處,他不會輕易饒恕她,就憑她剛才給他那麼一下.

"看來你是不需要青黛來救你相公的命了."

蕭長歌得意朝他一笑,輕嗤道:"不要以為你的單位是個'王’,就可以一手遮天,不過小小一味藥而已,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你!"蒼云寒被她一頂,話語卡在喉嚨里,她的樣子看起來得勢風光,抬著下巴側眼看著他,他從來還沒有可以被一個女人小看到這個份上.

見蒼云寒氣的牙癢癢,那樣子似要把她生吞活剝了,她就覺得痛快!她要讓他明白,她蕭長歌不是誰都可以招惹的.

蒼云寒手中折扇一揮,便抵住蕭長歌的下巴,微微收了勁,問道:"你是去找太子了?"

"干你何事?"蕭長歌毫不留情地頂回去.

看來就是了,他猜測的沒錯.整個京城的青黛一夜被他購買完,就連京城臨城幾百公里外的小國青黛也被他買完,除了皇宮太醫院必須要儲備藥物之外,要想得到青黛,就必須從西南進藥,來回路程必定過三日.

蕭長歌竟然去求太子都不來和他談條件,她真有如此厭惡他麼?

蒼云寒臉色一變又變,霎時間怒氣騰騰道:"你休想拿走青黛為那個跛子治病,給我."

說罷,便伸出手企圖從蕭長歌的腰身奪走青黛,蕭長歌早已料到他會有這麼一手,身子快速一轉,繞開他的手,衣側一角被他扯住.

霎時間,蒼云寒終身一躍,猛然飛身從蕭長歌的腰身環繞一圈,正欲奪過那只小小的荷包,突然間一個石塊凌厲飛來,猛地砸中他的手背.

蒼云寒手背一痛,顫抖著手退後幾步,一藍一白的兩道身影已經護到了蕭長歌的身前.

"王妃,我們來遲了."魅月和江朔異口同聲道.

蕭長歌捂住青黛的香囊,冷冽的目光射向蒼云寒,低沉道:"不,來的正好."

差一點就被蒼云寒奪走,蕭長歌松了一口氣,既是魅月和江朔來了,她就放心了.

兩人的武藝高強,對付區區一個蒼云寒根本不是問題.

蒼云寒衣袖下的雙手緊緊攥著,腳步沉沉地踩在地上,狠狠地盯著魅月和江朔,深知自己敵不過聯手起來的兩人,好一會,才笑道:"你們可知道,你們現在救的是我溫王的女人?"

兩人絲毫不理會蒼云寒的話,魅月冷哼一聲,"胡說八道."

冥王妃就是冥王妃,她對冥王的情意大家有目共睹,兩人相愛非常,絕非人力可改.這溫王視冥王為敵,冥王妃怎麼可能和他在一起.

蒼云寒神色自若地看著兩人,甩出折扇,自以為十分玉樹臨風地輕扇著,邪笑道:"本王可不是在胡說八道,你們以為歌兒今天一個人出來是為什麼?她是出來和本王幽會的,你們的出現可真礙事."

他輕佻地喚"歌兒",又說她今天一個人出來,再加上剛才他試圖從她身上撈走荷包的動作,倒也有幾分可信.

魅月冷漠的臉上眉頭微皺著,回頭看了蕭長歌一眼,她依舊面不改色地立在那里,沒有半分心虛.

江朔一點也不相信蒼云寒所說的,他的為人卑鄙無恥,言詞造假也很正常.

"魅月,江朔,我們盡早回去,蒼冥絕還在等著我們給他配藥."蕭長歌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對于蒼云寒的汙蔑她置之不理,她只相信清者自清,蒼云寒的這點小把戲在她面前一點作用都沒有.

見蕭長歌率先離去,魅月和江朔收了劍拔弩張的姿態,快速跟上她的腳步.

回到府內時,里面寂靜一片,落葉聲瀟瀟灑灑未歇.幾人來到了蒼冥絕的房間,卻發現一個男子坐在圓桌上悠然自得地喝茶.

那男子一身黑衣長袍裹著,體格中等,喝茶之姿隱約有防備之感,見幾人進來,悠悠放下茶杯,起身作揖.

"見過冥王妃,在下是離簫,冥王的好朋友."

離簫是無音樓的樓主,很早之前就和蒼冥絕認識,也算是他的左膀右臂,蒼冥絕多年積累隱匿下來的江湖勢力都有他在管理.也算是蒼冥絕比較信任的人,但此人亦正亦邪,高深莫測.

蕭長歌看了看他,又回頭看了看魅月和江朔,見兩人輕點頭示意,臉上才緩和一點.

現在正是蒼冥絕的生死關頭,任何事情都要謹慎,蕭長歌朝他點點頭,"既是冥王的朋友就請隨意,我現在有其他事情要辦,等會再替冥王招呼你."

離簫臉色卻冷了下來,他聽道上傳來消息,說冥王被人暗算,此刻危在旦夕,他才匆匆趕來.可作為冥王的妻子,卻在關鍵時刻出去辦事,他從開始到現在,已經等了一柱香的時間了.

可蕭長歌畢竟是王府的王妃,礙于冥王的見面,卻也不好發作.

離瀟猛地揮了揮衣袍,又重新坐下,冷道:"還是不勞煩冥王妃了,您貴人事忙,我自己可以照呼自己,您先去忙您的吧."

蕭長歌沒對他的言詞多做計較,轉身去了廚房.

現在最要緊的是制藥,昨日江朔在藥店抓來的藥都擱置在廚房,現在得了青黛應趁早弄好給蒼冥絕服下.

蕭長歌將所有藥材放在臼和杵內搗碎,再將碎渣攏進白紗布里,把藥汁擠在小碗內,藥香漸漸散開.她又將藥碗放在燉鍋中慢燉了一會,才端到蒼冥絕的房內.

有了這一碗藥,蒼冥絕就能醒過來,蕭長歌的心里竟升騰起一絲高興.

屋內三人都坐在圓桌邊,見蕭長歌端著藥進來,第一個起身的離瀟.

他有些錯愕,"冥王妃,這是什麼藥?"

"解藥."廢話不多說,蕭長歌端著藥坐到蒼冥絕的床頭邊上,輕輕吹了吹湯匙里的藥,誰知卻被離瀟奪去.

蕭長歌立即起身,冰冷的眼神掃在離瀟身上,語氣里有怒火在燒,"人命關天,快把藥給我,你就是這樣對待你朋友的?"

離瀟聞了聞藥味,很快就把藥遞還給蕭長歌,道:"這確實是冥王所中之毒的解藥,只是這青黛我讓人跑了附近的幾座城都沒有得到,已經派了人去西南,估計也來不及三日內趕回來.你是怎麼得到?"

蕭長歌吹著藥,一口一口地喂進蒼冥絕的嘴里,吃下去一半,漏了一半,總共也喝了有半碗藥.

"我自然是憑借我自己的本事得到的,每個人的辦法都不同,你不必太介懷."蕭長歌將碗放到一邊,輕輕擦了擦蒼冥絕的嘴角,又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什麼叫做不必太介懷,難不成她的意思是說他能力不及她,所以找不到青黛也是理所當然的?

離瀟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嘲諷,一時間緊盯著蕭長歌的臉不放,突然間發現她的脖頸處有青紫色的於痕,不像是受傷,而是吻跡.

離瀟心里不禁猜想著什麼,為了證實他的猜想,他猛地把蕭長歌手臂上的衣裳攏了上去,果然,守宮砂不見了!

他記得冥王曾經告訴過自己,他並沒有碰過蕭長歌,那,她的守宮砂怎麼會不見?

離瀟忍不住問道:"冥王妃你給我解釋解釋,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知道冥王病重也不留下照顧,反而還出去那麼久,回來時脖子上出現了於痕,而守宮砂也不見了呢?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冥王的事?"

蕭長歌冷漠地把袖子拉下,目光平靜如水地看著離瀟,"我並沒有做對不起冥絕的事情,你讓我解釋什麼?況且,這也是我和冥絕之間的事情,與你何干?"

突然床上的蒼冥絕虛弱地開口:"離瀟,長歌是我的王妃,我已經沒事了,你先離開."

清風後面的魅月和江朔聽見蒼冥絕的聲音,立即走了進去,卻遇見剛走出來的離瀟.

蕭長歌見蒼冥絕醒來,立馬來到他的身邊,她連日來難以平靜的心情霎時間穩定下來.

"你感覺怎麼樣?沒想到藥效還挺快,如果難受的話就不要說話."蕭長歌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關懷的語氣卻出賣了她.

"我沒事,這點傷都挺不過去,還談什麼報仇?江朔,扶我起來."剛才蕭長歌和離瀟的談話他都聽見了,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突然被點名的江朔有些愣怔,不過很快就上前扶蒼冥絕坐起來,蕭長歌就在旁邊,他竟然不叫自己的王妃扶?

被冷落在一邊的蕭長歌面色有點不自然,她滿腹心酸.自己和皇後做了交易,剛才又與離瀟發生口舌之爭,原以為蒼冥絕會相信她,可他卻不理會自己.

蕭長歌低垂眼瞼,始終沒有說什麼.這里應該不需要她了,正好,落得清閑.

推開門,出了蒼冥絕的房間.

上篇:第二十章 太子交易     下篇:第二十二章 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