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十二章 離去  
   
第二十二章 離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二章離去

外面的風有些瀟瀟然,吹的蕭長歌有些瑟瑟.

她站了一會,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蒼冥絕看著蕭長歌離去的背影,心好像被什麼堵住了,不過帶著面具的他看不出什麼表情.

蒼冥絕輕咳一聲,忽叫道:"魅月,江朔,我問你們,王妃她今天去哪了?"

魅月,江朔上前一步,兩人對視了一眼,主子問話,不能不答.

魅月答道:"那時您從山上下來就已經中毒昏迷了,王妃給您配藥時,發現少了一味青黛,便出去尋藥.次日,我和江朔喝了王妃倒的茶水就昏迷不醒,我們醒來時,王妃已經不見了.等到我和江朔找到王妃時,她正和溫王在一起,溫王還說,說……"

魅月支支吾吾,蒼冥絕抬頭看了她一眼,"他說什麼?"

"溫王說,王妃是他的女人,那天是和他出去幽會的."

魅月說完便低頭不敢看他.

蒼冥絕的雙眼越來越冰冷,藏在被子下的手緊緊地握成拳,沒有人能看到面具下他猙獰的臉.

兩人只覺得周圍的氣息漸漸地冷冽下來,良久,蒼冥絕才隱忍下自己想要殺人的沖動.

他僵硬道:"我知道了,你們先出去吧."

魅月和江朔也不敢多留,拜別了蒼冥絕就退了出去.

兩人走到了王府的後花園,一道拱橋彎在湖水之上,秋風吹起湛藍的湖水泛起一道道波紋.

魅月忽而停了下來,轉身看著江朔,"你說,我是不是多話了?萬一王爺和王妃兩人因為此事不和,豈不是我的錯了?"

江朔聽著魅月話中的自責,嘴角勾了一抹淺笑,"天不怕地不怕的魅月,竟然也有擔心的時候,我是不是該慶幸自己聽見了這句話呢?"

魅月佯裝生氣,轉身正欲離開,身後的江朔連忙攔在她的面前,見她沒再走,便說道:"不會的,我們是王爺的侍衛,自然應該盡自己的本分,有話就該回,沒什麼錯與對,欺騙王爺,才是錯的."

聽完江朔的安慰,魅月這才覺得心里好受了一點,想來王爺與王妃感情深厚,不會為這點莫須有的事情生氣.

房間里面的蒼冥絕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不知過了多久,窗外景色漸漸朦朧起來,他才變了變姿勢,重新躺了回去.

晚餐是管家送來的,蒼冥絕正閉著眼睛修煉內功,這毒中的真是時候,他覺得醒來之後,自己的內力更加靈活了,熱血澎湃地流動在自己體內.

"王爺,用膳吧,廚房做了一些清淡的開胃小菜和白粥,您身體剛好,吃點東西會舒服很多."管家知道現在蒼冥絕剛醒,應該不會喜歡吃油膩的.

"王妃呢?她怎麼沒來?她在做什麼?"蒼冥絕聽見管家的聲音,眼睛忽的睜開.

"回王爺,王妃在風荷院里,把房門緊閉著,一個下午都沒有出來."

聽完管家的話,蒼冥絕輕輕地冷笑一聲,她是不是心虛得不敢見自己了?

他抬頭看了看管家,心里的怒火更盛,"去把王妃找來."

管家應了是,把食盒擱在旁邊的小桌上,轉身去了蕭長歌住的閣樓.

蕭長歌正倚在窗戶邊上看被風吹的蕭條的樹,清風有些刮亂了她的頭發,幾絲柔軟的黑發落到她的嘴邊.

她幾時變得如此,能一個下午都倚在窗戶邊上,不知不覺地看了一個下午的風吹竹林.

她還是那個冷漠的蕭長歌,兒女私情絆不住她的腳步,她又變成了那副冷然肅清的樣子.

突然門外傳來管家的聲音,"王妃,王爺有請."

"知道了."

蕭長歌重新攏了攏頭發,把那幾絲頭發攏到耳後,才往蒼冥絕的房間走去.

房間里靜悄悄的,只燃了一根蠟燭,晦暗不明的燈火閃動跳躍著,蕭長歌走到蒼冥絕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蒼冥絕看著蕭長歌的絕色容顏,蒼云寒對她動心也不是不可能,都道紅顏禍水,今天竟然也發生在他的頭上.

"坐下,我有話問你."蒼冥絕盯著蕭長歌的眼睛,她的視線不在他的身上.

蕭長歌望著別處,語氣平靜無瀾,"不了,有什麼話就這樣說吧,坐著倒說不出什麼."

蒼冥絕靠著枕頭,臉色不太好,但比今天剛醒時多了些血色.

"你把魅月和江朔迷昏之後,去做了什麼?全城都買不到的青黛你又是從哪里尋來的?還有,"蒼冥絕說到最後,語氣有些不平穩,"我明明沒有碰過你……"

"夠了!"蕭長歌打斷蒼冥絕想要繼續的問題,轉身背對著他,堅硬道,"如果王爺是想知道這些,我無可奉告."

蒼冥絕的目光越來越冷,他今天幾次生氣,幾次隱忍,幾次悵然若失,都是為了蕭長歌,可她卻什麼都沒有要對他說的.

哪怕是假的,他也願意相信.

可她偏偏不說,連欺騙都不願欺騙一下他.

蒼冥絕憤然道:"你可知道蒼云寒他不是什麼好人?他一直以來就對你有所圖,你若是因為他的幾句話就輕信他,到頭來葬送的是你自己."

蕭長歌難以置信和她共患難這麼久的蒼冥絕會說出這種話,她還以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懂自己,還有一個蒼冥絕.

可是,現在就連他都不信她,她心灰意冷.

蕭長歌目光有些失望,可惜蒼冥絕看不到,"你願意怎麼想就怎麼想."

蒼冥絕討厭蕭長歌這副什麼都不上心的樣子,怒然道:"你真的就那麼喜歡蒼云寒嗎?還是你和他做了什麼交易?"

"事情已經擺在眼前,王爺你覺得我和溫王之間有什麼,我們就有什麼,你若是不相信我,我就算說再多也沒用."蕭長歌淡漠道.

蒼冥絕巴望著蕭長歌會解釋,巴望出來的卻是她這麼一句話,他猛地打翻了身邊的食盒,氣憤得胸口起伏不定,"話不投機半句多,你出去."

蕭長歌絕望地紅了眼眶,而蒼冥絕氣憤地青筋暴起,可惜,兩人都看不見對方的神情.

蒼冥絕趕她走,那她便走,只是踏出了這間房,此生,她再也不會踏進一步.

蕭長歌一步一步,僵硬地走出了房門,每走一步,心里就痛一分.她曾經以為自己已經練就了鐵石心腸,刀槍不入,怎的今日還會這麼痛?

蕭長歌走出了王府,月色很濃,城上燈火通明,她竟然發現自己出了王府,竟然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她走了一會,停在了一家客棧前面,反正她身上有銀錢,又沒地方去,這里開間房正好.

蕭長歌走後,蒼冥絕猛地起身,把房間內所有能摔的東西都摔了,魅月和江朔聽見聲音進來時,地上已遍地狼藉.

"王爺,發生什麼事了?"江朔急忙問道,他從未見過這樣失控的蒼冥絕.

蒼冥絕單手撐在桌子上面,閉著眼睛呢喃,"蕭長歌走了,她走了,她去找蒼云寒了,她真的喜歡蒼云寒,是本王親手把她送出去的,是本王!"

"王妃走了?"江朔愕然道.

他回頭看了看魅月,魅月的臉色不太自然,看來她心中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王爺,王妃一向和您感情不錯,你們做事又有默契,她怎麼會喜歡溫王呢?一定是您搞錯了.我這就去把王妃找回來."魅月說完握著劍就往門口走去.

"回來."蒼冥絕叫住她,"誰都不許私自去找她,她愛去哪就去哪,和溫王在一起也罷,獨自一人也好,從此都和冥王府無關."

魅月不甘心,又道:"王爺,說不定是您誤會了王妃,那天也許只是溫王給我們施的一個障眼法,其實他和王妃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

蒼冥絕呆滯住,一旁的江朔道:"是啊王爺,我看王妃絕對不像是一個見異思遷的人,或許其中真有什麼誤會."

房間里霎時間安靜下來,蒼冥絕平靜下來,他緩緩道:"你們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魅月和江朔兩人面面相覷,出了蒼冥絕的房間,守在不遠處.

江朔低頭看了看魅月,月光清亮地灑在她的臉上,她原本就冷漠的臉上此時顯得更清冷了.

"江朔,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王妃離開王府,從此以後王爺就要孤身一人了."

"魅月,這不是你的錯,你不用自責,我都說過了,為王爺盡忠就是我們的職責,再說,王爺一定不會對王妃置之不理的,王妃會回來的."江朔堅定地說道.

"希望如此吧."魅月低聲道.

一連三日,蕭長歌都宿在客棧.

客棧里面的伙食和房間被褥都不及王府一半,蕭長歌每天晚上不是被隔壁偶爾的聲吵醒,就是睡不慣硬硬的床墊輾轉醒來.偶爾想睡個日上三竿,店小二就催著問她要不要送早膳,一整天下來,看醫術的時間多了,睡眠時間卻少了.

而冥王府里,蒼冥絕已經不吃不喝三日了,不管魅月和江朔怎麼寬慰,都不能讓他進一滴油鹽.

蒼冥絕推著輪椅,來到院子里,清涼的風刮過他的臉頰,這一坐就是一個上午.

午後,風漸漸大起來,天空烏云密布,黑壓壓一片,又打了一個響雷,不出一會,一滴滴大雨點已經落了下來,隨後越來越猛烈.

蒼冥絕毅然地享受著這場大雨,不躲不閃,他頭發,衣裳,輪椅,臉頰全然濕透.

江朔和魅月來時便看到蒼冥絕在院子里淋著雨,兩人連忙跑進雨中,想要把蒼冥絕推進房內,他用了內力,輪椅紋絲不動.

"王爺,您的病才剛好,又三日都沒吃東西,這會不能再淋雨了,就是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江朔勸慰道.

魅月急道:"王爺,您進去吧,雨勢太大,又沒有消停的痕跡,為了您自己的身體著想,您就聽我們一句勸吧."

兩人輪番勸導都沒用,管家見了猛地跪在了蒼冥絕的面前,請求他回去.

上篇:第二十一章 醒來     下篇:第二十三章 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