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十三章 歸來  
   
第二十三章 歸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三章歸來

此時蒼冥絕一句也聽不進去,他眼里耳里,只有呼嘯的風和雨.

魅月急得團團轉,旁邊的江朔突然間想出了一個辦法,附在她的耳邊說了句話,她點點頭,便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魅月和江朔在蕭長歌離開之後,有去偷偷地跟蹤過她,魅月很快就敲響了她的房門.

"進來吧."蕭長歌以為是的店小二來送飯,隨口便道.

門被推開,腳步聲卻似有若無,這不是店小二,蕭長歌回頭一看,是魅月.

"你來干什麼?難道你們王爺還讓你來監督我的一舉一動嗎?"

"王妃,您隨我回去吧.自從你走後,王爺已經不吃不喝三日了,現在下著大雨,王爺在院子里怎麼也不肯回房,我們勸不動王爺才來找您的."魅月懇切道.

蕭長歌緊攥著手里的醫書一角,臉上卻沒什麼表情,"王爺已經下令將我逐出府,你現在私自來找我,不怕王爺怪罪你嗎?"

"不怕,王爺深明大義,王妃若是回去了,王爺一定會很高興的."

蕭長歌臉上還是淡淡的,良久不語,魅月看不出她在想什麼,深深地做了行了一禮.

"王妃,王爺他做什麼事都深思熟慮,三思而後行,但王爺卻對您和溫王的事情雷霆大怒,全是因為太過在乎您的緣故啊!"

太在乎,是因為太在乎嗎?蕭長歌攥著醫書的手漸漸地松開,愛之深,責之切,她心中有些釋然.

蕭長歌合上醫書,迅速起身,走出了客棧,魅月連忙跟上去.

兩人沖進雨里,一路淋到了冥王府.

一進蒼冥絕的院子里,便見他坐在輪椅上受著傾盆大雨的沖刷,而江朔和管家雙雙跪在旁邊.

蕭長歌心里酸酸的,一步一步地走近他.

蕭長歌開口卻變成了冷漠,"蒼冥絕,你在玩什麼把戲?趕我走的是你,三日不吃不喝,淋雨的又是你,你虐待自己就算了,就連管家和江朔都得陪著你一起受罪."

蒼冥絕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手指動了動,她終究還是回來了.

看著蒼冥絕片刻,蕭長歌又道:"淋雨不吃不喝這種手段也太嫩了,有本事一脖子吊死,你的仇也不用報了."

蒼冥絕微涼的眸看著蕭長歌.

蕭長歌緩緩道:"你聽好了,那天你中毒昏迷,需要一味青黛入藥,而蒼云寒又把方圓幾座城的青黛全部買光,他留了一封信讓我去茶樓找他,我知道若是去了必定會讓他控制,所以我沒有去.我知道太子皇後手中有青黛,便和他們做了交易,皇後給我吃了一個藥丸,是讓人身上有於痕和讓守宮砂無蹤的藥."

"這下,你什麼都明白了吧,我對蒼云寒只有厭惡,不可能有喜歡."

說完,蕭長歌面無表情地看著蒼冥絕,他的臉色一點一點地陰沉著.她轉身便離開.

蒼冥絕清醒過來,這一次,他不能再放她離開,他猛地站起來去追蕭長歌,可他忘記了他被挑斷腳筋的腿,還沒走幾步,整個人就踉蹌跌倒在雨里.

"王爺!"幾人同時驚呼.

蕭長歌聽見身後的聲音,忍不住停下腳步,回頭見蒼冥絕摔在雨里,腳步不聽使喚地跑到了他的面前,扶他起來.

蒼冥絕像是得到了失而複得的珍寶,猛地抱住蕭長歌,攥住了她的唇,掠奪著她口腔的每一寸,在滂沱大雨中,他釋放了自己的感情.

蕭長歌沒有想到蒼冥絕會這樣肆無忌憚地吻她,掙紮了幾下,他卻吻的更深,她一動不敢再動.

蕭長歌面部突然間紅了起來,嘴唇被蒼冥絕吸吮得紅紅腫腫,別有一番風味.

蒼冥絕輕輕撫摸著蕭長歌的臉,隔著雨簾溫柔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我知道你去見了太子,我知道無論是太子還是溫王都對你存著心思.我恨自己這雙腿,恨我自己沒用,不能保護你……"

蕭長歌搖搖頭,蒼冥絕將她緊緊摟在懷中輕道:"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不相信我自己.我想將你送出這陰謀詭譎之中,可我又不舍.長歌,你明白嗎?"

蕭長歌眼角有些濕潤,混著雨水就更加的分不清楚."蒼冥絕,你要相信自己.在我心中,你比太子溫王好上千倍,無論你是否身有殘疾,只要你不放棄你自己,我就不會放棄你."

蒼冥絕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這幾日來他一直在堅持,不停的勸說自己,總會將她忘記的,可他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從她出現的那一天,所有的一切都變了,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的目標和堅持,有了動力和希望,她就像黑暗中的一縷陽光,他貪戀,更像據為已有.

"長歌."他抬頭,如星的雙眸映著她閃閃的目光.他俯身再一次吻上她的唇,極盡溫柔的纏綿.

旁邊的人俱是被感動的一塌糊塗,即便是在這漫天的大雨中,誰也不想去擾了這幅畫面.

蒼冥絕慢慢松開她,蕭長歌突地一笑有些嬌俏可人."好了,他們都在陪我們淋著雨呢,我們進去吧."

幾人進了房間,蕭長歌一邊把蒼冥絕推進屏風後,一邊道:"管家,你去准備熱水讓王爺沐浴,魅月,你去熬點姜湯,讓大家都喝點,江朔,你等會伺候王爺沐浴."

幾人立即去做了.

不一會,東西全都准備好了,趁著蒼冥絕沐浴的空隙,蕭長歌也去換了身衣服.

蒼冥絕沐浴完又喝了姜湯,整個人漸漸地溫暖起來.兩個人坐在桌前,喝著茶談論眼前的形勢.

"依我看皇後對溫王也是心存忌憚,這一次我與皇後聯手,只怕溫王不會善罷甘休的."蕭長歌提起溫王,目光冷了冷.

"我明白,他們都是機關算盡,不過是想要那把皇位,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蒼冥絕目光忽而冷冽下來,如寒冰一般.

"幸虧蒼云寒沒有和其他人聯手,否則將會更難對付,太子我已經答應救他,有他和蒼云寒對峙,我們只需靜觀其變."蕭長歌道.

蒼冥絕賞識地看了一眼蕭長歌,有些欣慰:"我曾經說過你很聰明,沒想到你參悟得這麼快."

蕭長歌微微一曬,她可是二十一世紀穿越來的,還不懂你們古代人的這些心思嗎?

"經曆的事情多了,自然就能揣摩人心,這點道理不用我來告訴你吧."蕭長歌笑道.

蒼冥絕往里面挪了挪身子,空出一半的床,拍拍床,"過來,陪我躺會."

蕭長歌脫了靴子,翻身躺上了蒼冥絕的身邊,他身上的氣息傳來,她又想起剛才那個狂烈的吻,霎時間臉紅到耳根.

蒼冥絕見她一動不動,轉身面對著她,才發現她一張小臉已經泛紅,沒想到她竟然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你臉怎麼這麼紅?"蒼冥絕伸出手指戳了戳蕭長歌的臉頰.

蕭長歌轉身拍掉他的手,他明明懂的,還要故意問.

"不知道,可能是太熱了,剛才喝了姜湯."蕭長歌隨口胡謅.

蒼冥絕點點頭,故意道:"聽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些熱了,可能也是因為剛才姜湯的緣故."

說罷,便伸手解自己的衣帶,本來沐浴完就只剩下一件里衣,蒼冥絕再脫就露出了身上健壯麥色的肌膚.

霎時間,蕭長歌猛地用手擋住自己的眼睛,從床上一躍而起,背對著蒼冥絕.

"你再這樣不正經試試看,我就用毒蟲把你的寶貝咬爛."

蒼冥絕聽了蕭長歌似是威脅的話,卻道:"你可真狠心,想讓我變得跟臨王一樣嗎?那你以後的終身幸福怎麼辦?就算是不為了我,也要為了我們的後代著想."

蕭長歌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純情玉女,聽了蒼冥絕的話,陰森森地道:"反正我是無所謂,我會有千千萬萬個後代,要是冥王你被變得跟臨王一樣,卻是連一根雞毛也沒有了."

這女人,說話噎死人的本事見長,還是那麼口下不留情.

蒼冥絕猛地握住蕭長歌的肩膀,言詞激動,"你要是敢,我就是追遍天涯海角也要把那個男人找出來五馬分尸,再扔到山上喂狼.就算是我變成臨王那樣,你也不許離開我."

蒼冥絕霸道地宣布了蕭長歌的歸屬問題,她心里一點點地溫暖起來.

魅月見兩人終于和好如初,心里放下一塊大石頭,江朔看著她面色好了起來,自己也跟著開心了.

兩人在府里過了幾天平靜閑適的日子,如神仙眷侶般.

蕭長歌在亭子里看醫書,蒼冥絕便在一邊喂魚,偶爾召離瀟問一些事情.兩人如此平靜地一待就是一天,不言不語,卻對對方的心意了然于心.

可有人卻耐不住了.

蒼云寒對蕭府的事情了如指掌,要想讓蕭長歌傷心,最好的辦法就是整垮蕭府.

臨王府中,蕭豔華坐在小窗邊擦脂抹粉,一個小丫鬟在幫她梳著一個極好看的發髻.

最後又插上了一支金玉外鑲翡翠的流蘇簪子,整個人濃妝豔抹,妖豔萬分.

小丫鬟看著鏡中的蕭豔華阿諛奉承道:"王妃你這樣打扮真是好看,這支簪子真配您,王爺一定會為您的美貌震撼的."

蕭豔華冷哼一聲,傲慢地撫了撫自己頭上的金珠玉飾,"你這丫頭真會說話,我這樣真的好看嗎?"

小丫鬟被她冷冰冰的眼神看的一震,緩緩回道:"是,王妃貌賽西施,天人之資,無論怎麼打扮都好看."

"很好."蕭豔華冷豔一笑,"要是等會臨王見了我不喜歡的話,我就割了你的舌頭."

小丫鬟渾身一顫,額頭上冒出冷汗,雙腿突然軟了下去.

不中用的東西,蕭豔華冷冷地瞥了一眼那丫鬟,風姿嫣然地走了出去.

臨王府的正廳內,臨王正在里面等著蕭豔華,一見她從門外進來便擁著她坐下.

蒼云暮細細地打量了蕭豔華,湊近聞了聞,忍不住感歎道:"愛妃,你身上真香,塗了什麼香料?"

蕭豔華羞澀一笑:"王爺謬贊了,我身上並沒有塗香料,這是我的體香."

蒼云暮邪惡一笑,大手輕輕揉捏她的手:"是麼?"

"王爺若不信,晚上可以來我的房間好好驗一驗便知曉了,我晚上在房中等您."蕭豔華無限曖昧道.

可是,蒼云暮的臉色突然間冷了下來,猛地推開了蕭豔華,他身上的缺陷被人赤裸裸地諷刺著,這是他一輩子的傷.

"滾出去."蒼云暮聲線冷漠中又帶著顫抖.

又砸了桌上所有的東西,踹翻了椅子.

上篇:第二十二章 離去     下篇:第二十四章 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