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十四章 設計  
   
第二十四章 設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四章設計

蕭豔華著實嚇了一跳,佯裝鎮定的從正廳里走了出去,心里卻在打鼓,她到底又是哪里做錯了,上一秒還笑著擁她入懷,下一秒立馬變了臉色,這個王爺……也太難伺候了點.

蕭豔華和蒼云暮不知道的事,剛剛發生的這一切都落入了一個人眼底.

憤憤不平的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蕭豔華也開始摔東西,豔麗的臉很是猙獰,跪在一旁瑟瑟發抖的下人嚇得臉都青了,玻璃掉在地上碎掉的聲音足以讓他們心驚膽戰個半天,要怪,就怪遇上了這麼一個主子吧.

等到屋子里的東西摔得差不多了之後蕭豔華才逐漸冷靜了下來,死死的握住自己的拳頭,指甲陷入了肉里頭還渾然不覺.

她還記得,剛嫁進王府時受到的所有屈辱!

蕭豔華剛嫁進王府之前蕭長歌就告訴她臨王已經變成了太監,蕭府快完了,她起初還不信,但是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

"你就是蕭家的二女兒?"臨王一下子就掀開了蕭豔華的蓋頭,語氣很是不善,她微微一愣,而後笑道,"王爺,我是蕭家的二女兒,蕭豔華."

蒼云暮卻冷笑了一聲,坐在了不遠處的椅子上,眼里很是不屑,蕭豔華皺眉,她是有聽說過這些王爺很難伺候,所以在遇到這樣的情況也就沒有多說什麼,靜靜的等著蒼云暮的下文.

"蕭長歌,是你什麼人?"蕭豔華一聽這話就怒了,她沒有聽到蒼云暮在提起蕭長歌的時候語氣里滿滿的都是恨意,只覺得是被那賤人給擺了一道.

她懵住了,而後就是鋪天蓋地的憤怒,為什麼臨王不認識她反而認識那個賤人!

蒼云暮也看到了蕭豔華臉上的憤憤不平,心里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眼前這個女人空有姿色罷了,跟蕭長歌那女人比起來,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蕭長歌,是我妹妹."好不容易平息了自己的怒氣,蕭豔華突然意識到臨王正在等著她的回答,低聲回答道.

"呵?妹妹?你該不會也像她那樣吧?如果是的話,最好是別在我面前裝傻充愣."蒼云暮以為,蕭家的女人一個個都像蕭長歌那般狠辣精明,殊不知,眼前的蕭豔華,就是個蠢的.

"王爺,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蕭豔華確實慌了,她壓根就不知道臨王和蕭長歌發生了什麼事情,甚至開始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討得眼前這王爺的歡心,這和她想象中的新婚之夜……完全不一樣!

"是嗎."臨王走到蕭豔華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一下子就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著她的視線對上他的.

蕭豔華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對上臨王的眼神之後有些後怕,縮了縮脖子之後卻被臨王一下子甩了一巴掌.

"我告訴你,蕭長歌是你妹妹的話,那麼她在我身上做的事情,來日我定會報複在你們蕭家身上,還有你,別妄想從我這里得到一絲的寵愛,你對我來說,連青樓女子都不如!"

蒼云暮說的話讓蕭豔華一下子慘白了臉,蕭長歌到底對臨王做了什麼才讓他這麼怨恨蕭家,不行,一定要問個一清二楚.

"王爺,您告訴我,蕭長歌那個賤人到底對你做了什麼?"蕭豔華抓住臨王的袖子,語氣很是慌亂,她必須要知道,必須要.

蒼云暮看到她的模樣更是來氣,為什麼這個女人如此愚蠢,跟蕭長歌完全不一樣,他深吸了一口氣,而後一下子就甩開了蕭豔華的手,拂袖離去.

第二日,蕭豔華在洞房之夜被臨王羞辱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王府,霎時間譏笑聲一直在蕭豔華耳邊回蕩,第二天,她就因為這些嘲笑聲把房間里的東西都給摔了,當然也包括她的嫁妝.

蒼云暮來看蕭豔華的時候正好看到她的屋子里面一片狼藉,許多不是很值錢的東西都被她摔了個稀巴爛.

突然蒼云暮看到地上有個東西,瞬間就刺痛了他的眼睛.

"王爺?你怎麼來了?你們這些該死的下人,王爺來了也不稟報我一聲."蕭豔華狠狠的瞪了一眼跪在底下的下人,迅速的走到蒼云暮身邊親密的挽住他的手.

"還好王爺來了,不然我又要摔東西了."蕭豔華一直認為,臨王不待見她只是因為昨晚提到了蕭長歌,今天就沒事了,想到這里也就自動的挽住了蒼云暮的手臂.

誰料蒼云暮厭惡的甩開了她的手,而後彎腰在地上撿起了匕首,語氣很是陰森,"這匕首,是誰給你的?"

蕭豔華打了個寒顫,又來了,這種感覺又來了.

"這是……蕭長歌給我的."蕭豔華的底氣很弱,她在怕,怕一提到蕭長歌蒼云暮就直接發怒.

蒼云暮震怒,冷笑連連,"好,很好,蕭豔華,蕭長歌,你們都是好樣的,本王告訴你,本王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們和蕭家的!"

留下這麼一句話,蒼云暮再次離開,還帶走了那匕首.

而後的日子,蕭豔華一直不受蒼云暮的待見,也只是在他心情好一點的時候才會偶爾給蕭豔華一點甜頭,若是碰上心情不好……

回憶完了所有事情之後蕭豔華閉上了眼睛,她一定要讓臨王寵愛于她,蕭長歌她也是絕對不會放過的,絕對!

把所有情報都聽進去的蒼云寒嗤笑了一聲,這蕭豔華還真是個蠢的,明知道臨王身體不行,還刻意打扮得那麼豔麗來調情,這不是擺明了諷刺他?

蒼云寒冷了臉,蕭家麼,還不是一樣要敗在他手里?

蕭豔華發泄完了之後便一直冷著臉坐在椅子上,底下的人也就這麼一直跪著,她也不喊他們起來,任由這些下人跪著.

蒼云暮也沒有再找過蕭豔華,這讓她很是不滿.

是夜,蕭豔華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心里一直在想到底要做什麼才能討蒼云暮的歡心,為什麼她做什麼都不好.

"王妃,王爺有請."門外傳來了很是陌生的聲音,蕭豔華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雖說這三更半夜王爺喊她這事很是蹊蹺,但是蕭豔華也顧不上那麼多,低聲說道.

"恩,我這就來."蕭豔華火急火燎的穿戴好衣服之後便推開了門,本來還有一些顧慮,有些懷疑,但是在看到來人是王府里面經常走進走去的下人之後也就放下了心.

"王爺怎麼這個時候找我?"蕭豔華跟在那人身後走著,在看到走的方向並不是去往王爺臥室的方向時皺了皺眉,忍不住冷聲道.

前方的人不卑不亢的應了一句,腳步沒有半點停歇,"王妃,你知道的,王爺的性子從小就這般,今兒發生了那樣的事情,讓他當眾拉下臉來是不可能的,因而才派我這個時辰來找你."

聽了這番話之後蕭豔華才打消了顧慮,冷豔一笑,是嗎,王爺,您終究還是喜歡我的是嗎.

前方帶路的男子不著痕跡的松了一口氣,而後加快了腳步,嘴里還說著別讓王爺等久了的話.

蕭豔華不疑有他,跟著加快了速度,終于來到了目的地之後蕭豔華燦爛一笑.

她甚至能夠想到以後王爺對她的恩寵,那個帶路的下人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不見,她也不去追究,伸手推開了門……

蕭豔華在推開門的那一瞬間手就被人扯了進去,她嚇了一跳,但是卻為了迎合"王爺"表現得很是開心.

蕭豔華能夠清楚的聞到這個房間里頭有熏香,熏得她腦袋有些暈暈的,房間沒有吹滅蠟燭,她清楚的看到拉住她手的人根本就不是蒼云暮!

蕭豔華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卻一下子昏了過去……

次日,蕭豔華清醒過來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驚恐的大叫了一聲,卻不料引來了王府里面的下人.

叫完之後蕭豔華才意識到自己失誤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房間的門已經被下人推開……

蕭豔華衣衫不整的跪在主廳,坐在主位的蒼云暮嗤笑了一聲,"好你個蕭豔華,我還真不知道你會給我弄出這麼一個把戲."

蒼云暮的語氣從來就沒有像現在這般低沉憤怒過,蕭豔華下意識縮了縮脖子,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還是能夠記得一點的,她能夠依稀的記得,她和一個不認識男人……

"王爺,王爺你信我,我是被設計的,王爺."

蕭豔華扯住了蒼云暮的褲腳,哭得梨花帶雨,可是坐在主位上的蒼云暮紋絲不動,甚至一腳踢開了蕭豔華的手,冷聲說道.

"被設計?就算你被設計了,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置于何地?來人,把蕭豔華押進大牢."

蒼云暮從頭到尾都沒有看蕭豔華一眼,以前時不時對她熱情一點是因為覺得她還算乾淨,但是現在,他連看一眼都覺得髒.

而跪在一旁和蕭豔華有染的男子早就嚇白了臉,不知道該如何辯解,也被一齊押進了大牢.

雖說蒼云暮對蕭豔華沒有半點感情,但是被帶了綠帽子論誰都不好受,被怒氣沖昏了頭之後也來不及去細想這其中的疑點.

"本王告訴你們,這件事情誰敢走漏一點風聲,本王絕不會輕饒!"在大廳里的下人不算多,但也不是全部都沒有,蒼云暮冷聲道,所有人都應了一聲是,不再多言.

另一邊,蒼云寒在得到了滿意的情報之後溫爾一笑,若是他走漏了風聲,臨王會怎樣不輕饒他呢?

"來人,傳令下去,臨王王妃蕭豔華與男子有染的事情,一天之內,我要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這件事情."

蒼云寒身邊的護衛在聽到命令之後便直接走出了書房去辦事.

"嘖嘖嘖,若是臨王知道他的王妃與其他男子的人有染的事情被京城里的所有百姓都知道了,該會是怎樣的表情呢,畢竟,他已經不是個男人了,那麼接下來,就是可恨的蕭家了……"

上篇:第二十三章 歸來     下篇:第二十五章 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