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十五章 出事  
   
第二十五章 出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五章出事

"你說什麼?蕭豔華與其他男子有染?"正在看書的蕭長歌聽到這消息時著實嚇了一跳,但是而後卻迅速的冷靜了下來.

蕭豔華不會是那種主動與男子有染的人,雖說為人不好,但是蕭長歌深信,這件事情,絕對是人設計的,只是這幕後黑手……

"是的王妃,這消息千真萬確,屬下方才去查了一下信息來源,卻發現散發這消息的人吧所有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屬下無能,查不到一些蛛絲馬跡."

江朔一下子就跪在蕭長歌面前,他以為,蕭豔華對蕭長歌來說極為重要,所以在查不到一些蛛絲馬跡的時候很是自責.

"罷了,如果這消息屬實,那麼臨王府的人是不會讓人把這消息散發出去的,既然如此,肯定是別人在搗鬼,既然他們有所准備,你又怎麼查得到?起來吧."

蕭長歌只是詫異了一會兒,而後繼續翻閱著手上的書,像一個沒事人一樣,江朔不由得愣了.

江朔的詫異的目光看了看蕭長歌,心想蕭長歌怎麼如此淡定的對待此事?蕭長歌察覺到江朔的目光,微微挑了挑眉,而後合上了書,用手掌撐著下巴掃了他一眼.

"先不說她往日如何待我,但她大婚之時我已經去勸過她,是她一門心思想榮華富貴.此事我已做到仁至義盡,如今鬧出這樣我也無能為力!"

江朔聽到這話的時候垂了眸,王妃從一開始的些許詫異到後來的鎮定,這些變化都在他眼里,不得不說,眼前的這個女子,很強,強到了他無法看透的地步.

"是王妃,我知道了,那麼現在我們需要做些什麼?"江朔雖然很想結束這個話題,但是卻又不由自主的問了出來.

蕭長歌沉默了片刻,而後輕笑,"你記住,蕭豔華與男子有染是被人設計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麼接下來那人的目的,便是蕭太醫了."

江朔見蕭長歌分析得頭頭是道,不由得再次愣了神,心里卻是暗暗的佩服了起來,王妃果真厲害.

"聽明白了?那麼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別讓這些消息對我們產生什麼影響便好,其他的,不去理會."

蕭長歌說罷便揮手讓江朔退下,江朔自知打擾了許久,稽首之後便轉身離開,在書房里的蕭長歌卻陷入了沉思.

她一下子就想出了設計蕭豔華的人是誰,除了溫王,恐怕沒人這麼恨蕭家了,既然如此,那麼他下一步的行動就是蕭太醫,這樣一來的話,還真是一石二鳥啊.

不過,只要不禍及她就可以了,她可沒那麼閑去管那麼多的事情.

兩天後,蕭太醫果真出事了.

據蕭長歌聽到的消息,蕭太醫進宮給不受寵的妃子看診,卻直接被妃嬪誣陷說是被蕭太醫非禮了,這件事情傳到了皇上那邊去之後皇上震怒,絲毫不給蕭太醫辯解的機會就把他押進了死牢.

蕭長歌在聽完整件事情的敘述之後倒也沒多大反應,只是覺得這個蒼云寒也太狠了點,兩件事情都用的"綠帽子"這個事件,還真是讓她詫異了半天啊.

而後,皇上把蕭家滿門給抄了,當然,這件事情跟已經嫁給蒼冥絕的蕭長歌沒有半點關系,所以她也就沒有花多大的心思在這方面上.

另外一邊,蒼云寒正在皇上的禦書房里與皇上商量蕭家的事情.

"父皇,兒臣覺得,蕭太醫做的這件事情實在過分,輕饒不得!"蒼云寒負手而立站在蒼行江面前,語氣很是嚴肅,他在蒼行江面前一直都是"溫文爾雅"的,如今露出了這樣的表情,更得顯出他對這件事情的關注.

"那麼,如果你是朕,你對這件事情會怎麼看."蒼行江的語氣很是滄桑,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之後,他的心態也老了很多.

"父皇,兒臣斗膽一句,父皇的想法是不是要滿門抄斬蕭家?"蒼云寒的聲音忽而低沉了下來,蒼行江聽到這句話之後大笑,果然還是蒼云寒比較了解他,雖然平時性子溫溫和和的,但也不是無能之人.

"依你看,朕這個想法要怎麼實行才好?"蒼行江雖然知道眼前的蒼云寒並不像外表那般溫爾,但是卻不知道他很多事情,一時間,反倒是對他接下來的話感興趣了起來.

蒼云寒一開始就想好了,只是沒有一下子就挑明,佯裝思考了一陣子後緩緩開口.

"父皇,您大可以讓冥王和冥王妃替您監斬!"蒼云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直在偷偷的打量著蒼行江的臉色,見他並沒有露出反對的神情時繼而說道.

"您也知道,蕭太醫近幾年來實在猖狂,冥王妃又是他的女兒,如果讓冥王妃替您監斬,她可能就會長個心眼,不會步蕭家的後塵."

蒼云寒說的這話天衣無縫,讓人抓不到一絲不對勁的地方,蒼行江認真考慮了一下,最終點頭應好,這也是他所擔心的事情,正愁找不到解決的方法.

不到半晌,皇上的聖旨就下來了,蕭長歌和蒼冥絕在接到聖旨的時候紛紛對視了一眼,而後沉默了很久.

"蕭家該死的人只有蕭太醫蕭夫人和蕭豔華而已,其他人都是無辜的."蕭長歌從一開始就沒有把蕭太醫和蕭夫人稱之為爹娘.

蒼冥絕聽了之後也沉思了很久,看著蕭長歌臉上的嚴肅表情之後淡淡開口,"我待會去找父皇,請求他把蕭家無辜的人給放了."

蕭長歌等的就是這句話,雖說她對現在的蕭家並沒有多大的感情,但是如果真的看到了蕭家那些無辜的人在她面前死去的話,恐怕她的內心也不好受,因此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她也相信,蒼冥絕是知道她的意思的.

"父皇要我們監斬,你畢竟是蕭家的人,如若害怕的話我便再去請求皇上讓你……"蒼冥絕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蕭長歌打斷了.

"不用,如果只是監斬他們三個人的話,我並不擔心什麼,畢竟他們也確實該死!"一提到蕭家的人,蕭長歌就忍不住情緒激動起來,雖說她並非真正的蕭長歌,但是所有的記憶都堆積在她的腦海里,也讓她有了些許觸動.

蒼冥絕並不知道這其中的內情,但是在看到蕭長歌鮮少露出憤怒的神情,也沒有多問,垂眸給她倒了一杯茶.

這細膩的動作眾人都看在眼里,江朔不由得感歎,王爺這次恐怕是動了真心的了,如若不然,是不會這般對待王妃的.

同時江朔他們幾個人也在慶幸自家王爺遇到了蕭長歌這樣的女子,先前的不離不棄也都看在眼里記在了心里,不由得感概萬千.

在大廳里面坐了一會兒之後蒼冥絕便命人送他進宮面聖,蕭長歌雖然很想跟著去,但是卻又怕她是蕭家人,怕把事情給搞砸了,也就只能按耐住自己,乖乖的在王府里等著蒼冥絕回來.

皇上像是知道蒼冥絕會進宮找他一樣,安排了一名太監帶路,蒼冥絕只是皺了皺眉,他對這個父皇的感情不算深厚,只是覺得素日里對他疼愛有加,估計是因為他母妃的原因吧.

蒼冥絕調整好了自己的思緒之後就看到前方帶路的太監帶著他進了禦花園,而後朝著皇上行禮之後便緩緩的退了出去.

"來了?"蒼行江緩緩轉過了身,看著蒼冥絕坐著的輪椅和臉上的面具之後心里一痛,如果他的容貌沒有被毀,那麼應該像極了他的母妃罷.

蒼冥絕點了點頭,而後轉動了自己的輪椅,把自己推到離蒼行江面前不遠的地方,"父皇,兒臣腿腳不便不能行禮,還請見諒."

每次蒼冥絕見到蒼行江的時候第一句話就是這樣,也不是他刻意戳自己的痛處,但是禮儀確實不能少.

蒼行江眼里閃過一絲愧疚,語氣也溫和了許多,在這麼多個兒子里,他就只對蒼冥絕上心,原因是因為他對這個兒子虧欠的太多.

"今兒來找我,恐怕是為了蕭家的事情吧."蒼行江坐在了禦花園上的石椅上,直接開門見山,蒼冥絕也不扭捏,把自己找皇上的目的就說了出來.

"是,兒臣懇求父皇,把蕭家無辜的人斗給放了,該死的就蕭太醫蕭夫人和蕭豔華而已."蒼冥絕的語氣很是認真,眼神也直接對上蒼行江的.

"哼,蕭家的人都該死,若不是蕭長歌已經嫁你為妃,不然朕不會放過一個蕭家人!"蒼行江也沒有想到蒼冥絕會為了蕭家來跟他談判,求他放過蕭家的人,一時間怒火中燒,只覺得是蕭長歌迷惑了他.

"父皇,身為君王,首先要做的不就是要得到百姓的尊敬嗎?蕭太醫確實該死,但是蕭家的其他人何罪之有?如果這樣一下子抄了蕭家滿門,那麼天下百姓該會如何想你?"

"知道的就覺得父皇是因為這幾年蕭太醫太過猖狂,不知道的百姓,就以為您只是因為一個不受寵的妃嬪而把事情鬧得這麼大,您難道就不怕他們覺得你心胸狹隘嗎?"

蒼冥絕頓了頓,看著蒼行江逐漸黑下去的臉色之後適當的閉上了嘴,他了解他的父皇,凡事不能硬逼,只能慢慢來.

蒼行江開始衡量這件事情對他的利與弊,最後發生結果和蒼冥絕說的都差不多,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緩緩而道.

"你說的也並無道理,只是你要知道,身為王爺,是斷斷不能被女子所左右的,要有自己的分寸,朕這樣說,你可明白?"

蒼冥絕詫異的抬眸,原來蒼行江一直在擔心他被蕭長歌所左右嗎?沉寂了好一會兒之後他才點了點頭.

"多謝父皇關心,長歌並不是那種人,她和蕭家的人不一樣."蒼行江聽到這句話之後唏噓的歎了口氣,曾幾何時,對女子一向不感興趣的蒼冥絕也會為了一名女子而辯解,難不成這次是真的上了心?

蒼行江深深的看了蒼冥絕一眼,只覺得心里絞痛不已,一看到他就會想起深愛的女子,沉重的歎了口氣後揮手讓蒼冥絕退下.

上篇:第二十四章 設計     下篇:第二十六章 大義滅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