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十六章 大義滅親  
   
第二十六章 大義滅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六章大義滅親

"朕知道了,蕭家無辜的人朕都會挑一個日子放出去,處死的就三個人,至于蕭豔月,就發配邊疆吧."

得到了滿意的回複之後蒼冥絕才轉身離開,沒有察覺到身後的蒼行江一直凝望著他,眼神很是悲痛,他是知道的,自己的母妃對那個男人來說多麼重要.

可是這又能怪誰,身為一個男人,如若連自己最愛的女人都不能守護,那還算什麼男人!

蒼冥絕一直認為,自己母妃的死和現在自己身上的這些缺陷,蒼行江都是脫不了干系的!只是在面對蒼行江的時候不曾表現出來罷了.

回到了冥王府之後蒼冥絕便看到了一直站在大廳門口等候的蕭長歌,在看到他的身影之後蕭長歌里面跑了出來,繞到他的背後幫著他推輪椅.

"本想陪你一起去照顧你的,但是又怕因為我是蕭家人,皇上看到了恐怕不會開心便沒跟你一起去."

蕭長歌在蒼冥絕走後就一直擔心他在路上會出什麼事情,擔心皇上聽到他為蕭家人求情會遷怒于他,終于在他回來的那一瞬間放下了所有擔心,她不知道的是,現在竟這般在乎眼前這個男人.

"無妨,你也不用跟去,這點事情也不用你操勞,父皇說了,會找一天把蕭家無辜的人都給放出來,蕭太醫和蕭夫人還有先前與男子有染的蕭豔華是一定要死的,蕭豔月被發配邊疆,事情還算圓滿."

聽到這幾句話之後蕭長歌徹徹底底的松了一口氣,她不想蕭家的其他人也跟著被判死刑,畢竟監斬是她和蒼冥絕,再加上她也是蕭家人,如若一次性毫不留情的監斬那麼多蕭家子弟,恐怕百姓對她的議論也會日益見長,這樣一來,對冥王的名聲不太好.

如果說現在處死的就那幾個該死的人,而且蕭家的其他人也知道是冥王替他們求情的話,估計以後的大半輩子都會感激冥王,不得不說,她是在為這個男子的前途鋪路.

當然,蕭長歌內心的這些想法,蒼冥絕是全然不知的.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蕭家的子弟也不會怨恨我們,京城的百姓,也不會說你娶的冥王妃是個不仁不義之人."

蕭長歌笑了笑,推著蒼冥絕進了大廳之後便和他一起坐在主位上翻閱書本,時不時調笑幾句,日子過得很是舒適.

數日後,蕭家那些無辜的人都被放了出來之後確實很是感激冥王和冥王妃,也一直在贊揚蕭長歌有情有義,一邊也在唾棄蕭太醫的所作所為,連累了眾人云云.

蕭長歌對這些流言都只是聽了一遍之後就自動忘記了,跟她沒有太多關系的事情,她一般都不會去理會.

終于到了監斬那天,蕭長歌和蒼冥絕早早就起了床,准備完畢之後便去了監斬台,說實話不緊張是不可能的,畢竟這是蕭長歌第一次監斬她在這個世界的親人,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之後終于來到了監斬台.

"你要知道,他們都是該死之人,沒有必要浪費太多情緒在他們身上,如果害怕的話,閉上眼睛即可."

蒼冥絕安慰的拍了拍蕭長歌的手,見她臉上並無異色之後則是端正了自己的態度,在監斬的過程中,是不可以掉以輕心的.

周圍圍觀的人愈發多了起來,天氣算不上熱,冷風吹在蕭長歌身上反倒是讓她清醒了不少,看了一下時間之後緩緩開口.

"時辰已到,行刑!"監斬台上本就寂靜無聲,蕭長歌突然吼了這麼一句話,所有人的眼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她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挺直了腰板看著眼前快要被處死的三個人,仿佛這三人並不是她的親人一般.

娘,他當年負了你扔下你一人,女兒被那兩個姐姐常年欺辱,如今,我終于能夠幫你出這一口惡氣,娘,我這就讓他們下去給你做牛做馬.

蕭長歌眯了眯眼,卻看到蕭太醫開始對著蕭長歌的方向謾罵.

正要行刑的儈子手突然就下不去手了,因為這人是監斬台上冥王妃的父親,他猶豫不決了一會兒之後求救的看了台上的蕭長歌一眼.

蕭長歌會意,抿著嘴冷笑了一聲,剛想走到蕭太醫身邊就被蒼冥絕拉住了手,安撫的拍了拍他的手背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過去.

"蕭太醫,您在對您的女兒罵些什麼呢?"蕭長歌一邊說著諷刺的話,臉上卻流露出了悲痛的表情,底下的老百姓看到了之後紛紛一愣.

"你個賤胚子,跟你娘一樣下賤,虧我養你那麼多年!"蕭太醫對著蕭長歌吐了一口口水,卻因為距離太遠而沒有吐到她的身上,氣得臉更青了.

"蕭太醫,您恐怕忘了您養我的方式是何等的不堪,至于我娘,你也沒有資格去評論她不是嗎,你不配,還有,你們三個人做的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我就不一一點明了,今天,我要你們死在我的面前!"

蕭長歌的聲音很小,只有蕭太醫他們三人才聽得見,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悲痛萬分,就連底下的百姓看了之後心里也是猛的抽了一下.

"爹!娘!你們做了那麼多惡事,女兒把蕭家的子弟都給保全了,救不了你們,是女兒的錯!"

最後,蕭長歌大聲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而後轉身離開,對著儈子手說道,"兩位大哥,你們行刑吧,還請,讓他們去得舒服一點……"

蕭長歌說得聲具淚下,感動了底下許多百姓.

聽到蕭長歌的命令之後儈子手也沒有了絲毫的猶豫,一下子就拿起了刀,

而地下的那些人在聽到了蕭長歌的話語之後嘖嘖稱奇,他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冥王妃是這般有情有義的人,蕭家的子弟原來都是她保全的.

很快三個人便都死在了儈子手的刀下,行刑結束,蒼冥絕和蕭長歌也都松了口氣,總算沒有出現一點差錯,不然這罪他們兩個可擔當不起.

"怕嗎."蒼冥絕用力的握住了蕭長歌的手,企圖安撫她,卻沒想到她燦爛一笑,語氣也上揚了不少.

"怕什麼,他們都是該死之人,我也算了了一個人的心願,現在心里輕松得很呢."看到蕭長歌這幅模樣蒼冥絕只覺得心疼不已.

就算知道她對那三個人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但是畢竟血濃于水,更何況以後大義滅親這件事情傳了出去之後,議論肯定是有好有壞.

"沒事,有我,我還在這里."蒼冥絕伸手摸了摸蕭長歌的臉,他想站起來一把抱住眼前這個女子,但是他的腿……

蒼冥絕從來就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厭惡自己不能站立,心里的愧疚也愈發的濃烈了起來.

"我沒事,真的沒事."蕭長歌因為蒼冥絕的舉動心里很是欣慰,是了,不管以後怎麼樣她還有蒼冥絕陪在身邊,就算他不能走,但是她一定會想辦法幫助他!一定!

蕭長歌突然對著眨了眨眼睛,蒼冥絕還沒反應過來時她就已經兩眼一閉暈了過去,蒼冥絕大驚,奈何身體動彈不得,著急的喊道.

"江朔!"一旁的江朔立馬會意,對著蒼冥絕說了一句王爺得罪了,而後便立馬抱住了蕭長歌.

隱藏在群眾中的蒼云寒在看到蕭長歌暈了過去之後冷笑,你也有這麼悲痛欲絕的一天,而後不再看一眼,轉身離去.

回到了冥王府之後蒼冥絕立馬讓魅月去找了大夫,蕭長歌卻在床上睜開了眼睛,"若不是我看到了蒼云寒隱藏在了中間,我何必裝暈."

看到蕭長歌醒了之後蒼冥絕松了口氣,卻忍不住冷聲道,"以後不管怎麼樣先跟我說一聲,我會擔心你."

蕭長歌感動萬分,而後點頭笑了笑.

魅月從醫館趕了回來之後便看到蕭長歌沒事了,頓時也松了一口氣,安頓好了大夫之後便離開了.

等到安撫好眾人之後,蕭長歌依舊走進了書房照例翻閱一些書本,在這里她能夠做的就是利用一些醫書充實一下自己的腦袋,不然的話兩個時代的醫術會互相沖突,也會影響她接下來的計劃.

正如蒼冥絕所說的那樣,蕭長歌在監斬台上大義滅親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京城,幾乎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在議論這些事情,聽聞百姓在聽說了這件事情之後嘖嘖稱奇,對這個所謂的冥王妃也開始好奇了起來.

只不過這些外界的消息一點都沒有在蕭長歌面前透露,她最近正忙著一個計劃,除了蒼冥絕的話,其他人說的都充耳不聞,誰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忙些什麼.

在蕭長歌終于忙完了那些神神秘秘的事情之後,她突然去找蒼冥絕,面容嚴肅,似乎是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

"我病了."幾日不見蹤影的蕭長歌突然在蒼冥絕面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這可把他嚇得不輕,話語都帶上了些許怒氣.

"怎麼回事!哪里不舒服?江朔,傳大夫!"聽到這句話的蕭長歌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眼角眉梢竟是笑意,見蒼冥絕的眼神帶著疑惑,連忙安撫道.

"我不是真的病了,我在監斬台上暈倒,眼下裝病正合時宜.殷王府就借此閉門謝客,我也好安心的做我的事情."

蕭長歌微微眯了眯眼,若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搞她的研究計劃,裝病是必須的,然而溫王給她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條件.

蒼冥絕抿唇,看著蕭長歌唇角一抹得意的笑道:"殷王妃因大義滅親,傷心過度一病不起,殷王為此閉門謝客,一心照料王妃."

上篇:第二十五章 出事     下篇:第二十七章 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