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二十七章 挑釁  
   
第二十七章 挑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十七章挑釁

蒼冥絕詫異挑眉,卻是什麼都沒有問,"江朔,聽到剛剛王妃說的話了?把這件事情以最快的速度給本王辦好."

江朔稽首應是,雖然他也很是好奇王妃到底要做什麼,但是卻沒有多問,連王爺都不知道,他一個做屬下的,難道還能過問了?

"你怎麼不問原因?"蕭長歌好笑的看著眼前的蒼冥絕,給他倒了被水,這幾天忽略了他確實是她不對,但是有什麼辦法,她還沒把一切准備就緒,怎麼可能輕易的說出口,畢竟,蕭長歌想給他一個驚喜.

"你不說我就不會問."蒼冥絕給了蕭長歌足夠的信任,這一點讓她感動不已,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訴你吧,我最近在琢磨著怎麼幫你接好挑斷的腳筋,在研究怎麼幫你恢複以往的容貌."

聽完了蕭長歌說的話之後蒼冥絕的內心很是震撼,他完全不知道蕭長歌這幾天忙的事情都是因為他.

"我知道,你因為這兩個缺陷已經自卑忍耐了很久很久了,放心,我幫你,我一定會幫你,你要相信我."蕭長歌伸出手摸上了蒼冥絕的面具,因為這個男人對她好,所以她也會對這個男人好.

蒼冥絕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他以為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會有人這麼為他著想,原來不是沒有,只是在以前的日子里,這個人還沒有出現罷了.

"我信你,我一直信你."蒼冥絕伸出手覆蓋住蕭長歌的手,語氣是從來沒有的溫柔,眼前這個女子居然會為了他忙上忙下,這一點已經足夠讓他感動了,足夠了.

江朔的辦事能力果然很強,回來複命的時候剛好碰上了這麼一副場景,這讓他很是尷尬,又不忍心打擾,只能悄悄的退了出去.

"我聽到了一些話,你想不想聽?"江朔一轉身就看到魅月站在他的身後,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哀嚎,"你要嚇死我啊."

"想不想聽?"魅月挑了挑眉,看著眼前的江朔再重複了一遍.

江朔下意識的眯了眯眼,見四下無人便湊了過去,魅月好笑的搖了搖頭,而後附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

魅月移開了腦袋,見江朔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之後也不願多說,轉身就走,江朔還停留在原地傻傻的沒回過神,等到回過神之後驚訝的大喊.

"魅月你等等我!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冥王府的下人紛紛側目,江朔也無暇顧及,立馬追上了魅月,纏著她逼著她詳細說明剛剛的話.

"王妃,真的有辦法治好王爺的臉和腿嗎?"江朔滿臉的不可置信,還沒等魅月回答就開始大笑,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王爺多年以來的心疾終于能夠治了.

"你也別高興得太早,事情的結果還沒出來,就別抱著太大的希望,否則到時候希望多大,失望就多大."

魅月也不是刻意潑冷水,但是事實就是這樣,她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也是蠻開心的,但是卻不敢相信,畢竟王妃的醫術她不了解,更何況,連皇宮里的太醫都對王爺束手無策,她怎麼可能會有.

想到這里的時候魅月也就逐漸冷靜了下來,並不像江朔那般激動,但是意外的,江朔在聽到這話之後反而輕笑了出來,魅月皺眉不語.

"你怎麼不想想,就算到時候沒有成功,但是王爺呢?他是不是會因為王妃的舉動而感動?你要知道,一個女子如果為了一個男子付出到了這樣的一個地步,不管結果如何,都是會起到一定的震撼地步的."

魅月聽到這樣的話之後愣了神,她從來就不了解感情的事,因而對這些東西一竅不通,現在聽江朔這麼一說莫名勾起了嘴角.

江朔不禁看呆了,魅月鮮少在他面前笑過,現在怎麼?

魅月自知失態了,輕咳了一聲,"總而言之,現在先把冥王妃要養病的事情散播出去,這段時間一定不能讓人來打擾王妃,知道嗎?"

雖然剛剛魅月狠狠的給江朔潑了一盆冷水,但是江朔卻忍不住偷笑,就算剛剛說得那麼滿不在乎,現在還不是一樣比他自己還要重視?

見魅月的臉色沉了下來,江朔才端正了自己的態度,嚴肅的點了點頭,而後轉身離開,卻又忍不住偷笑,這個魅月啊……

很快,冥王妃帶病修養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朝廷,一開始眾多官員不信,但是聯想到當天在監斬台的時候冥王妃曾經暈厥了過去之後也就相信了,只能暗暗失望,不過在想到冥王的身體有諸多不便之後,也就打消了去探一探底細的念頭.

畢竟誰會注重一個不會走路容貌被毀的王爺?

外面發生了什麼蕭長歌不管,她最近都快被一些瑣事煩得想罵人,索性她的脾氣也不算太差,只是一整天皺著個眉頭陰著個臉,幾天下來之後眼睛下面也有了淡淡的青影.

蒼冥絕很是心疼,"怎麼就這麼不照顧好自己?你昨晚有睡嗎?"

看著忙里忙外的蕭長歌蒼冥絕心里很是抽疼,是他沒有盡到一股丈夫的責任,以後就不會了,他在心里暗暗發誓.

蕭長歌笑了笑,眼睛卻沒有離開過手上的醫書,"這有什麼?再苦再累我也不怕,沒事的."

也真是難為了蕭長歌了,一邊忙碌還要一邊安撫蒼冥絕的,一直在外頭等候的江朔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王爺,咱們還是出去走走吧,別在這里打擾了王妃."

蒼冥絕看了一眼神情專注的蕭長歌後忍不住輕歎了口氣,江朔會意,連忙推著他出去,在經過蕭長歌的時候輕聲說了一句,"王妃,多注意休息,身體要緊."

蕭長歌這才抬起頭來,對著江朔笑了笑,並指了指坐在輪椅上的蒼冥絕,江朔會意,點了點頭.

"剛剛王妃的那股小動作是什麼意思?"就算蒼冥絕沒有一直盯著看,但是還是逃不過他的眼睛,但是他卻沒有明白,在走出書房的時候便開口詢問.

江朔一愣,而後輕笑,"王妃是讓我好好照顧王爺呢,她在百忙之余都沒有忘記王爺你."江朔本就不是那種話多的人,如今卻活躍了起來,當然,蒼冥絕是不會去管他的.

蒼冥絕現在正因為剛剛蕭長歌的小動作而開心,果真是遇到對的人了,只是辛苦她這陣子為了他忙上忙下的了.

蒼冥絕讓江朔將他送回書房處理公文,而此時一個不速之客也登門而來.

離簫一入王府,就發覺這王府中的氣氛有些詭異,他聽聞蒼冥絕為了蕭長歌閉門謝客特意趕來一探究竟的.

被請進大廳後,離簫坐在桌前無聊的把玩手上的茶杯,見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蒼冥絕和蕭長歌也不在,忍不住挑了挑眉,好不容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離簫忙叫住經過的人.

"魅月,王爺呢?我已經來了好一會,也沒有人招待,這府上發生了什麼事?"想他以前來王府何等待遇,可如今竟有種被人忽視的感覺,這心中難免有些不舒服.

魅月看到離簫,走了進來笑道:"公子來的可真是不巧,眼下府中都在為王爺的事忙碌著呢."

離簫不解的蹙了蹙眉頭又問:"王爺怎麼了?聽說王爺為了王妃閉門謝客一直在照料她,可是真的?"

魅月知道離簫是蒼冥絕的人,蕭長歌替蒼冥絕醫病的事她沒必要隱瞞便回道:"不瞞您說,最近我們王妃正在想盡一切辦法治好王爺的腿疾和被毀的容貌."

"王妃?就之前你們王爺病重她還出去鬼混的那個女人?"離簫滿是不屑的譏笑.

魅月在聽到這句具有很濃烈的諷刺語氣的話語之後忍不住皺了皺眉,這離簫好像還因上次的事情對王妃有偏見,她本想解釋清楚,卻聽身後傳來戲虐的聲音.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離蕭離公子,百忙之中還能抽空來我們冥王府做客,還真是辛苦你了."

正巧,聽說大廳有客人的蕭長歌立馬就從那堆醫書里掙紮了起來,洗了個臉之後便去了大廳,剛好聽到了離蕭和魅月的對話,嘴角勾起一抹譏笑的弧度.

離蕭倒是沒有想到蕭長歌會突然出現雜這里,突然有些心虛,卻很快就被他抹去了這種心理.

"魅月,辛苦了,去幫我倒杯茶,我都快累死了,今兒,本王妃就仔仔細細的陪著離蕭公子嘮嘮."

蕭長歌眼睛斜了斜坐在下位的離蕭,對著魅月輕笑.

魅月愣了,卻迅速的反應了過來,方才她都還沒來得及給離蕭倒茶,王妃來了之所以會說這話是給她提個醒,不管怎麼樣,待客之道還是要有的.

"是王妃,離蕭公子稍等."魅月匆匆退下,整個大廳里就蕭長歌和離蕭兩人,誰也不開口說話,氣氛詭異得很.

"聽說,本王妃是離蕭公子口中那些出去鬼混的女子?"魅月很快就送上了茶,蕭長歌緩緩接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而後抿了一口,舒適的歎了口氣.

離蕭也不急著回話,只是輕哼了一聲,也跟著喝了口茶,"是又如何?我在王爺身邊待的時間比你長得多,怎麼,你還能讓他殺了我?"

離蕭冷笑了一聲,蕭長歌挑眉,看來這個離蕭還真是對她有挺大的意見啊……

只是,在冥王府說這些話,他的腦子去哪了?

上篇:第二十六章 大義滅親     下篇:第二十八章 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