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十章 疼惜  
   
第三十章 疼惜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十章疼惜

蕭長歌低首側目,雙眼里泛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澀,從現代來到這里就是她的命運,遇到蒼冥絕之後她也再也沒有想過要回現代.若是有一天真的能回到現代,她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走.

或許她已經習慣了這里的一切,習慣了有蒼冥絕的日子,她早已將蒼冥絕當成了自己的親人一般.

見蕭長歌靜靜地看著地面不語,不知道她在想什麼,蒼冥絕忽而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緊緊伸手握住了她纖細的手.

"回答我."蒼冥絕注視著她的眼睛,目光中有些急切.

蕭長歌這才反應過來,對上了蒼冥絕細長的雙眼,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笑容,"王爺,不管我從哪里來,將來又會在哪里,我都不會離開你,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聽了蕭長歌這番話,蒼冥絕心終于落回了自己的胸腔,他已經離不開蕭長歌了,他早就發現了這個事實.

不管他猜測的對不對,真亦或假,他只要眼前的這個蕭長歌.

"我有你這句話,足矣."揉捏著蕭長歌的手指,蒼冥絕低聲歎道.

自從離蕭拿了蕭長歌的圖紙之後,日夜研究這種細細長長的東西,憑著他學醫這麼久以來的經驗,在腦海里搜羅了許久都沒有這個東西的一點點信息.

雖然不懂,但他見識過蕭長歌的厲害,她的醫術包羅萬象,新奇古怪,想必這種東西的作用一定很大.

他拿著圖紙,出城去尋找自己之前認識的一個專門打造精巧工藝的工匠.

出了城門口繼而往東直行幾百里就到了一處山腳下的茶亭,茅草搭建的茶亭看起來甚是簡陋,只有兩張桌子和一個小二.

離蕭叫了一壺茶水,坐著靜靜地等待.

那位工匠常常神出鬼沒,神龍見首不見尾,尋常人想要見他一面都很難.離蕭與他熟識,又摸清了他的脾性和習慣,他每日太陽沒入半座山的時候一定會經過這個茶亭,然後喝上一壺茶.

不過一會,太陽的光輝便漸漸地被遠處的大山掩蓋,只剩半個紅光繼續照耀著大地.

遠處正緩緩地走來一個提著小箱子,留著長胡須,年紀不過半百的男人.他走到茶亭坐定還未開口說話,茶亭的小二已經為他上了一壺茶.

"石三兄最近別來無恙啊!"離蕭話中帶著幾絲笑意,說罷,人已經坐到了石三的對面.

石三見到離蕭略有幾分詫異,還有幾分驚喜,隨後便十分恭敬地要對他行一禮,還未躬身,就被他拉了起來.

"不知樓主有何事在此等我?"石三坐下問道.

知道他行蹤的人不多,他最近幾日才從西域尋找木材回來,江湖上想找他制作工具的人多了去,都還不知道他已經回來了.只有和他相熟的離蕭才能知道他的行蹤,如今,又專程在這里等他一定是有要事.

離蕭從袖子里拿出圖紙放在石三的面前,認真道:"若非不是我知道你的才能,我也不會來找你,你看看這幾樣東西,能不能幫我把它們打造出來,我有急用."

他很少會有這麼鄭重的時候,石三也不敢再多說什麼,拿過圖紙立即研究起來.

等他越看越久,眉頭卻越擰越緊,不住地搖頭又點頭,卻又嘖嘖稱奇.看了許久,他終于抬頭,臉上帶著驚奇的表情.

"我石三打造工具幾十年也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東西,上尖下圓,不知形態,既不是武器也不是工具,不知道是什麼用途?"石三喃喃自語.

"這是什麼東西你別管,你只要幫我把它分毫不差地打造出來就行,你的酬勞我給你雙倍."離蕭沉聲道,這東西竟然連石三都沒有見過,這蕭長歌到底是有怎麼樣的一身本領.

這石三撐著下巴沉思良久,要把它打造出來也不是不行,只是怕會花費很多的心力.但是他給的酬勞又不低,而且要是成功了,還能得到他的賞識,這是一箭雙雕的好事.

"既是樓主的事情,我石三一定鞠躬盡瘁,必定辦好.不過這東西最快也要三日的時間……"他拖了尾音不再說下去,時間不快,要是離蕭能等則等,不能等則算.

"好,三日後的這個時辰我們在這里會合."離蕭道.

商議完畢,石三收了圖紙,仔細疊好放進自己的衣袖中,起身和離蕭告別.之後,便騎了馬往前面的一片叢林中進去.

而離蕭也進了城,往冥王府趕去.

一進冥王府,小厮二話不說就熱絡地將離蕭迎了進去.在王爺閉門謝客的日子里,只有這離公子能時時刻刻地出現在冥王府里,就連小厮都看出來他很的王爺的重用,不,應該是王妃!

在藥房里見到了蕭長歌,她一身簡便的翠綠紗衣攏在裙子里,頭發梳成一個簡便的發髻,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

她靜靜地研藥,而蒼冥絕也靜靜地待在一邊看她研藥,目光里是擋不住的深情.

這蒼冥絕在離蕭的印象中,從不近女色,他曾經一度以為蒼冥絕沒有感情,現在見到兩人親密無間的樣子,他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沒有遇見對的那個人.

離蕭清了清嗓子,道:"王爺,王妃,我已經將圖紙拿給了我的一個朋友石三去打造,三日後便可完工."

三日?蕭長歌猶疑地放下自己手中的藥品,沉思了一會,她在王府里對外稱病已經有些時日,明面上是因為自己家族人的死一病不起.要是有心人一查,就知道她只是假病研藥,傳出去就會得天下人唾棄.

而太子那邊,他也無時不刻地等著自己給他治病,一物換一物,和他有了交易就要去辦到,若是久拖不去,難免會尋上門來.

蒼冥絕看著蕭長歌的神態,眉頭微蹙,他想伸手撫平,可卻站不起來.

"長歌,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那些事我會處理的,你只管安心制藥."蒼冥絕沉聲說罷,她的眉頭總歸是松開了.

憑他冥王的能耐,這一點區區小事算什麼?只要他不想讓別人知道,就算有通天的本領也不可能知道.

"好,那一切就看三日後,我們且靜觀其變."蕭長歌神采飛揚,小巧精致的臉上露出幾分得意之色.

她等著橘子發黴長出黴菌,再從中提純,到時候有了這一種高科技的藥品注入,太子的病不好也難了.

這古代的藥物只能起個輔助的作用,想真正,快速地治療病情,沒有現代的科技是很難.她嘴角笑意漸濃,且看她三日後打破常規,一鳴驚人,在這古代掀起一陣大風浪.

留著離蕭用了晚膳,又和他談了一會古代治病的藥法,蕭長歌才覺得古代藥草入體慢,藥性不強,但對人體副作用小.難怪古人稍微有一個風寒半個月也不好.

在和他說道起現代知識時,著實把他嚇了一跳,蕭長歌的這些看似"歪理"實際上是他們的能力沒有觸及到的地方.假以時日,能真正編冊一本她所說的東西,也是一種轟動.

離蕭現在越看蕭長歌就越崇拜,感覺她說出來的東西根本不是尋常人所知道的東西.在提及那本古籍的時候,他甚至要去尋找.

哪里有這種古籍,不過是蕭長歌編出來的東西而已,她費了好大心力才讓離蕭停止這種念頭.

蒼冥絕看著兩人一天到晚不住地談話,再加上離蕭看蕭長歌那種崇拜的目光,恨得牙癢癢,可偏偏自己觸及不到醫術這一塊.

最後終于忍不住趕走了圍在蕭長歌身邊團團轉的離蕭,讓他三日後再來.

等到離蕭憤憤離去時,懵懂的蕭長歌見蒼冥絕不爽的目光,終于明白了點什麼,撐著下巴調笑他.

"沒想到王爺竟然吃醋了,竟然還吃自己屬下的醋,真酸啊!"蕭長歌捏著鼻子,笑道.

蒼冥絕滿臉黑線,擺著臭臉冷冷地盯著蕭長歌,他堂堂蒼葉國王爺竟然被一個女子嘲笑吃醋!沒錯,他確實是吃醋了.

他緊緊地抓著輪椅的扶手,猛地一躍身便飛向了蕭長歌的身邊,身不由己大力地捏住她的肩膀.

"除了我,我不許你和其他的男人過分親近,否則,後果不是你能承擔的,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他冰冷,充滿警告意味的聲音傳進蕭長歌的耳里.

蕭長歌的肩膀被他握的生疼生疼的,她擰著秀眉,忍著疼痛,道:"我不會,希望你也一樣,我的眼里也容不得一顆沙子."

聽了蕭長歌信誓旦旦的話,蒼冥絕臉色緩和了一些,放下手靜靜地看著她的眼睛,好像那雙眼已經深深地將自己吸引進去.

蕭長歌單手撫上自己的肩膀,揉了揉,疼痛讓她忍不住抽了口氣,秀眉緊緊地皺著,蒼冥絕看著她的臉色,有些無措.

"我弄疼你了嗎?對不起,我只是一時控制不住……"蒼冥絕說到最後話語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這雙手,恨不得把它們打殘,因為他的控制不住,竟然傷害了自己深愛的人!

蕭長歌握住他的手,寬和一笑:"沒事,我明白,我不疼."

一個明白,一個不疼,讓蒼冥絕對自己的罪行深惡痛絕.他深吸一口氣,緊緊地將她摟進了懷里,好像要將她揉碎.

"讓我看看傷的怎麼樣了?"蒼冥絕疼惜地輕輕拉下蕭長歌的衣裳,白皙混潤的肩膀上留著兩個紅色的印記.

他知道自己的手勁,方才那一下他身不由己,用的手勁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想來能讓他如此失控的也只有蕭長歌了.

蕭長歌雙頰泛紅,蒼冥絕那雙因為練武布滿微繭的雙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游移著,每過一處都起一層雞皮疙瘩.

上篇:第二十九章 折服     下篇:第三十一章 藥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