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十一章 藥成  
   
第三十一章 藥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十一章藥成

她滿臉通紅地拉上了自己的衣裳,整理之後端正地坐著,輕聲道:"真的沒事,明天就好了,我要睡覺了."

說罷,不等蒼冥絕回答,便一溜煙跑到了自己的床上,用被子緊緊地裹住自己.熱氣騰騰地上升著,她一動不動地躺著,腦海里全是方才蒼冥絕拉下自己衣裳的那一刻.

她也不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對于男女之間親昵的舉動也明白,可到了自己身上,怎麼就覺得害羞呢?

立著耳朵聽了一會動靜,良久才有輪椅滑過地板的聲音,一絲一絲地滑過她的心里,那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最後到了床邊便停了下來.

蕭長歌屏住呼吸,忽而突來一只手緩緩地搭上自己的被子,猛地一用力就將被子拉了下來,她的雙眼正好對上了蒼冥絕那雙冰冷的眼睛.

"別蓋這麼緊,小心悶壞了,"蒼冥絕說罷,伸手捋了捋她的頭發,在她額前印下一個吻,"我走了,你早點休息."

他推著輪椅緩緩地滑出了這個房間,外面的月光清影朦朧地映在他的身上,他的背影筆挺沉穩,沒過一會就消失在這個小院里.

蕭長歌看了一會,雙手蒙住自己的眼睛,不一會,魅月就走了進來,吹了蠟燭,只留著外面的兩盞微微泛著光亮.

三日後,離蕭日落之前去了茶館等石三,他坐在茶館里飲茶,沒一會身後就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

石三將打造好的注射器放在桌上,又將圖紙拿了出來和注射器做了對比,兩者除了大小不一,其他根本一模一樣.

就這小小的一個東西竟然花了自己三天時間,已經是石三做這行起破的第一起規矩.他光看這個圖紙就看了兩個晚上,每一點精微細小的地方,他都會細細地研究.

等真正打造好時,已經是第三日的中午了,想著傍晚要和離蕭見面,馬不停蹄地就往茶館趕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石三,這個東西只有你那巧奪天工之手才能做的出來,看來我離蕭是沒有找錯人."離蕭驚歎贊賞地拍了拍石三的肩膀.

他仔細端詳著手里的這個注射器,不知道是在誇贊石三,還是在誇贊這個東西.將它拔出來之後,再重新推進去,一股氣流從自己手里升起,再從前面的針孔放射出來.

石三擦了一把汗,謙遜道:"哪里哪里,我不過是雙手有勁點而已,拙計哪里敢在離樓主面前誇大,只是這東西確實從未見過,不知樓主有何用?"

離蕭收了注射器,放在自己貼身的地方,又拿了提前准備給石三的酬勞給他.

"我自有用處,今日你為我打造此物之事不可告訴第三人,否則後果自負."離蕭冷肅認真地說罷,人已經上了馬.

見石三接過酬勞愣怔地點了點頭時,才策馬飛奔而去.

馬兒離去揚起一陣沙塵,在半空中旋轉了一會,便通通都落了下來,終于又回歸了平靜.

石三打開離蕭留下的盒子,一排排亮閃閃的黃金刺進他的雙眼,"啪"一聲,又猛地將盒子蓋上了.

這酬勞比說好的要多出了許多,這就是江湖上的人為什麼都愛為離蕭辦事的原因了.

若是事情辦的好,離蕭給的酬勞不能用想象來計量,若是剛才他拿不出那只打造好的東西,恐怕他收到的就不是這盒金子,而是一把刀了.

石三再次抹了一把汗,揣著那盒黃金,離開了.

離蕭一進冥王府就去了藥房,他知道現在蕭長歌和蒼冥絕一定待在藥房里.

兩人並沒有在研藥,而是在等離蕭.他一進來,就立即將制作好的注射器給蕭長歌看.

蕭長歌打開一看,里面靜靜地躺著一個注射器,她腦袋里想著用針的那個畫面,又對著空氣試驗了一下,除了顏色大小不和現代一樣,其他都一樣.

她十分滿意的點點頭:"做的不錯,和我想象中的沒有出入."

那是自然,離蕭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他找的人哪里會有錯,這石三的巧手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厲害,凡是有點地位的人要雕刻東西,想到的只有石三.

蒼冥絕從蕭長歌的手里接過那個注射器,在手里擺弄了一下,沒有蕭長歌用的那麼利索,只覺得這個東西看似不尋常,不知道作用如何.

"這一個小小的針管真的能讓太子的病好起來嗎?"蒼冥絕目光注視著針尖,疑惑道.

不僅是他疑惑,就連離蕭也不敢相信,他以同樣的目光看著蕭長歌.

面對兩人疑惑的目光,蕭長歌露出狡黠一笑,緩緩道來:"憑著一個小小的針管當然不能讓太子好起來,如果再加上一味藥,注射進太子的體內,那太子的病就一定能好起來."

離蕭忽然想到那兩框橘子,放在陰暗潮濕的地方,他恍然道:"該不會是那些橘子就是藥吧?"

蕭長歌淺淺一笑,目光看向了蒼冥絕,他的眼中寫著相信兩個字,不論她做什麼決定,他都相信.

"沒錯,想必橘子現在已經發黴了,等我提取了黴菌,就能入藥了."

蕭長歌說完,幾人正准備去地窖看看橘子的情況,還沒出門,外面就傳來了魅月的聲音.

"王妃,王妃,橘子發黴了!"魅月一路從外面喊到了藥房里面.

她跑到里面一會,江朔才端著那兩框橘子姍姍來遲,發黴的味道頓時傳進幾人的鼻子里.

江朔放下那兩框橘子,一打開蓋子發黴的味道更重了,每個橘子上面都長著綠色軟軟的絨毛,酸澀的味道四處飄散著.

蕭長歌撿起一個看了看,捏了捏,又放近鼻子里聞了聞,很是滿意地點點頭.這麼多的黴菌,提煉出來的黴菌並不會很多,不過她已經算好了量,就是足夠治療太子的份量.

"很好,發黴的地方夠多,毛色也很漂亮,軟度也夠,魅月江朔,辛苦你們了."蕭長歌滿意地誇贊著兩人.

被誇贊的兩人都很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其實他們也沒有做什麼,就是在地窖的門口守了三天而已,三天之後再進去,橘子就已經爛成這樣了.

若不是這橘子對他們有作用,要是讓他們聽蕭長歌這樣欣喜地點評發黴的橘子,還真是不能入耳.

"王妃,現在這發黴的橘子要怎麼樣給太子治病呢?"離蕭發問,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有用發了黴的東西來治病的.

"我要把這發黴的地方取下來,再提煉成液體,就可以用這個注射器注射進太子的體內."

蕭長歌信誓旦旦地說完,還以為他們會對自己的成果叫好,沒想到他們都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看著自己.

幾人面面相覷,都不懂液體這兩個字含義,難不成又是在哪本古籍上面看來的?

蕭長歌突然想起了液體是現代的用語,古人還沒有聽過,她輕輕地咳了一聲,清清嗓子含糊地解釋了一下:"就是把這些發黴的東西制作成水一樣,這樣就可以注入太子的體內,幫助他的病情恢複."

大家了然,他們對蕭長歌這種奇怪的制藥方法感到新穎,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幫助她制藥,這幾日來他們一直看著她在藥房里為了太子的病情忙來忙去,卻無能為力.

尤其是蒼冥絕,他的心里有一種無力感,在面對蕭長歌說出來的不同于常理的東西時他的不解和疑惑都在拉扯著他的思緒,他想幫卻又幫不了的無力感.

蒼冥絕撿起一個橘子來看,輕輕地一捏,就能擠出酸澀發黴的橘子水出來,他將橘子放進框里,低聲道:"你們先出去吧,離蕭留下."

待幾人都出去後,他才看向蕭長歌:"長歌,太子那邊怕是等不了多久了,有什麼我和離蕭可以幫忙的地方嗎?"

蕭長歌知道蒼冥絕是想幫自己,可是提取青黴素不是他們會做的事情,她思索了一下,最終還是搖搖頭.

見他們都一副郁郁寡歡的樣子,蕭長歌不給他們找點事情做是不行了,便湊近他們的耳邊安排了一個任務.

兩人聽完蕭長歌的安排,動動唇欲說些什麼,卻還是什麼都沒說,挫敗地出了藥房,坐在門口守著.

"王爺,你說王妃是不是太小看我們了?竟然讓我們來看門?你說這麼大的府邸都是你的,你要是說一聲,誰還敢進去?"離蕭坐在門口很是無奈,他甚至對蕭長歌的智商產生懷疑.

"讓我們看門就好好地看,哪那麼多廢話?"蒼冥絕冰冷的目光掃向離蕭.

他立馬閉上嘴不言不語,目光直視前方,兩個人就如同石像一般坐在門口,聽著里面傳來的一舉一動.

離蕭鄙夷地偷瞄了蒼冥絕一眼,這哪里是在外界傳聞令人聞風喪膽的冥王啊?明明就是被一個女子控制了三魂七魄的行尸走肉!竟然為了蕭長歌不顧自己的身份,來看大門!

蕭長歌花費了大半日的時間去研制青黴素,從橘子上面提煉出來的黴菌確實很純,但是那只是青黴素當中的一種,要結合其他的杆菌才能配制成真正的青黴素.

只是時間上不夠,原料也不知道該去哪里尋,只能靠著她一點點現代的記憶來配制.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蕭長歌在藥房里研制著青黴素,直到晚間,她才伸了伸懶腰,懶洋洋的聲音傳出:"終于配制成功了!"

外面的蒼冥絕和離蕭頓時間沖了進去,兩人看著放在桌上的那一小瓶藥水,離蕭更是拿起來晃了晃,這淡色的水真的能讓太子的病情好起來?

蒼冥絕卻是一副十分相信的樣子,只是看兩眼便不再看.

"明天我們就可以出發去太子府了,治好太子的病,我們和他也算兩清了."蒼冥絕說道.

"是,我們治好他的病,以後和他再無瓜葛."蕭長歌冰涼的聲音滑過蒼冥絕的耳朵,他卻覺得這聲音分外溫暖.

上篇:第三十章 疼惜     下篇:第三十二章 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