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十四章 暗箭  
   
第三十四章 暗箭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十四章暗箭

幾人小心翼翼地將汗巾從水盆里面撈了起來,平鋪在桌子上面,認真觀察之下,汗巾上面有點點顆粒狀的白色粉末.

蕭長歌伸手從汗巾上撚起一點粉末,放在眼前仔細觀察了一下,正要放進嘴里嘗嘗是什麼味道,一只大手立即握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嘗,汗巾上一定有毒."蒼冥絕目光緊鎖著蕭長歌的手,聲音有幾分凝重.

不嘗怎麼知道汗巾上的毒到底是什麼,蕭長歌甩開蒼冥絕的手,無奈他的手握的牢牢的,她的氣息有幾分急促,掙脫不開他的大手.

"放手,要是不嘗嘗是什麼毒,怎麼對症下藥?"蕭長歌擰著秀眉,頗有些無奈地說著.

蒼冥絕冰冷的目光掃向她手中殘留的白色粉末,他不會讓她置身于危險之中,如果真的要嘗,那便讓他來.

他迅速地將蕭長歌的手指放進了自己的嘴里,細細地將她手指上面的白色粉末舔乾淨,在舌尖上來回翻滾著.

而蕭長歌被他的這個舉動嚇了一跳,溫熱的口腔包裹著她略帶冰涼的手指,霎時間,她的臉頰紅的火辣辣的.他低頭凝重的動作似乎讓她忘了他們正身處險境,猛地便將他推開了.

"你怎麼樣?千萬別吞下去,吐出來."蕭長歌緊張地有些不知所措,很快便反應過來,伸出雙手就要去掰開蒼冥絕的嘴唇.

她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動作有多傻,蒼冥絕忍住笑意,轉身便把方才嘗到的毒素吐了出來.

"這毒無色無味,藥性極強,."蒼冥絕吐完後,有些頭暈目眩,立即用內力鎮住了自己,令自己站穩.

"如此,便真是這塊汗巾的問題了,用毒之人最是防不勝防."蕭長歌腦海中立即浮現了剛才給她端水進來的那個丫鬟.

蕭長歌猛地反應過來,那個丫鬟可能就是下毒之人!

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砰"的壓門聲,隨後便是一陣慌亂的腳步聲,蒼冥絕用眼神示意江朔和魅月,兩人一個飛身追了出去.

院子外面此時布滿了荊棘一般尖細的竹子,桂花樹下有一群蜜蜂圍著轉,嗡嗡的聲音干擾了每個人的耳膜.

幾人立在原地沒有輕舉妄動,江朔從背上拔出許久未用的劍對准了對面的圍牆,集中了自己身上的內力,利劍猛地出鞘向圍牆那邊飛去.

圍牆被利劍穿插而過,不出兩秒,牆體便轟然倒塌,霎時間,無數支尖竹朝他們飛來.

此時,不知是誰大叫道:"有埋伏,快點退後!"

蒼冥絕眼疾手快地將蕭長歌護在自己的身後,一只尖竹便擦過他的手臂邊上飛過,猛地插進了房間里面的牆上.

"長歌,危險!你快進去!"蒼冥絕冰冷的聲音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清晰地傳進蕭長歌的耳里.

都說患難見真情,在這危險的時候蒼冥絕將自己放在第一位,他是不是真的對自己有真情?蕭長歌來不及思考那麼多,身子已經被蒼冥絕推到了里面,門也被關上了.

安靜的室內只能模糊地看到他們用刀劍抵擋著尖竹的景象,蕭長歌趴在門邊,目光鎖住蒼冥絕來回穿梭的的身影.

無數支的尖竹從外牆那邊射進來,抵擋了許久,終于沒有了動靜.

蒼冥絕手里握著劍,地上滿是砍伐完畢只剩殘體的尖竹,看來是有人在暗處控制機關放暗箭了.

"江朔,魅月,不要輕舉妄動,暗處還有埋伏."蒼冥絕沉穩地指揮著兩人,目光如同鷹肇一般審視著四周.

忽而,他伸手從地上撿起了幾根尖竹,同時將它們扔向了院子的中間,像是幾人的腳步一樣.

驟然停下的那一刻,院子上面突然往下垂釣下一張大網,瞬間網住了地上的尖竹,迅速地吊了上去.

江朔和魅月看著這一重重的機關,心里不由地升起一股冷汗,到底是怎麼樣的高手才能布置出這樣環環緊扣的機關!

這種小把戲,蒼冥絕還沒有放進眼里,他冷冷地一勾唇,舉起了手里的劍,對准了半空中的那只網,猛地射了過去.

網瞬間掉了下來,可是蒼冥絕眼前卻越來越模糊,頭越來越重,身後有一只纖細的手摟住自己,撫摸自己的臉頰.那張臉好熟悉,精致小巧的五官在他的眼前晃啊晃……

迷迷糊糊中他聽見蕭長歌帶著顫抖的聲音:"冥絕,你睜開眼睛看看我,不要躺下……"

蒼冥絕努力讓自己清醒過來,可是手卻怎麼也使不上勁,他很想握住蕭長歌的手,讓她不要擔心,可是想說出口的話卻化作一口獻血噴了出來.

"蒼冥絕,你不准死,睜開眼睛看我!"蕭長歌幾近發狂的聲音響在每個人的耳畔.

當蒼冥絕閉眼在她眼前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像是被一個重錘重重地敲打著,上下浮動,不安,急躁,恐懼,瞬間浮上她的心頭,她顫抖著手指將蒼冥絕嘴邊的鮮血擦干.

沒人回應她的吶喊,只有風聲從她的耳邊呼嘯而過,黏黏的汗水從她的額頭上落下來,滴在地上.一時間,只能聽見她略有絕望的驚懼聲.

江朔和魅月來不及救蒼冥絕就追上了暗箭傷人的人,在屋頂上面追趕著一個身著黑衣,身量纖纖的女子.

原來放暗箭的竟然是個女子,那人飛身從屋頂上竄下,魅月雙眼一瞪,迅速從自己的衣袖中拉出了一條白綾,在濃陽中飛向了那個女子,瞬間纏繞住了她的腰身.

江朔見女子已被纏住,立即扯出手里的劍直直地沖向了那個女子,利劍無影無蹤地從她的腳踝中刮過,瞬間就挑斷了女子的腳筋.

獻血在空中翻滾著,隨著那個女子落到了地上.

"是誰派你來的?"魅月一只腳踩在她的背上,一只手將她雙手反拉住.

女子因為疼痛額上冒出了細汗,死死地咬住牙床,愣是一言不發.

魅月伸手扯下了她的面紗,就是方才斷水進門的那個丫鬟!她拔出劍,對准了女子的雙眼,正欲一刀剜出她的雙眼,就被身後的江朔制止住.

"魅月!我們還是把她帶回去給王爺審問吧,說不定她知道太子中毒一事幕後的主謀."

江朔的話不無道理,若是此時貿然行事,說不定連這個人都白抓了,太子的病情得不到好轉,連凶手也不知道是誰.

兩人沉思了一會,將女子反綁住,帶到了蒼冥絕的面前.

而就在他們離開之後,一個身穿夜行衣,蒙著面的一個男人從高牆外面緩緩地探出一個頭,看著滿院的狼藉,得意地勾出一個邪笑,隨後飛身離去了.

他們捉拿了那個丫鬟,回到院子里的時候,蒼冥絕和蕭長歌已經不見了,只留下地上星星點點的鮮血.

"怎麼回事?王爺和王妃呢?"魅月驚訝地四處搜尋著.

房間里面只有口吐黑血的太子,和剛才打斗時無意掉進房間的幾個尖竹,四周都空空如也,十分安靜.

兩人分開在這附近尋找了一下,都沒有見到蒼冥絕和蕭長歌的身影.

太子府的藥房內,只有重重的黑影投在地面上,連一只燭火都沒有,唯有外面的陽光透過一絲絲的門縫溜進來,帶著在陽光中飛舞的沙塵卷進這個不大的藥房.

而地上放置著一個輪椅,上面斜歪著一個男人,他的嘴唇邊有干涸的鮮血,凌厲的眼鋒此時已經變成了溫順的睫毛在空中垂著.

藥房內,一個手忙腳亂的女子在四處翻動著各種各樣的藥品,每翻過一排的藥瓶,沒有找到她想要的那個,便全都揮灑在了地上.

她的雙手每侵略過一寸藥品,就全部都轟然倒塌.

"長歌……"一聲低弱的男聲從外面傳來,就像一陣飄渺無依的風一樣鑽進蕭長歌的耳里.

蕭長歌尋找藥品的雙手立即頓住.

外面又是一聲呼喚:"長歌."

蕭長歌的眼眶有些濕潤,扔了自己手上的藥,沖向了外面輪椅上的那個人.

"你醒了,我還以為你……"蕭長歌蹲在他的面前,緊緊地攥住他的雙手,聲音有些顫抖.

蒼冥絕反手握住她的雙手,輕輕地安慰道:"我沒事,不過是剛才嘗了那個藥有點後力,不過問題不大,害你擔心了."

他知道自己中毒的那一刻起,內心沒有一絲的恐懼,反而有些慶幸,慶幸嘗藥的人是自己而不是蕭長歌.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蕭長歌舒了一口氣.

突然間,一雙帶著微繭的雙手撫上了她的臉頰,在撲朔迷離的黑暗中柔化出點點的星火.她的臉頰漸漸地升溫,發燙,最後握住了蒼冥絕肆無忌憚的手.

"剛才,你為我擔心的樣子,我一輩子都忘不了."蒼冥絕的話語中帶有幾分調笑,他的雙手停留在她的臉上,微繭的指腹擦過她帶著濕意的臉.

緊接而來急促的呼吸聲噴灑在蕭長歌的耳邊,溫熱的氣息讓她的身上不由自主地發燙.

他的氣息越來越近,他溫熱的唇快要接近蕭長歌的唇時,突然,大門被人重重地破開,轟然倒地.

"王爺,王妃,你們在里面嗎?"魅月緊張的呼喊打破黑暗的室內原本溫馨的場景.

她和江朔急促的腳步聲接踵而至,紛紛踏亂了里面平靜的氣氛,他們找到兩人時,瞬間怔住.

蒼冥絕冰冷的目光掃在兩人的臉上,眼神中平添了幾分凌厲,一副怒不可制的樣子.而他身邊的蕭長歌正滿臉通紅地迅速轉身,手指不安分地交纏在一起.

空氣中流動著詭異的氣息,魅月尷尬地看了一眼江朔,低著頭,不敢說一句話.

原來,王爺和王妃是躲到這里來親熱來了!

上篇:第三十三章 中毒     下篇:第三十五章 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