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十五章 自盡  
   
第三十五章 自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十五章自盡

江朔垂著頭,斜瞥了一眼身側低頭不語的魅月,心里想著,"這丫頭平素冷漠如霜,現在看來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王爺和王妃真是,親熱也不挑個好地方".

嘴上卻一本正經的對著正郁悶的發不出火來的蒼冥絕和懊惱不已的蕭長歌說:"啟稟王爺王妃,放暗箭的人已經抓到了,正是伺候王妃給太子治病時端水的丫鬟."

蕭長歌聽罷,心中甚是惱火:"下毒,放箭,這是要把我們一網打盡嗎?"

蒼冥絕冷笑:"怕是她的算盤是要打錯了."

蕭長歌聽到蒼冥絕說這句話的氣息微弱,再看他現在因為中毒的原因而臉色蒼白,隱忍著的怒火瀕臨爆發,她的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氣:"把那個丫鬟帶過來,我倒是要看看,是誰借給她的膽子."

魅月和那丫鬟一前一後的走進來,只見那丫鬟一瘸一拐渾身都是血跡:"走快點",魅月不耐煩的輕輕一推,她便倒在了地上.

蕭長歌走到她的身前,左手拿著剛剛給太子用過的毛巾,右手抬起那宮女的下巴,眼睛似笑非笑的看著那個毛巾,邪魅地問:"若是我問你是誰派你來的,你定不會告訴我對不對?"

那丫鬟盯著蕭長歌,絲毫沒有剛剛在太子身旁伺候的怯弱,倒像是換了一個人:"呵,王妃既知如此,又何必過來問我?"

蕭長歌轉過頭來看向她:"看你這個德行,想必也是個衷心的奴才,你以為你不說我們就不知道嗎?"

言罷,右手甩掉她的下巴:"說吧,你的主子是怎麼收買你的?還有你為何要害太子?"

那丫鬟不以為意:"王妃天資聰慧,不知道收買人是要用錢的嗎?至于我為何要害太子,這只能怪太子他命不好,生在這皇室不說,本就窩囊還非要占著這太子之位,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你一個小小的丫鬟,倒是評判起我皇家的事情來了."蒼冥絕言罷,又吐出一口鮮血,這毒只靠他的內力怕是也抵擋不了多久.

蕭長歌眼見著蒼冥絕越來越虛弱,也不在與那丫鬟啰嗦,只見她站起身,把毛巾遞到那丫鬟眼前:"我只再問你一件事,這毛巾里的毒,是什麼毒?"

那丫鬟眼神里閃過一抹算計,直接奪過毛巾,就往嘴里咬:"王妃不是大夫嗎?何須問我?"

然後只見那丫鬟口吐鮮血,和剛剛蒼冥絕的症狀一樣:"現在我也中毒了,我死了,還有太子和冥王陪葬,值了,哈哈哈哈".

"你閉嘴."蕭長歌氣急,怒急攻心,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她本就一心求死,之前又深受重傷,被蕭長歌這麼一打,直接倒在了地上.恰逢毒發,氣絕身亡.蕭長歌看著這樣的她,心下也有些許不忍,只是看到蒼冥絕所中的毒,所中的傷,她又不得不狠下心來.

隨後蕭長歌轉身走到蒼冥絕身邊,小心翼翼的為他把脈,嘴里吩咐道:"江朔,吩咐人帶下去葬了吧."

江朔和魅月聽到蕭長歌這麼說,對她欽佩又多了一層.

蕭長歌把脈的手微微有些顫抖,這毒比她想象中還要嚴重的多,三天之內一定要拿到解藥,不然就算蒼冥絕武功再高,她的醫術再高明,也回天乏術.

"王爺,你怎麼看?"

蒼冥絕看著她因為他而失控,再加上手臂處傳來的溫情,還有她眉宇間些許的苦惱,眼神里又片刻的失神,他慶幸她在他的身邊,即便是在這種時候,他也慶幸他在.

"這必定是段貴妃所為,"蒼冥絕說出他的判斷,眼神里閃過一絲冷笑:"想必她從得知我們要來給太子治病的時候就算計好了,等著請我們入甕呢."

蕭長歌眼里濃濃的都是殺氣:"段貴妃真是打的好算盤,王爺心中可有對策?"

蒼冥絕略微沉思了一下:"既然她送了我們這麼一份大禮,如果我們不還禮,豈不是便宜了她."

"魅月,去追上江朔,帶著那個丫鬟的尸體去五音樓讓離簫把弄影找來."

"弄影是誰?找他有何用?"蕭長歌疑惑的問.

蒼冥絕示意魅月:"魅月".

"稟王妃,弄影人如其名,最擅長的就是易容術."魅月敘說著,聲音波瀾不驚,沒有絲毫情感.

蕭長歌恍然大悟:"王爺是要將計就計."

蒼冥絕笑了:"她費勁心思算計我們,總要給她嘗到點甜頭她才上鉤呀,我們只稍等著看戲就好."

然後他看向魅月:"知道要怎麼做了嗎?"

魅月心下了然:"屬下明白".

"去吧".

"屬下告退".

接下來蒼冥絕和蕭長歌就開始著手准備接下來的事情.

而另一邊,離簫盯著眼前的一男一女,一個面無表情,眼神冰冷,另一個則是在身上背著個死人.

離簫似笑非笑的看著江朔,"眼見著你是一天不如一天了,這會直接給死人當了棺材了",然後又看著魅月:"魅月妹妹,見了在下你也不笑,你說說你,長的倒是標志."然後他死皮賴臉的作出惋惜狀,描金的扇子在手里搖啊搖,一臉的輕薄相:"嘖嘖,一點都不可愛."

魅月被他的輕薄氣惱,拔出劍刃逼向了他的脖子,他也不躲,繼續搖扇子,還是那般輕薄的口氣:"小妞,王爺讓你們來,是過來殺我的?"

魅月氣惱的收劍,也不再搭理他.

江朔把那丫鬟放到地上:"無音樓是不是有一個叫弄影的人?"

離簫看江朔這麼認真,想來是有重要的事情:"怎麼,王爺出事了?"

"對,王爺中毒了"

"什麼?"離簫難得的認真:"誰干的?"

"段貴妃"

"找弄影做什麼?"

"將計就計,請君入甕,甕中捉鱉"

"啪"臉盆摔落在地的聲音,然後是一個淒厲的女聲:"來人吶,太子殿下駕崩了"小宮女淒淒地從屋里跑到了屋外,因為驚嚇過度,已經有些口不擇言了.

只見她一邊往外跑,一邊用手指著屋子里的某個人:"是冥王妃,快來人吶,冥王妃殺了太子殿下."

蒼冥絕冷冷瞥了一眼發了瘋是的宮女,隨即推著輪椅想要進屋一探究竟.

蕭長歌追著宮女走到門外,剛好與蒼冥絕對視,不經意間她調皮的朝蒼冥絕眨了眨眼.

蒼冥絕心下一動,想著原來她還有如此小女兒家的狀態,他壓下心中的那一抹悸動,冷冷的看著她:"枉你還是本王的王妃,竟然謀害本王的兄長".

蕭長歌也不示弱:"王爺說我謀害太子?"她看著蒼冥絕,抬起胳膊指那早已被嚇傻了的宮女,"就憑那丫鬟的一面之詞?"

"把那丫鬟帶過來,讓她好好說話:"蒼冥絕對身邊的侍衛道.

侍衛把宮女帶了過來,她跪在蒼冥絕和蕭長歌面前,微微有些發抖:"王爺饒命,王爺饒命".

蒼冥絕看著她:"你說是王妃殺了太子?"

"奴婢不敢說謊,"她微微抬起頭:"剛剛只有奴婢和王妃在里面,王妃剛給太子用了藥,太子就口吐鮮血氣絕身亡了."

"胡說八道!"蕭長歌咬牙切齒的說道,走向那宮女.

蒼冥絕手輕輕一抬,隨即有兩名侍衛攔住蕭長歌的去路:"王妃且慢,李太醫,你隨我進去看看皇兄狀況如何."

蒼冥絕示意早就等候在旁的李太醫,這個李太醫不是別人,正是段貴妃的一個心腹.李太醫接到蒼冥絕的命令,恭敬的走進太子殿中.

在蒼冥絕與蕭長歌對峙的這一段時間,太子被冥王妃謀害這件事悄悄被散播了出去.

此時太子的人和冥王的人都圍在太子殿外,眾人焦急的等待著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李太醫在太子床榻前給太子號脈,蒼冥絕靜靜的等待著李太醫說出結果,蕭長歌不以為意的站在那里,剛剛跪著的丫鬟站在一旁的侍衛身邊,還是有些微微的發抖.

李太醫號完了脈以後撲通跪地:"王爺,太子歿了."

蕭長歌冷眼瞧著跪在地上的李太醫,心里想著:"被我的銀針封住脈搏,在你這個只會下毒害人的庸醫面前,自然是死了."

"人贓並獲,太子已死,而且尸體就是罪證,王妃可要辯駁."做戲要做全套,蒼冥絕看著蕭長歌,此時他的眼睛里不帶絲毫的情感.

蕭長歌微微一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沒什麼可說的".

"那好,來人,把王妃拿下,壓入天牢,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放她出來,違者,殺無赦.其余一干人等,全部禁足于太子殿中,聽候發落."

兩個侍衛走到蕭長歌面前,作勢要對她動手,被蕭長歌呵斥:"住手,本王妃即便殺了人,也不是你們動的了的,本王妃自己會走."

然後右邊的侍衛走到蕭長歌身前,作出請的姿勢,語氣不善道:"那好,王妃請吧."

事情按照計劃按部就班的發展著,蒼冥絕命人去向蒼行江稟告太子已死的消息,于此同時,江朔偽裝成小太監,去溫王府散播太子已逝的消息.

蒼行江此時正在與段貴妃下棋,聽到來人報太子已逝,手中棋子隨即落地.蒼行江心中悲慟,站起身來,微微有些顫抖,有些不受控制的倒在了棋盤上,棋盤上的棋子紛紛落地.

段貴妃慌忙過來扶起突經桑子之痛的皇帝:"皇上別急,一定是他們弄錯了".

上篇:第三十四章 暗箭     下篇:第三十六章 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