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十六章 嘲諷  
   
第三十六章 嘲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十六章嘲諷

段貴妃一邊安撫著悲痛中的皇帝,一邊對著來人說:"大膽,太子好好的怎麼會沒了,你可知欺君犯上是什麼罪過?"

來稟的太監微微有些慌亂,"奴才不敢,剛剛是冥王府的侍衛來報的,說太子殿下歿了."

段貴妃隨即作出哀傷狀,只是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得逞的微笑,怎麼也掩蓋不了.

溫王府,赫然一個"問"字立于紙上,蒼云寒並沒有放下手中所執的筆,微微思索著,"確定這消息屬實嗎?"

離風微微頷首:"屬下從宮中回來之時,太子已經中毒,院子里有過打斗的痕跡,炎月應該已經得手.現在太子死了,冥王妃也被關進大牢,不知冥王的狀況會是怎樣".

蒼云寒放下手中的筆,慢慢踱著步子.

離風見他沒有說話,緊跟著問道:"主子,那我們接下來?"

"皇兄死了,我自是要去祭奠一下的."

離風想了想說:"主子,那炎月?"

"你去見她,告訴她切莫輕舉妄動,也不要和貴妃娘娘那邊有任何往來,絕對不可以節外生枝."

"屬下遵命"

離風離開以後,蒼云寒也走出了書房.

書桌上"鼎"字墨跡還沒有干,在人前與世無爭溫潤如玉的溫王爺,問鼎之心昭然若揭.

而皇後殿中,此時已是一團亂麻,宮女和太監跪了一地,皇後聽到噩耗之後幾度暈倒.她沒辦法相信她就這麼失去了唯一的兒子.本來她是存著能讓他恢複健康的幻想,無須再纏綿病榻.

誰曾想這竟是要了他的命,她握緊了拳頭,蒼白的臉上滿是絕望,她懊惱自己,信錯了蕭長歌.

"修兒,你等著,為娘定要為你報仇,把蕭長歌那個賤人千刀萬剮."

皇上,皇後以及段貴妃幾乎同時抵達了太子府,蒼行江看著葉芳雪憔悴的臉,心里滿是愧疚,他從來沒有愛過眼前的這個女人,他們之間唯一有的就是這個他們失去了兒子.

他雖然不愛她,卻也不忍心看到她如此痛苦.還有修兒,他雖然貴為太子,卻體弱多病,他對他真的給予過厚望嗎?他對不起她,也對不起他們的兒子.

葉芳雪看著蒼行江,她仿佛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愧疚,可是他愧疚又有什麼用?害死她兒子的人,是這個人最寵愛的兒子的妻子.蕭長歌必須要死,而冥王,也一定要給修兒陪葬.

此時葉芳雪已經接近瘋狂,這瘋狂在看到太子的"遺體"之後更是瀕臨崩潰.她撲到太子的胸前,在他的床頭哭訴.

段貴妃一邊拿著手帕拭淚一邊在一旁安慰道:"姐姐節哀,若是殿下在天有靈,定是不希望看到為他悲慟的傷了身子."

蒼行江看著靜靜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蒼慕修,老淚縱橫,那是他的兒子,可是他從來沒有重視過他,關心過他.他想到蒼慕修因為後宮爭寵之事而終生纏綿病榻,現在又為此喪命.

不禁懊悔難耐,那是他的兒子呀,可是他現在卻因為他的罪孽死了,一時間,蒼行江本就蒼老的臉仿佛又老了十歲……

太子歿,皇上,皇後悲慟欲絕,以段貴妃為首的其他妃嬪全都前來吊唁,眾人皆在哭訴死去的太子,蒼云寒來到太子府的時候看到便是這種場景.

他看道殿內哭訴的眾人,想著也沒有人會注意到他,與已經死去了的太子相比,他現在更想要看到的是另一個人.

門口的侍衛看到溫王,剛要行禮,就被他悄悄擺手制止了.

他頓了頓,本來是進殿的方向,然後他退了兩步,轉過身以後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那個人,他要去見……

魅月還是之前死了的丫鬟模樣,被禁足在太子殿西廂房,門口有重兵把守.

窗外天已經黑了,江朔看著搖曳的燭光,對魅月說,"他來了,我去請王妃過來,萬事小心."然後便消失在月色當中.

離風進來的時候,沒有任何風吹草動,可是魅月還是感受到了空氣中多了一個人的氣息.離風看著在窗前站著的魅月:"炎月,王爺讓我過來……"

他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剛剛還在床邊的炎月轉過身來,手里向他撒了一堆粉末狀的東西,然後他眼睛里一陣模糊,朦朧之間,聽到一個冷冰冰的女聲,"原來她叫炎月".

魅月把暈倒了離風弄到了床上,冷眼瞧著他:"可是怎麼辦,我不是她."

江朔忍著笑帶著易裝成送飯嬤嬤的蕭長歌,若不是害怕王妃的怒氣會波及到他,恐怕他已經笑的抽過去了,這麼忍下去,不死也要憋出內傷.

只見蕭長歌現在不只是滿頭白發,嘴邊還有一顆大痣,活生生一個難纏的媒婆,這還不算,為了怕別人認出她那張傾國傾城的臉,她在臉的半邊還給它加上了一塊鍾無豔版的胎記,紅紅的,看著特別嚇人.想來就算是她這一世的爹活回來,也不會認出她是誰.

江朔讓侍衛打開門,魅月看到這個丑的嚇死人的嬤嬤,一時間直接傻掉了,她疑惑的看著江朔,不曉得他這是又唱的哪一出.

蕭長歌看著呆愣著的魅月,一下子明白過來魅月這是沒有認出來是她,于是開口說:"魅月,還愣著做什麼,拿水把他潑醒."

為什麼要弄成這個德行呢?蕭長歌自己也挺郁悶的,她一個21世紀的新新人類,過五關斬六將考上醫學院出來以後做了醫生,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古代,給人催眠,還要自毀形象打扮成媒婆版鍾無豔.而原因就是她在給這個人催眠以後,還要急著回牢房.

她又想到蒼冥絕,心下一緊,一陣心疼,如果是為了他,那麼一切都是值得的.

江朔和魅月看著有些愣神的蕭長歌,並不知道她的心里活動,只當王妃是在想事情.在他們心里,王爺和王妃的想法並不是他們可以揣摩的,他們要做的只有聽從.

魅月拿水潑醒了離風,離風醒來之時,只感覺腦子里一片空白,然後他眼前出現一個丑陋的面孔,一時之間他只想這張丑陋的臉滾開.只是他話還沒說出口,就看到一個小東西在他的眼前搖啊搖啊搖.

這個東西是蒼冥絕按照蕭長歌的描述專門打造的一個懷表吊墜,是懷表的形狀,但是上面不是表盤,而是一個字,確切的說是兩面各有一個字,是一個人的名字,冥,絕.

蕭長歌專有的一個有利武器.

蕭長歌看到離風已經進入了狀態,收起懷表"離風,聽得見我叫你麼?"

"恩,聽得到,我是離風."此時離風溫順的就像是個孩子.

"是誰派你過來找炎月的?"蕭長歌繼續問.

"是溫王爺,我是溫王爺的人."

"那炎月是誰的人?"蕭長歌追問.

"炎月是貴妃娘娘派來刺殺太子的,貴妃娘娘從李太醫手里找來了毒藥,然後讓炎月打扮成宮女潛伏在太子身邊."

"貴妃娘娘是從什麼時候起開始謀劃這些的?"

"從冥王妃和皇後娘娘達成協議,答應為太子治病的時候開始."

"溫王爺知道這些事嗎?"

"當然,這是我們王爺和貴妃一起謀劃好了的,叫做一石三鳥."

"何為一石三鳥?"

"太子在冥王妃給他治病的時候死了,冥王妃就是殺人凶手,冥王妃既是凶手,那麼冥王自然也無法擺脫干系."

"哦,果真是這樣."

蕭長歌說罷,拍了拍手,離風聽到聲音,又進入另一種狀態.

"離風,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聽得到."

"你看清楚,現在你的面前有一座懸崖,如果你不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會掉下去,離風,你想回來嗎?"

"恩,想."

"那你跟我重複我現在所說的話."

"好."

"我是離風."

"我是離風."

"我是溫王爺的人."

"我是溫王爺的人."

"是溫王爺讓我這麼做的."

蒼云寒來到天牢的時候,就看到蕭長歌靜靜的坐在那里,她頭發微亂,衣衫還算整齊,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坐著,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蒼云寒看著這樣的她,心中微痛,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想看到她這樣,她不應該是這樣的.心中是這麼想,可嘴里還是要去刺痛她.

溫王邪魅地笑著:"怎麼?睿智多謀機智勇敢的冥王妃也會落為階下囚?"

"溫王好雅興,皇兄死了,你不去吊唁,倒是跑來天牢里看我的笑話."蕭長歌語氣不善.

"這個倒不急,只是你的冥王呢?怎麼不見他來看你?"溫王有興致的問,他一定要刺痛她,嘲諷她,即便他也會因此而遍體鱗傷.

"這是我的事,于你什麼相干."蕭長歌冷冷的答.

"長歌,其實現在有一句話用在你和冥王身上甚佳,想不想知道是什麼話?"

"……"蕭長歌聽著他說他的,也不搭理他.

"你以為你不問我就不會說了麼?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怎麼樣,是不是再合適不過了."

言罷他蹲了下來,與蕭長歌對視:"據說你之所以會進這天牢,還是冥王他自己把你送進來的,哎,你說,是不是冥王他殺死了太子,所以故意送你進來頂包的".

蕭長歌笑了:"溫王好豐富的想象力,想來太子是被誰害死的,誰自己心里明白.而且我和冥王之間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了."

蒼云寒聽到蕭長歌歌說道她和冥王之間的事情,臉色驀地陰沉下來,對的,他們是夫妻,即便他把她送進大牢.他也只是個外人.

蕭長歌看他不接話,又接著說:"王爺府上,可有一個名叫離風的侍衛?"

"怎麼,王妃什麼時候關心起我府上的侍衛來了?"

蕭長歌笑了:"王爺是不是讓他去做了什麼事情,他可是回來複命了?"

蒼云寒心下有了不好的預感:"你笑什麼?"

"呵,我笑有的人自己都死到臨頭了,還有那閑工夫去看別人的笑話,王爺,你說是不是很好笑?"

上篇:第三十五章 自盡     下篇:第三十七章 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