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十八章 牢獄  
   
第三十八章 牢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十八章牢獄

眾人皆是一頭霧水,蒼行江微微沉吟:"離風?若是我我沒記錯的話,離風是溫王府上的吧."他看了看段貴妃,眼睛里不帶任何情感.

段貴妃看皇上看著她,這關想來也逃不過,只是萬不能讓這髒水潑到溫王身上.

段貴妃笑著說:"陛下,離風確實是寒兒府上的沒錯,只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

一旁的皇後自看到炎月和離風的那一刻開始,就恨不能殺了他們,她語氣不善的說,"離風,是你指使炎月向太子下毒的?"

"對,是我,我是離風"離風答.

"你和太子有什麼仇怨,為什麼要指使演員下毒害她?"皇後又接著問.

此時從天牢里趕回來的蒼云寒,走到眾人所在的房間,剛好就看到這一幕.然後他聽到了一句足以讓他遭受滅頂之災的一句話.

"是溫王指使我下毒殺害太子殿下的",離風不帶任何感情的說了這句話,之後不論誰有問題問他,他都閉口不答.

段貴妃聽到此處,身子一晃,險些暈倒,剛好蒼云寒過來扶著了她.

蒼行江看著風塵仆仆回來的蒼云寒,眼里寒光讓人不寒而栗.段貴妃撇開蒼云寒扶著她的手,轉身去扯蒼行江的衣袖.

"陛下,不是這樣子的"她又看向蒼云寒,"寒兒,你快跟你父皇解釋,不是這樣子的."

蒼云寒默不作聲,他知道此時再怎麼說的話,都無疑是此地無銀,他不能隨便辯解.想來今天這髒水潑在他身上是潑定了.

保不齊他就落了一個謀害自己兄弟的罪名,以後要登上皇位怕是要更艱難了.所以要怎麼做還要從長計議,而現在他要做的,就是以不變,應萬變.

此時蒼行江看向段貴妃的眼神里滿是厭惡,他抽出衣袖,順勢把段貴妃推向一邊,"這就是你養的好兒子."

段貴妃開始隱隱啜泣,蒼行江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對著侍衛吩咐到,"來人吶,把溫王爺蒼云寒一干人等壓入天牢,段貴妃禁足于永福宮,沒有朕的允許,不許出宮門一步."說完這些,他拂袖離去,只是在走到冥王身邊時,他對冥王說,"真相既已闡明查明,冥王可以去天牢把冥王妃接出來了."

蒼行江走後,蒼云寒也被侍衛帶走.段貴妃看著馬上就要被關進大牢的兒子,一時間百感交集.她算計了一圈,沒承想到頭來把蒼云寒算計了進去.

此時皇後看她的眼神也變得惡毒起來,"妹妹,我這麼信任你,你倒是真的對得起我."

蒼云寒被下獄的第三天,蒼行江接到天牢里傳來的消息,炎月畏罪自殺,而且離風醒來以後開始翻供.

離風那天夜里被關進天牢之後就開始昏迷不醒,直到炎月自殺以後,才莫名的醒了過來.

炎月自然不是什麼自殺,不過是蒼冥絕用已經死了的炎月把魅月從牢房里換出來罷了.也就是魅月回來的那一天,離風醒來之後就看到蒼云寒在他牢房的對面.

離風完全不記得之前發生的事情,他的記憶還停留在王爺讓他去找炎月的時候,至于後來發生的事情,他完全不記得.

"王爺,你怎麼會在這里?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離風看著主子和他一起被關在牢房,著實想不到究竟發生了什麼.

蒼云寒看著離風,他從來都不會去懷疑離風的衷心,只是為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的樣子?

"離風,你什麼都不記得了?"蒼云寒問出心中的疑惑.

"王爺,我們怎麼會在牢房?"離風隱約感覺到蒼云寒現在淪為階下囚,好像和自己有很大的關系.

"炎月說是你指使她下毒去害太子,然後你說,是我指使去殺害太子."蒼云寒平淡的敘述.

"怎麼會?",離風喃喃自語,"我怎麼可能會做對王爺不利的事情的."

一定是中間什麼環節出了問題.

"離風,在去找炎月的途中可曾遇到過什麼人?"或者有人對你做了什麼手腳.

離風瑤瑤頭,"王爺,我什麼都不記得."

蒼云寒笑著對離風說,"離風呀,咱們主仆一場,好歹黃泉路上還有個伴兒"

離風看著主子,目光堅定的對溫王說,"王爺,我不會讓您有事的,奴才自7歲起就跟隨王爺,王爺是要做大事的人,奴才定會護王爺周全"

蒼云寒聽出來離風這是在說遺言,當即臉上變了神色,他們自小一起長大,只有離風一心為他,他怎麼忍心自己洗脫罪名,而讓他去送死.

可是離風去意已決,他又接著說,"王爺,離風自此就去了,王爺以後萬事小心."

"離風,我命令你,不要做傻事."蒼云寒低吼著,他怕他阻止不了他.離風笑了,笑得坦蕩,"王爺,離風已經進了這天牢,是謀害太子的罪名,橫豎是要死的,只是連累了王爺."

蒼云寒面露苦澀.

離風看著此時的蒼云寒,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又接著說,"王爺,離風為王爺去死,沒有什麼值得遺憾的.離風死得其所,王爺不必自責."

蒼云寒悲憫的看著離風,想要說些什麼,只是他開了口,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這時恰好蒼行江派廷尉過來審問離風,離風走出牢房,蒼云寒轉過身去背對著他,然後離風朝著蒼云寒的方向行了一個大禮.

此時若是有人看到蒼云寒的眼睛,發現他的眼睛紅的駭人,仿佛要滴出血來.那是他的心腹呀,還是他的兄弟.是對他忠心到不能再忠心的人,怕是這世上他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廷尉張義靜靜的等著離風把這些事情做完,忠于主子的屬下,是值得被尊重的.之後,張義把離風帶到刑訊台,離風跪在下面,張義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離風,對于指使炎月謀殺太子一案可還有什麼藥招供的?"

離風抬起頭看著廷尉,臉上的表情是視死如歸,他對著張義,一字一頓的說,"廷尉大人,我要翻案."

張義聽他這麼說,如臨大敵,這可是皇上面前斷過了的禦案,牽扯到一國的儲君和三個皇子,怎麼能說翻就翻.

張義"嘭"地一聲敲了一下驚堂木,"大膽離風,你可知你在說什麼?你在聖上面前已經招供了,現在還想怎麼翻?"

"回廷尉大人,毒殺太子殿下是離風一個人的主意,與溫王沒有任何關系,我設計毒殺太子,是炎月指認的,之前為了逃脫罪責,把責任推脫到溫王身上.溫王素來不問政事,而且行事坦蕩,怎會讓罪人做這等苟且之事."

"那你為何毒殺太子?"張義問.

"太子三年前有一次出行,隨行的侍衛打傷了我住在街上的阿婆,阿婆年紀大了,怎禁得起他這一頓猛打,不就便病死了.我曾去找那個打傷我阿婆的侍衛,不想沒有找到,于是便把這記恨轉移到了太子的身上.積年累月,越積越深.所以便對他有了殺意."

張義看著通判根據離風的敘述寫下的證詞,怎麼看都感覺不可信,"本官如何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離風聽著廷尉的話,突地站了起來,"離風毒殺太子,是死罪,冤枉溫王,是死罪,在陛下面前說謊,是欺君.大人,離風所犯下的罪過足以一死."說罷,他奪過獄卒的手中的劍抹了脖子.

蒼云寒透過大牢的牆壁,看著窗外的月光,他知道,此刻離風已經死了,為了保護他而死.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覺得有些冷,從心里散發出來的徹底的寒.而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一個熟悉的女聲.

"王爺好興致,都這個時候了,還有心情在這里看月亮.溫王不愧是溫王,一點都不辱那盛行瀟灑溫潤如玉的好名聲."蕭長歌走進天牢,站在蒼云寒身後.

說來也巧,就在三天之前,也是在這個地方,相同的牢房,相同的兩個人,站在不同的地方,轉瞬之間就調了一個個兒.蒼云寒聽到蕭長歌說話,也不搭理她,依舊抬頭望天,看他的月亮.

"嘖嘖"蕭長歌嘴里歎息著,順著他的方向,也看著天空,"王爺心里不冷麼?"

"王妃若是前來看笑話的,那麼現在可以走了,本王與你,沒什麼可說的."離風剛死,他現在沒有心情過來應付她的嘲笑與諷刺.

可是蕭長歌又怎麼會如他的願,"王爺可曾聽說離風死了?"

心里想著是一回事,蒼云寒聽到蕭長歌證實了離風已死,身形微微一顫.這微妙的變化,落到蕭長歌眼中,她嘴角微微上翹,又繼續說,"王爺想知道他口供里都說了什麼嗎?"

蒼云寒聞言,轉過身看向她,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等著她說下去.

"離風可曾有過一個阿婆,在三年前死了?據我所知,離風可是孤兒"蕭長歌說著話,擺弄著手里的懷表吊墜.

蒼云寒剛想說些什麼,蕭長歌又接著說,"你失去離風都感覺這般痛苦,怎麼會下得去手殺害自己的親人?"

"本王不懂你在說什麼"蒼云寒幾乎就要動怒.

蕭長歌也不管他,繼續道,"說起來,我還要感激你替我解決了我那些該死的親人,如果是我自己,可能是下不去手的."

蒼云寒冷笑著說,"像這樣會感謝別人殺死自己親人的做法,或許也只有你蕭長歌才做得到,因為你的血是冷的."

蕭長歌聞言也笑了,"呵,和溫王爺相比,蕭長歌還差的很遠,長夜漫漫,長歌就不打擾王爺賞月了."

牢門開了又關上的時候,蒼云寒又聽到一個聲音,"王爺可知自己要在這牢房里待多久呢?"

蒼云寒頹然的坐在牢房里的干草上.

上篇:第三十七章 轉折     下篇:第三十九章 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