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三十九章 心思  
   
第三十九章 心思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十九章心思

第二天早朝以後,蒼行江在上書房中批奏折,伺候在旁的是太監總管安逸之.只是今天皇上的神情似是有些不對,安逸之心里想著,皇上必定是為了溫王和太子以及冥王妃的事情心煩著呢.

安逸之自14歲時就開始在蒼行江身邊伺候,對于蒼行江的秉性,姿勢再了解不過的.此時蒼行江已經將近在書房里坐了一個時辰,以往這種時候,奏折就算不批完也該是差不多了.而今天皇上不光是奏折沒批幾個,連茶也沒喝上一口.

安逸之搖了搖頭,茶涼了4盞,這已經是他換的第五盞了.

"陛下,您喝口水再批奏折吧?"安逸之小心提醒著.

蒼行江聽到安逸之說話,猛然回過神來,他看著手中的筆,又看看了看桌子上的奏折,這個奏折已經是他半個時辰之前看的了.

他拿起安逸之奉給他的茶,輕抿了一口,"逸之呀,朕這是老了嗎?"

安逸之看著最近幾天瞬間蒼老的皇帝,"陛下不是老了,只是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陛下勞心多慮自然是累的."

蒼行江看著這個從他還是親王的時候就伺候他的人,感觸良多,"意之還記得尺素長什麼樣子嗎?"

"陛下……"安逸之欲言又止.

蒼行江笑了,"不必阻止朕,朕當年沒能保護好她,對她自是應當感到心痛愧疚的."

安逸之知道皇上傷感,只在一旁靜靜站著,什麼都沒有說.

此時在外面守候的小太監跑了進來,安逸之生怕他驚擾了蒼行江,小聲的教訓他,"沒出息的東西,這麼慌慌張張的干什麼?"

小太監唯唯諾諾的說道,"公公,廷尉大人求見."

安逸之又教訓了那個小太監幾句,小太監出去以後,安逸之對蒼行江說,"陛下,廷尉大人張義在外面等著召見".

蒼行江從懷念魚尺素的情緒中回過神來,放下手中的茶碗,又恢複了以往的威嚴,"讓他進來吧."

張義禮畢以後,蒼行江看著他問,"廷尉這個時候來是為了溫王的事?"

"陛下聖明",張義從袖口拿出一個東西,雙手奉上,"這個是離風自殺之前所錄的口供,請陛下過目."

安逸之過去張義身邊把東西拿過來交到了蒼行江手里,蒼行江看了以後微微皺眉,許久都沒有說話.

張義看著蒼行江不悅的臉色,心里想著,這下完了,他還真是命苦,剛上任不久就趕上這麼件棘手的案子.老師啊老師,您老人家什麼時候告老還鄉不好,偏偏趕在這個時候.

張義不禁苦笑,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何狀這家務事還是皇上家的.

蒼行江不說話,剩下的幾個人誰也不敢應聲,一時間安靜的嚇人,張義感覺自己再這麼站下去,一定會回被皇上嚇出病來.

果然皇帝也是不好當的,雖然手里掌握著生殺予奪的大權,可是碰到兒子不聽話的事情還是很頭疼的.

若是在普通的人家,兄弟之間的不和頂多是爭爭家產,矛盾大了就老死不相往來,可是生在帝王家,那爭的可就是命了.成王敗寇,只在一念之間.

蒼行江自是不知道張義的想法,此時他正在憂慮的是如何處置他的這個第六個兒子,也就是溫王.

他慶幸太子還活著,若是太子死了,他會讓這個兒子去給太子抵命嗎?他想不明白,為什麼他的兒子們要互相殘殺.

"把口供拿去廷尉備案吧,真凶既已伏法,那麼溫王的嫌疑自是洗脫了."蒼行江說完這些,心里並沒有輕松,反而覺得心里的石頭越滾越大.他在思索著這樣做是對還是錯,可無論是出于一個父親的初衷還是一個帝王的權衡,他都別無選擇.

張義接過安逸之遞過來的口供,他畢恭畢敬的問,"陛下的意思是要把溫王無罪釋放嗎?"

蒼行江慢慢站了起來,只見他走到一個擺放花草的桌子前,拿起剪刀剪掉了一盆花草的枝節.

"先關他幾天,離風不是他的屬下嗎?管教不嚴也是很大的過錯,邊關的李長風將軍告老還鄉了吧,下月初七讓他給朕去守著朕的邊關吧."

張義走了以後,蒼行江靜默了許久,"太子那邊怎麼樣了?"

"太子殿下自從醒了,就是冥王妃在一旁照顧著的.聽太子府中的宮女說,殿下現已好多了",安逸之恭恭敬敬的答.

太子府,蕭長歌給蒼慕修注射完最後一針青黴素,蒼慕修疼的咬牙切齒.蕭長歌打完了針還不忘拍了一下他的胳膊,引得蒼慕修瞪著她的兩只眼睛里直冒火星子.

蕭長歌瞥都沒瞥他一眼,全當做是沒看見,一邊小心翼翼地收拾她的家當,把她的那些蒼慕修看著頗為驚奇的怪東西往箱子里裝,一邊漫不經心地說,"殿下,你今天睡一覺,明天就可以活蹦亂跳了."

蒼慕修的胳膊還在刺痛,現在根本說不出一句話來,一邊翻白眼,一邊在心里誹腹,這女人,怎麼就沒有半點女人的樣子,不對,她根本冷血的不像個女人,也不對,男人也沒像她這麼冷血的.根據這女人的說法,從臀部注射會減輕疼痛.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還有她都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的嗎?

蕭長歌收拾好東西以後,魅月把東西接了過去,她想著以後總算可以不用每天都來太子府了,太子的病已經醫好,她也算實現了對皇後的諾言.只希望以後皇後不要再為難他們.她看著太子,想著皇後,隨即又想到蒼冥絕,太子雖常年纏綿病榻,但是還有一個皇後心念著他,事事為他考量.溫王和臨王也有頗得聖寵的母妃護著,只有蒼冥絕自始至終都只是一個人.

蕭長歌這麼想著,頓時感覺一陣心酸.看著蒼慕修的眼神也冷了下來,"王爺好生休息吧,現在天色也不早了,長歌就告辭了."

"慢……慢著"

"嘭""啪"

"殿下您沒事吧"

"沒,沒事,別大驚小怪的,本宮這是疼的,純粹是疼的"

蕭長歌話音剛落,太子想要留住蕭長歌,一個緊張站起來以後碰倒了原先坐著的椅子,打碎了放在桌子上的茶碗,引得侍從一陣緊張.

太子說他疼?蕭長歌本來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只是看著周圍的侍從都是憋著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就連平日里冷冷的魅月也低下了頭.蕭長歌看著蒼慕修這麼孩子氣的一面,頓時感覺其實這個人也不是那麼討厭.

剛想要抬起的腳,又頓了下來,他慌里慌張的,難道是有什麼事,心里這麼想著,就這麼問了出來"殿下還有事?"

蒼慕修被她這麼一問,直接給問住了,他聽到她要走,潛意識里只想留下她,能有什麼事.

"呃",要想一個什麼理由呢,蒼慕修愣了一會兒然後說,"王妃救了本宮的命,本宮自是要謝你的,只是不知王妃可有什麼想要的?"

"殿下無須回報長歌什麼,這是長歌與皇後的約定,長歌救殿下只是履行諾言.再說,長歌在殿下中毒之時被冤枉,也多虧殿下明察才洗清冤屈,殿下若是真的想謝我,就當是扯平了".寥寥數語,說得她救他跟他沒有任何關系.

蒼慕修聽到這些,感覺心里一陣刺痛,比紮了毒針還難受.他驚奇于自己的變化,為什麼聽她這麼跟他撇清關系,他的心里會這麼難受?

"你醫好了本宮的病,本宮謝你不應該嗎?"蒼慕修心里悶悶的,說出的話也有幾分倔強.

蕭長歌不禁翻了個白眼,這是謝人該有的態度嗎?她什麼都不想要.她並不曾回答蒼慕修,只是朝蒼慕修行了一個禮,"殿下留步,長歌告辭了".

那天晚上,蒼慕修很晚才睡,腦子心里一直想著一個人的音容笑貌,不,確切的說,他還不曾見過她笑.可是那個人,卻好像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子里.

第二天早朝,久違了的太子出現在朝堂之上,久病初愈,眾臣都恭賀太子大喜.蒼行江來了的時候,眾人都正襟站著,一派肅穆.

丞相又向蒼行江說了邊疆李將軍告老還鄉的事情,"陛下,李將軍年事已高,怕是不能再為國盡忠了,李將軍上奏,想要告老還鄉."

蒼行江正想著讓溫王去邊疆的事情要怎麼提,沒想現下就有了台階,李將軍一直要退,他沒讓他走,現在為了他那不成器的兒子,他要把這個良將放走了.算起來,他駐守邊關多年,也是時候讓他享享清福了.

"准奏,李將軍可以回來,但是不是回鄉",蒼行江心下有了決定,"傳朕旨意,即刻召李將軍回京安享晚年,賞黃金萬兩".

丞相又接著說,"陛下,那邊關?"

蒼行江看著丞相,又看了看眾臣,眼光在蒼慕修身上停頓了一下,然後說,"溫王也是到了該去封地的時候了吧,本來給他的封地在江南,現在適逢變故,就擇他去邊疆吧."

"這……"丞相心里有些許遲疑,誰都知道邊疆是極苦之地,皇上這是要……

蒼行江並沒有給眾人說話的機會,只是在說出他的決定,"封溫王蒼云寒為雁門太守,即日出發鎮守邊關".

溫王和李將軍之事就算告一段落,早朝快要結束的時候,卻見蒼穆修出列奏稟道:"父皇,兒臣有事啟奏"

上篇:第三十八章 牢獄     下篇:第四十章 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