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十一章 治病  
   
第四十一章 治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十一章治病

什麼英明不英明的,不過是找到了段貴妃的小辮子,狠狠地扯一把而已,她既然敢對蒼慕修下手,就要想到遲早會付出代價.

天花這種東西,傳染性極強,光是這一點就沒有太醫敢親近,真正地為他治病,只能一個人自生自滅.熬過去就算了,熬不過去……她會親自出手的.

這也算是給段貴妃小小的一個教訓,讓她明白,什麼叫做自不量力.

擺擺手讓這個太監退下,又喚了自己貼身伺候的宮女玉芝進來.

葉芳雪搖了搖手中的蒲扇,單手撐著臉頰,看著窗外綠葉成陰,紅花襯影,心情就像是這紅花綠葉一般感受著陽光的照拂.

懶洋洋地開口問道:"皇上知道臨王得了天花的消息之後有什麼反應?有沒有打算要去臨王府?"

這玉芝是葉芳雪身邊的心腹,聰明伶俐,最會察言觀色,就是因為這點才得了她的重用,時常被她安排出去打探消息,每回都十分准確.

玉芝接過她手中的蒲扇,輕輕扇著,靠近她的耳邊低聲說道:"回皇後娘娘,皇上聽說了之後只是砸碎了手里的茶杯,也沒有多說什麼,就是吩咐了太醫院的老太醫們去臨王府為臨王看病.這天花是什麼東西大家都知道,想來皇上也不會置龍體于不顧,貿然去探望臨王的,娘娘大可放心."

葉芳雪對這個答案很滿意,嘴角慢慢勾起一個弧度,紅唇妖媚地輕啟:"皇上若是真要去,身邊也總得得有人勸著才好,再說臨王也是本宮的養子,本宮總要去看看才安心."

玉芝有些驚訝道:"娘娘,臨王得了天花,您萬萬不可去啊!"

葉芳雪心里卻暗暗有了商量,輕嗤道:"縱然是比天花還要可怕的病,我們也得去向皇上求一道旨意去臨王府看看,免得落人口實了."

她是當今國母,而蒼云暮又是寄養在自己身下的,怎麼著也要博了這賢良的名稱.更何況,她要去,也得看看蒼行江同不同意.

說著,葉芳雪已經起身穿鞋,玉芝心里也明白了,俯身幫她穿鞋,扶著她出了宮殿,去往禦書房.

而臨王府已經成了禁地,人人自危,不敢踏進一步.

蒼云暮的房間里只有幾個小時候得過天花的丫鬟在伺候著,段貴妃也是以好幾重的紗巾覆面,身上穿著蕭長歌讓人趕制出來的防菌服,里三層外三層地包裹起來.

不僅是這樣,就連整個臨王府的人都穿上了這種防菌服,在蒼云暮的天花沒有好起來之前,他們都必須提前做好防范.

蕭長歌戴著口罩站在前院里指揮著丫鬟將蒼云暮用過的所有東西都堆積在柴堆上,以便火燒.

"大家動作快一點,凡是臨王碰過的東西全部都放到這里來,一點都不能落下,否則將來感染的就是你們."蕭長歌大聲說道,丫鬟們的速度就更加利索了.

看著整個臨王府差不多的東西都被搬到這里來,有的甚至是只用過幾次的玉杯,蕭長歌就忍不住搖頭.等會要十分豪氣奢侈地將這些東西燒光,她就覺得浪費.

不過畢竟這些東西是蒼云暮的,她只要一想到他做過的那些事情,心里就一陣反胃.就連心里最後一點憐憫也沒有了,真想沒讓他在這里自生自滅.

可他終究是被自己懲罰過的,沒有了傳宗接代的能力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懲罰了.

"冥王妃,東西都在這里了,可以放火了嗎?"臨王府的管家不知什麼時候靠近了蕭長歌說道.

大概堆疊了幾米高,看著這小山一樣的物品,蕭長歌眯了眯眼,點點頭:"放火吧,燒的乾淨點."

管家應了是,命令他們放火,一時間院子里升起了嫋嫋濃煙,向天空滾滾而去,灰色的煙霧繚繞在每個人的眼前.對于他們來說,這並不僅僅是燒了蒼云暮的東西那麼簡單,也是對生命的一種愛護.

火勢越來越大,燙的每個人的臉頰都紅通通的,這樣的火勢持續不久就淹沒下去,變成了微微的小火.

有丫鬟已經拿了棍子來挑里面沒有燒乾淨的衣裳,讓遺落下來的毒點再次接受烈火的焚燒.

"冥王妃,冥王妃,貴妃娘娘讓您去房里一趟,王爺一直高燒不退."明月的聲音從遠處嚷嚷著來了,氣喘籲籲地還沒站穩,話就已經說完了.

再一看,眼前已經沒有了蕭長歌的身影,錯愕地抬頭四處搜索了一下,在前面木廊的拐角處有一抹嫩綠色的身影消失不見.

她連忙追了上去.

一進蒼云暮的房間,段秋煙就面容焦急地拖住蕭長歌的手臂,聲音里帶著懇求:"長歌,你快看看暮兒是怎麼回事,他突然間就高燒不止,怎麼叫他也清醒不過來.長歌,你醫術高明,連太子都能治好,一定也能治好暮兒的!"

不讓她繼續追查始作俑者是誰,反而在這里一副哭哭啼啼的樣子,到底是不敢追查,還是你已經知道是誰干的了呢?

不過這和她都沒有太大的關系,她的目的就是救蒼云暮,她被皇上封賞,天下人都知道她把病怏怏的太子弄好了,要是救不成他,豈不是打自己的臉?

她撇撇嘴把自己的手臂從段秋煙的手里抽出來,言中帶有輕微的安撫:"貴妃娘娘,得了天花再發高燒屬于正常現象,你不要著急,我會配藥讓臨王的高熱退下來的."

聽了她的話,段秋煙松了一口氣,整個人疲軟地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蒼云寒已經被發配去做雁門太守,擇日就要出發,她的兩個兒子就只剩下蒼云暮在自己的身邊,若是再因為天花而去,她就真的孤零零一個了.

而她眼前曾經最討厭的一個女子,竟然是能救自己兒子的人,她有些苦澀地自嘲一聲.

"長歌,那就勞煩你了."

蕭長歌看了她一眼,朝她微微一笑,便不再看她.

冥王府內,蒼冥絕在書房里處理公務,手中的毛筆落在白紙上,黑墨濃濃地印在白紙上,半天也不見他動一動.

門外突然氣喘籲籲地跑進來一個人打破了這詭異的甯靜,一陣風似的飄到了蒼冥絕跟前.

"王,王爺,我剛才探了發現王妃讓臨王府的所有人都穿上了一種特制的衣服,叫做,叫做防菌服……而且今天已經讓丫鬟奴才把臨王的東西全都燒了,一把火下去半個臨王府都沒了!段貴妃現在對王妃信任的不得了,王爺你大可不必擔心."

他一整天都窩在臨王府的屋頂上,看著底下清一色藍色衣服丫鬟奴才走來走去,好不容易才把蕭長歌給認出來.

又跟著她來來回回地跑了好多屋頂,差點沒把臨王府的瓦片都踩碎了.

"恩."蒼冥絕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手里的毛筆終于動了動,毛已經爛了.

這是什麼意思?一句話都不說,是讓他繼續彙報嗎?

就在江朔琢磨不透時,終于傳來了聲音.

"再去探,暗中保護王妃,不要讓她傷到一根手指."蒼冥絕冷冷說道,緊緊地握著手里的毛筆,在紙上重重地劃下一撇之後,一甩手毛筆就丟了出去,在牆上落下深重的一點.

"是."江朔應道,飛身退了出去.

蒼冥絕的雙手緊緊地握著桌角,五指關節清晰可見,青筋暴起.

若是蕭長歌在臨王府里受到一點感染,他勢必要整個臨王府陪葬!

蕭長歌走進了屏風里面,為蒼云暮把脈,他的確發了高燒,氣氛沉靜了一會,她已經從屏風後走了出來.

"來人,去抓干百里香兩錢,菩提花和洋甘菊各三錢的藥混合熬給臨王喝,再買一些梨子來."蕭長歌肅清聲音說道.

大家對于蕭長歌深信不疑,立即有丫鬟匆匆跑出去了.

忽而,門外傳來幾聲紊亂的腳步聲,宮中幾位年老的太醫提著自己的藥箱進了房間,個個臉上都蒙著布塊.

他們從院子里進來就看到了丫鬟們的打扮,一見里面的段秋煙和蕭長歌也是一身包裹的結結實實的,也不知是什麼材料制成的服裝.

"給貴妃娘娘,冥王妃請安."各位太醫紛紛下跪.

"起來吧,是皇上讓你們來的嗎?"段秋煙有些疲憊地問道.

太醫們拍拍衣袖,站了起來,最年老的那一位上前一步答道:"回娘娘,是皇上派老臣來給臨王看病的,方才老臣一進門就看到府里所有人都穿上了不同于常的衣服,還有帽子,不知道這種衣裳是用來做什麼的?"

衣裳是蕭長歌讓人去制成的,她知道這種東西在古人的面前又是一種新奇的東西,便笑答道:"這種衣裳是可以防止病毒侵體的,沒有得過天花的人穿上可以防止的病,府里還有幾套,不如幾位太醫也穿上?"

說罷,便喚了門外侯著的魅月進來,正打算讓她去庫房里取衣裳進來,可太醫卻一皺眉,斥聲道:"這簡直是胡鬧!冥王妃,老臣從來沒有聽過有衣裳能夠防止病毒的,請你不要把治病當成一種兒戲,得了天花應該盡快隔離,而不是還讓人接近."

此話一出,後面的幾位太醫連連附和稱是.

他們當太醫幾十年,也不是沒有治療過天花,有人活了,有人死了,都很正常.

哪里有聽說穿上一身衣裳就可以不得天花的說法?若是如此,人人都穿上不就可以不得了?

上篇:第四十章 警告     下篇:第四十二章 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