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十五章 別扭  
   
第四十五章 別扭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十五章別扭

可是葉皇後那邊卻是盛怒不已了.

"什麼?老太醫們都生病告假了?臨王的高燒也退了?怎麼可能?蕭長歌竟然有這個能耐治好天花?"一連串的疑問讓葉皇後喘不過氣來,猛地坐到了身後的軟墊椅子上.

玉芝連忙過來為她捶腿,看她急得臉色蒼白,知道這次讓太醫干擾蕭長歌為蒼云暮治病的計劃已經失敗了.

沉思了一會,便出言勸慰:"娘娘,冥王妃怎麼可能有這個能耐治好天花?不過是運氣好用對藥了而已,她那偷學的幾斤幾兩哪里上的了台面?無非是段貴妃現在沒人可用,勉強用她罷了."

雖說玉芝說的沒錯,但她還是不放心,冥王府的那些人彎彎道道多著呢!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是讓蕭長歌治好了蒼云暮的病,那她的心思可就都白費了.

"不管蕭長歌是再世華佗還是大羅神仙,都沒有辦法治好臨王的天花!哎,本宮許久沒有出宮了,也該出去看看了."葉皇後嫵媚地撩了撩額際落下的幾縷發絲,悠悠說道.

玉芝可算是聽出她話里的意思了,忙問道:"娘娘您這是要去臨王府?"

"本宮要是再不去,臨王府可就要鬧翻天了,不給蕭長歌一點顏色瞧瞧,她還真的以為臨王府就她一手遮天呢!"

玉芝輕輕地捶打著她的腿,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掐媚道:"娘娘真是英明睿智,冥王妃要是見了娘娘,恐怕身上的一點能耐都沒了,我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像民間傳聞地那樣厲害!"

哼!不過是個傳言而已,區區一個冥王妃竟然妄想擋了她的康莊大道,真是不自量力.

是時候是求見一下皇上了,葉皇後被玉芝攙扶坐了起來,又重新換了一身衣裳,往禦書房里去了.

離蕭一路暢通無阻地進了冥王府,他走過寂靜無人落葉紛紛的前院,再穿過一條九曲十八彎的走廊,最後走到了蒼冥絕的書房.

"參見王爺."離蕭微微行了一禮,走了個過場,便徑自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喝了一口茶後點點頭道,"還是王爺府里的茶香,我這幾日忙著研究新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都快成了僵尸了."

上位的蒼冥絕冰冷寒意的眼神略微地掃了一眼離蕭,最後低頭處理公務,似乎對他成不成僵尸沒有太大的興趣.

"你研究的新藥是什麼?可和天花有關?"蒼冥絕兩句話不離天花,這兩日冥王妃在為得了天花的臨王治病是眾所周知的事情,離蕭自然也知道.

他見識過蕭長歌出神入化的醫術,但是對她去治療天花的事情還是有點摸不透,天花是一種連他都不會輕易涉足的東西,他很佩服蕭長歌有這麼大的魄力.

更何況是為了曾經和冥王有過過節的臨王,無論是從膽量還是度量上來說,離蕭都是很佩服的.

他稍稍地露出潔白的牙齒,低聲道:"不是,是一種緩解疼痛的藥."

說罷,蒼冥絕就再也沒有接話,低頭處理公務.

離蕭覺得今天的蒼冥絕比平常更冷了,平常是語言上的冷漠孤傲,而今日看上去整個人都浸在冰水里一樣.

他也不敢隨便說話,書房里的氣氛有些冰冷和詭異,他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茶水,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王爺,其實這藥還是和天花有關的,得了天花的人要是哪里疼痛都能用的……"

"恩……"蒼冥絕從鼻子里冷然地發出一個字,又接著說道:"你幫本王查一個人,在臨王的府內有一個臨王的貼身丫鬟,照顧臨王的衣食起居,但是在臨王得了天花之後就消失不見了,你查下她是誰安排進臨王府的."

"是."離蕭雙手抱拳,堅定的聲音應著.

他渾身的肌肉松弛下來,淡定地坐下喝茶,雖然冥王這人是冷了一點,但是冥王府里的茶確實是不錯的.

"王爺,聽說最近王妃去為臨王治療天花了,這天花極其容易感染,一定要小心!"

離蕭話一說完就被蒼冥絕凌厲的眼鋒一掃,忽而門外傳來一聲清亮明快的女聲:"多謝離公子關心,我自然會小心的."

一個身著鵝黃色衣裳的女子已經快步走了進來,頭上只插著兩根淺色雕花的玉釵,再無其他墜飾,可卻將她整個人襯得如同一朵芙蓉一般.

她款款走近,清明的身影仿佛讓人想起了一句詩: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蒼冥絕見到她雙眼的冷鋒才消失不見,轉而代替上了一種難以見到的溫柔.

"見到王妃平安無事回來,我就知道王妃醫術高明,算我多慮了,我突然想起來我府里還有藥在曬著呢,我先回去了."離蕭說完,迅速地跑出去了書房.

似乎今天冥王府的人都不是很待見自己,他還是快點離開這里,免得受傷.

蕭長歌見他的高挑身影風一般地跑了出去,有些無奈地笑了笑,微帶笑意的目光對上了蒼冥絕冰冷的雙眼.

"他怎麼了?跑的這麼快?"蕭長歌似有若無的笑意映在蒼冥絕的眼里,很是刺眼.

他只知道這個笑容不是為了自己,她的眼里也裝下了其他的人,自己不再是她眼里的唯一.

他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不行,她的眼里心里只能有自己一個!

可是今天不住出現的男人讓他出現了危機感,他真的很想將這個女人死死地拴在自己身邊,寸步不離.

他緊緊地握住毛筆,目光冰冷地停留在一處,緩緩地走到了蕭長歌的面前,略帶微繭的手指撫摸上了她的臉頰,動作溫柔,目光卻寒冷如冰.

"沒有發生什麼事吧?"蒼冥絕一語雙關,面不改色.

蕭長歌纖細的手掌覆上他的手背,搖了搖頭,"沒有,都很好,臨王已經好多了."

"是嗎?"蒼冥絕冷冷一笑,抽出自己的手,她臉上的笑意讓他覺得很刺眼,"你從臨王府出來時可有遇見什麼人?"

蕭長歌柳眉輕輕地挑著,臉上的笑意還是不減,不知道他這麼問的用意,不過還是如實相告:"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此話一出,蒼冥絕的目光收縮了一下,嘴角慢慢地滲出一個寒冷的笑意,蒼慕修竟然沒有找她?那他等在臨王府門口的目的是什麼?

或者,是她在說謊?

蒼冥絕只覺得一口悶氣堵在自己的胸口,蒼涼道:"沒什麼,就是隨便問一問,餓了吧?我們去用膳."

說罷,已經率先推著輪椅出了書房,身後蕭長歌臉上的笑容暗淡下來,隨後也快步走出去接過他的輪椅,推著他往膳房去.

她總覺得今天的蒼冥絕怪怪的,卻又說不上來哪里怪.

丫鬟從廚房里端著晚膳進來,一道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飯菜一一上桌,糖醋排骨,水晶肴肉,脆皮燒鴨外加兩道綠色的蔬菜擺成一圈,中間放著珍珠翡翠白玉湯,外面是各種小菜,看起來就讓人垂涎欲滴.

不得不承認在這里,衣食住行的條件是最好的,天冷裁衣,腹空則食,隨時隨地出行游玩,丫鬟婆子一堆圍在身邊照顧,再外帶一名武藝高強的美女保鏢,日子過的有滋有味.

兩人坐定,便有丫鬟過來為他們配菜.

蒼冥絕提起筷子幫蕭長歌夾了她最喜歡的糖醋排骨之後便盯著她用膳,仿佛看她吃飯就是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一樣.

"來人,去拿豌豆黃上來."蒼冥絕吩咐旁邊的丫鬟.

蕭長歌這才從抬頭看了一眼他,眼里的光亮亮的,果然他還是每天都必備豌豆黃.

丫鬟端了一碟黃色的點心上來,放在桌子的中間,蕭長歌立即用筷子去夾,還沒碰到那香甜軟糯的黃色,筷子就被蒼冥絕打掉了.

"先吃飯,飯吃完了才能吃."蒼冥絕盯著她看.

蕭長歌撇撇嘴,心不在焉地扒拉著飯,不讓她吃這麼早上來干什麼?故意讓她心癢癢!

"我很餓,吃了它才能吃下飯!"蕭長歌不滿道.

蒼冥絕看她那樣子,夾了一塊到她手腕旁邊的白色碟子里,每次看她吃著喜歡的東西,心滿意足的樣子他就很高興.

吃完飯,丫鬟收拾了飯桌,蕭長歌推著他出了門口,漫天繁星點點閃閃爍爍地眨著,青色的石子路被繁星映照出明亮的一條.

"今天的月亮好圓啊!今兒該不會是十六吧!"蕭長歌望著高掛著的月亮,感歎道.

"今天是二十二,不是十五,再說中秋節是十五."蒼冥絕正色道.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冥王爺!"蕭長歌笑意盎然,咬著下唇.

等了一會都沒有聽見蒼冥絕的聲音,蕭長歌正想說些什麼,他冷的聲音便傳來:"更深露重,回吧."

說著,自己推著輪椅往回走,蕭長歌緊跟上去,可卻沒有看清腳底下有一塊石子擋路,絆到了石子上面,一時間就要往前面摔去,突然旁邊伸出一只有力的大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將她蹣跚的步履扶正.

蕭長歌勉強站穩身子,方才因為摔倒快要跳出來的心瞬間收回了胸腔,尚未回握住蒼冥絕的手,他就已經縮了回去.

"看路!"蒼冥絕冷冷說道,已然推著輪椅前去了.

"更深露重,偶爾看不清路也屬正常."蕭長歌又追了上去,調皮地說道.

"下次再抱著這種心理,我不會再扶你."蒼冥絕頭也不回.

他推著輪椅的背影依舊挺拔,黑色的衣裳被夜色包裹起來,蕭長歌看著他的背影怔一怔神,邁步走了上去,去推他的輪椅.

上篇:第四十四章 配合     下篇:第四十六章 突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