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十七章 掐架  
   
第四十七章 掐架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十七章掐架

"徐太醫,還不快去!"葉皇後冷冽地說道.

受了指令,徐太醫作勢就要往蒼云暮的房間里闖去,段秋煙連忙喚了丫鬟,"明月,彩霞,你們快去把他攔住."

明月,彩霞都是段貴妃身邊的貼身宮女,做事頗有點她的風范,雷厲風行地就將徐太醫攔了下來.

徐太醫年過半百,有心無力,更加不敢和貴妃娘娘的宮女發生碰撞,一時間求救地看向了葉皇後.

沒想到段貴妃已經敢明面上和自己作對了,葉芳雪連連說了三聲好好好,就厲聲喚了自己的太監宮女兩排人進來.

指著攔在徐太醫面前的明月和彩霞說道:"段貴妃兩個婢女以下犯上,尊卑不分,拖出去,杖斃!"

一時間場面有些混亂,明月和彩霞一聽杖斃兩個字眼,不死也要暈倒,年紀輕輕還沒熬到出宮嫁人的年齡就要慘死在這里,怎麼著也不能啊!

便伸手推了來的宮女和太監,那些宮女都是葉皇後養在身邊的人,有點她的風范,一巴掌就賞了過去,嘴里還罵罵咧咧:"你個賤骨頭,皇後娘娘說的話也不聽,是不是不把皇後娘娘放在眼里了?"

段貴妃氣的快要犯心髒病,捂著胸口看著打人的宮女,氣喘籲籲地說道:"反了反了,真是反了,你們當本宮是死的?說杖斃就杖斃,說打耳光就打耳光?"

葉皇後哪里理會她?坐在一旁,喝著茶歡快地看好戲.

"都住手!你們快去攔住他們,臨王府也是他們一群賤婢能夠撒潑的地方,都把本宮的話當耳旁風是不是?"段貴妃沉不住氣站了起來,揮舞著手里的帕子,又不敢上前分開她們,火急火燎地站在一邊.

雙方陣勢都很猛,一邊是藍色防菌服陣營,一邊是內宮服制陣營,雙方已經掐起架來了,倒是難為了徐太醫夾在中間,左右都受攻擊!

蕭長歌見高高在上,端著架子在看戲的葉皇後絲毫沒有想要喊停的想法,終于忍不住站了起來.

走到門口,拿起門口放著的一把長棍,在手上拍了拍試試堅硬度,又在地上跺了跺,覺得可行,便握著棍子沖進了廳里.

這吵鬧地不可開交,混雜的人群根本看不清臉,蕭長歌面無表情地一棍子招呼下去,管她誰是誰,猛地往內宮制服那邊敲打著.

"這里是臨王府,臨王還生著病,病人需要休息你們知不知道,跟一群瘋狗一樣吵什麼吵?"

蕭長歌找了個最直截了當的辦法,也完全是一種"打狗不看主人"的行為,把一群人的上上下下都罵了一通.

這些宮女太監吃了癟,挨了打,但礙于蕭長歌的身份也不敢說什麼,不愧是訓練有素的宮人,不一會就一溜煙地跪了兩排.

這一棍,也是打通了葉皇後的任督二脈,她至今才發現原來冥王妃也有這麼潑辣的一面.

"現在知道跪下了?全部都給我退出去."蕭長歌清秀的臉龐因為剛才的動棍泛出了紅色,額邊的發絲有幾絲淘氣地落了下來.

她手里拿著長棍指著跪著的宮人們,倒也有幾分氣勢,凌厲的目光一一地掃遍底下的宮人,他們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葉皇後緩緩地從椅子里站了起來,高傲冷然地環顧著四周,目光落到了蕭長歌的身上,帶著些許震驚和憤怒.

"本宮倒瞧不出來冥王妃還有這份膽量,竟敢命令本宮手底下的宮人?若是本宮稟告給皇上,你說說會有什麼罪呢?"她冷漠的聲音中帶著幾絲悠閑之感,似乎在說今天中午吃什麼一樣簡單.

蕭長歌哪里怕她,扔了手里的長棍,不快不慢地坐到椅子上,拿起旁邊的手帕輕輕擦拭著手指,"皇後娘娘,您帶著一堆宮女太監來到臨王府鬧事,全然不顧病危的臨王,身為一國之母一點仁愛之心也無,我相信皇上英明睿智,誰對誰錯自然一清二楚."

"你你,好你個冥王妃……"葉皇後被她噎的一句話都說不完整,氣的胸口上下起伏.

而一旁的段貴妃見狀也平複下來,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仿佛這場鬧劇只是一個不痛不癢的小插曲.

"七弟這里可真熱鬧,母後,貴妃娘娘都在啊!看來兒臣是來晚了."一聲清朗動聽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這聲音分外耳熟,還沒去猜是誰,人就已經大步大步地走了進來.

蒼慕修身著一身白色簡裝,腰間束條白玉帶,頭上一根青玉簪子綰發,風度翩翩,氣宇非凡,臉色也不再是從前的蒼白.

今天的臨王府果真分外熱鬧,先是皇後大駕光臨,再是太子親臨現場,不知真是兄弟情深還是為了其他.

"修兒,你怎麼來了?快坐,你七弟感染天花,若是無事,還是不要來了,你的心意大家都知道."葉皇後神情微帶緊張,這好不容易將他從小的的病治好了,再得了天花可怎麼了得?

聽葉皇後這麼說,段貴妃的臉色可是冷的不能再冷了,而蕭長歌也明白了什麼叫做護子心切,她可以帶人來這里鬧事,卻不讓自己的兒子身臨危險之中.

可是,蒼慕修的臉色卻一點一點地冷冽下來,"母後,七弟是我的弟弟,,他感染天花我這做哥哥的來看看他又有何妨?若是我今日不來,才是真正斷了我們的兄弟情分."

"修兒,你……"

"母後,兒臣還未進門時就看到了您帶著宮人來到七弟府內,冥王妃也說了七弟生病需要靜養,您還是回宮吧,這里有兒臣替您照料著."蒼慕修果然有太子風范,說完就喚了她的貼身宮女玉芝進來,"伺候母後好生回宮,若是出了什麼事,唯你是問."

好你個蕭長歌狐媚子,定是你對我兒下了什麼妖術!幫著外人來對付自己的親娘.

果然還是兒子有用,三言兩語就打發了葉皇後回去.段貴妃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看,她自然知道蒼慕修不會為了自己,那就是為了……

她心下一震,該不會真的是……但是沒等她質疑完,蒼慕修就已經施施然開口:"貴妃娘娘,母後只是一時氣急,兒臣替她賠罪了."

段貴妃嘴里連連說不會不會,他又道:"兒臣想看一看七弟,不知可否?"

"可,就在里面,去吧."

說罷,蒼慕修朝著段秋煙一笑,余光卻看向了蕭長歌,嘴角勾起一個弧度,往內間去了.

蕭長歌也回了實驗室,葉皇後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阻礙她對蒼云暮治病的進度,這下被蒼慕修不軟不硬地打了回去,想來也沒不會再來了.

而段貴妃低頭思索了一會,歎了口氣去了東院.

將提取好的青黴素放進培養基里培養成抗生素,蕭長歌伸了伸懶腰,再抬頭,已經日落西山了.

外面的紅光透過紙糊的窗戶灑進實驗室,斑駁陸離地為地面長桌點上一層明亮的裝飾.

按照這樣的進度下去,明日就可以提取抗生素為蒼云暮注射了.

蕭長歌脫了身上的防菌服,出了臨王府的大門.

還沒有上蒼冥絕派人來接的馬車,等候多時的蒼穆修走上前來,朝她一笑.

蒼慕修走近了她,還沒等她行禮,就虛扶了一把,連忙道:"對我不要行這些虛禮,若真要計較,應該是我對你行禮,你救了我一命,還沒感謝你呢."

如此客氣又彬彬有禮,像極了一個誠心誠意想要感謝的樣子.

可蕭長歌卻退後一步,有些疏離地說道:"哪里,這是我們之間約定好的事情,本來就不存在什麼謝不謝的."

"不,"蒼慕修又朝她走近一步,"做人要有道理,不論怎麼樣,我都應該感謝你."

說著,一邊從懷里掏出一個紅木打造成的盒子,外面雕刻了一層龍鳳盤飛的精致雕工,邊上鑲了金絲,一看就是宮廷上品.

打開,里面出現一只金色的手鐲,手鐲上面雕刻著一只鳳凰,色澤明亮,雖然蕭長歌是外行人,但一看就知道這個一定價值不菲.

"長歌,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你一定要收下,如若不然,我甯願自己再次身受重傷,不治而亡!"蒼慕修的話讓她震驚地說不出話,愣神的功夫,金屬質感的鐲子已經滑上了自己的手腕.

什麼意思?他用自己生命來威脅她戴上鐲子?

"你這樣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下次就算你身受重傷,我也不會把時間浪費在你的身上,這個鐲子我確實不能要,你送給應該送的那個人吧."

蕭長歌正要褪下手里的鐲子還給他,身後就出現了一聲冷笑.

從蒼冥絕的角度看去,正好將蕭長歌褪鐲子的動作擋住,從而看到蒼慕修貼近她的耳側在低語些什麼的樣子.

這聲不屑,冷笑傳進蕭長歌的耳里,她猛地回頭,就看到了目光冷冽,嘴角冷笑的蒼冥絕.

"好一副你儂我儂,情深義重的樣子."蒼冥絕冰冷的聲音不帶一點感情,目光瞥向了蕭長歌手腕上的玉鐲,目光忽而更加冷冽起來,"看來是本王打擾到你們了,你們繼續!"

說罷,猛地調轉輪椅往前滑去.

蕭長歌有那麼一瞬間的無措,瞪了一眼蒼慕修,立即追了上去.

而身後的蒼慕修看著兩人,嘴角的笑意一點一點地消失殆盡.

上篇:第四十六章 突擊     下篇:第四十八章 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