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十八章 冷戰  
   
第四十八章 冷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十八章冷戰

這是蕭長歌第一次見到蒼冥絕生氣的樣子,從她追著他一路到了冥王府里,他都沒有說一句話.

整個人如同浸在寒冬臘月的水里,渾身都散發出一種凍人于十米之外的冷氣,簡直比最低度的空調還冷.

蕭長歌急得全身暴躁,明明她和蒼慕修沒有發生什麼,卻被他看到無法解釋的那一面,他來的是那樣恰巧准時.

魅月和江朔面面相覷,走路都打著飄,前幾日還說王妃王爺恩愛來著,今天怎麼就吵架了?

"冥絕,我和太子真的沒有什麼,你剛才看到的都不是真的."蕭長歌追著他進了書房,著急上火地解釋道.

"沒什麼?不是真的?"蒼冥絕突然停下來看著她冷笑一聲,什麼時候她也變得這麼會演戲?

他猛地握住了她帶著玉鐲的手腕,輕輕地擺弄著,蒼涼道:"剛才我見到的都不是真的?那你好好地告訴我,這個玉鐲是從哪里來的?"

他自始自終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的優秀美貌讓所有人覬覦,那人不是別人,竟是自己的兄弟!

那個玉鐲代表什麼別人或許不知道,可是他卻一清二楚,否則,他也不會這麼生氣,不僅僅是氣憤蕭長歌,更是氣憤自己.

"我會還給他的,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他的東西."蕭長歌說罷,伸手去摘手上的玉鐲,可是那玉鐲好像不願意被褪下,鎖的緊緊的,褪著褪著,她的目光有些酸澀.

憑什麼她就該這樣低聲下氣地討好他?憑什麼她就不能有自己的思想主見?

蕭長歌的手腕上漸漸地出現一個紅色的印記,她右手緩緩地放下,這個玉鐲她會褪下來的,但是不想當著他的面褪!

她和蒼慕修之間清清白白的,為什麼要解釋證明那麼多?

她行的端,坐的正,身正不怕影子斜,沒有的事情她也不願解釋那麼多,既然兩人相愛,就應該相信對方不是麼?

"我最後說一遍,我和太子之間沒有什麼,你信則信,不信則矣."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很好,淚水沒有流出來.

信誓旦旦地說罷,轉身就要離開書房,還沒走到門口,里面就傳來一聲"砰"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蕭長歌身子一怔,強忍住想要回頭的欲望,昂首挺胸地邁步出院子.

還沒有走出幾步,身後就傳來急切的輪椅滑聲,一聲冰冷急促的聲音響在身後:"你要去哪里?給我回來!"

蕭長歌也學他冷笑:"我去哪里重要嗎?我說了你信嗎?"

"是急著去會情郎吧."嘲諷輕蔑的語氣從蒼冥絕的口中傳出.

不管方才蒼冥絕怎麼質疑她,她都可以堅持,可是現在他一句話,就把她從天堂打入了十八層地獄.

她咬牙回道:"是又怎麼樣?"

蒼冥絕猛地閉了閉眼,雙手緊緊地扶住輪椅的扶手,強忍住自己控制不住想要上前傷害她的想法,他的目光急劇地收縮著.

"王爺!"江朔見狀不對,連忙上前勸慰,"王妃只是一時生氣,口不擇言而已."

而魅月連忙上前拉住了蕭長歌,這個時候只能先把兩人的情緒安撫下來.

他們是時時刻刻都暗地里跟在蕭長歌身邊保護她的,對于蒼慕修在臨王府門口做的事情他們看的一清二楚,深知蕭長歌和蒼慕修之間並沒有什麼.

蕭長歌眨了眨眼睛,眼眶不爭氣地紅了,手掌在衣裙兩側握成拳,緊緊地攥著裙子.

她正要邁步出去,身後傳來蒼冥絕的咆哮聲:"站住,沒有本王的允許,你哪也不許去!"

她吸吸鼻子,不屑地反問:"怎麼?我又不是你豢養的寵物,憑什麼聽你的?"

"就憑你是冥王妃,本王的王妃,你就應該聽我的!"蒼冥絕冷傲地說著,輪椅已經滑到了她的面前,一只手緊緊地抓住她的手,一只手推著輪椅,大力地沖向了前方.

不顧她的掙紮,打罵,蒼冥絕一言不發,冷冷地直視前方,直到了西院的庫房門外,拿出鑰匙讓小厮開了門,進了里間才松開她的手.

這里是冥王府的庫房,之前蕭長歌有跟著他來過一次,只是他帶自己來這里做什麼?

庫房里點上了燈,小厮掩上門退了出去,蒼冥絕冷冷地瞥了蕭長歌一眼,冷漠的眼神讓她覺得眼前的人是那麼地陌生.

里面堆放著幾十個二十多寸的榆木雕花箱子,個個都紋了金邊,蒼冥絕一一地將箱子打開,金光閃閃的珍珠翡翠如意一一呈現在她的眼前.

原來這個就是古代土豪的世界!用箱子裝上價值連城的珠寶,再鎖到庫房里派上幾個人看守就行.哪里像現代的銀行,錢塞進去都是看不見的.

"挑!"蒼冥絕指著這里的箱子,冷冷道.

蕭長歌愣神了幾秒鍾,突然間不屑地笑了起來,"原來冥王您能拿出來的就只有這些東西了?這還真比不上我腕上的玉鐲子好看!"

她從來最恨以錢收買人心,頭一次對蒼冥絕說了謊話.

她的確很不喜歡手上的玉鐲,但是她也想殺殺蒼冥絕的銳氣.

"是嗎?"蒼冥絕的目光更冷了.

他緩緩地滑到蕭長歌的面前,執起她的手腕,覆蓋上一層紗織手帕,猛地將鐲子褪了下來.

在蕭長歌握著手腕震驚之時,他將玉鐲放到了一邊的桌子上,隨手拿起箱子里的一塊水晶石,對著玉鐲猛地砸了下去.

玉鐲"啪"一聲,應聲而碎.

蒼冥絕冷笑一聲,丟了水晶石,推著輪椅出去了.

微風輕輕地卷進這個幽暗的庫房,幾縷燭火明滅不定.

蕭長歌眨眨眼睛,單手撐在桌子上,低頭看著四分五裂的玉鐲,忽覺得心里明快了許多.

各式花樣的燈火瞬間亮了起來,各宮各院都燃上了蠟燭,將黑暗的夜晚照亮.

一宮的院子門外,一個穿著淺綠色宮裝的宮女手里端著一碗燕窩,在門口徘徊猶豫,遲遲不敢進去.

一個身著綠色宮裝的宮女從院子外面走來,見她鬼鬼祟祟地在門口轉著,連忙拍拍她的肩膀:"你在這里干什麼呢?"

待宮女轉過身,有些害怕地低聲說道:"玉芝姐姐,我正要將燕窩送給皇後娘娘,可,可是院子那邊還有火要看,所以,所以……"

這個宮女玉芝是認識的,她是從別處新調過來的,膽量不大,手腳也不利索,好在人實在,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

玉芝皺眉看了她一眼,沒好氣地說道:"去吧去吧,我來端給皇後娘娘."

還沒等敲門呢,里面就傳來一聲大喝,接著就是碗杯"噼里啪啦"破碎的聲音.

今天葉皇後脾氣不好,難怪人人都不敢上跟前去伺候.

玉芝推了門進去,一只杯子正好砸到了她的腳下,她淡定地越過那只碎掉的杯子走了進去,將燕窩放在旁邊的桌子上,低聲道:"皇後娘娘息怒,先喝點燕窩吧!"

葉皇後揮舞著手里的扇子,不耐煩地瞥了一眼燕窩,怒氣沖沖地道:"端出去砸了,本宮不想喝."

只要一想到中午在臨王府受的那股子氣,她就覺得渾身都被濁氣堵了.

"娘娘,再怎麼生氣您也不要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啊!您一晚上都沒吃東西了."玉芝說道.

"本宮吃不下,沒想到蕭長歌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竟然讓修兒都幫她說話,來對付本宮,實在傷心啊!"葉皇後歎了口氣.

玉芝連忙勸慰道:"太子孝心十足,哪里會幫著外人來對付娘娘?不過是因為冥王妃救了他一命,他心里有所謝意而已.奴婢看得出,太子還是對娘娘很好的."

宮中這麼多人,也只有玉芝能在葉皇後的耳邊說句話了,也只有她說了,葉皇後才能聽兩句.

葉皇後冷哼一聲:"那個小賤蹄子,仗著自己救了修兒一命,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都快爬到本宮頭上了."

能讓蒼慕修都幫著說話的人可不多,可她蕭長歌偏偏就是其中一個,她不僅得了蒼冥絕的寵愛,還企圖霸占蒼慕修的心?

"娘娘,就算借她幾百個膽子她也不敢啊,您是一國之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她不過仗著太子偏幫她,逞口頭之樂而已,不足掛齒."玉芝不住地貶損著蕭長歌.

葉皇後撫額歎氣:"修兒可真是糊塗,她是冥王的王妃,無論怎麼樣也不該去招惹她啊."

"娘娘,您先喝口燕窩,奴婢替您想想辦法."玉芝低頭將燕窩推了過去.

葉皇後賞識地看了她一眼,有這個丫鬟在自己身邊可真是好,不僅有主意,還沒有二心,處處為了自己著想.

喝了幾口之後,便撂下湯匙,玉芝遞上濕帕擦嘴.

之後便悄悄地附到她的耳邊,神秘兮兮地說了兩句話.

葉皇後一邊聽,嘴角勾起一抹深沉的笑意,不住地點頭.

等到玉芝說完之後,她順了順額頭上的碎發,端正了坐姿,笑意盎然:"玉芝啊,你說本宮應該賞你些什麼好呢?"

玉芝聽了趕忙磕頭跪下了,連續磕了幾個頭之後才道:"奴婢哪里還敢要娘娘的賞賜,娘娘的賞識對奴婢來說就是最大的賞賜了."

聽完玉芝奉承的話,葉皇後笑得花枝亂顫.

上篇:第四十七章 掐架     下篇:第四十九章 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