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五十一章 目的  
   
第五十一章 目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十一章目的

"冥王妃……你這話什麼意思?"蒼云暮蒼白的臉色因激動變得更加有些紅潤.

段貴妃面上也是一陣青白交加,她不是什麼善類,在宮中一路摸爬滾打爬上了貴妃的位置,不知付出了多少心機和汗水,這表面上裝的功夫還是厲害的,不過一會,就恢複了正常的臉色.

蕭長歌輕笑一聲:"字面上的意思."把醫藥箱里的針筒,抗生素一一拿了出來,"貴妃娘娘,我要為臨王打抗生素了,您挪挪位."

就是這個水一樣的東西救了她兒子的命,段貴妃怎麼能不知道,連連讓出一個位置.

"這,這是什麼?你要用這個來戳我?"蒼云暮見她舉起針筒一副邪惡的笑容就泛雞皮疙瘩.

蕭長歌配好量,又拿出止血帶,利落地綁在他的手臂上,邪笑道:"臨王,這個不是用來戳你的,這個是用來為你治病的."

就在蒼云暮看著那個細小的針筒要插進自己的肉里,臉色像是吃了狗屎一樣難看時,段貴妃勸解道:"暮兒,這個確實是為你治病用的,你就乖乖配合一下冥王妃吧!"

還是段貴妃的話管用,此話一出,蒼云暮臉色終于緩和了一點,不過話里沒好氣:"那就快治吧!"

喲呵!蕭長歌心里一陣冷笑,以為老娘是你的禦用醫生啊?這麼命令人,這仇算是記下了,等會分毫不落地回答給你!

舉著針筒猛地一下戳進了蒼云暮手臂上長滿膿瘡的肉里,只聽見"啊"一聲慘叫的聲音,針筒里的抗生素慢慢地進入了他的體內.

再次抬頭時,蒼云暮的臉色又變成了昏迷時的蒼白.

"好了,收工."蕭長歌用棉簽止血,收了針筒,"一個月之內你的天花就會破皮結痂,然後慢慢脫落,期間不要用其他的藥,明白了嗎?"

"好,長歌多謝你."段貴妃起身看著蕭長歌誠懇道.

一聲謝意就行?蕭長歌裝作沒聽見的樣子,假裝低頭在醫藥箱里翻找著什麼,將段貴妃晾在一邊.

周圍的空氣一時間降低了好多度,段貴妃繳著手帕,尷尬地立在原地.

良久,蕭長歌才反應過來,合上了醫藥箱,挑眉驚道:"貴妃娘娘您說什麼?"

明顯就是刻意的,可段貴妃見她漆黑的眸子里確實帶著疑問,嘴巴微微長大,漂亮精致的鵝蛋臉上將疑問這兩個字刻畫地清楚明白,段貴妃的舌頭一打卷,就變成了:"本宮說冥王妃,謝謝你."

蕭長歌的笑臉單純,可是怎麼看她的笑容怎麼覺得里面帶著陰謀,"貴妃娘娘您若是只要口頭上說聲謝謝的話,那就免了吧,我不喜歡玩這些虛禮."

她確實是不喜歡虛禮,她喜歡的是能握在手里的東西.

段貴妃精心描繪的眉眼稍稍抬了一下,目光將身邊蠢蠢欲動的蒼云暮壓了下去.

"也是,談謝未免太刻意了,上個月皇上賞了本宮一對上好的玉如意,要是長歌不嫌棄,趕明就差人送到你府上聊表心意."段秋煙低低笑談,可眼中的冷意怎麼也消散不去.

宮里搜刮出來的東西有什麼好的,除了金啊玉啊的都沒有什麼稀罕物,自從上次蒼冥絕打開金庫讓她開眼之後,她才發現原來蒼冥絕這麼富裕.所以她現在對那些東西都沒什麼興趣.

用遺憾驚恐的目光表示了自己不能要那玉如意,連連擺手道:"貴妃娘娘您這可是要置我于不忠不義之地啊!那玉如意是因為皇上寵愛娘娘才送的,您要送給我,我可不能要."

還沒說話呢,一邊的蒼云暮就忍不住護住了自己快要發飆的母親:"冥王妃,你到底想要什麼?"

終于忍不住了是麼?蕭長歌露出一口白牙,撐著下巴裝作思考良久的樣子,最後低聲道:"恩……貴妃娘娘您寵冠後宮,沒有什麼東西是您得不到的,這樣吧,我今天也想不出要想什麼東西來,不如就請娘娘記得您欠我這份恩情就行了,其他的東西長歌也不敢奢求太多."

合著是要讓自己永遠記住她的這份恩情,這份人情也就算這樣欠下了,她這如意算盤打的可真響.

她的眉眼如畫,笑意盈盈,段秋煙一狠心,咬牙就答應了:"好,冥王妃,本宮就欠下你這份人情,來日一定回報你."

這就對了嘛,過河拆橋這種事情就算她做的出來,也得看看天下百姓答不答應.

"貴妃娘娘,那我就先回去了,您和臨王說說話."蕭長歌心滿意足地走了出去.

還沒出院子呢,身後的大門就"砰"一聲關上了,條件都答應了,這把大門甩的這麼響有什麼用?

屋里的空氣頓時冷了下來,段貴妃一改臉上堆積的笑容,猛地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這下可不得了了,白白鑽進了蕭長歌給她下的套里.

"母後,您怎麼可以答應她這種要求呢?擺明了就是想讓我們以後為她做事!"蒼云暮心底涼涼的,沒想到自己的病最大的受益者是蕭長歌.

段貴妃擰著手里的指甲,恨恨道:"就她這種小計謀,本宮還不放在眼里,我只是暫且答應她,這話只有你我兩人聽見,說沒說過是另外一回事."

"母後,總之我們不可以受冥王府的人控制,誰都可以,冥王府就是不行."蒼云暮氣的滿臉通紅.

其實他的心里是很痛恨自己在這個關節上生了病,又是得了天花,才會讓蕭長歌撿了這個大便宜來占,況且他又是在冥王府里斷了命根子,誰知道是誰干的.

段貴妃涼涼地深吸一口氣,看了一眼蒼云暮,蒼涼道:"兒啊,是母後沒有保護好你,讓你受委屈了,母後以後定不再讓你受一點痛苦."

她知道下手的人是誰,可是卻不能將那個人手刃,還要裝作若無其事,阿諛奉承地圍在她的身邊,她的心里有多痛沒人知道.

蒼云暮聽了段貴妃的話,沒再接話,仰頭靠在了床邊,頭一垂,便看到了方才蕭長歌插在他手上的那個針孔,一個紅紅的小點在上面.

心情大好地出了冥王府,蕭長歌背著手,昂著頭,低低地哼著歌:"我有一只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它去趕集,我手里拿著小皮鞭我心里真得意……"

還沒唱完,就被一旁震驚到張大嘴巴的魅月打斷:"王,王妃,您您唱的什麼歌啊?"

蕭長歌一回頭,對著魅月擠眉弄眼,神秘兮兮地朝她勾勾手指,等她湊近之後才說道:"秘密!"

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王妃竟然唱起歌來了!

蕭長歌上了馬車,坐定,就想著等會回府要把剛才在臨王府的事情告訴蒼冥絕,讓他也震驚一下.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一個像她這樣的女人,她心胸寬廣,就不和他斤斤計較了,就這件事情和他和好算了.

馬車一到冥王府的門口,蕭長歌就揮舞著自己的手臂,朝里面走了進去,正廳里除了幾個丫鬟在收拾,沒有一人.

又去了書房,也沒有見到蒼冥絕的人影.

好啊,說走就走,也一聲不吭,他是想要徹底和自己分開嗎?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怒氣沖沖地坐到了一張石凳上,要是三秒鍾之內他不回來,那她也走!

三……二……一……真的不回來,蕭長歌一拍石桌,"蹭"一聲站了起來,大步流星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魅月擔心她出事,也緊緊的跟了過去,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里面"梆梆砰砰"的聲音,推開門一看,她正翻箱倒櫃地收拾東西呢!

"王妃,您干什麼呀?收拾東西做什麼?"

"魅月,你去告訴你家王爺,全天下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會走,他不回來就算了,我也走了,從今之後,各不相欠!"蕭長歌怒氣沖沖地說著,隨便收拾了衣服,金銀財寶提著箱子就往大門跑.

見她這樣,魅月心知不是開玩笑的,立即就追了出去,拉扯住她的袖子,她扯破了也要走,魅月撲騰一下,就跪到了她的面前.

這倒結結實實地把她嚇了一跳,她知道古人動不動就下跪,可是真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她心里就一陣不舒服,連忙挪了身把魅月扶起來.

"你這是干什麼?不是說不要一直下跪嗎?"蕭長歌怒道.

魅月站了起來,臉上是不知所措的著急,她看了看蕭長歌,把箱子搶了過來:"王妃,您真的不能走,您要是走了王爺怎麼辦?"

一聽這個就來氣,冷笑:"他能走我就不能走了?看誰比誰狠心!因為太子的事情他可以生我的氣,現在還離家出走?"

魅月急得上火,一股腦地就把話吐了出來:"王妃,王爺因為太子生您的氣也是應該的,"抬頭看了看她的臉色,趁她發怒之前又連聲道,"王妃您不知道,太子送您的那個玉鐲是太後給的,太後臨去之前就把玉鐲給了太子,讓他送給將來的太子妃,一代傳一代,太子對您圖謀不軌,您說王爺能不生氣嗎?"

這……蕭長歌的臉上青白交加,難怪那天他甯願砸了玉鐲也不讓自己戴著,原是這麼一回事.

"可是,他也沒和我說……"蕭長歌喃喃自語.

魅月又道:"王爺的心性您也知道,他怎麼肯解釋?若不是因為王爺心里在乎您,也不會大動肝火,而且,而且今天還是宸妃娘娘的祭日,王爺的脾氣不好也是正常……"

上篇:第五十章 心系     下篇:第五十二章 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