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五十二章 談心  
   
第五十二章 談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十二章談心

宸妃是蒼冥絕的母後,蕭長歌是知道的,沒想到今天是他母後的生祭……她猛地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死死地皺著眉頭.

他一定很傷心吧,在這種時候自己不僅沒有安慰他,還和他冷戰,在他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她卻不在.

這該是一種怎麼樣的寂寞啊!

而一邊站著的魅月咬咬唇,王爺早先吩咐過她不要把這些事情說出來,但是她怎麼能不說?難道她要眼睜睜地看著明明相愛的兩人就這樣因為誤會而分開嗎?

"魅月,王爺在哪里?"蕭長歌站了起來,情緒有些低沉.

魅月也不含糊,張嘴就道:"王爺今早去了東邊的襄民縣一個叫做九云山的地方,估計您到半山腰就能看到王爺……"

後面的話魅月還沒說完,就被她急促地打斷,"快去讓管家准備馬車!"

魅月立即應聲去了.

坐在馬車上,蕭長歌的心砰砰跳個不停,手指緊緊的繳著手里的帕子,琢磨著等會見到蒼冥絕該怎麼說.他會不會從自己眼前漠然而過,不理不睬,或者指責自己,責怪她不懂事……

這些心理包袱重重地壓在她的心上.

搖搖晃晃一路,終于停在了襄民縣的九云山底下.

碧綠的山上微風一吹,隨風飄蕩著,好似一汪碧綠的湖水從左至右地蕩漾著,左邊就是一條窄小的土路,兩邊生長著野生的楊柳,青青的嫩枝垂下.

這麼好看的純天然美景讓蕭長歌大飽眼福,在現代根本見不到這樣的美景,就算有,也是後天人工培育出來的,哪里能和這里相比!

"王妃,小心些,土路難行."魅月提醒道.

說罷便走在前面為她開路,魅月是來過這里的,自從跟著蒼冥絕開始,幾乎每年都會陪著他來這里,除了今年被他安排在她的身邊.

走過那條窄小的土路,眼前是一條野流的溪水,魅月率先跳了過去,便伸出手來扶她.

蕭長歌擼起了裙角,一只手伸向魅月,輕松地跨了過去.

沿著溪水邊的小路走到了盡頭,一片寬廣的天地出現在眼前.

前方的一棵梧桐樹下,立著一個墓碑,花枝嫩葉隨風飄灑落到了墓碑上,而下方,一個黑色衣袍,筆挺的男子坐在輪椅上,伸手慢慢地擦拭著墓碑.

那個背影孤單落寞,好似身邊的美景都與他無關,天地之大,只有他一個人融入悲傷.

蕭長歌一步一步地走近他,腳步踩在落葉上的聲音輕輕響著.

江朔錯愕地看著她,張張嘴正想喚了王妃,可她就朝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悄然無聲地來到了蒼冥絕的身後.

"一個人偷偷地跑到這里來,怎麼不帶上我?"蕭長歌的聲音有些哽咽.

蒼冥絕沒有回頭,可聲音一如既往地蒼涼:"母後去時,葬在皇陵,連尸骨都找不到,只能以衣冠來安葬,這九云山是母後出生的地方,她曾經說過老時要回到故鄉,只是她不明白,入了宮門就沒有再出來的機會.我只能在這里找了一塊墓地,安葬母後,讓她能在故鄉里生活."

微風刮過蕭長歌的臉頰,卷起她的頭發,她心中一時有些悲涼.

聽聞宸妃是蒼行江最寵愛的女人,寵冠後宮,可是一夜之間就被人害的丟了性命,連尸骨都沒有找到就葬入皇陵.無法想象那麼愛她的蒼行江是怎樣一種心情,更無法想象年幼的蒼冥絕怎麼能承受這樣大的打擊.

"後來,我就發誓,一定要讓自己強大起來,我勤學苦練,奮發向上,盡管身體上有殘缺,但父皇也沒有小覷我,依然將朝堂上的重任交付于我,可是你,真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才好."蒼冥絕的笑容有些苦澀.

"冥絕……別說了,我已經知道了那個玉鐲的事情,我不知道那個玉鐲的含義,如果我知道,我不可能戴上它."蕭長歌邁了腳步出去,站到了他的身邊.

"這都不重要了,我要的是你不離開我,只要你在我的身邊,無論怎麼樣都無所謂."蒼冥絕又變成了那個叱詫風云的蒼冥絕.

"會的."兩個字緊緊地牽系著蒼冥絕的心.

之前所有的隔閡都隨風飄散,在這個廣闊的田野里,他們將心敞開,迎納著對方.

兩人祭拜了一下宸妃,又將墳前的雜草和灰塵掃乾淨,這是蒼冥絕第一次帶著這麼輕松的感覺來到宸妃的墳前.

"冥絕,今天臨王醒過來了."蕭長歌說罷,看了一下他的臉色,冰冷的目光里沒什麼情緒變化,又道,"段貴妃欠我們一份人情,我們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就可以讓她還這個情."

原以為這是個高興的事情,可蒼冥絕卻冷冷一笑,目光中帶著琢磨不透的光芒,涼聲道:"你可知道臨王得天花是皇後派人做的?"

葉皇後?怎麼會?她一直以為葉皇後來臨王府只是想要阻止她為臨王治病的進度而已,沒想到這幕後的真凶竟然是葉皇後!

看到蕭長歌震驚的表情,蒼冥絕更是出現了一絲冷笑:"在外人看來,都以為兩人的關系不錯,可是隱藏在這其中錯綜複雜的關系沒人知道,不僅僅是七弟的天花,就連你,也是她派人做的."

蕭長歌腳步有些不穩,原來這背後的大頭是葉皇後,原來一切都是她在指使著.

想起那天晚上,她的心里還有些後怕,如果那天蒼冥絕沒有及時趕到,後果會是什麼?

蒼冥絕握住她的手,有些涼涼的汗意,他遞給她一個安心的笑容,可語氣里卻冷若冰霜:"你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如果有人敢傷害你一根汗毛,我必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相信你,以後我會小心皇後的."

"不僅僅是皇後,和那個人也少接觸點."蒼冥絕看似漫不經心,可聽在蕭長歌的耳里卻冰冷的不行.

她知道那個人是誰,而蒼冥絕卻連那個人的名字都不願意說,可見他對那個人是十分地憎恨.

"知道!可是你卻把他的玉鐲給砸了,我原想著要還給他,兩不相欠的,這下還不成了."蕭長歌斜昵著雙眼挑眉看他.

似撒嬌似嗔怒似委屈的聲音充斥在蒼冥絕的耳邊,他的心突然跳躍了一下,他極力地忍住那種身不由己的感覺,淡然道:"再買個還給他就是了."

蒼穆修的那個玉鐲可是太後親賞的,要一代傳一代的,肯定是個價值連城的寶貝!

大街上的那些東西都是個破爛貨,那些個差的東西怎麼能拿的出手?

"不管你,你上你的金庫去給他選一個還了,買一個怎麼行?好歹也是太後親賞的!"蕭長歌就差沒有掐住蒼冥絕的脖子說了.

蒼冥絕冰冷的目光突然看向了蕭長歌,嘴角勾起一個笑意,"傻丫頭,那個玉鐲子是太後親賞的,我們兄弟每個人都有一個,要還,把我的那個還給他便是了."

每個人都有一個?蕭長歌有些傻眼了,突然間反應過來,質問道:"那你為什麼不給我戴上?"

看她生氣時的樣子,眼里滿滿的都是自己,蒼冥絕因為蒼穆修堵著的感情一下子沒有了,緩緩地從自己的懷里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一支打造精致,色澤上層的芙蓉玉簪子躺在里面.

"這個才是我蒼冥絕一代傳一代的東西,其他的,都配不上你."蒼冥絕拿起簪子,往蕭長歌的頭發上簪去.

烏黑的長發挽成一個簡單的發髻,上面只有一個長簪子綰發,這支芙蓉玉簪子插在發上倒也剛好,顯得更加清麗脫俗.

蒼冥絕看的一時有些失神了,她的笑容就在自己眼前,明亮像太陽一樣.

他帶著面具看不出什麼表情,只覺得目光里滿滿的都是深情,不再是之前的冰冷.

幾人下了山,又在襄民縣逗留了一會,才坐了馬車回了府.

兩人解開心結,似乎明白了愛情來之不易,也明白了想要攜手走下去有多麼困難,可再困難也阻擋不了他們要在一起的心.

扶著蕭長歌下了馬車,身後就傳來一聲低沉的嗓音:"長歌."

蕭長歌身子一怔,回頭時蒼穆修已經走上前來了.

他身著一身墨綠色的長袍,烏黑的長發束在腦後,輪廓剛毅,整個人都是筆挺的,一步一步朝著蕭長歌走來.

"我剛從宮里出來,正好鄰國進貢了一盒螺子黛,我琢磨著給你描眉好看,便給你送來."蒼穆修說著,從懷里拿出一個青色的盒子,上面雕著海棠花,邊上紋了細細的金邊.

握著盒子舉在半空中的手遲遲沒有放下,蕭長歌也沒有伸手去拿,笑道:"太子,螺子黛名貴,我素來不喜歡這些奢侈的東西,不如送給有需要的人."

說罷,蕭長歌珉珉唇,伸手去推蒼冥絕,很顯然的送客的意思,可是他卻不明白.

蒼穆修把盒子重新放回了蕭長歌的手上,還沒碰到她的手,她就立即縮了回去.

"長歌,我只是想感謝你治好了我的病,所以給你送份謝禮."不愧是太子,就連被拒絕了也是這麼好的涵養.

旁邊的蒼冥絕一直冷眼旁觀,他眼里的寒光卻驟然讓周圍瞬間冰冷,抬手握了握蕭長歌的手,舉手投足間皆是如畫一般.

"太子言重了,長歌,我們回吧."蒼冥絕冷聲道.

看著兩人恩愛非常的背影,蒼穆修的心里突然像是被刀繳一樣地疼,憑什麼蒼冥絕可以擁有她,自己卻不可以?

仿佛她的一顰一蹙近在眉眼之間,她為自己治療的場景時時刻刻都浮現在自己眼前,只要一閉上眼睛,她的臉,她的笑就刻在自己心上.

"四弟,不請我進去喝杯茶嗎?"蒼穆修臉上依舊帶著笑容,盡管手里還握著剛才被人退回來的螺子黛.

上篇:第五十一章 目的     下篇:第五十三章 面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