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五十四章 治療  
   
第五十四章 治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十四章治療

"我相信你."蕭長歌低聲說罷,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低頭看了看他的腳,有些隱隱激動道,"冥絕,臨王的病好了,現在是時候為你治療腿傷和臉傷了."

她之前確實有說過要為他治傷,這幾日一直忙于蒼云暮的病,也沒有時間治療他的病,但是需要的藥物也已經准備好了.

此話一出,蒼冥絕冰冷的目光忽而提了起來,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腿,單手放在上面.

"恩,府里有一個密室,就在那里治吧."蒼冥絕面無表情地說道,心里卻五味陳雜.

蕭長歌的醫術他是見識過的,不僅治好了蒼穆修的病,還治好了蒼云暮的天花,對于她提出要治自己的病時,他也沒有多少的質疑.

他選擇毫無保留地相信她,無論她做什麼.

"好,那今天先去准備一下治療要用的東西,明天我們就正式開始治療,對了,叫上離簫過來幫我吧!"蕭長歌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笑容.

她的笑容總有一種魔力,能讓人對她放心,義無反顧地相信她.

蒼冥絕看著她平和的笑臉,目光漸漸地凝聚起來,如果他的腿能好起來,就能抱她,如果他的臉能好起來,就能摘掉這副丑陋的面具和她對視,他心里甚至有些隱隱的期盼.

"好,我會讓人去辦的,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蒼冥絕說罷,已經推著輪椅出去了.

他緩緩地推著輪椅,也沒有讓人跟著,一個人靜靜地在院子里,耳邊穿過微風的聲音,這一切是這樣安靜.

而身後的蕭長歌看著他的背影,心里也有隱隱的期待,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她一定會盡自己所能,讓他過一個新的生活,用新的一切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夜晚,寂靜無聲.

"江朔,你覺得王妃真的能治好王爺的病嗎?"魅月將背上的劍放到了石桌上,看著面前的江朔拿著兩杯的紅茶過來.

紅茶是剛才兩個人一起去廚房里面鼓搗出來的,從正廳出來之後,江朔便拉著她去了一個說的好聽好地方,沒想到就是廚房.弄了兩杯還算賣相不錯的紅茶出來,原來是要在這月下說話啊!

"既然王爺相信王妃,我們也該相信王妃,她能治好從小生病的太子,也能治好得天花的臨王,而且她和王爺相愛,一定會付出加倍的心血去為王爺治病的."江朔分析道,便推了紅茶到魅月的面前.

魅月握著青色雕花的茶杯,里面漂浮著紅紅的茶水,漫不經心地喝了一口:"我不是懷疑王妃的能力,只是王爺的病從小就有,數年來,多少的能人異士都為王爺治療過,都不見好.更何況,王爺的腳筋斷了,你覺得腳筋斷了還能重新站起來嗎?"

她因為驚奇,眼睛睜的大大的,撲閃撲閃地靠近江朔.

"當,當然能了,我我們明天不就知道了."江朔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忍不住又朝著她靠近了一些.

她身上帶著淡淡的香氣,很好聞,月光淡淡地灑在她的臉上,將她的輪廓刻畫地更加柔和了.

"也是,王妃的事情也輪不到我們猜忌,我們還是保護好……啊啊啊!"魅月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間大叫起來,猛地一躍身跨到了江朔的身上,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

江朔被身上突然間而來的一個溫香軟玉給鎮住了,又聽魅月的大叫聲,還以為有刺客,緊緊地摟住她的腰身往後一轉,做好了防備的姿勢.

"哪里有刺客?出來!"江朔猛地一叫.

"不是不是,不是刺客……有有老鼠!"魅月驚魂未定地趴在他的肩膀上,說話還帶著顫音.

剛才她的腳上爬過一只軟軟肥碩的東西,她不知道是什麼,便低頭一看,一只老鼠正橫行霸道地從她的鞋面上爬過!

"老老鼠?"江朔忍不住重複了一遍,魅月竟然怕老鼠?

"嗯嗯嗯,還在嗎?"魅月頭點的飛快.

魅月一見老鼠渾身就發顫,她原本以為自己鐵石心腸,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可以讓自己害怕的事情了,沒想到她只要一見到老鼠,渾身就不自覺地起雞皮疙瘩,然後呼吸急促,最後越來越害怕.

江朔本來想說已經不見了,但是魅月此時就像一個猴子一樣吊在自己的身前,他突然間不想讓她下來,他貪戀這個百年難得一次的懷抱.

"還在,你不要下來,好多老鼠!"江朔叫道,時不時還要配上自己腳底下的幾個動作.

魅月早就嚇得不知所措了,乖乖地摟住江朔,不敢下來.

過了良久,江朔才放下魅月,拿了紅茶過去給她壓驚.

"你怎麼會怕老鼠?"江朔忍不住問道,在他的記憶里,魅月沒有特別害怕的東西,只要她能解決的事情都自己動手,他有時候真懷疑她是不是個女孩子.

魅月喝了一口紅茶,驚魂未定地拍拍自己的胸口,說道:"我原本是不怕的,可是小時候,哥哥帶著我上街去看耍大刀,變戲法的,那時變戲法的表演的是大變活人,可是變得時候突然間活人變成了死人,一打開木板,里面就躺著一個死了的人,眼珠子嘴巴全被掏空了,一只肥碩的老鼠就在那人的臉上爬來爬去,我因為好奇,所以離那塊地方特別近,所以就被嚇到了."

江朔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還有這麼一層的緣故在里面,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發,輕聲道:"別怕,以後有老鼠的地方就有我,我會替你擋著老鼠的."

魅月猛地抬頭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帶著微不可見的酸澀,除了哥哥,沒有一個人會這樣和她說話,沒人會告訴她別怕.

她抿抿唇,漫不經心地捧著紅茶喝.

府里的密室是在北院的一個房間里,那個房間許久沒有人住,唯一有的就是掛在牆上的一幅畫.

"王妃,將這幅畫左旋三次,再右旋兩次,就能打開密室."江朔說著,演示了一遍給蕭長歌看.

一時間,在房間的左側緩緩地打開一個缺口,能容得一個人走進去,江朔率先走了進去,蕭長歌推著蒼冥絕走在後面.

原本以為這地方應該是個陰暗的地下室,沒想到這個密室和地下室的差別竟然這麼大,著實讓蕭長歌吃了一驚.

打開一扇門之後,就是別有洞天的一番天地,和平時住的房間沒有多大區別,只是這里更加寬敞明亮了,而且擺放的都是一些書本,資料和古董.

前面一套原木桌椅,後面就是博古架子,擺放著各類的書籍和古董,而左側里間則是房間,一張簡單的大床足以讓人休息.

"這里是我秘密辦事的地方,除了有特殊情況會來這里之外,基本上不會過來."蒼冥絕說道.

"這里用來治療最適合不過了,視線寬敞明亮,又安靜不會有人打擾,也有助于你的恢複."蕭長歌伸手摸了摸旁邊的桌子,上面雖然一塵不染,但是還不夠乾淨.

"魅月,你去讓人把這里再清掃一遍,一定要非常乾淨,不能留下一點痕跡."蕭長歌抬頭吩咐道,目光中又恢複了治療時的專注樣子.

魅月點點頭,立即應聲去了.

匆匆忙忙離開了密室,在門口就遇見了正要進來的離簫,請了安,又快速地出去了.

"怎麼了?連魅月都這麼匆忙?"離簫低低地呢喃著,走了進去.

他是昨天晚上臨時被告知冥王妃要為冥王治傷的事情,這個消息不亞于是一個重磅消息,砸的他頭昏腦亂的.冥王妃會治病,並且醫術精湛,他知道,可是要治好被挑斷腳筋和燒傷的人,簡直是癡人說夢.

如果蒼冥絕的病能治好,早在他剛遇見他的時候就好了,何必等到現在.

不過,蕭長歌的確是能把斷了腿的兔子救了起來,他又不能否認世界上有這樣神奇的醫術.

帶著這種反複糾結的心情,他來到了冥王府.

蕭長歌在現代是有手術經驗的,可是在這個醫療條件落後的古代,如果沒有一個懂醫術的人在自己身邊幫忙,恐怕還真的進行不下去.

"離簫,我要幫王爺的腳筋接好,並且重新恢複他的容貌,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需要你的幫助."蕭長歌看著眼前的離簫,堅定道.

從她的眼中,離簫沒有看到害怕和退縮,只有義無反顧想要前進的信心,這種堅定的信念,從她的眼中一五一十地透露出來.

他點點頭:"王妃,只有是我離簫能幫得上的地方,您盡管說就是了,我一定盡力做到."

蒼冥絕雙手緊緊地攥住自己的衣袖,攏在衣袖中,淡然道:"長歌,能治則治,千萬別讓自己受傷."

"放心."蕭長歌說罷,開始准備手術需要的東西.

翻開醫藥箱,里面的工具一一呈現在大家眼前.

上次趕造完了注射器之後,蕭長歌覺得可行,又畫了一些現代的手術工具交給離簫,讓他去畫,在那個時候,她就已經開始准備為蒼冥絕治病的東西了.

一把手術刀,鑷子,剪刀,血管鉗,躺在醫藥箱中,還有針筒,止血帶和棉花,以及上次臨王沒有用完的抗生素和青黴素等等都是這次縫合手術中需要用的東西.

但是這里的畢竟比不得現代,這些簡陋的設備不知道能不能撐過這一場手術.

離簫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這些東西可以用來治病?為什麼沒有藥?

"接下來要准備一場手術,雖然這不是無菌操作,但是我們盡量要弄得非常乾淨,江朔,你讓人去把上次我從臨王府帶回來的防菌服拿過來,每個人都穿上."蕭長歌的樣子十分利落干脆,和她在手術台上的樣子一模一樣.

江朔立即去了.

上篇:第五十三章 面談     下篇:第五十五章 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