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五十六章容貌  
   
第五十六章容貌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十六章容貌

月下的紫藤花架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十分美麗,幾人坐在石桌上喝著茶.

魅月臉色還是不太好,喝了茶,就聽江朔問道:"剛才,王爺和王妃在做什麼?"

魅月斜眼看了看江朔,他的目光中隱隱泛著好奇的光芒,她忽然伸出手拍打了一下他的腦袋,"這麼好奇,你自己去看不會?"

她很少有這種稚氣的舉動,江朔捂著被拍的頭,目光漸漸深凝.

"你不說就算了,那我們演示一下剛才的情景?"江朔挑眉道.

演示個頭,魅月眯著雙眼,里面透著危險的光芒.

離簫似乎把兩人看的很透徹,他和兩人認識也挺久的了,他們一直都在為蒼冥絕做事,時不時地也能打打交道,江朔對魅月的感情,他不是看不出來.

"王妃今天可真厲害,就拿著剪刀,針和線,像縫衣服似的,就把王爺的腳筋給縫起來了,這樣的醫術,我們都沒有見過啊!"魅月一邊回憶著蕭長歌的動作,一邊欽佩地歎道.

"沒錯,我研究醫術這麼多年,都不敢這樣把人的肉體割開,再縫上,可是王妃卻做到了."離簫提及此事,一改之前憊懶的態度,慎重地點點頭,眼睛里是對強者才有的贊賞.

況且還是斷了的腳筋,竟然重新接好了,這樣的醫術可是非同尋常啊!

"王妃的厲害你們不是見識過了嗎?治療太子的病,還有天花的時候,這兩件事都足以證明王妃的醫術精湛."江朔沉聲道.

他倒沒有對蕭長歌的醫術懷疑過什麼,也不覺得這樣稀奇的醫術有什麼大不了的,只不過是在他們都沒有發現的基礎上,增加了這種醫術.

"不過如果王爺真的能走路,我相信宸妃在天之靈也能感到欣慰."江朔抬頭看了看夜空,明亮的星星一閃一閃的.

幾人正說著話,提到了蒼冥絕的生母魚尺素,他們的心情都不是很好,他們沒有親眼見過那一次的宮廷之變,但是從後來人的嘴里,總能聽過一些風言風語,也知道了魚尺素多麼可憐.

"賞月也是一種人生樂事啊!你們幾人可真會享受啊!"蕭長歌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她纖細的身子從遠處走來,柔軟的腰身不足一握,在月下就顯得更加動人了.

"參見王妃."幾人沒想到她會來,連忙行禮.

蕭長歌連連擺手,讓他們起來.

"王妃,王爺可好些了?"他朝著蕭長歌行了個禮,問道.

"已經醒了,暫時沒有大礙,也沒有感染的跡象,離簫,過兩天我要給冥絕做一場皮膚修複手術,你從旁協助我."蕭長歌看著他道.

見識過蕭長歌的醫術,離簫自然不敢再質疑些什麼,聽她這樣說,便點點頭:"王妃有什麼需要的東西,我定尋來."

整容換膚手術當然需要臉皮來移植,她有見過一次蒼冥絕脫下面具的臉,臉部燒傷的面積不大,大多集中在左側臉頰的下方,身上的面積會比較大些.

雖然她在現代做的是外科,沒有接觸過整容,但是偶爾也會去進修下整容的課程,聽聽整容的課程,學的東西比不得專業,卻也略懂些一二.

所以,這次為蒼冥絕修複臉傷應該也不成問題,再加上有離簫這個助手在,一定可以成功.

"我需要人的皮膚,最好是屁股上面和大腿上的皮膚."

蕭長歌回憶著上課的內容,其實一二度的燒傷是不需要皮膚移植的,蒼冥絕身上的燒傷沒有達到三度,不過為了他快速地恢複他的容貌,還是選用皮膚移植手術會比較好.

可是,此話一出,卻將離簫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他正在喝水,剛喝進嘴里就被嗆到了,咳嗽了老半天,才面紅耳赤地停下來,看著蕭長歌磕磕巴巴道:"王妃,什麼,什麼皮膚?大腿,屁上?"

蕭長歌知道這種手術也不是古代人就能輕易理解的,但是要將蒼冥絕的臉治好,也只有這一種方法了.

"沒錯,就是大腿和屁股上的皮膚,你去找人辦吧."蕭長歌說道.

再一次確認了自己聽到的事實,離簫也沒有再震驚,他手下那麼多人,要一點大腿和屁股的皮膚有什麼難度?他點點頭,便出去辦了.

天色蒙蒙地亮起來,不知不覺就在密室這里睡了一覺.

這一夜,蒼冥絕像是她會離開一樣,緊緊地把她摟著,她稍微翻一個身都能把他驚醒,然後他再睜大眼睛看著她才能入睡.

有時候她真的覺得,他就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可是,他在外人面前冰冷無情的樣子卻讓她都心生懼意.

"今天,我要幫你治療臉上的傷疤,這兩樣手術做完之後,你就能恢複正常人的生活."蕭長歌一邊套外裳一邊坐了起來.

他冰冷的目光如同風卷湖水一般,微微地蕩漾著,眼底深沉如波水,不能看透.

蕭長歌從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什麼想法,他如墨色一般深沉的眼里一直都是冰冷的.如果治好了臉傷,摘掉了面具,他那張俊美的臉恐怕會迷倒無數女性吧.

"不過一張臉,只要能耳聽四路,眼觀八方,那又有何妨?"他語氣中帶著一絲冷笑,這麼多年都活過來了.

他眼中冷漠的氣息似乎要將人吞噬,看上去對什麼都漫不在意,微眯著雙眼看向窗外,窗外的綠樹紅花融進他冰冷的目光中,好似多看一眼都能折斷.

可蕭長歌似乎對他的這種表情免疫了,不大樂意地冷哼一聲:"這麼好看的一張臉要不是修複過來讓他們看看,真是一種損失."

聽了她的話,蒼冥絕收回目光,深深地注視著她的雙眼,嘴角微微地勾起一抹壞笑,邪氣十足地湊近她的臉頰,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長歌,你若是真覺得我這麼好看的臉不修複是一種損失,那你就治吧,治好了,只給你看."蒼冥絕邪邪地笑著,笑容里帶著不同于平常冷漠的樣子.

蕭長歌也回頭對他一笑,纖細的雙手摸上了他的腦門,把他摁到了床上,笑道:"治好之後,你出門都給我戴上面紗!"

推了上床躺著,她已經起床了,外面的魅月聽到動靜,立即讓小丫鬟端著熱水進去,給她洗臉梳妝.

如果每天都能這樣安靜地聽著窗外的鳥叫聲,迎著第一縷陽光起床,身邊躺著自己的愛人,該有多好.只可惜,生活不可能這麼如意,這樣安詳的日子並不是所有人期盼就能夠得到的.

坐到了梳妝台上,魅月為她梳妝,和平時一樣她只喜歡簡單輕便的發飾,也不懂什麼古代的婦人頭,只是怎麼簡單怎麼來.

有時候她真想紮馬尾辮就算了,可是這種想法馬上就被魅月否定了,說這里的女子都必須要梳妝.

梳就梳吧,反正都不用自己動手,看似這麼簡單的發型看著魅月梳起來又是辮子又是夾子的,最後才用紅紙在她的唇上抿了紅色.

鏡中的自己還真是不一樣了,原本就精致的眉眼又細細地描繪了一番,臉頰泛著淺淺的紅潤,白里透紅,雙眼更加靈動了.

"離簫呢?"做完了一切,蕭長歌問道.

魅月收了胭脂盒,答道:"離公子一大早就在府上了,此時應該在前院里."

蕭長歌點點頭:"讓他過來."

他昨天和自己配合的很好,不愧是一個古代的醫學鬼才,對于沒有接觸過的領域也能一點就通,昨天給她拿的那些東西簡直一點不差,和那些護士比起來還真差不到哪里去.

不一會,離簫沉穩的腳步聲就從外面踏進這個密室來,他一襲深紫色的長袍著身,腰上束著一條黑色玉帶,看上去如步生風.

他手上端著一個盒子進來,放在了桌子上,他辦事的效率果然極高,僅僅兩天的時間,就把皮膚的事情辦妥了.

蕭長歌打開盒子一看,滿意地點點頭,有了這些東西,就能治好蒼冥絕的燒傷了,並且讓他恢複正常人的生活.

"好,做的不錯."蕭長歌滿意地點點頭.

離簫笑得有些無奈,只有離簫自己知道,他是怎麼威脅無音樓里面的人脫了褲子,從他們的大腿上面扣下來的這些皮膚.

按照蕭長歌教給他的方法,用刀刃長,薄而鋒利的切皮刀,還有木板兩塊.用這些東西才成功地取下了這些皮,希望這些皮真的能對蒼冥絕的療傷有幫助.

"王妃,只要能治好王爺的病,你說還需要一些什麼吧."離簫看了看禁閉的房門,如果真的治好了蒼冥絕的臉,該是一種多大的震撼.

"該有的都有了,等會就可以進行手術了."蕭長歌端了盒子進了房間,和醫藥箱放在一起.

蒼冥絕躺在床上活動著筋骨,偶爾試練一下他縫好的腳筋,可是輕輕一動疼痛感就直鑽心間.他皺著眉,眼里沒有分毫的疼痛感,冰冷的眼里沒有一絲感情,只是額頭上的汗水出賣了他的身體.

"很疼嗎?"蕭長歌放下藥之後立即跑到了他的面前,替他觀察傷口.

"不疼."蒼冥絕面不改色地說著,為了不讓蕭長歌擔心,撐著不讓自己的痛意表現出來.

明明就是很疼,還死不承認,蕭長歌知道他是不想讓自己擔心,他眼睛里的痛意她都能感受得到.

她輕輕地在紗布的周圍摁了一下,壞笑地看著他:"真的不疼嗎?"

盡管她的手沒有碰到自己的傷口,但是只要碰到周圍的肌膚就能讓他感到一陣痛感.

這痛來的突然,沒有一絲預警,他忽然一皺眉,猛地坐起來捧住了蕭長歌的臉,重重地吻了下去,急促的呼吸和冰涼的唇讓她一時有些透不過氣.

一時間,屋內的空氣里只有他們兩人唇舌交纏的聲音.

他的吻很深,很重,好像要把她融進他的身體里.

上篇:第五十五章 手術     下篇:第五十七章 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