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五十八章 守護  
   
第五十八章 守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十八章守護

中間給他換了一次藥,又為他喝了一點藥,用棉被給他裹著身體,直到晚上發了汗才好些了,也不那麼燙了.

一天到晚,蕭長歌都守在密室房間里,觀察著蒼冥絕身上一點一滴的變化,魅月端著稀飯來了好幾次了,她也只是稍微吃了一口便不再吃.

外面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噼里啪啦地砸在窗戶上.

蕭長歌看了一眼窗外,雨水下的快活,她伸手替蒼冥絕拉了拉被子,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眼睛越來越花,眼前的景物轉個不停,一下子沒有色彩,她伸手探上額頭,一時間什麼知覺都沒了.

宮中,明亮的窗台底下擱置著一盆香雪蘭,故意留出來的一點縫隙讓外面的大雨灑在香雪蘭的上面.

一只戴滿玉鐲,翡翠桌子的手輕輕地從葉子上拉下,水珠順著她的手滴落到了一邊的木桌上.

她目光深沉地盯著那盆香雪蘭,不一會,身後便響起了玉芝的聲音:"娘娘,太子來了."

"快請進來."葉皇後的聲音里微帶興奮,說完後,便坐到了旁邊的軟墊椅子上.

不一會,平穩的腳步聲緩緩地踏進了房間,蒼穆修請了一個安,便坐到了一邊的軟墊上,臉上帶著自信得意的笑容.

葉皇後的兒子她怎麼不了解,就算出了再大的事情他的笑容都一直掛在臉上,不過那種僵硬的笑容和現在不一樣,她斷定一定是有什麼好事了.

"修兒,是不是遇到什麼開心事了?"葉皇後笑問道.

什麼都瞞不過她的眼睛,從小就是這樣,蒼穆修收回了嘴角的笑意,沒有否認,卻也沒有承認,因為他暫時還不知道這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

"母後,前幾日兒臣在路上看到一個姑娘,為了救她得了病的娘親,要去賣身,兒臣一時不忍,便幫她的母親找了個好大夫,並且給了她足夠的銀子讓她的娘度過下半輩子."蒼穆修將事情一五一十地道來,他從來不會瞞葉皇後任何事情,除了……蕭長歌之外.

聽到這,葉芳雪忽而抬起頭看了看他,描繪精致的眉頭微微皺著,他們是皇家的人,怎麼能屈尊降貴去救一個素不相識,又是貧民的人呢?

"修兒……"葉皇後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就被蒼穆修的一聲笑容打斷.

"母後,兒臣這麼做,自然是有兒臣的原因的."蒼穆修神秘一笑,忽然舉起手拍了兩聲,屏風那頭就響起一個聲音.

"參見皇後娘娘,皇後娘娘吉祥."

這個聲音像極了一個人,葉皇後猛地一驚,緩緩地從坐墊里站了起來,目光緊緊地盯著屏風,冬梅白雪的屏風此時怕是被她盯得快要穿出一個洞來.

葉皇後用手帕捂住自己的胸口,柳眉緊緊地皺著,看著蒼穆修半天說不出話來.

"母後,這個聲音是不是很像冥王妃!"蒼穆修低沉的嗓音響在葉皇後的耳邊.

"像,像極了!"葉皇後緩緩道,難不成真的是蕭長歌?

可是再仔細一聽,就會發現兩人說話完全不一樣,這個人的聲音雖然像,但是卻沒有蕭長歌的一種果斷,反而有種女孩子溫柔軟膩感,聽上去更讓人舒服一些.

"修兒,這個就是你救的人?"葉皇後重新坐下,看來又是有一場好戲要上場了.

蒼穆修點點頭:"如酥,出來吧."

話音剛落,屏風後面就緩緩走出一個女子,原是一副再清新純潔不過的女子,此時已經上了淡淡的妝容,臉頰透著淡淡的粉色,眼睛精心勾繪出一種妖媚的模樣,唇上是深紅色的唇色,整個人就像是一朵大紅大豔的牡丹花.

這張臉卻是和蕭長歌截然不同,她是妖媚,而蕭長歌更是一種大氣的清亮,讓人如同遇見涼風過境一樣舒暢.

如酥沒有受過宮規的訓練,呈現出的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步伐,沒有了宮中人的扶風弱柳,和她的妝容相比更顯得像一朵開在山外的野牡丹.

"太子,皇後娘娘,奴婢如酥."她對著葉皇後莞爾一笑.

"如酥,這個是我的母後,以後也是你的主子."蒼穆修淡然道.

自從救治了如酥的母親之後,如酥就被蒼穆修帶進了太子府,每天都會安排給她不同的訓練,讓能精通各種琴棋書畫,還有武功.她原是窮人家的孩子,所下的功夫都比別人多,也更刻苦,所以很的蒼穆修的賞識.

她知道,如果自己沒有一點利用價值,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蒼穆修的重用,也不可能站在皇宮里和當朝的皇後說話.

所以,她很明白自己的地位和身份.

"是."如酥對著端坐上位的葉皇後恭敬行禮.

葉皇後看了她一眼,除了聲音和蕭長歌一樣之外,身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索性坐著喝茶.

蒼穆修遣退了如酥,看向了葉皇後,她臉上沒有表現出什麼神色,他一時摸不透她的想法.

"母後,如酥將來對我們必有重用,不,應該說是她的聲音."蒼穆修低聲道.

當初,他之所以救了如酥的母親,就是為了她的這副和蕭長歌相似的嗓音,如果讓蒼冥絕聽到了這副嗓音不知道會怎麼樣?

"修兒,母後知道你想干什麼,不過蕭長歌畢竟是冥王府,而且和冥王日日相對,你安排一個如酥,能成功嗎?"葉芳雪疑惑道.

"母後,兒臣有信心,您且看好就是."蒼穆修信誓旦旦道.

他的目光中充滿了志在必得的野望,只要一想到能利用如酥破壞蒼冥絕和蕭長歌的感情,他的心里就有一種沸騰感.

他殊不知,兩個人的心里打的完全不是同一個算盤.

雨天過後天空升起了彩虹,從房間里就能看到外面半空中吊著的彩虹.

"怎麼樣?她什麼時候能醒?"一個冰冷略帶沙啞的男聲問道,他語氣中似有若無地透露著一種無能為力的憤怒.

"是勞累過度,我給她熬點藥,再睡久一點就沒事了."離簫淡然說道,收了搭在一只纖細的手腕上的手帕.

"恩,去吧."蒼冥絕淡淡道,緊盯著面色蒼白的蕭長歌,目光里充滿著心疼.

他伸手大手輕輕地撫摸著蕭長歌的長發,她眼下的一片烏青證明了這幾天她的勞累,因為自己的病竟然讓她勞累到昏倒,如果可以,他甯願自己替她受罪.

從離簫的口中,他知道了自己昏迷的這兩天發生了什麼,因為治好自己的病,她竟然日夜無眠,一心一意地照料自己.

從小到大,除了自己的母後會這樣疼愛自己,再無他人.

"長歌……"他低聲呢喃著她的名字,一聲聲溫柔的呼喚似乎要將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中.

"王爺,藥來了."離簫扣了扣門,得到里面的回應之後,便端著藥進去.

蒼冥絕坐在一邊的椅子上,伸手接過離簫遞過來的藥,自己淺嘗了一口溫度,忽而皺了皺眉:"這麼苦?去加點糖來."

離簫站在一邊有些難辦,藥不都是這樣麼?之前見她喝的時候都這麼苦,也沒有見你說些什麼.

他目光閃爍了一下,低聲回道:"王爺,良藥苦口利于病."

話音剛落,就被蒼冥絕凌厲的目光一掃,他立即低下了頭,早知道他就不說了,加糖就加唄.

直到聽見碗放在桌子上的聲音時,離簫才松了一口氣.

蒼冥絕拿著小湯匙一口一口地喂著她,可是剛放進嘴里就吐了出來,他拿了手帕擦了擦,再喂也是一樣的情況.

離簫見狀,打開蕭長歌的醫藥箱看了看,拿出經常給蒼冥絕喂藥的那個小漏斗:"王爺,我看王妃給您喂藥的時候都用這個,不然我們也試試?"

蒼冥絕抬頭看了看那漏斗,一個圓圓小小的圓嘴,劍眉微皺著,狹長的雙眼眯成一條縫,冷冷道:"這個有用嗎?"

"有."離簫堅定地點點頭.

見蒼冥絕沒有說什麼,他拿著小漏斗就過去了.

"王爺,您把王妃扶起來斜躺著."離簫說罷,將小漏斗放進了蕭長歌的嘴里,然後一點一點地將藥從漏斗里喂進了她的嘴里.

蒼冥絕看著她修長的脖頸慢慢地吞咽著藥水,心里漸漸地平緩下來.

喂完了藥之後,離簫拿著碗出去了,蒼冥絕緩緩地將她放了下來,拉了拉被子將她蓋好.

夜晚寂靜無聲,唯有窗外的清風徐徐吹過.

蕭長歌一睜眼,就看到了坐在她身邊的蒼冥絕,他閉著眼睛靠在床邊,臉上包著白色的紗布,只露出眼睛和嘴唇,長長的睫毛讓她忍不住伸手碰了碰,便很快地縮回手.

蒼冥絕睡眠不深,一直處于防備的狀態,時常半夜有點動靜都能驚醒他,蕭長歌的手指碰到他睫毛的那一刻他就清醒了,猛地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哎,你醒了?我還以為你睡著呢!"蕭長歌被他握住了手一時掙脫不開,便由他握著.

蒼冥絕深邃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她:"以後不論怎麼樣,都要注意自己的身體,知道嗎?"

方才,他一醒過來,就看到蕭長歌躺在自己的身邊,臉色蒼白,眼角下一片烏青,他連忙叫來了離簫,問了才知道原來是勞累過度了.

那時,他才明白了什麼叫做慌亂和恐懼,才明白他有多麼害怕她離開.

直到她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他心中所有的慌亂和恐懼全都消失不見,她略帶微涼的雙手撫上自己的睫毛,他吊在半空中的心終于落回了胸腔.

"知道了."蕭長歌平靜道,他就算是擔心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蒼冥絕緩緩地伸出手,將她攬進自己的懷里.

"你的腳和臉疼嗎?千萬不要瞞我."蕭長歌抬頭看了看他包著紗布的臉,嚴肅道.

上篇:第五十七章 危險     下篇:第五十九章 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