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五十九章 體弱  
   
第五十九章 體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五十九章體弱

蒼冥絕搖搖頭,目光緊緊地跟隨在她的身上,話中充滿宣告:"不疼,長歌,如果我能站起來,我一定用我的生命去守護你."

手術之後有疼痛感是屬于正常現象,因為麻醉過後疼痛會暫緩一段時間再出現,蕭長歌知道他這麼說只是不讓自己擔心.

"我知道,你一定能站起來的."蕭長歌眼中含笑,原本蒼白的臉色也在這一刻變得有些紅潤起來.

她知道蒼冥絕有著堅韌的毅力,區區一個腳傷還為難不到他,他一定能夠站起來的.

外面響起一陣敲門聲,魅月的聲音的聲音響在門外,"王爺,王妃,午膳已經備好了."

其實午膳早就已經備好了,她一直在外面的房間里等著,直到方才聽到里面傳來兩人的聲音時,才敢敲門.

沒過一會,她就端著午膳進去,蒼冥絕靠在床上,臉上包著紗布,看不清他的表情,不過從眼神中就能看出他已經好多了,不再是冰冷而沒有感情的.

"王爺的氣色看起來好多了."魅月一邊將食盒里面的東西拿出來,整整齊齊地放在一邊的桌子上,一邊說道.

蕭長歌支著下巴,單手放在桌子上面,眯著眼道:"魅月,你現在也學會這這一套了."

她不說哪一套,但是魅月卻知道她說的意思,蒼冥絕的臉上明明就包著紗布什麼都看不出來,她怎麼能看得出氣色不錯.

魅月擺放完餐盒里面的食物,有些不好意思,她只是進來不知道說些什麼才誇贊了一下蒼冥絕的.

"嘿嘿,王妃您還是和王爺用膳吧."魅月說罷,人已經一溜煙不見了.

只留下一聲大門開關的聲音,和急匆匆的腳步聲.

蕭長歌心情大好地看著她拿進來的這些食物,有她和蒼冥絕最喜歡吃的,還是魅月懂她啊!

這兩天沒有休息好,現在蒼冥絕已經醒過來了,放下心里的煩心事,她的胃口能稍稍地好點.

兩人用過了午膳,蕭長歌又為蒼冥絕換了一次藥.

離簫進來時,她正為蒼冥絕的腳綁上紗布.

他的臉色不是很好,從一進門起眉頭就一直緊鎖著,跟了蒼冥絕這麼久,連表情都像他一樣面無表情的,今天反應這麼明顯,一定出了什麼事情.

"王爺,出事了."他低沉著嗓音里透著狠戾的氣息.

蕭長歌用剪刀剪了紗布,一臉疑惑地看著離簫,無音樓能出什麼事?

"說."蒼冥絕還是淡定沉穩的模樣,只是語氣里隱約帶有一絲肅殺.

"弘城的城主秦劍被殺了,就在今日上午,被他的小妾發現吊死在自己的房間里."

這弘城的知府是蒼冥絕手下的人,一直以來都為蒼冥絕掌管著各個城的城主,以及哪里的官員接收賄賂的資料,是很重要的一個手下.

他素來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地為全城的老百姓辦事,根本沒有會懷疑這樣的一個人是蒼冥絕的眼線,況且,他和蒼冥絕正面的交易也不多,如果不是有心人,根本不會知道兩人的關系.

現在他被殺害,要說這其中沒有貓膩,怕也是沒人信的.

蒼冥絕出乎意料的平靜,冷聲道:"資料呢?"

離簫低頭輕聲道:"資料失蹤了."

蒼冥絕嘴角微微地露出一個冰冷的笑意,狹長的雙眼如同寒冰一樣,只可惜紗布包住他的臉,看不清他的臉色,想必是如同冰霜一樣.

"這件事情父皇知道嗎?"蒼冥絕冷冷地開口問道.

離簫點點頭:"皇上已經知曉此事,朝廷命官突然自殺,可不是一件小事,恐怕已經派人去查了."

蕭長歌算是聽懂了,可是有誰會和他作對呢?

"離簫,你派人去制造一個秦劍自殺的假象,原因就是他府里的朝廷機密被盜,害怕皇上怪罪,所以自殺.然後再暗中派人查,切記不要走漏風聲."蒼冥絕冷若冰霜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目光中透露著危險的光芒.

"是."離簫應聲去了.

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生這種事情,一定是有人知道他連日稱病不上朝的事情,所以趁著這股風頭,打他一個措手不及.

蒼冥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目光如同寒川一樣掃向了窗外,無論是誰,既然做出來了,就不要怪他不客氣.

他冷漠的表情似乎在沉思著什麼,蕭長歌也沒有開口,靜靜地坐在一邊,難道這個就是古代人的政治斗爭?殺人不留痕跡就不犯法?

"冥絕,這件事情一定不簡單,你要小心."蕭長歌分析不來這種事情,只能提醒他小心.

"知道弘城太守手里有資料的人不多,一定是在暗中潛伏很久,知道了我稱病不上朝的事情之後才出手的."蒼冥絕分析的很到位,目光一點點地凝聚起來,最後竟帶著一點微不可見的冷笑.

"那會是誰?"

蕭長歌心里思索著,蒼云寒已經去了雁門做太守,雁門離這好幾座城的距離,蒼云暮天花剛好,也沒有那麼多的心力,再不然就是蒼穆修?能和蒼冥絕作對的人屈指可數,她還真的不知道是誰.

這種趁人之危的事情,做的出來的人一定已經把握好了時機,想要趁著這件事情大大地殺一殺蒼冥絕的氣焰.

室內的溫度霎時間冷卻下來,蒼冥絕沒有回應,反而轉移了話題.

"離簫說你最近太累了,過來躺躺吧."蒼冥絕往里面挪了挪身子,伸出手招呼她過來.

淡青色床單上繡著素雅的幾朵百合花,薄被被他掀起一角,修長的手臂就放在枕頭上面,甚是融洽的一副景象.

蕭長歌慢慢地走了過去,依偎在他的懷里,確實,她最近太累了,一躺在他的懷里,就想睡覺.

迷迷糊糊之間,她好像聽見了有人的說話聲,努力地睜開眼睛,只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身影,坐在椅子上和人說些什麼.

然後就是一個冰涼的布條覆蓋上了自己的額頭,她渾身的熱氣仿佛都在這一刻煙消云散了,只有額頭上面的冰涼讓她感覺舒服一點.

緊接著就有人把她扶著坐起來,往她的嘴里塞了一個東西,一陣溫熱帶著苦味的藥灌進了她的嘴里,迷迷糊糊地咽下去之後便重新躺到了床上.

"不是說是勞累過度嗎?怎麼就發燒了?"蒼冥絕秀眉緊蹙,目光利劍一般掃在離簫臉上.

"王爺,王妃是勞累過度,但是這也是個人體質問題,喂了藥很快就會沒事了."離簫回答道,額頭上沁出了冷汗.

方才告知他弘城知府死亡,資料被盜的事情時,他也只是冷冷一笑,現在蕭長歌生病卻能讓他大動肝火,看來蕭長歌才是他真正在乎的人.

聽離簫這麼一說,蒼冥絕只得強自按壓住心底的不安與擔憂,只是吩咐他下去查弘城城主的事情,自己照顧蕭長歌.

魅月端著熱水進了房間,蒼冥絕親手擰了毛巾為蕭長歌擦汗,又沾了一點水濕潤她的嘴唇,最後拿出了棉被,讓她悶汗.

直到傍晚,蕭長歌的體熱才退了下去.

"王爺,您喝口水吧,您都守了王妃一天了."魅月端了一杯水到蒼冥絕的面前.

從蕭長歌發燒起,蒼冥絕就寸步不離地守在她的床邊,這樣的情景就和當時他發燒,蕭長歌守在他身邊一模一樣.期間連一口水都沒有喝,生怕上個茅廁里面的人都能遇到不測.

而魅月也知道了兩人的情意到底有多深.

蒼冥絕捧著茶杯喝了一口,放下被子繼續為蕭長歌擦汗.

蕭長歌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

她發覺自己體會到了很多現代體會不到的事情,就是發燒可以暈上一整天,身邊有人無時無刻地在照顧著,擔心著.

在現代,從來都是生病了,請假後獨自一人去醫院,打上點滴,一待就是半天,有時候會有幾個人過來看看,有的甚至會說,你不是醫生嗎?還會生病啊!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還能這樣被照顧著.

"長歌,你醒了."蒼冥絕手里端著一杯水推著輪椅從外面進來,語氣里帶著多天不見的輕松感.

"你,不疼嗎?"蕭長歌有些驚訝地問道.

很少有人可以在做完手術沒幾天的情況下就下床,並且沒有一點疼痛,他到底有多高深的內力才能做到這一點.

蒼冥絕推著輪椅到了她的面前,把手上的水遞給她之後,邪笑著盯著她看:"你覺得我疼嗎?長歌,把你的心好好地放在肚子里."

接過他遞過來的水,蕭長歌還真的覺得有點渴了,一口氣就喝光了,重新塞回他的手上.

"還要嗎?"蒼冥絕注視著她的嘴唇,上面還有幾滴方才的水珠.

蕭長歌搖了搖頭,試著下床走走,躺在床上覺得全身的肌肉都松弛了,整個人軟綿綿的.

當腳踩在地上的那一刻起,才覺得自己真真切切地接觸到了這個世界.

"冥絕,你不要下床走動,到床上躺著,你的腳再過幾天就要拆紗布了,到時候要學習著用拐杖走路."蕭長歌挑眉說道,伸手接過他的輪椅扶手,把他推到了床上.

"你躺在床上不舒服,偏偏要我也躺在床上."蒼冥絕無奈道.

但是人已經就著她的手上了床,他不忍心反駁蕭長歌的每一句話,也不願拂了她的意,乖乖地上床躺著.

"沒辦法,誰讓你是王爺呢,有床肯定要王爺您躺啊!"蕭長歌眼角泛著笑意,清亮的眼睛眯著看他.

蒼冥絕被她用這種眼神一看,整個人都快酥了,眼睛一直在她的身上徘徊著.

上篇:第五十八章 守護     下篇:第六十章 驚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