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六十章 驚豔  
   
第六十章 驚豔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章驚豔

蕭長歌起了個大早,前幾日發燒勞累過度在床上憋了好多天,再睡在床上也跟躺了個尖架一樣刺人,還是趁著天剛朦朦亮跑到院子里做運動來的實在.

外面的走廊上還散落著蒙蒙的露珠,天氣已經入秋,清晨的天氣有些微涼.

"王妃,您怎麼這麼早就起了?天氣涼,您加件披風吧."身後的一個丫鬟輕聲提醒道,手里還捧著一個寬頭水壺,里面裝著滿滿的一盆水,拿在手上有些費勁.

蕭長歌撫撫手臂,被風吹的果然有些冰涼,不過倒沒有說什麼,搖了搖頭便指著丫鬟手上的寬頭水壺問道:"這個是什麼?"

丫鬟顯然沒有料到她會轉而問這個水壺,低頭看了看才反應過來道:"回王妃,這個是用來澆花的,奴婢正要去呢!"

原來這麼個東西是用來澆花的,這麼個龐然大物光是拿著都不方便,還怎麼澆花?

蕭長歌抱著手臂輕輕地摩挲著下巴,現代澆花的工具有噴壺,漏壺,隨便拿一個都比這個寬大的東西好.

如果能把現代的工具運用到這里來,說不定還能促進一下經濟的發展,說不定靠著賣水壺都能發家致富.

"哎,我告訴你,我有一個比你這個更方便的澆花工具,趕明我制作幾個給你們每個人都配備一個哈!"她笑眯眯地看著丫鬟,心里琢磨著找什麼樣的材料制作.

聽了她的話,丫鬟正納悶呢,外界都把自家的王妃傳的特別厲害,可是她的厲害僅僅只在醫術上面,不曾想還會制作澆花工具?

還沒等開口,身後就傳來魅月的聲音:"王妃,您在這兒,害我好找."

魅月手里拿著一件青色素淨的披風,披到了肩膀上,一邊打著結,一邊叮囑著:"天氣涼,王爺剛醒的時候沒見著您,知道您在院子里,所以派我來給您送件披風."

披風蓋在身上包裹住肌膚的感覺就是好,任由風再怎麼吹也吹不到身上,不僅僅是披風的暖意,更是蒼冥絕帶給她的溫暖.

"王爺醒了?"蕭長歌念了聲,抬腿轉身就走.

回到密室的時候,江朔正在伺候蒼冥絕穿衣洗漱,見蕭長歌進來,便甩手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她,自己出門和魅月辦事去了.

"去哪兒了?"蒼冥絕漫不經心地問道.

蕭長歌正一手拿住寬大的外裳,一手握住蒼冥絕的手腕,緩緩地套了進去,聽見他的問題,抬頭瞥了他一眼:"你不是知道?"

剛才不是他讓魅月去給自己送披風的嗎?她要是不在他的預測范圍之內,怎麼能跟著魅月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不再說話,只是理直氣壯地伸出手讓她把自己的手臂套進自己的衣裳,蕭長歌自己都沒有穿過這古代繁瑣的衣裳,他外面的這個玉帶子她怎麼也系不上.

系了半天,她猛地一甩手,氣呼呼地甩下一句:"不系了."轉身就想離開,轉身的瞬間手臂就被一只大手握住,緊緊地拽進了他的懷里.

他低低的笑聲充斥在蕭長歌的耳邊:"這麼沒耐心?我教你."

說罷,雙手疊上她的手,摸上冰冷的玉帶,還不知道竅門在哪里就聽見一聲細微的聲音,玉帶便緊實地扣在了他的腰上.

"明白了嗎?"蒼冥絕握住她的手搭在自己的玉帶上,低頭輕聲問道.

明白什麼明白,蕭長歌猛地縮回手,轉身背對著他,幫他穿一次衣服就這麼得瑟,以後看她還幫不幫他.

不過說真的這古人的衣服還真是繁瑣,里三層外三層再加上腰帶玉帶什麼的憑著自己的力氣怎麼穿的上?一直以來都是魅月幫她穿的,要是沒有了魅月,她是不是連衣裳都不會穿了?

她突然間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拍拍胸口的功夫,身後一只大手就已經圍上了自己的腰身,佯裝不滿的聲音傳進她的耳里:"怎麼?幫我穿一次衣裳就這麼可怕?"

"不是可怕,是太可怕了."蕭長歌毫不猶豫地說罷,就甩開他的手,他用冷冰冰的語言說話,她就用氣話來堵他,看看是他承受能力好,還是自己.

還沒有回頭看他臉上精彩的表情,一聲冷悠閑自在的歎息響在她的耳畔:"長歌……"危險的氣息不言而喻,讓她渾身毛骨悚然.

每次他一這樣叫她的名字,她都覺得面紅耳赤,心跳加快,她最受不了他這樣特意拖長了尾音來叫她名字.

蕭長歌正想著應該怎麼回應,門口就傳來一陣敲門聲,是魅月來喚他們用早膳.

她松了一口氣,讓魅月進來.

用完了早膳,蕭長歌用手帕擦擦嘴,又漱了口,她才一本正經地看著蒼冥絕道:"等會,就可以把你臉上的紗布摘下來了."

蒼冥絕目光里沒有什麼變化,依舊面不改色地低頭處理公務.

蕭長歌支著下巴看著他波瀾不驚的臉色,他是不是聽到所有的消息都能像現在這樣?好像事不關己的樣子.

等會摘完紗布,她要給這個時代一個震撼,她要讓他們明白,就算燒傷了又怎麼樣?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讓他們認真看看,藏在面具下面那麼久的臉,是不是有種久別重逢的激動?

聽到她這句話,魅月正收拾碗筷的手一怔,錯愕地看了看蕭長歌,蒼冥絕的這個紗布包了也挺久的了,不知道拿掉紗布之後出現的會是怎樣一張驚豔的臉.

她迫不及待地收拾了碗筷出去,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江朔和離簫,兩人皆是一怔,隨後便急切地沖到了密室里面.

"王妃,王妃,是不是真的要摘掉紗布了?王爺的臉是不是恢複得和從前一樣了?"江朔掩蓋不住自己興奮激動的表情,急沖沖地問道.

蕭長歌點點頭,看著蒼冥絕,他的目光一成不變如同寒冰一樣,似乎等會要拆掉的不是自己臉上的紗布,而是別人的.

"沒錯,但是,你們請先出去,你們在這里我發揮不好."蕭長歌下了逐客令,這根本就不是通訊落後的古代,怎麼一個消息傳的這麼快?

他們皆是一愣,也很快地反應過來,不盯著蕭長歌拆紗布,拆完再看也是一樣的,便你推我,我推你地出去了.

見幾人終于出去了,蕭長歌坐到了蒼冥絕旁邊的一張椅子上,拆之前,有些緊張地問道:"冥絕,你相信我,等會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

他顯然沒有什麼多余的眼神,只是淡然道一聲恩.

無論她做什麼,他都會義無反顧地相信,這麼多年都熬過去了,如今要讓他摘掉面具生活,倒還有些不習慣.容貌于他,也不過是身外之物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已經出現了,就在眼前.

房間里面的光線很亮,她特意將所有的窗戶都推開了,明亮的陽光灑進了這個小房間.

說實話,蕭長歌也是有點緊張的,等會看到的是怎麼樣的一張臉.

她從醫藥箱里拿出了剪刀,幾乎是顫抖著雙手緩緩地剪開了包在蒼冥絕臉上的紗布,一點一點地露出他俊美的臉.

最後那一刻,蕭長歌幾乎是屏住了呼吸,將那些紗布一股腦地扯開.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完美無瑕的臉,沒有太過于陽剛之氣,可以稱得上是俊美,如黑曜石一般的雙眼充滿了寒氣,似乎只要微微一瞥,就能讓人體會到寒氣從腳底升起.這雙凌厲的眼睛是蕭長歌再熟悉不過的,而陌生的地方是他整張臉的輪廓.

如刀削般立體的五官精致地刻在他的臉上,他只要雙眼微微一眯,就能透露出一股痞痞的邪氣,筆挺的鼻梁,薄唇泛著淡淡的粉色,就這張臉,就算是女人看到了都會自歎不如.

只是因為長期戴著面具的緣故,他的皮膚竟然比蕭長歌的還要白上幾分.

她已經完完全全被這張臉震驚得呆滯在原地,無法想象效果竟然這麼好,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手術,她沒有想到蒼冥絕可以恢複得這麼好,看上去就像是從來沒有受過傷一樣.

她只是之前趁著他睡著時偷偷地摘下他的面具看過一次,那時候的體會和現在根本不一樣,那時候是憑空想象出來的,而現在是真真切切的.

"怎麼了?"蒼冥絕看著她驚訝到快要暈倒的表情,開口問道.

蕭長歌無法抑制地感歎:"冥絕,沒想到,你竟然,竟然……"

她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可是她心底的喜悅在這一刻暴漲,清澈明亮的雙眼里堆積了滿滿的笑意,宛如天上最亮的星星一樣.

"我怎麼了?"蒼冥絕微眯著雙眼看她,壞笑起來的時候根本沒有了那副冷若冰霜的樣子,而是一種讓人招架不住,想要深深陷進去的感覺.

"冥絕,你的臉恢複了,以後你再也不用戴著面具示人了."蕭長歌聲音里充滿了微微的顫抖,轉身去窗台那邊拿了一面鏡子.

蒼冥絕接過鏡子,看著鏡子里面的人,恍然回到了小時候,還沒有經曆過那場大火,母妃也還在的時候.

那天早晨他見母妃在窗邊梳妝,升起的第一縷陽光反射在她的頭發上,為她整個人都度上了一層金光,樣子美極了.

他便不依不饒地也要讓梳妝的宮女為他梳妝,大家都笑了,最後母妃告訴他男孩子不能梳妝打扮,可是他看著母妃美麗的樣子,哭鬧著要梳妝.沒辦法,母妃只好讓宮女也給他梳妝打扮,畫上濃濃的胭脂.

塗了胭脂,大家都說他像個女孩子,他也不惱,只是在房間里面轉個不停.後來父皇進來了,看到他這副樣子,還重重地罰了他去書房抄寫十遍的男兒論.

"這副樣子,倒也眼熟."他面無表情地低低道.

臉上沒有太過于欣喜的表情,只是看向蕭長歌的時候,眼里多了一種異樣的光芒,說不清道不明.

上篇:第五十九章 體弱     下篇:第六十一章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