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六十三章訓練  
   
第六十三章訓練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三章訓練

早上是在蒼冥絕的懷里醒來的.

經過昨天他愛的教育,蕭長歌總算明白了他的危險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已經紅腫不堪,甚至還有很多處被咬破皮,一個晚上的沉澱下來,血點已經結痂了.

第一縷陽光從窗外照射進這個凌亂曖昧的房間,讓沉睡中的人紛紛睜開了閉合一晚的眼睛,蕭長歌早已經醒了,撐著下巴看著昨晚的罪魁禍首.

就連睡覺的時候都這麼好看,平時就愛耍酷,這樣安靜一點不好嗎?

她的手輕輕地撫摸上他的眉頭,俊朗的劍眉濃黑,此時微微地蹙著,她伸出手撫平,指腹從他的眉毛,眼睛,鼻子掃過,最後落在他的嘴唇上,冰涼柔和的觸感讓她手里微微地泛著熱意.

蒼冥絕霎時間握住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邊吻了吻.

"你醒了?"蕭長歌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指,臉頰漸漸泛起一層微微的紅潤.

她剛才的那些動作該不會都被他知道了吧?

似乎是知道了她的心里在想什麼一樣,蒼冥絕低低地笑道:"我睡的一向不深."

什麼意思?是變相地告訴她,他已經清楚明白地知道了她剛才干的那些難以啟齒的行為?

蕭長歌恨不得此時找個地洞鑽進去,怎麼能這麼沉不住氣呢!

再抬頭的時候,蒼冥絕已經起身穿衣了,蕭長歌拍拍臉頰,也起身了,魅月已經端著臉盆進來,為她梳妝打扮.

洗臉的時候,魅月看著她嘴唇上面傷口時,皺著眉,死死地盯著那一處,有些激動地叫道:"王王妃,您的嘴唇怎麼了?被什麼咬了?"

蒼冥絕冷冷地回頭看了一眼魅月,便頭也不回地出去了.

見蒼冥絕只看了一眼,不為自己分辨,她紅著臉,沒有解釋,趕忙轉移話題:"睡一覺就變成這樣了,哎魅月,今天早膳吃什麼?有豌豆黃嗎?"

魅月順勢接過了她的話頭:"有,王爺知道您愛吃,天天都讓廚房給您備著呢!"

"那快點梳吧,我饞死了,哦對了,以後梳頭發的時候記得別說話,這是不好的."蕭長歌叮囑道.

以前梳頭發的時候說話都沒有什麼問題啊,怎麼今天就不能說話了呢?魅月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顧著手上的動作迅速地梳了一個好看的發髻.

蒼冥絕的腿恢複得不錯,今天就可以練習走路了,用完了早膳,蕭長歌推著他到了一個她之前就布置好的一個模擬醫院的康複訓練,兩根簡單的雙杆支撐著,地上鋪好了防滑的毯子,旁邊還放著兩根拐杖.

蒼冥絕有些微微的錯愕,這些東西難道都是用來給自己練習走路的嗎?

"冥絕,以後就在這里練習走路,我先教你怎麼走,來,起來."蕭長歌扶住了他的手臂,慢慢地把他拖了起來.

他的雙腿站的還不是很筆挺,只要蕭長歌一放松,他就順勢癱軟了一截,她發現自己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托起他,便喚了江朔進來,江朔立即走了進來,拖住了他另外一只手臂.

在兩個人的攙扶之下,蒼冥絕漸漸地走起路來,雖然他自己用的力氣不是很多,不過借著兩個人的力氣,也算是自己走到了雙杆面前.

"腳感覺怎麼樣?疼就要說出來."蕭長歌看著他滿頭大汗的樣子,有些心疼的拿出手帕給他擦汗.

蒼冥絕咬牙搖了搖頭,雙手握上了雙杆,借助著雙杆的力氣讓自己站起來,可是沒走兩步,整個人似乎要倒下去,蕭長歌還來不及碰到他的手,他整個人就倒在了杆子的上面.

"王爺……"

"冥絕……"

兩人立即去扶,蒼冥絕卻擺擺手,滿臉大汗從額頭上沁出來,他十分吃力地重新站了起來,還要繼續練習.

"冥絕,如果實在堅持不了就休息會,明天再練,反正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蕭長歌忍不住提醒道,見他難受的樣子,她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我還可以,不能放棄."蒼冥絕遞給她一個放心的笑容,自己又再一次地走上了雙杆.

蕭長歌眼眶里微微酸澀起來,眼眶有些朦朧,她知道他的性子,無論他做什麼她都會支持他的,便開口指導他:"步子不要邁的太大了,腳步要平穩,支撐點放在前腳掌上."

一邊聽著蕭長歌的指導,蒼冥絕咬牙堅持著,他的腳步還不是很平穩,若不是他的體質條件好,獨自一人這樣走很容易讓傷口再次受傷.

江朔張大著嘴巴,足以生吞下一個雞蛋,王爺竟然能走路了,竟然能走路了!雖然走的還不是很好,但是依照這樣的趨勢下去,完全康複都不是問題.

門外響起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蒼冥絕說了進來,便看見離簫的身影慌了進來.

"王爺……王爺,王爺的腿這是好了?"離簫的表情和江朔的一模一樣,都非常地吃驚.

雖然腦海中已經想過了無數次蒼冥絕站起來的畫面,都沒有今天自己親眼看到的來的震驚.

蒼冥絕筆挺修長的身影站在雙杆面前,還真有點玉樹臨風的味道,只是微微躬著身子,雙手強健地握在雙杆上,讓人的目光不由得轉移到他的腳上.

"沒錯."蕭長歌點點頭,繼續指導著他.

"真是神奇,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醫術!"離簫感歎著,話里充滿了驚奇.

目不轉睛地盯著蒼冥絕走路的姿態,不知不覺已經完全入神了.

蕭長歌意味深長地看了離簫一眼,繼續手里的工作,這個最簡單的走路康複訓練竟然被古人嘖嘖稱奇,不知道如果他們看到了最先進的醫療設備時,會是怎樣一種驚歎.

蒼冥絕咬牙堅持走到一半時,蕭長歌走到雙杆里面,擋在他的面前,說道:"今天就練習到這里吧,明天也一樣,每天練習一柱香的時間."

江朔立即推了輪椅過來給他坐著,蕭長歌又拿出手帕來給他擦汗,她知道他心里很迫切地想要站起來,但是這並不是今天就能完成的事情,還是需要時間.

"王妃,這樣練習下去,大概多久能走?"離簫疑惑地問道.

看著蒼冥絕今天的練習成果,雖然還不是很矯健,但是依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健步如飛也指日可待.

"差不多需要兩三個月左右,不過如果訓練得好,很快就可以拄著雙拐走路."蕭長歌回道,這話也是故意說給蒼冥絕聽的,讓他知道他的腿一定能好起來的.

"王爺,您聽見了嗎?以後您就能走路了!那群人再也不敢用您的腿來說事了."江朔興奮過度,心底真心為他高興.

可是蕭長歌卻敏感地捕捉到了他的最後一句話,疑惑地看向了江朔,她知道有時候身體上的缺陷避免不了人多口雜,無論古今都是一樣,因為人都是八卦的,更何況是在這樣敵對的情況下.

她看向江朔,面無表情地問道:"江朔,你那句話什麼意思?什麼叫做用王爺的腿來說事?"

江朔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閉上了嘴,看向了蒼冥絕,他的目光就如同千年寒冰不化一樣,冷冰冰的攝人心魄,他一言不發推著輪椅走了出去.

江朔也立即跟了出去.

蕭長歌疑惑地看向了離簫,他卻攤攤手,表示自己無能為力,也出了密室.

合著就瞞她一個人!

蕭長歌氣憤地出了門,便看見離簫跟著蒼冥絕去了書房,兩人一進書房就有要事要談.

她思索了兩下,就算她現在跟著蒼冥絕去了書房,他也未必會告訴她怎麼回事,反而很有可能被調侃,還不如從江朔那里下手,實在不行就把魅月搬出來.

書房內,空氣有些不自然,丫鬟們上了茶水,便退了出去.

蒼冥絕背著身子,看著身後的博古架,上面的古董花瓶花色十分抽象,各種花色圍繞在瓶身上,他看了一會,冰冷地問道:"情況怎麼樣了?"

離簫立即低聲回道:"王爺,溫王不日就要回京了,據說是因為溫王在雁門那邊救了一個女子,那名女子的來頭不小,稟報上去之後,皇上要求他立即帶了女子回京."

蒼冥絕良久不語,拿下博古架上的那只花瓶,細細地揣摩著,沒人猜得透他的心思,他面色永遠平靜如水,再大的變化也不能讓他皺一下眉頭.

"回來了好."他放下花瓶,冰冷的語氣里透著一股凌厲的氣息.

離簫摸不透,怎麼回來了好?在雁門那種地方待著不是更好嗎?

"王爺,回來了好?"離簫疑惑不解.

在雁門那種地方沒有人能害到他,甚至會將他遺忘,但是那種地方也能更好地讓他籠絡自己的勢力,所以只要在眼皮子底下,他想要做的所有事情就能清楚明白地了解到.

這就是回來的好處,蒼冥絕的嘴角冷冷地勾起一個弧度,弘城城主的事情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蒼冥絕轉過身子,沉聲問道:"東西拿到了嗎?"

離簫這才記起了今日過來的目的,從懷里拿出了幾本厚重的書冊遞給了蒼冥絕,"王爺,東西全都在這了."

深藍色皮面的書冊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蒼冥絕接過那幾本書冊,伸手翻了翻,里面的名字安詳地躺在里面.

他深沉如墨色一般的雙眸里充滿了冰冷,雙指緊緊地擰住了書冊的卷邊,直到書冊快要被他撕毀的時候,他終于松了手.

離簫屏著呼吸,一言不發,直到看著蒼冥絕的手松開,他才松了一口氣.

"你先出去吧."蒼冥絕平靜地說罷,離簫立即退了出去.

室內頓時安靜下來,蒼冥絕將書冊掃到一邊,他已經知道了為什麼那人殺了弘城知府秦劍,卻不奪走資料的原因.

他冷冷地勾出一抹冷笑,如嗜血的妖魔一般冷漠.

上篇:第六十二章恩愛     下篇:第六十四章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