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六十四章回京  
   
第六十四章回京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四章回京

溫王蒼云寒要回京的消息如同龍卷風過境一般席卷而來,雖然皇帝對外界宣稱是說回來養病的,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一回來,再出去就不太可能了.

三日後,蒼云寒抵達京城,低調地用兩輛馬車和一小分隊的士兵進了城內,先是去皇宮向皇上和段貴妃請過安之後.

兩輛馬車緩緩地駛進了皇宮里,進了承暉殿,皇上,段貴妃,葉皇後還有一干的妃子都在.

他身著一件淡藍色的騎裝,昂首闊步地進了承暉殿中,身後還跟著一個身著淡黃色騎裝的女孩.

一別數月,再見蒼云寒時他顯得更加滄桑,之前白皙的面孔已經變得有些黝黑,深邃的雙眼如同墨寶石一般亮晶晶的,從他的雙眸里可以看出他經曆過的那些風霜雨雪.可見雁門的風刮的有多狂,陽光照射的有多烈.

而他身後的那個女孩,卻完全沒有他的感覺,嬌嫩得像是能掐出水一般,看不出來是在雁門那種地方待過的.

以此向幾人請過安之後,又特意向皇上介紹了身後那個女子的身份:"父皇,這位是葉家府上的三小姐葉霄蘿."

葉霄蘿聽到蒼云寒介紹自己,也不含糊,立即向前一步,甜甜的嗓音十分溫柔:"霄蘿給皇上請安."

這便是葉霄蘿,葉皇後的臉上出現了打量之色,恨不得多長一雙眼睛在她的身上日日夜夜看著,葉家的女子就是不同凡響,落落大方,端莊溫柔.

上座的人紛紛不動聲色地把葉霄蘿打量了一遍,然後巋然不動地盤算了一下葉家的家底,有的露出驚訝,有的也有不屑,再趁著皇上,皇後不注意開始交頭接耳地討論.

這葉家的是什麼人,大家都很清楚,此時蒼云寒將她帶回來是什麼意思?

"霄蘿?數年不見,可長成一個大姑娘了,好好,你怎麼會和寒兒一起回京呢?"皇上眼底的笑意藏不住,雙眼里透著精明的光.

葉霄蘿轉頭看向了蒼云寒,他已經開口答道:"回皇上,是這樣的,兒臣在駐守雁門時恰巧救下了葉三小姐,便帶著她一起回京了."

怎麼會是救下?上座的妃子都面面相覷,一副不解的樣子.

雁門那種地方大家都知道,氣候惡劣,衣食短缺,一年里面大概會有一次大旱,農田莊稼更是顆粒無收.每逢這個時候,老百姓餓著肚子便會開始搶商鋪,搶官糧,此時就是官府都沒有辦法鎮壓.

朝廷也為雁門的事情下了功夫,銀兩一年更比一年多地往那里撥去,可實際上派發到老百姓手中的銀兩更是少之又少,不知道被哪個官府給克扣了.

所以底下的老百姓一遇干旱就沒辦法生活,只能搶奪糧食,將雁門變成了只敢出,不敢進的地方.

此時大家一聽葉霄蘿出了事,都往災民的身上想,葉皇後更是著急上火地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聽著她的擔心,葉霄蘿連忙笑著解釋:"沒什麼,皇後娘娘不必擔心,就是臣女從衡昌回來,途徑雁門的時候遇到了沙盜,隨行保護的人都被殺光了,是溫王恰巧路過救了臣女一命,得知臣女的身份後便提出要帶我回京,還的多謝溫王."

她的解釋雖然蒼白不明,但是聽者卻覺得事情就是這樣,也沒有多問下去,既然回來了,那就好好的,正好也遂了葉皇後的心願.

她說罷,便轉頭看向了蒼云寒,見他目光深沉地看著皇上,也很快地轉過了頭.

"好好,寒兒有如此英勇的行為,安逸之,去拿兩柄上次西域進貢的玉如意過來,朕要賞給寒兒和霄蘿."言罷,等著安逸之去了之後,又道,"也明白了那時離風一事必定不是你干的."

聽了他的話,蒼云寒在心里暗暗打了一個商量,他必定不是真心這樣以為的,只是因為自己救了葉霄蘿才會這樣說.

心里迅速地轉了一下,誠懇道:"父皇,兒臣相信清者自清,那件事兒臣真的不知情."

皇上的眼里沒有多大的變化,事情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他今日也只是隨口一提,便道:"好,朕知道."

說話間,安逸之已經將兩柄玉如意給拿了上來,恭敬地獻給了蒼云寒和葉霄蘿.

兩人分別謝過之後,便告退,出了宮門.

外面的陽光有些炙熱,不過蒼云寒卻覺得沒什麼,比起雁門的陽光,這里還算溫暖.

他轉頭看了看身邊的葉霄蘿,她精致描繪的眉眼里面帶著淺淺的笑意,也直勾勾地盯著他,他突然想起了蕭長歌,只是她不會用這樣的目光看自己,甚至不屑地對自己說話.

他有些恍惚,好像有好多個月沒有見到蕭長歌了,不知她怎麼樣了……

"多謝."葉霄蘿突然正色道.

蒼云寒的眼里出現了一絲玩味,在陽光的脅迫下微微眯著雙眼,低聲道:"謝我干什麼?"

葉霄蘿抬起了下巴,雙眼盯著他,朗聲道:"謝你沒有說出我去雁門的真正原因."

她到底不是她,只是稍稍一點神似而已,不過是他臆想出來的一點幻覺.

他頗有些失望地跳上了馬背,目光直視前方,沒有再看她,"本王並不知道你去雁門的真正原因,所以也沒必要說,葉三小姐,等會會有人派馬車來接你回府,我先走一步."

說罷,已經甩了馬鞭,快速地飛奔出去.

葉霄蘿向前邁一步,傲慢不滿地盯著他的身影,不屑道:"什麼人?時冷時熱的!"

話音剛落,身後就出現了一陣馬蹄聲,一個身著黑色衣裳的男子駕著馬車停在她的面前,低著頭,一臉恭敬道:"三小姐,請上馬車."

葉霄蘿從蒼云寒的背影回過頭,看向了停在她身後的管家,悠悠地撇撇嘴,然後抬腿上了馬車.

她知道就算現在逃跑也是沒用的,雖然現在看似只有管家一個人在這里,可是暗地里一定埋伏了不少的隱衛,正是因為表面這麼風平浪靜,才會讓她更加忌憚.

等會回了府就要挨罵了,說不定要挨罰,她是從葉府離家出走的,當時只留下了一封信在自己的房間里,收拾了包袱,將所有的首飾和銀子都卷走之後便去了衡昌.

想想就覺得不快,還沒玩幾天呢,就身上的銀子就花光了,衡昌離雁門不遠,她用一根玉釵雇了一個農夫去雁門,打算投奔那里的一個親戚.誰成想,快到雁門的時候,那個農夫突然轉了性,拿出刀威脅自己把銀子拿出來,她又不會武功,只能乖乖地把首飾拿給了他.

最後自己身上確實是沒有銀子了,一路走到了雁門城內,在酒樓里碰見了蒼云寒,死乞白賴地讓他請自己吃了一頓飯,又亮出了自己的身份,才讓他帶著自己回了京城.

坐在馬車上的葉霄蘿悠悠地歎了一口氣.

葉皇後眼見葉霄蘿出了皇宮,退出了承暉殿,回了自己的宮中,坐在軟椅上,拿出了蒲扇輕輕地扇著,可是卻又不冷,她扇的是自己心頭的火氣.

"玉芝,玉芝……"她揚聲喚道.

正在門外候著的玉芝聞言立即走了上去,微微行了一禮,低聲問道:"娘娘,怎麼了?"

"剛才在承暉殿說的話你也聽到了吧,你說說這溫王救了霄蘿回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葉皇後越扇心就越熱,也不願自己去細想,不耐煩地問道.

玉芝當時一直陪在葉皇後的身邊,聽得一清二楚,她伸手接過了葉皇後手里的蒲扇,勸慰道:"娘娘,天涼,別扇了.奴婢愚笨,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葉皇後頭一次聽到玉芝說自己愚笨,若是連她都愚笨了,還有誰能為自己排憂解難呢?

不耐煩地看了玉芝一眼,拿起水杯輕抿了一口茶水,深吸了一口氣,自己理清思緒想了一下,複又道:"那你說說,我該對段貴妃怎麼樣呢?"

玉芝迅速在腦海中分析了一下利弊,她在葉皇後的身邊這麼多年了,也懂得一些關系,想了想回道:"娘娘,奴婢想,溫王救了葉三小姐,而咱們和葉家的關系向來不錯,這樣一來,您應該去謝謝段貴妃,緩和一下關系呀!"

聽了玉芝這麼說,也頗有點道理,蒼云寒既然救了葉家的人,她也該出面感謝下,表面功夫做的好比什麼都重要.

她賞識地看了看玉芝,悠然道:"你去庫房里挑些好東西,咱們一會給段貴妃送去."

"是,娘娘."玉芝雙眼嬌媚地看了看她,躬身退下了.

冥王府內,蕭長歌從房間里出來,窩了一天了,出來活動活動筋骨,蒼冥絕也不知道去哪了,早晨到現在都見不著人影.

剛出了正廳,便又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吩咐跟在身後魅月:"魅月,你去拿一個塑料的壺子來,記得要有壺嘴的,稍微大點的."

說完後,卻不見魅月回答,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見蕭長歌疑惑地打量著自己,問道:"王妃,什麼是,是塑料啊?"

這……蕭長歌思考了一下,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古代好像還沒有發明塑料這種東西.

她想了想說道:"那就去找一個鐵的,按我剛才說的去找."

這下魅月聽清楚了,不就是鐵的長著壺嘴的壺子,府里應該能找出很多,可是王妃剛才說的塑料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她懂得那麼多她們都沒有聽過,見過的東西?

魅月走後,蕭長歌一轉身便看見了迎面推著輪椅而來的蒼冥絕.

他面無表情,眼中的光還隱藏著危險的冷意,蕭長歌清澈的雙眼微微眨了眨,再恍然一看,那種危險的感覺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怎麼穿的這樣少?"他溫潤低沉的聲音傳進她的耳里.

上篇:第六十三章訓練     下篇:第六十五章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