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六十六章進宮  
   
第六十六章進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六章進宮

漏壺試驗品在丫鬟們的口中反響很好,她們看著手里的漏壺,爭先恐後地拿去試驗一番,裝了水在里面,只需要微微地傾斜著,就能絲毫不落地澆著每一朵花.

知道了漏壺的方便性,蕭長歌立即派人去做了幾十個過來,成為了府里唯一澆花指定用品.

看著府里的設備有了飛躍性的突破,蕭長歌很是得意,如果能把這里發展成為一個具有現代化設備的地方,那他們的生活就能方便不少.

離進宮赴宴的日子也不遠了,蕭長歌的心里如同一汪平靜的死水,根本波瀾不起來.

魅月在寅時就把她叫了起來,說是要梳一個繁瑣的發髻,然後搭配衣裳,趕在卯時就要進宮,雖然宴會是在晚上,但是早晨要去各宮拜見各位娘娘,這是宮廷的禮數.

多麼繁瑣的禮數!

蕭長歌還沒完全清醒,閉著眼睛任憑她擺弄著,從床上坐起來開始,就有人幫她穿衣裳,迷迷糊糊之間不知道穿了多少件了,擦了臉之後,才覺得人清醒了一些.

"魅月,這是干什麼?"蕭長歌看著銅鏡里無數只手在自己的臉上塗塗抹抹,疑惑不解地問道.

"王妃,這個是宮廷面聖的妝容,還有服飾,都是進宮面聖要穿的."魅月一一地解釋道.

看著眼前無數的胭脂水粉,蕭長歌就覺得頭大,就算是在現代,她都沒有化過這麼濃的妝,看著銅鏡里面的猴屁股,她就覺得頭大.

"魅月,不要化了,幫我洗掉吧,就用平常普通的妝容和服飾進宮就行了."蕭長歌支著下巴,挑著方才畫好的遠山眉說道.

魅月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啊了一聲,頓了頓才反應過來:"王妃,您真的要這樣做?可是……"

蕭長歌不耐煩地道:"沒有可是,就這樣吧."

說罷便伸手摘了頭上插著的多重花色的首飾,一些珠玉翡翠丁零當啷地放到了梳妝台上,頭上只剩了一根芙蓉玉簪子和耳邊配套的芙蓉耳墜子.

魅月見狀,深知自己也改變不了什麼,便揮手遣退了身後的一干小丫鬟,打了一盆水進來為她擦淨胭脂.

擦完胭脂以後看起來乾淨,清爽多了,蕭長歌伸了伸懶腰,身上的衣裳也讓魅月換成了之前進宮時穿過的青綠色宮裝,看起來就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清明.

這樣確實比方才那個樣子看起來好多了,不過如果這樣就進宮的話,那些人難免會議論他們冥王府不懂禮數.

不過她畢竟是個奴婢,不能對主子的行為進行議論,門外突然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長歌."

蒼冥絕推著輪椅到了她的眼前,臉上戴上了冰冷的金屬面具,又回到了從前的模樣,唯有那雙眼睛銳利如同鷹肇般.他今日也換上了一身暗藍色的朝服,衣袖上紋著金邊,身上紋著的龍活靈活現,看上去更加冷傲如霜.

蕭長歌一轉身目光便有些呆滯住,她現在再見他戴面具的感覺已經截然不同了,一晃神的功夫總能想起他刻意隱藏在面具下的容貌.

"怎麼穿的這樣素淨?"他微微皺眉,狹長的雙眼有些疑惑.

難不成他也要自己穿的花枝招展?

"這樣不好嗎?"蕭長歌的聲音有些悶悶的,低頭抿了抿唇.

蒼冥絕又離她近些,將她的裙擺整理了一下,語氣里有些寵溺:"好,你怎麼穿都好,我們走吧."

蕭長歌的嘴角這才勾起了一抹淺淺的笑容,任由著他拉著自己的手出了房間,外面的天色才剛剛蒙蒙地亮著,四處都是一片朦朧的霧色,院子里的杏樹結的柚黃的果實也被籠進了一片白白的蒙霧中.

房間里面點著的燈火和霧色交相輝映,燃著紅紅的顏色,蜿蜒在看不清的盡頭里.

兩人用過了早膳,便坐上了馬車向皇宮的方向奔去.

皇宮蕭長歌也不是沒有去過,就連天牢都去了一回,可是沒有哪一次她的心情比這次還要沉重的.

馬車緩緩地駛在去皇宮的路上,外面的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蒙蒙的亮光灑在了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

進了皇宮,蕭長歌推著蒼冥絕等候在承暉殿外面,此時門外已經候著很多的皇子,蒼穆修玉樹臨風地立在門外,猶如一棵蒼勁的松.蒼云暮前些日子因為得天花而吃了蕭長歌的一個悶虧,此時見了她,也沒有說什麼.

尤為刺目的就是蒼云寒,他身著一身絳紅色的朝服,除了顏色不和蒼冥絕一樣,其他的花紋紋路都一樣,他穿著卻比蒼冥絕多了一份痞氣,蒼冥絕穿著則是貴氣.

他深邃的目光透著危險的光芒,此時正微微眯著雙眼,嘴角輕輕上揚起一個弧度,似笑非笑地看著蒼冥絕和蕭長歌.

數月不見,沒想到她出落得更加亭亭玉立了.

身上也不見她穿戴著該有的王妃宮裝和配套的首飾發型,反而穿戴簡單,頭上點綴著一支芙蓉玉簪子,眉毛修長精致,額邊有幾縷散落的發絲,她一伸手便挽到了耳後,露出白皙修長的脖頸.

她眼里只有坐在輪椅上的蒼冥絕,看著他時,滿眼里都是溫柔的光芒,蒼云寒眼里的意味更加深沉了.

待她走近,蒼云寒便更加往她身邊湊了湊,故意擦過她的身子對著蒼冥絕噓寒問暖:"四弟,數月不見,身子可好些了?"

他這麼問就是故意的,為了給蒼冥絕難堪,他明明知道蒼冥絕臉上的傷口和腳傷是不可能治愈的,還特意問他這種不可能的事情.

蕭長歌皺眉瞪了他一眼,礙于周圍都是皇子王妃,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側過身子站到了蒼冥絕的另外一邊.

蒼冥絕將她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攏在衣袖下的雙手緊緊地掐著,若不是戴著面具,估計周圍的人都可以看到他危險猙獰的表情,只是他冰冷如寒川一樣的目光此時已經出賣了他巋然不動的身子.

"勞六弟掛心了."蒼冥絕僵硬著聲音,目光直視著承暉殿的大門,不再多看他一眼.

他臉上依舊帶著淺淺的笑容,這樣才能更加肆無忌憚地審視蕭長歌.

直到皇上身邊的公公安逸之出來宣報可以面聖之後,一干人等便進去請安.

皇帝一身明黃色的龍袍上面繡著龍形的圖案,整個人被一團端肅之氣圍繞著,看上去威嚴奪目.

向他請過安之後,他便召集著眾位皇子去了禦書房談事情,而蕭長歌目送他們離開之後,便自己去了禦花園散心.

蕭長歌逛的無聊,除了花就是花,走近一個亭子里坐下和魅月聊天.

皇宮就是好,隨處可見的亭子里都擺放著一些瓜果點心和茶水,供人隨時飲用.

正好有蕭長歌喜歡的豌豆黃,她迫不及待地撚了一塊來吃,囫圇吞棗地咽下去之後,便聽魅月道:"王妃,這里是皇宮,您要注意您的身份,奴婢進宮也沒幾次."

"怕什麼?我怎麼吃東西關他們什麼事?"蕭長歌有些無奈地皺著眉頭.

魅月還想再勸誡幾句,身後就突然傳來了一個香甜軟軟的女聲,可是那個女聲里卻帶著不屑和鄙夷:"喲,這是哪里來的鄉野村婦,怎麼吃個東西都這麼沒規矩?"

兩人回頭一看,亭子外面的階梯上緩緩地走下來一個身著紫色宮裝的女子,頭上梳著少女的發髻,插滿了玉飾,隨著她每走一步,便隨處響個不停.

那女子原是逛著禦花園渴了,來這亭子里喝口茶休息一會,可是還沒下亭子,便看見一個穿著隨意,打扮素雅的女子在大口大口地吃著糕點,天生的高傲和優越感讓她忍不住對蕭長歌進行批判.

這一說倒也沒什麼打緊,她說一說也就過去了,沒想到蕭長歌轉身之後,卻是那樣一副宛若天人般清亮渾然天成的畫面,那張精致小巧的臉蛋讓她開始暗歎上天的不公平,所以便處處為難.

"這皇宮也不是誰都能進的,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那女子擰著修眉,靠近蕭長歌的時候刻意用手帕捂著口鼻,像是她的身上有多麼不敢靠近似的.

蕭長歌冷漠地看著這個突如其來的女子,一看這打扮就是達官貴胄的親眷,她不由得冷笑了一聲:"這皇宮自然不會放一只蒼蠅進來,我當然是從正宮門口坦然地走進來的,你要是有什麼意見就去問皇上,對了,我的吃相不文雅,要不然你吃一個給我看看,我學習學習."

她清亮明朗的聲音一字一句地傳入耳中,只見那女子的臉由白變綠,由綠變紫,幾種顏色來回變化了一下,最後跺跺腳,惡狠狠的盯著她:"真是鄉野村婦,連說話都這麼沒水准,本小姐和你說話,真是髒了嘴."

說罷,得意地看著蕭長歌,就等著她發飆.

可是蕭長歌臉上的笑意卻越來越深,她環著胸,眼神故意將那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兩眼,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道:"一個人要是從自己的語言上失了涵養,那麼那個人外在表現得再高貴,她也是一個連鄉野村婦都不如的人."

言罷,拉著魅月轉身就走,和她笑談著,"魅月,今天碰上了一個自稱為小姐的人在禦花園里說笑話,我們去告訴一下大家,讓她們也跟著樂一樂."

蕭長歌氣死人不償命,這番話全是說進了那女子的心坎里,轉身的功夫,還沒邁出腳步,身後的衣領就被人抓住.

"不許走,給我滾回來!"

上篇:第六十五章關系     下篇:第六十七章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