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六十八章舞蹈  
   
第六十八章舞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八章舞蹈

新合宮此時已經高高地掛起了燈籠,火紅的一片燈海,宮女們忙上忙下一片歡喜的場面,還沒踏進宮中呢,遠遠地就聽見一片敲鑼打鼓的樂器聲.

推著蒼冥絕進了宮內,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大的舞台,估計是用來唱戲的,舞台的兩側撚了許多新鮮的花朵,百合,月季,牡丹等花在互相爭奇斗豔,顯得這個舞台更加活靈活現了.

這是蕭長歌第一次見到這古色古香的舞台,雖然在現代也經常去看戲,但遠遠沒有這個稀罕.

若是現在有相機就可以把這個場景拍下來,應該可以入駐博物館了.

入了座,台上便安排了一場歌舞劇,蕭長歌頗有興致地看著歌舞,一邊撿著碗里的豌豆黃吃,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身邊後側的蒼云寒正一本正經地盯著她看.

"皇上,皇後駕到."安逸之拔高了自己的公鴨嗓,傳到了眾人的耳里.

底下的人紛紛站起來行了一個大禮,便坐下看戲,好像沒有了方才無拘無束的神態.

"這只是一場家宴,大家不必拘束."嘉成帝威嚴端肅地坐在正位上,洪亮的聲音傳進每個人的耳里.

大家紛紛站了起來,又是一陣感謝,寒暄了一會便坐了下來.

"葉國公近來可好?"嘉成帝朝著葉行之問道,盡量讓自己的面部表情看起來柔和一些.

今日的重點就是葉府一家人,嘉成帝也是為了拉攏和葉家的關系,讓兩家人時刻保持著親近的關系.

"托皇上鴻福,微臣近來一切都好,只是小女生性頑劣,偷偷地跑到了雁門去,還勞煩了溫王將小女送回."葉行之站起身道,舉起了酒杯先干為敬.

原來這便是葉行之葉國公,蕭長歌不動聲色地打量著他,烏黑濃密的眉毛微微疏散著,雙眼透著一股干練的光芒,看起來好像能把世事都掌握在手中.

"葉國公你還跟朕客氣,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霄蘿好像也年滿十六了吧?有見過太子嗎?"蒼行江朗聲大笑起來,順口問及了兩家定下來的聯姻事情.

能被皇上提及兒女的終身大事,這可是難得的機會,葉行之看了看坐在自己身側的三女兒,一一答道:"霄蘿今年的確十六了,統共和太子沒見過幾面."

葉家這輩有五個孩子,三個兒子,兩個女兒,一個葉霄蘿正是二八年華,還有一個年紀尚小,還不足十歲,唯一的選擇就是將葉霄蘿嫁給太子.

葉霄蘿聽著兩人在為自己的婚事操心,覺得未免操之過急了,她統共見過太子沒有幾面,兩人之間的相處時間也不多,最重要的是她和太子並沒有什麼感情,為什麼偏偏一定要遵守那該死的約定,嫁給太子呢?

她目光四處張望著,一只手支著下巴不耐煩地看著遠處,視線正好對上了一臉坦然的太子,便多看了兩眼.

他應該是知道的吧,知道兩人要定親的事吧,可是怎麼能這麼瀟灑坦然,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呢?

急切地收回了目光,眼神亂瞥著,正好看到了蒼云寒,他一只手握著酒杯,深邃沉著的雙眼不知在看著哪里,她隨著他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了蕭長歌.

原來是在看蕭長歌,她不過是一個嫁給殘疾的可憐女人,除了嘴巴厲害點,還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好的.

"蘿兒,蘿兒……"一聲渾厚威嚴的聲音響起,將她拉回了現實,待她轉頭之時,葉行之略微皺眉的臉便出現在她眼前,"看什麼呢?心不在焉的,皇上叫你呢!"

葉霄蘿也不含糊,立即轉頭悶著聲音有些委屈地道:"女兒在看戲呢,看的太入神了,皇上請勿責怪."

嘉成帝哪里會生氣,今日的宴會就是拉攏兩家關系的,笑一聲便也過去了:"歌舞確實挺好看的,不過朕聽說你自幼習舞,跳的應該不比她們跳的差,不如讓我們開開眼,欣賞欣賞你的舞蹈?"

皇上都開口了,底下的人也沒有推辭的道理,葉國公知道他要讓葉霄蘿跳一支舞引起太子的注意,好讓兩人增加一下感情.

二話不說便推著她上去了:"蘿兒,皇上都發話了,快去吧."

葉霄蘿其他的不會,就是跳舞厲害,因為自古的淵源,葉家人從小就會讓女兒學習一樣拿手的技藝,她學的是舞蹈,而她妹妹學的是琵琶.

眼前這些宮女略微有些拙劣的舞蹈根本入不了她的眼,正好有這個機會讓她上台表演一首,何樂而不為呢?

站起身,落落大方地要求樂師換一首歌曲,又去後面換了一件舞衣,姿態優美地站到了舞台上.

一曲優美柔和的廣袖舞在舞台上偏偏綻放開來,如同一只美麗的蝴蝶在翩翩起舞,葉霄蘿纖細的腰身上束著一條腰帶,長長的絲綢彩帶在腰上隨著舞姿一起翩翩起舞,黑色的長發隨著舞蹈的腳步和著風在台上盡情地綻放著妖嬈的一面.

這舞台上舞姿妖嬈的她風情萬種,時而變換著身份,好像要把舞台下面人的魂魄都給勾走.

蕭長歌嘴角微微含笑,看向了身邊的蒼冥絕,他戴著冰冷的面具,看不出他的表情,不過卻在她看他時,輕輕地捏了捏她的手,以示安慰.

她是不會在意的,畢竟這葉霄蘿除了和她方才在禦花園里的拌嘴,根本沒有利益關系在里面,說實在的,葉霄蘿的舞跳的再好看,跟她沒有任何關系.

她又轉頭看了看蒼穆修的座位,他臉上出現了些許震驚之色,可卻沒有含帶任何的表情,僅僅只是震驚.

而他身側的蒼云寒卻是截然不同的一種表情,摩挲著下巴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成年的猥瑣大叔一樣,看起來蒼云寒似乎對葉霄蘿有那麼點興致.

不過葉霄蘿畢竟是蒼穆修的人,將來的太子妃,這場戲,應該會很好看.

一曲舞罷,樂聲終,台下的掌聲如洪水般響起.

葉霄蘿緩緩地退了下去,換完衣服之後坐到了位置上,嘴角微微含笑,臉上還帶著方才跳舞遺留下的微微潮紅,看起來像一個嬌羞靦腆的大姑娘.

"跳的真好,賞."蒼行江龍顏大悅,脫口一出的賞份量可不笑.

"臣女獻丑了."葉霄蘿低眉順眼,嬌羞道.

她的謙遜讓蒼行江對她更是喜歡,還沒開口,身邊的葉皇後就已經捂著手帕笑呵呵地道:"皇上,蘿兒從小就練習跳舞,教跳舞的師傅都說她身姿輕盈可作掌上舞,是一塊練舞的好材料."

葉皇後的話音剛落,她身邊的一位妃子便道:"皇上,臣妾聽說冥王妃的舞蹈也是極好的,和葉三小姐的舞蹈尚可比擬,不如就讓冥王妃給我們跳一首作興如何?"

說話的妃子是剛剛才晉了妃位的珍妃,仗著自己在後宮中受的寵愛便肆無忌憚,橫行霸道,最近又攤上了皇後這邊的關系,所以更加猖獗起來.

可是嘉成帝對她可能是興趣正濃,也沒有說她什麼,只要她高興,便由著她的性子來.

如今她的玉口一開,蒼行江也只有說好的份.

"那就讓冥王府也給我們舞一曲助助興吧."嘉成帝威嚴的聲音說罷,眾人便紛紛看向了蕭長歌.

被當眾點名的蕭長歌臉上有些尷尬,讓她跳舞?怎麼不讓她去跳江,她只會醫術不會跳舞啊!這下可把她害慘了.

她扭頭看向了身邊的蒼冥絕,他目光一點一點地冰冷下來,他知道蕭長歌不會跳舞,看她那求救的眼神就知道了,可是現在是皇上親口點名,如果不去那就是抗旨!

蒼冥絕推著輪椅緩緩地上前滑了一步,冰冷的聲音傳進每個人的耳里:"父皇,長歌不會跳舞,還是不要讓她跳了,免得讓她鬧出笑話."

如此直白的拒絕讓嘉成帝的臉上有些掛不住,方才他寵愛的妃子還說冥王妃跳舞厲害,怎麼到了冥王的嘴里就成了笑話?

不僅僅是他,就連葉皇後都有幾分的錯愕,沒想到他竟然會當眾反駁了皇上?

"不會跳舞是怎麼回事?"嘉成帝威嚴地問道,臉上的表情一瞬間黯淡無光.

舞台上的人目光都看向了蕭長歌,原本就是一片混亂的場面了,可惜珍妃還要火上澆油:"冥王妃,你是真的不會,還是不想跳呢?"

蕭長歌微微眯著雙眼看向了一臉傲慢的女子,珍妃是吧?我記住你了.

龍顏就要發怒,到時可就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擺平的事情了,蕭長歌舔了舔有些蒼白的嘴唇,她不想讓蒼冥絕因為他而惹怒皇上.

這已經不是會不會跳的問題,而是應該去說的問題了,蕭長歌心里轉了轉,突然想出了一個辦法,搶先在蒼冥絕的面前開口:"皇上,臣媳並不是不想跳,而是臣媳前幾日不小心扭傷了腳不能跳,不如臣媳給皇上獻唱一曲如何?"

跳舞不會,唱歌還不簡單嗎?在現代的時候,雖然是個天天手拿手術刀的醫生,可是偶爾也會放松一下自己,約了幾個同事一起去唱歌.她酷愛鄧麗君的歌,同事們都說她模仿鄧麗君模仿的不錯,也有一口好嗓子,如今再唱一首應該沒問題.

台上的蒼行江臉色終于緩和了一點,面不改色地點點頭:"唱吧."

蒼冥絕在她要上台獻唱的前一秒拉住她的手,在她的耳邊低語:"不會唱就別唱了."

蕭長歌掙脫開蒼冥絕的手,她現在不唱,受罰的就是他了.

信誓旦旦地走上了舞台,所有的燭火光亮都對著她,還真是有些不適應,不過很快就適應了這種燈光,眼睛也舒服了許多.

慢慢地睜開眼睛,在台下搜索了一下蒼冥絕,他冰冷的眼神正看著她,她的臉忽而紅了起來,慢慢地對他露出一個笑容.

上篇:第六十七章鬧劇     下篇:第六十九章獻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