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七十一章救人  
   
第七十一章救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一章救人

寂靜的夜被這聲不平靜的尖叫聲打破,兩人正面面相覷之時,馬車外面的魅月立即挑開簾子沖了進來,緊張兮兮地沖里面看了看,見到蕭長歌時有些錯愕道:"王妃……"

這聲像極了蕭長歌的聲音難免讓人誤會,她也從來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聲音這麼相像的人,可是別人聽到的這聲呼喚絕對比她自己聽到的還更加相似.

"我沒事,怎麼辦?"蕭長歌鎮定地對魅月搖了搖頭,後面一句話是對蒼冥絕說的.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砂鍋必定要打破到底,不然他們幾個人都不會安心.

蒼冥絕目光沉著冷靜地看了看窗外,冷若冰霜的眼眸里浮上了淡淡的一抹淺笑,如此相似的聲音,又正好出現在他們經過的地方,一定不是一個巧合那麼簡單.

"我下去看看,長歌,你待在這里."蒼冥絕說罷,便推著馬車下去,身後的蕭長歌急切地跑出來,拽住他的手臂,"我也要去."

蒼冥絕拍了拍她的手,聲音里冰冷沉著:"聽話."

此時,冰冷的巷子那邊又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救命聲,雖然蕭長歌近在眼前,但是這聲酷似她的救命聲還是讓蒼冥絕渾身毛骨悚然.

言罷,來不及多說什麼,人已經下了馬車,江朔推著他的輪椅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往東邊的一條巷子鑽了進去.

城門外十分寂靜,月光明亮地灑在地面上,江朔推著蒼冥絕還沒有到小巷子的門口,便聽見里面傳來的慘叫聲,還伴隨著幾聲男人低沉興奮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

進了小巷子,里面悠長烏黑一片,就著冰涼的月光,似乎能看見一個女子被幾個男人壓在身下,男人極度亢奮的聲音傳進兩人的耳朵里.女子的衣服已經褪到了肩膀上,白皙混潤的肩頭被一只粗糙的手握著.

"救命,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女子的聲音已經沙啞得不能再沙啞,一轉頭便看見巷子外面的江朔和蒼冥絕,一滴清淚從她的眼角滑落.

蒼冥絕似乎想起了那天晚上,一樣是這樣的一巷子,一樣是這樣的動作,連聲音都這樣淒慘,他的手心微微一動,低沉著嗓音道:"江朔."

江朔二話不說,抽出手里的長劍,人已經往巷子里沖去.

不過一會的功夫,那幾個登徒子便在江朔的手里化作了青煙,江朔收回長劍,放到自己的背上,低頭看向地上的女子,她長發散落一地,顫抖著雙手拉起了自己的衣裳,從她的側臉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張和蕭長歌截然不同的臉.

江朔伸手拉她起來,便轉身走到了蒼冥絕的身邊.

蒼冥絕冷冷地看了女子一眼,推著輪椅轉身就走,身後的女子雙眸一動,不自覺地抬起腿跟著蒼冥絕走著.

夜色冰涼,城門的長街上傳出輪椅滑動的聲音,突然間,這聲音停止下來,冰冷的聲音在這個夜里顯得更加蒼涼:"既然救了你,就趕緊回家吧."

那女子也停下腳步,面色有些蒼白,低低道:"我沒有家,我是從長庚來到這里投奔親戚的,可是親戚也搬走了,我一個人在這里無親無故,身上又沒銀子,才會睡在巷子里,誰知竟遇上那些個人……"

"給她點銀子,讓她去找間客棧住下."蒼冥絕冷冷地說完,目光直視前方,已經推著輪椅離開了.

江朔知道,這已經是蒼冥絕最後的寬容了,他從口袋里拿出了一袋銀兩,交到女子的手上,低聲道:"用這些銀子去客棧住下吧,然後回家謀生."

那女子看著江朔手里的錢袋,柳眉微微地蹙著,沒有伸手接過,抽泣著聲音低低地看著地面,也不言語,江朔見她這樣,抓過她的手,將錢袋放到她的手上之後便離開了.

上了馬車,蕭長歌見他完好無損地回來,心里松了一口氣.

"那邊怎麼回事?"蕭長歌挑了馬車的簾子向後看了看,一個衣著有些襤褸的女子步履蹣跚地慢慢向前走著,她有些疑惑地說道,"那女子怎麼一直跟著我們?"

蒼冥絕冷哼一聲:"方才她差點被人非禮,江朔救下了她,她怎麼還一直跟著?"說罷,又問前面的江朔,"你不是給她銀子讓她離開嗎?"

馬車外面的江朔聽著也有些無奈,低聲道:"王爺,我把銀子給了她了,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們."

魅月聽著兩人的對話,也轉身往身後看了看,那女子跟隨著馬車的速度跑了起來,頗有些艱難地一路跑著,眼睛里的淚水一路留著,也不吭聲.

蕭長歌皺著眉頭,又挑開簾子看了看,那女子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又很快爬起來,繼續追逐.

"冥絕,要不然我們讓她上馬車吧?"蕭長歌征詢蒼冥絕的意見,他眉頭都沒有挑一個,只是搖了搖頭.

不知道什麼情況,什麼來曆的女子,蒼冥絕是不會讓她上馬車的,更何況是一個聲音和蕭長如此相像的人.

可是蕭長歌卻讓江朔停下馬車,身後的那個女子也跟了上來,站在馬車的旁邊不肯離開,低垂著腦袋,長長的秀發也跟雜草一樣散落在耳邊,頭上一個廉價的木簪子斜斜地挽著頭發,只能看到清秀筆挺的鼻子和蒼白的嘴唇.

"江朔,讓她上馬車."蕭長歌挑了簾子道.

江朔皺著眉頭看了看地下的女子,又轉頭看了看里面的蒼冥絕,他的目光冰冷地直視前方,凌厲地掃過那女子一眼,終究是點點頭.

江朔這才敢讓那女子上了馬車,那女子和江朔魅月坐在外面,連連對里面的蕭長歌道謝.

"你叫什麼名字?"蕭長歌的聲音透過簾子傳到外面那女子的耳里.

那女子似乎有些不以察覺地震了震身子,目光緊縮了一下,這個冥王妃的聲音竟然和她一模一樣?原來這個就是她的目的?

"小女子如酥,以後願為姑娘當牛做馬."如酥一聲清脆的聲音答道.

這聲音還真是有九分的相似,蕭長歌有些愣怔,世界上要是真的有這麼相似的嗓音,也是一種緣分.

"當牛做馬就不用了,明日一早你就離開吧."蕭長歌朗聲道,這已經是她最後的寬容了.

蒼冥絕不想救她也是有道理的,今夜讓她上馬車已經是破例了,更何況是把她帶進府里,過了今晚,明天就讓她離開.

魅月有些不自在地和那女子並排坐在一起,總覺得這個叫做如酥的人心機頗深,一臉的可憐相不說,還在大半夜里一個人睡在小巷,膽子可真夠大的.

馬車開進冥王府,幾人下了馬車,蕭長歌讓魅月安排了一個房間給如酥休息一晚,自己也去休息了.

原是打算第二天一早就讓她離開的,蕭長歌還在盤發的時候,北院那邊就傳來了消息,一個丫鬟急沖沖地沖進了她的房間.

"王王妃,您去看看吧,有一個人把,把府里全部都收拾乾淨了……"丫鬟跑的上氣不接下氣.

一個人莫名其妙地把東西全部都收拾了,是有多大的力氣和能耐,若是天底下都是這種能干的人才,還要她們這些丫鬟干什麼?她們生怕這個女子會把她們的飯碗搶了.

魅月將芙蓉玉簪插進她的頭發里,完成了這次盤發,蕭長歌不用想都知道是誰了,她看了看妝容,站了起來.

"知道了,魅月,我們去看看."蕭長歌說罷,人已經出了大門.

不知道人是在耍什麼花樣,蕭長歌微微眯了眯眼,清晨的陽光有些明亮,照的人身心舒暢.

穿過府中的長廊,轉身的功夫便到了假山流水的正中央,一排排的綠樹種在牆院邊的兩旁,一行人穿過小橋,走的不遠便來到了北院.

"王妃,就在這里."一個丫鬟引著蕭長歌來到了北院的一間房,推開房門正好看到了一個身影十分勤快地打掃著房間.

聽到身後的動靜,女子立即回過了頭,頭上戴著一個紗巾,一個面紗蒙住了嘴巴,見到蕭長歌立即拆開了面紗,微微行了一禮:"參見王妃,王妃我已經將北院的這些房子打掃乾淨了,還有哪里需要打掃的嗎?"

她的雙眼笑的彎彎的,極其謙恭地看著蕭長歌,目光里閃著亮亮的光.

"不用了,這些丫鬟都能做,今天早上的工錢我會給你的,用過早膳後就走吧."蕭長歌毫不留情地打擊了如酥的熱情.

如酥面色有些緊張,幾乎是不自覺的,兩行清淚就滑落了下來,不假思索地跪了下來:"王妃,求您不要趕我走,我已經無家可歸了.就算您不給我工錢,只要給一口飯吃,如酥一定會勤勤懇懇地為冥王府做事的."

她的哭聲在這個房間里面顯得有些刺耳,弱小的身子匍匐在地上,身子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受盡委屈的人,而蕭長歌就像一個凌虐她的後媽,看上去威風凜凜.

魅月目光冰涼地看著如酥,心里不住地對她這種委曲求全的態度產生鄙夷,若是換作旁人,一定會對她產生同情,可是她看多了這種事情,似乎也沒有什麼感覺.

蕭長歌最見不得別人在她面前哭哭啼啼,下跪什麼的,便皺著眉頭倉促地伸手將她扶了起來.

上篇:第七十章 猜測     下篇:第七十二章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