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七十二章留下  
   
第七十二章留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二章留下

"別動不動就下跪,先起來再說."蕭長歌頗有些無奈地道.

她就像是一尊石像一樣,拉也拉不動.

如酥抽泣道:"若是王妃不讓我留下,如酥甯願長跪不起."

這是個什麼事?

蕭長歌微微眯起雙眼看向了泛著紅光的天空,冉冉升起的一輪紅日在天空中綻放著明亮的光彩,她思索了一下,忽而低下頭看著地上的如酥,伸手把她拉了起來.

"先起來,你先暫時留下吧."

如酥眼里的驚喜和感激溢于言表,"謝謝王妃,謝謝王妃."

雖然是一個半路上救下來的,但是看起來沒有什麼,也是挺可愛的一個姑娘,真的沒有地方去,留下也不錯.

離開的時候,魅月一臉疑惑地跟在蕭長歌的身後,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

蕭長歌看著她糾結的臉色,就知道她想說什麼,不過到底還是沒有開口.在現代的時候,人們的防備心才會這麼重的,門對門的鄰居有時候都互不相熟,這民風純樸的古代,人們之間的信任感應該會強些.

出了北院之後,蕭長歌就去見了蒼冥絕,他正在書房和離簫談事情,她進去之後便坐在一邊,丫鬟進來奉完茶之後便出去了.

恰巧她進來,兩人的談話正好說完,蕭長歌覺得還是有必要把如酥的事情和蒼冥絕說一聲.

"冥絕,我讓昨天救的那個小姑娘留下來了,她也挺可憐的……"蕭長歌低聲道,目光里綻放著柔和的光彩.

她准備的一系列台詞還沒有說完,蒼冥絕就點點頭,淡漠道:"我知道了,留下就留下."

"真的?"她有些驚訝.

蒼冥絕再次點點頭,面不改色地低頭看桌子上的文件,可他眼睛里的光卻森然地如同靜謐的曠野一般,嘴角緩緩地勾起一個弧度.

讓那個人留下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有的人就是應該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能看的清.

離簫坐在一邊,淺淺地抿了一口茶水,聽著兩人的對話,頗有些意思:"什麼姑娘?"

他有些疑惑不解,從他認識蒼冥絕的那天起,就知道他不近女色,不論是什麼樣的女子他都不會多看一眼,除了蕭長歌.可是如今卻留下了一個昨天救的姑娘,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蕭長歌看了看他,想著離簫也不是什麼外人,便如實相告:"昨天從皇宮回來時,路上救下了一個差點被人非禮的女子,一路跟著我們,便帶她回了府里,今天早上她一大早就把北院的房間全都打掃乾淨,為了求一口飯吃,她也挺努力的,所以我就自作主張將她留了下來."

不,不是自作主張,而是先斬後奏.

她原以為蒼冥絕會生氣,沒想到他竟面不改色地答應了.

大街上救的一個女子?離簫心里恍然明白了一些什麼,目光突然沉了沉,現在想要和冥王府作對的人數不勝數,為了杜絕外患,現在府內的人都已經是只出不進,怎麼可能還讓一個突如其來的人留在府內?

這個蒼冥絕難道是瘋魔了不成?

離簫目光緊緊地看著蒼冥絕,他面色平靜地不像樣,或許是他心中早就有了勝算,或許是根本不足為懼,不論是什麼原因,總之那個女子一定要多加防范.

"都說醫者仁心,果然一點沒錯."離簫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隨口誇贊了一句.

可是蕭長歌總覺得這句誇贊怪怪的.

她低頭悶悶地喝了一口茶:"醫者仁心,難道離樓主沒有嗎?"

這話酸的很,離簫風輕云淡地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後目光瞥向了一邊的蕭長歌,她雙眉微蹙,清澈明亮的大眼好似在思考些什麼,左右轉個不停,看上去一副頗有些郁悶無解的樣子.

本來打算調侃她一兩句的,還是不說了,離簫若有所思地看著窗外,看來這次蒼冥絕是有了自己的打算,為了一個蕭長歌,又要大費周章了.

陽光如同流光溢彩一樣灑進一片的紅牆磚瓦中,秋日的清風微微吹拂過,整個天空便蕩漾起一陣美麗的云舞,皇宮內的一切都複蘇過來,仿佛昨夜的喧囂蕩然無存.

"明月,什麼時辰了?"段貴妃的聲音還帶有幾分慵懶,懶洋洋地側身躺在床上.

明月正在屏風外面守著,一聽里面的動靜,立即走了進去,挑開一層紅色的羅帳勾了起來,一邊回道:"回娘娘,辰時剛過."

"起吧."段貴妃說著,人已經從床上起身了,明月立即過去伺候她穿鞋更衣,一面又聽她問道:"皇上昨夜歇息在哪個宮里?"

明月面色有些片刻的不好,不知道是該老實說呢,還是打打馬虎眼過去,這皇上最近都沒有留宿在這里,段貴妃雖說也是個貴妃之位,但是貴妃若是沒有恩寵,也算不得什麼.

思索了一下,明月還是輕聲道:"回娘娘,皇上昨夜歇息在珍妃的宮里."

話音剛落,只聽段貴妃微不可聞地歎息一聲,正要穿衣的手怔了怔,她不認為她是個悲哀的女人,在這後宮中女人這麼多,今日她受寵,明日她受寵,數不盡的浮浮沉沉.

她只能這樣安慰自己,無論是出于什麼原因,她都必須保持好一個賢惠開明的貴妃形象.

穿好衣服,明月拿了水進來給她梳妝打扮,梳妝台前她看著銅鏡里面的自己,眉眼精心描繪了,唇色用紅紙沾了,可惜眼角的皺紋怎麼樣去不掉了,女人最怕的就是飛逝的時間,匆匆如流水.

她恍然想到了昨夜舞台上蕭長歌唱的那首歌,婉轉動聽的歌聲如同百靈鳥一樣,甚至比百靈鳥還要動聽.

和她相比,自己根本算不得什麼,既沒有年輕的資本,也沒有拔尖出眾的才藝,在這宮中的光景一日不如一日,只能靠著自己的兩個兒子的將來為自己鋪路,可惜如今蒼冥絕的臉也好了,兩個兒子就多了一個競爭對手……

段貴妃突然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十分可怕,不行,她不能讓悲劇發生.

"哎喲,你要痛死我啊!輕點梳不會?"段貴妃忽然厲聲道,頭發被人拉扯的痛和她的心里的痛交雜著,不由自主地發火.

"對不起,對不起,娘娘,奴婢會輕點的."明月惶恐至極,連連請罪.

明月是她娘家帶過來的,一直以來都跟著自己,沒有犯什麼大錯,也非常忠心耿耿,她今日想到事情比較窩火,所以語氣重了一點,她緩了緩心情.

"等會我們去向皇後娘娘請安,順便把前幾個月我父親從山西帶來的麒鳳血玉送給她."段貴妃臉色總算好了一些,溫和對明月道.

麒鳳血玉?明月知道這個東西的來曆,世間很難得有這種玉了,她抿抿唇道:"娘娘,這玉可是老爺送給你的,你平時都不舍得用……"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段貴妃一咬牙,心下只想著將好東西送給葉皇後,兩人可以聯手來做點事情.

"別啰嗦了,快去庫房挑吧,要包裝的漂漂亮亮的."段貴妃心里一橫,閉上眼睛,想著那塊血玉便覺得心痛.

明月這才沒有啰嗦,將她頭上最後一顆珍珠插進了她的頭上,又讓人傳了早膳進來,才去了庫房.

用完了早膳,段貴妃便攜著明月去了葉皇後的宮中.

葉皇後臉上的表情淡淡的,好像早就猜到了會有訪客來臨一樣,早早地就讓丫鬟備下了茶,看到段貴妃進來,淺淺地笑著:"來了,過來坐吧."

"皇後娘娘宮里的茶香,遠遠地就聞到了."段貴妃言罷,喝了一口,果然茶香四溢.

葉皇後撫了撫頭上玲瓏剔透的玉飾,悠悠地道:"這茶是皇上賞的,妹妹覺得香,莫非是皇上沒有賞給你?我們這些女子哪個不是倚仗著皇上過日子的,博得皇上的喜歡才是最重要的."

聽她這麼一說,段貴妃只覺得老臉通紅,也不敢再說什麼,心里只記得今天來的目的,聽了她的話也只能聽著.

"是,姐姐說的沒錯,我們都已經人老珠黃了,想要和剛進宮的新人比是不太可能了,所以過的開心才是最重要的."段貴妃頗有些感慨道,每個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她當初也不例外.

能走到貴妃的這個位置,美貌和智慧都少不了.

葉皇後心里冷哼一聲,不知道在盤算什麼,面上倒是沒有什麼表情變化,依舊是淺笑著,她就細細地聽著段貴妃接下去會說些什麼,到底有多少的耐心來演這場戲.

"妹妹你這麼年輕,還有兩個兒子,以後還用得著怕什麼嗎?只有姐妹們羨慕你的份啊!"

上篇:第七十一章救人     下篇:第七十三章 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