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七十四章溫情  
   
第七十四章溫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四章溫情

天色漸漸地暗下來,蕭長歌徹底地清洗完傷口,一旁的魅月看著那些血跡都有點暈暈的,如果不是如酥受傷,王妃也不用這麼辛苦地為她治療,魅月看如酥時,又多了一重的不滿.

"魅月,羊腸線和縫合針."蕭長歌伸出手,良久沒有動靜,一轉身便看見魅月在發呆,她方才一直好好的,怎麼開始發呆?

蕭長歌壓制住聲音,沉聲道:"魅月,你怎麼了?手術的時候要保持高度的警惕,不能分心."

說罷,自己伸手去醫藥箱里拿了兩樣東西,開始縫合傷口.

被說的魅月覺得有些委屈了,她只是心里為蕭長歌抱一下不平,王妃心善為如酥醫治,可是她不這樣想.

縫合完傷口時,如酥還沒有醒過來,蕭長歌看著她白皙的臀部上出現的像是蜈蚣一樣的傷口,搖了搖頭,幸虧受傷的部位是在屁股上,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就不太美觀了.

"王妃您喝口水吧,再洗把臉."魅月遞上了放涼的開水,又准備了熱水給她洗臉.

蕭長歌還真覺得有些渴了,喝了水,又洗了把臉,才出了門.

門一打開,便看見蒼冥絕和離簫坐在門外等著她,蒼冥絕如同一座不動搖的山石一般,目光凜冽地盯著蕭長歌,嘴唇抿成一條線,默不作聲.

這是生氣了麼?他生氣的時候嘴唇就會緊緊地抿起來,眼神充滿了凌厲之感,只是蕭長歌一時有些摸不透他生什麼氣?難道是因為自己救了如酥?

蕭長歌坐到他身邊的椅子上,湊近問道:"怎麼了?"

蒼冥絕的目光依舊沉靜,掌紋輕輕地撫摸著手里的杯子,暫緩良久冷聲道:"以後少和她來往,並不是每個人都值得你去救."

說罷,不理會蕭長歌臉上錯愕的表情,推著輪椅出了大門.

一邊的離簫眼見蒼冥絕離開,原是想問清楚事情的經過,好在兩人中間做和事佬的,可是蕭長歌這副樣子,就算問也問不出什麼來.

還是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再說,要不然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王妃,我先走了,有什麼事就派人去告訴我."離簫落下這句話,一溜煙出了大門.

兩人先後落跑的背影讓蕭長歌覺得很是無助,這是她第一次知道,治病救人也是錯的.

她單手撐在椅子的扶手上,冷笑了一聲.

"王妃,王妃……"魅月叫了兩聲也不見蕭長歌回答,她的臉上掛著冷漠的笑容,她極為擔心地叫著.

"我沒事."蕭長歌起身,去了自己的房間更衣,換下身上的那件防菌服,又讓魅月打了洗澡水打算洗澡.

這古代什麼都挺好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唯獨就是生活設施不齊全,很多東西都沒有現代方便,例如洗澡.

坐在房間里等著魅月讓丫鬟燒出幾鍋熱水,再滲入涼水一齊倒入木桶中,已經用去了快一柱香的時間,這古人又比較講究泡澡,玫瑰花瓣,茉莉花瓣,在倒上幾滴的香精以及純正的沐浴按摩手法,簡直比五星級酒店的按摩師還要專業.

可是蕭長歌覺得累的慌,不僅要浪費人力物力水資源,身子還要給人看光光,對于這麼保守的她還真有些不習慣,況且今日有些乏了,看著那些丫鬟將熱水涼水配好溫度之後,便讓她們出去了.

她想一個人好好地放松放松,仰躺在木桶中,洗淨一身的疲憊,熱水將她今日彷徨的想法全都洗乾淨.

只是蒼冥絕那雙冰冷凌厲的眼,一直在自己眼中揮之不去.

蕭長歌漸漸地閉上眼睛,沉浸在這一片溫熱迷茫的世界中,溫暖的水汽嫋嫋升起,染的整個房間都是一片熱氣騰騰朦朧的氣蘊,仿佛是個人間仙境.

忽然,她的耳側響起了一個略微沙啞低沉的嗓音:"長歌,洗的舒服嗎?"

還沉浸在舒服和溫和中的蕭長歌被嚇了一跳,整個身子向後靠了靠,水里濺起一陣水花,猛地將蒼冥絕的身上拍濕了,大眼愕然地看著側面的蒼冥絕.

"你,你你怎麼會突然來到這里的?"蕭長歌雙頰紅紅的,有些不好意思地盯著蒼冥絕,結結巴巴地問道.

蒼冥絕狹長的雙眼在蕭長歌的身上游走,忽而又皺了皺眉,目光落在她的鎖骨上:"這里都是我的地方,哪里我去不得?"

她白皙光滑的鎖骨暴露在他的眼前,房間里的燭火被水汽蒸的忽明忽暗,他眼底的光越來越亮,一動也不動地盯著她看,那隱忍的眼神似乎要將她生吞活剝.

發覺他的目光,蕭長歌立即從木桶的邊緣扯下一塊布擋住自己的脖頸以下部位,有些干澀地朝他笑笑:"你能不能轉過去?"

雖然他們兩個是夫妻,可是那只是名義上的,事實是他們還沒有過夫妻之實,被一個大男人看自己洗澡,還真有些別扭.

蒼冥絕握著輪椅的手越來越緊,眼底似乎有呼之欲出的欲望,蕭長歌越看越覺得可怕,生怕他會如同猛獸一樣撲過來,她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總之他就是不能待在這里.

"來,給我."蒼冥絕壓制下自己心里的欲望,幾乎是一瞬間就平息了心里的火熱感,控制住自己朝她溫和地說道.

伸手拿過了蕭長歌手中的那塊布,幾乎是趁著她愣神的功夫,就已經將布放進水里浸濕,蒼冥絕目光一如往常:"轉過去."

他要干什麼?蕭長歌秀眉緊皺,眉頭中間出現了一個川字,身子剛轉過去,溫熱帶水的毛巾就已經搓上了她的背,一下一下以最好的姿勢在她的背上來來回回.

沒想到蒼冥絕的手法這麼熟練……蕭長歌忽然明白過來,什麼叫做熟練?

她猛地回過頭,映入眼簾的就是他俊美的眉眼,如畫一般刻在他的臉上,他認真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對待一件精心呵護的珍寶一樣.

"長歌,生氣了?"蒼冥絕低沉的聲音噴灑在她的耳邊,她耳邊麻麻的,整顆心都撲通撲通狂跳起來.

蕭長歌最受不了他用這種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低聲叫喚她的名字,感覺整個人都要被他這種深情的叫法拉到他的世界中去.

"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她反問道,若是因為方才她救了如酥的事情,她已經不生氣了.

蒼冥絕卻認定她是生氣了,目光緊緊地盯著她半濕不濕的頭發,如同海藻一般地披在白皙的背上,他目光忽而一緊,放下手里的毛巾,略帶微繭的大手撫摸上她的臉頰,將她的頭發攏到了耳後.

他突然間發現她生氣的時候真是有點可愛,自己一個人生著悶氣,他低沉著聲音頗有些討好的味道:"長歌,以後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只要你開心,好嗎?"

蕭長歌不知道他是怎麼了,突然之間說出這種話,他素來不是一個這麼濃情蜜意的人,她頗有些疑惑地抬頭看了看他的眉眼,溫熱氤氳的水汽讓他變得有些朦朧,她身子緩緩地往下沉了沉.

"冥絕,我要起來了,你能不能先轉過去?"蕭長歌用手指了指屏風外面,還是決定讓自己先起來,泡了這麼久皮膚都皺了.

蒼冥絕見她也確實是難受了,推開輪椅慢慢地往屏風外面滑去,身後傳出水珠滴落的聲音,在這個安靜的室內顯得更加清晰了,他控制住自己想要轉身的欲望,他現在還不行,不行這樣做,他不能傷害了她.

幸虧他現在還有自控的能力,他不禁有些自嘲,自己怎麼這麼輕易地就控制不住自己呢?

里面的聲音安靜下來,蕭長歌身著一身淺色的長裳,腰間簡單地束著一個同色的紗帶,紮了一個好看的蝴蝶結,還未干的長發如同海藻般披散在腰間,整個人粉黛不施,像是出水芙蓉般清麗.

"冥絕……"蕭長歌頗有些尷尬地輕聲叫道.

還沒等她說完,蒼冥絕便快速地打斷了她的話,低沉的嗓音里還帶著幾分隱忍:"過幾日,我們去塢城一趟,就當作是散散心."

塢城?突然間去那里做什麼?雖然蕭長歌來到古代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這個世界的版圖還是有了解過的,整個蒼葉國有哪些城那些州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這個塢城,更是一個鳥語花香,美麗動人的地方,和現代的杭州一樣是個旅游勝地.

難不成真想是帶她去散心嗎?最近宮中的瑣事這麼多,光是溫王和葉家人的勢力就夠煩人的了,他們去塢城的這麼幾天,會不會發生什麼變故?

"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蕭長歌皺著眉頭問道.

蒼冥絕笑笑:"我只是看你最近比較累,所以才想帶你去散心,僅此而已."

"好啊,正好最近宮中的事情太多了,出去走走也好."蕭長歌的心情突然明朗起來.

古代的空氣這麼新鮮,風景優美,若是不出去游山玩水一番,還真是對不起來這里的一趟.

蒼冥絕說完後便離開了,夜色有些沉重地灑在地面上,蕭長歌扶著木門,心里無限滋味.

蕭長歌拿了醫藥箱里面對如酥有幫助的藥,給了她屋子里面的那些丫鬟,讓她們幫忙上藥.

既然蒼冥絕不喜歡她和如酥接近,那她也不會再去,日子是兩個人過的,她能做到的事情,就不會讓蒼冥絕生氣.

若是為了一個救回來的丫鬟,而傷了兩人的感情,就不好了.

蕭長歌撐著下巴,手里握著一支蒼冥絕送她的毛筆,輕輕地沾了一下濃墨,看著眼前的宣紙,遲遲不敢落筆.

"王妃,如酥來了."魅月從門外走進來,向她彙報.

上篇:第七十三章 心機     下篇:第七十五章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