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七十五章道謝  
   
第七十五章道謝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五章道謝

窗外明亮的陽光掃進書房的一角,落在宣紙的一側,蕭長歌放下手里的毛筆,微微皺眉,她來干什麼?

她正想尋了個借口不讓如酥進來,可是魅月攔也攔不住,如酥就一路從門口跑了進來,口里嚷嚷著:"王妃,王妃……謝謝您救了奴婢."

原來是來道謝的,蕭長歌坐在原木椅子上,看著門口的如酥一邊捂著半邊臀部,一邊緩慢又想快點地跑了進來,這樣子倒像是滑稽的小丑,她強忍住嘴邊的笑意,目光淡然地看著如酥.

"我救人並不是為了聽這聲謝謝的,道謝的話,就沒必要了."蕭長歌淡然道.

魅月冷冷地站在一邊,看著跪在地上的如酥,伸手去拉她:"王妃都說沒事了,出去吧,別打擾王妃."

她冷漠的表情讓如酥更加堅定了自己一定要留下來的決心,目光里充滿了激奮昂揚的斗志,猛地收回了自己被魅月握在手里的手,重重地再次磕了一個響頭.

"王妃,請您將如酥留在您的身邊吧,如酥什麼都能做,而且做的一定比魅月姐姐好."如酥聲音里微帶啜泣.

什麼叫做做的比魅月姐姐好?魅月冰冷的目光一瞬間變得更冷了,她從來沒有答應過讓她叫自己姐姐,更加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她可是王爺欽點的!

她又是什麼人?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弱女子而已,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怎麼站在王妃的身邊?

她正想開口反駁如酥,可是上座的蕭長歌就發出了一聲冷笑,銀鈴一般的笑聲落在如酥的耳里,顯得非常諷刺.

"如酥姑娘,你還是回去休息吧,我的身邊不需要人伺候,有魅月就夠了."蕭長歌正色道.

魅月的心里松了一口氣,再也不怕她會再說什麼了.

如酥眼睛微微地轉了一圈,無論如何,她一定要留在蕭長歌的身邊.

"王妃,奴婢能做的一手好飯,不管是甜點還是飯菜,王妃一定會喜歡的."如酥笑眯眯地道,語氣里充滿了嬌嗔.

蕭長歌聽著和自己一樣的聲音說著這樣嬌嗔的話,還真是有些不適應.

"如酥啊,你還是好好地養好身體吧,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蕭長歌雙眼微微眯起,左手的指尖一直緩緩地敲打著桌面.

魅月知道蕭長歌這些有些不耐煩的表現了,她不耐煩的時候簡直和蒼冥絕一模一樣,危險就要來臨了,而如酥還不知死活地請求著.

"王妃,奴婢知道自己出身下賤,沒有資格伺候王妃,但是奴婢還是希望王妃能給奴婢一個機會."如酥身子躬在地上,挽起的長發順著耳邊披散到了地上.

她完全不知道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請求會讓別人不耐煩,她不知死活地繼續請求,想用可憐來博取別人的同情,這是一種愚蠢的方法.

蕭長歌的目光中透露著危險的光芒,還沒有開口說話,門外就突然傳進一個冷漠疏離的聲音:"機會不是這樣求來的,你去北院和葛嬤嬤學東西,沒事就不要過來了."

輪椅緩緩滑動的聲音從門外一直滑到門內,蒼冥絕已經摘了面具,俊美的臉上就像是陰雨天一樣陰霾密布,狹長的雙眼里透著冷漠的光芒,直射蕭長歌.

蒼冥絕滑動到了蕭長歌的身邊,眼神在她的身上流轉著,底下的如酥見了他進來,霎時間安靜了下來,一雙眼睛到處亂瞟著,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才好,好像有他的地方,周圍的空氣就會緊張起來.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蒼冥絕目光直視著她道.

聽得他這樣的聲音,如酥自然是不敢再說什麼了,怎麼這兩個人都這樣難接近,那她之後到底要怎麼樣接近蕭長歌呢?

"沒沒有……"如酥輕聲道,斟酌著後面應該說些什麼.

"沒有還不出去?"蒼冥絕忽而抬高了聲音厲聲道.

底下的人呼吸都一緊,魅月知道蒼冥絕的性子,早就已經見怪不怪,此時坦然地站在如酥的身邊,面不改色.而如酥渾身一顫,勉強忍住了自己心里的懼意,慢慢地退了下去.

外面的空氣和里面渾然不同,她深吸了一口氣,看來外界傳聞的果真不假,冥王十分暴戾殘忍,讓人一接近就覺得可怕.可是為什麼蕭長歌見了他都沒有一絲恐懼呢?

如酥目光忽而一緊,冰冷的目光望著牆邊,攏在衣袖里的手緊緊地握成拳.

雖然這次失敗了,可是讓她摸清了不少東西,下一次,她一定不會再失敗.

里面頓時清淨了不少,蒼冥絕靠近蕭長歌,從桌子上拿起了她方才用過的那支毛筆,沾了黑墨,輕輕地在宣紙上面畫了一只燕子,接二連三的燕子在紙上栩栩如生地飛舞著.

"明天,我們就出發."蒼冥絕淡漠道.

手上的動作終于停了下來,毛筆擱置在一邊,紙上的黑墨也淡了不少.

"明天?這麼急?"蕭長歌疑惑道.

蒼冥絕目光緊鎖在窗外,側臉被光淡淡地打出一個疏影,完美的側臉看上去就像一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蕭長歌不免有些看呆了.

"明天是個好日子."蒼冥絕淡淡道,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蕭長歌沒有再問下去,只是坐在一邊,也沒有再提及如酥的事情,想必剛才那麼一鬧,她應該不會再出現在他們面前了吧.

等蒼冥絕離開之後,蕭長歌看著桌子上面的那幅燕子圖,是他方才隨手亂畫的,可是這幾只燕子自由自在地翱翔在天空中,羨煞旁人.

她伸手將這幅稱不上是畫的畫拿了起來,用一個畫框將它裱起來,掛在了書房的牆上,白色牆上原先也有幾幅零零散散的畫,她一一將它們收了起來,放進了卷筒里.

牆上一時間只留下那幅燕子圖,窗外明亮的光影打進來,淺淺的余光灑到了這這幅畫的上面,那幾只燕子顯得栩栩如生.

第二日清晨,窗外的陽光靜靜地照射進了里屋,蕭長歌在床上翻了一個身,魅月門外敲了幾聲,見里面沒有動靜,便開了門,端著洗臉水進門,輕聲地推醒了還在睡覺的蕭長歌.

"王妃,醒醒,等會咱們要出發去塢城了."魅月的聲音就像是鬧鍾似的叫醒了昏睡中的蕭長歌.

動了動手指,外面的丫鬟便依次進來幫她穿衣洗漱,蕭長歌整個人迷迷糊糊地接受著她們在她的身上隨便翻翻動動,放下又舉起.

清醒過來的時候,魅月正在為她的頭上插進那個芙蓉玉簪子,她看著銅鏡中的人,今日打扮得更加簡單明了,比平時更加素淨一些,不過她喜歡,若是能紮一把馬尾辮就更好了.

進正廳和蒼冥絕用過早膳之後,便去了門口,門口已經有一輛馬停著,這個馬車會比平時更大一些,外面的裝飾更加簡單,普通人根本看不出這個是冥王府的馬車.

這次隨行的只有江朔和魅月,就連駕馬車都是他們兩個人輪流.

放上了一些簡單的行李之後,便駕著馬車出發了.

"冥絕,去塢城要多久啊?"蕭長歌挑開簾子問道,現在才剛出京城.

蒼冥絕目光溫和地看著蕭長歌,溫聲道:"大概一天左右."

一天,這麼說來也不是很遠,差不多就是在臨城,早晨出發,晚上就能到了,蕭長歌點點頭,索性自己耐得住,更何況身邊還有一個蒼冥絕.

"我們要往哪條路走?"蕭長歌又問.

蒼冥絕有耐心地解答了她的問題:"走的是長嶺山路,這條路比較平穩和安全."

蕭長歌點點頭,又挑了簾子看了看外面,還在京城的鬧市里面,周圍的人絡繹不絕,馬車行駛得很慢.

真好啊,可以坐著馬車旅行,不僅可以看看古代人民的生活環境,還可以體會一下不同交通工具的樂趣.

馬車緩緩地駛出了城門,往山路那邊開去,馬車的速度漸漸地快了起來,蕭長歌靠著馬車,感受著顛簸的路程.

沒想到走的這種山路竟然可以讓人昏昏欲睡起來,沒過一會,蕭長歌倒覺得有些困了.

"困了就睡一會吧."蒼冥絕看著蕭長歌昏昏欲睡的樣子,低聲提醒道.

他的聲音似乎有些魔力,將蕭長歌緩緩地從半睡不醒的狀態中漸漸進入了夢鄉,迷迷糊糊中她只覺得有一雙溫柔的手慢慢地貼上她的臉頰,而後她的臉便貼上了一個溫暖的胸膛,她尋了一個舒適的位置,沉沉睡去.

再睜開眼睛時,蒼冥絕正摟著自己的肩膀,眉頭微微舒展開來,目光溫柔地看著前方,難不成他就保持這樣的動作坐了一天?

蕭長歌伸了伸懶腰,從他的懷里起來,他身子便輕輕地動了動,她抬頭對他展示出一個微笑:"手是不是麻了?"

蒼冥絕握了握自己的手臂,搖了搖頭,只要是為了她,沒有什麼不能做.

他伸手將她睡得有些凌亂的頭發撥到了耳後,聲音里帶著寵溺:"我們已經進了塢城了,馬上就要到別苑了,准備下車吧."

蕭長歌這才發現馬車的外面充斥著小販們的叫賣聲,絡繹不絕的聲音不絕于耳,她有些興奮地挑開簾子看了看外面,果然,比起皇城腳下,這個地方更多了一分古色古香的韻味.

"現在保存精力,回去洗個澡,明日再出來把塢城逛個遍."蒼冥絕伸手將她挑起的簾子放了下來,馬車里面的視線頓時昏暗了下來.

"好啊,正好有些餓了."蕭長歌捂著肚子道.

馬車正好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魅月和江朔在外面將簾子挑開,拿了一塊矮凳放在馬車的下面,讓兩人下車.

上篇:第七十四章溫情     下篇:第七十六章獻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