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七十六章獻愛  
   
第七十六章獻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六章獻愛

蕭長歌下了馬車,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大門,深棕色的大門上面掛著一個"山水別苑"的牌匾,燙金的大字顯得十分富麗堂皇,大門兩邊擺放著兩座石獅子,看上去就不是一間普通的房子,難不成是蒼冥絕認識當地的土豪,跟他們借的?

她疑惑地看了看蒼冥絕,他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握著她的手,一邊進去一邊道:"這里是我前幾年買下來的,打算日後出來散心時住的,可是一直沒有時間,現在和你在一起,才來一次."

原來是買下來的,看來蒼冥絕的房產應該遍布世界吧,古人這個時候就知道炒房了,難怪現在的房價這麼高.

太奢侈了,蕭長歌心里暗暗感歎,突然想起了自己在現代的那套小房子,真是無法比擬.

進了這座別苑,仿佛來到了一個真正的古董世界,從外門到里門,用的全部都是燙金的牌匾,大門大敞著,好像是在迎接他們進入這里.

諾大的別苑里,一個丫鬟都沒有,但是里面卻打掃得干乾淨淨,一塵不染,坐了下來,魅月便從杯子里面倒了一杯水出來,還真覺得有些渴了,握著杯子一口喝下.

"長歌,我們去房間看看."蒼冥絕見她喝了水,才道.

走過外面九曲十八彎的長廊,終于來到了他們的房間,夜色緩緩地降臨下來,屋子里面燃了蠟燭,更顯得一室溫馨.

里面的桌子擺上了些許的吃食,永遠不變的就是那道豌豆黃,蕭長歌看著似乎是真的餓了,隨手捏了一塊便丟進嘴里,感歎著好吃.

"洗手."蒼冥絕淡淡道.

看著她有了豌豆黃什麼都忘記的樣子,便伸手將旁邊的盆子拿了過來,讓她洗手.

蕭長歌有些不好意思地將手放到了水盆中洗了一下,沒想到蒼冥絕竟然時時刻刻都惦記著衛生,而她身為一個醫生,竟然忘記了病從口入這一點.

"當心些,別噎到了."蒼冥絕低聲提醒道.

看她是真的餓了,也沒有說什麼,就靜靜地坐在一旁看著她用食,她吃東西的時候倒是和她平時的性格不合,看起來更有小孩子的一面了.

蒼冥絕絲毫不知道自己的眼中帶著滿滿的寵溺,他看著蕭長歌的眼神中多出了一種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

而蕭長歌似乎也慢慢地看到了兩人之間細微的一點變化,這種變化雖然不大,但是只要她卻感覺的十分真切.

甚至,她都有點懷疑這個還是不是之前的蒼冥絕.

這塢城的居住人口很多,恰巧又碰上塢城一年一度的鬼舞節,每家每戶都張燈結彩,等待著夜晚的到來.這個是鬼舞節是塢城特有的一種節日,每當這天到來,大家都會戴上面具,在夜晚十分,來到街上跳舞,有的人也會趁機尋找自己心愛的姑娘,邀請她跳舞,如果她願意和你跳,就代表她也喜歡你.

所以過這種節日的一般都是年輕男女,他們會在這天互相表示愛意,這一天也是有情`人的節日.

蕭長歌是被外面敲鑼打鼓的聲音震驚到的,他們的這座別苑是建在城中心最南端的,沒想到這麼遠的距離都能聽到聲音,這確實勾起了蕭長歌的好奇心.

于是,便死皮賴臉地拉著蒼冥絕出去玩一玩.

蒼冥絕拗不過她,只好帶上江朔和魅月一起去了外面.

這一趟果然是沒白來,外面的場景簡直要將蕭長歌的眼給震花.

在一座石橋的旁邊,一個大廣場上一群身穿紅色衣裳的人敲鑼打鼓,將里面跳舞的人圍成一圈,而街邊賣面具的小販客源絡繹不絕,走了一批又來一批,年輕的男女們紛紛在里面游玩.

還有的,甚至開始跳舞,只隨便尋了街邊販賣彩帶的小販便揮舞著彩綢布跳舞,若是喜歡一個人便會將這個彩綢掛到他的脖子上.

"冥絕,魅月,江朔,我們也去玩一玩吧."蕭長歌興高采烈地說罷,便要向旁邊一個賣彩綢的小販買,可是手還沒有伸出去,就被人握住.

"人多,別去."蒼冥絕低沉的嗓音出現在她的耳邊.

他一向不太喜歡這些熱鬧的地方,無奈蕭長歌喜歡,只能來,可是要讓他進去跳舞,是萬萬不可能的了.

蕭長歌還沒說話,肩膀就被人碰了一下,那人膀大腰圓,沒說一句話就自顧自地走了過去,蒼冥絕伸手緊緊地握住她的手,又一只手環住她的腰身,才避免了她摔倒.

他的目光里盡顯著陰沉的憤怒,眼神示意江朔,江朔點點頭,握緊了背上的劍,一臉不滿地正要追上去,卻被蕭長歌叫住.

"江朔,我沒事."蕭長歌對江朔搖了搖頭.

江朔看了看蒼冥絕,從他的眼神中知道了應該怎麼做,扶劍的手慢慢地松懈下來,轉身站到了兩人的身後.

他總算明白了,蒼冥絕對待蕭長歌是怎樣的一種感情,原來一個人可以為另外一個人改變那麼多,只為了那人的一句話.

他轉頭看了看身邊不苟言笑的魅月,如果有一天,他們也可以這樣多好.

"魅月,江朔,你們不去跳舞嗎?"蕭長歌存心想要緩和一下氣氛,有了剛才那件事,蒼冥絕好像更緊張了,已經將她的人逼到了亭子邊上,死死地護住她,不讓任何人碰到她.

而江朔和魅月,更加警惕地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

"不去了,王妃."江朔答道,目光忽而看向了身邊的魅月,動動唇,卻說不出什麼,眼睛是滿是隱忍下來的表情.

知道他們沒有蒼冥絕的命令是不會去的,蕭長歌便看向了蒼冥絕,對著他挑挑眉,修長的眉毛在雙眼之上顯得更加俏皮可愛.

"江朔,魅月,你們去吧."蒼冥絕收到了蕭長歌的眼神,淡然道.

周圍的敲鑼打鼓聲越來越大聲,在這個原本就不平靜的夜晚顯得更加多姿多彩,江朔看了看旁邊的魅月,她面不改色地盯著前方,全身出于防備的姿態.

他伸手去戳她的手臂,她皺著眉頭轉過了身,頗帶不滿的雙眼看著他,只是沒過一會,整個人便被他拉著進入了里面最熱鬧的一處地方.

而小亭子邊上的兩人,望著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互相都有情義的人在互相表達著愛意,摘下了臉上的面具,從燈光闌珊處雙雙攜手走了出去,如膠似漆的背影羨煞旁人.

"喂,我想要那個."蕭長歌指了指一個小販手上的五彩綢帶,話中略帶幾分命令和嬌嗔.

蒼冥絕被她這種語氣弄得渾身都如同熱火一般,不自覺地看向了她指的那個方向,連問也不問就走到了攤販的身邊,拿出了一錠銀子丟給了攤販,順手拿了一條五彩綢帶.

"公子,公子,找您的銀兩……"小攤販找錢的功夫,一轉身方才那個坐著輪椅的貴氣冷漠的少年已經不見了,留下的只是滿街的人群.

小攤販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自言自語地將碎銀重新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這些找給蒼冥絕的碎銀,都能比的上他這一個晚上所賣出去的綢帶了.

蒼冥絕推著輪椅回到了蕭長歌的面前,將方才買下來的綢帶給了她,月光柔和地灑在她的臉上,綻放出一朵最美的蓮花,皎潔明亮.

"這是,送給你的."蕭長歌低語著,對他神秘一笑,伸手就要將那條彩帶掛在他的脖子上.

可是,就在她快要碰到蒼冥絕的脖子時,突如其來的一條深藍色彩帶比她先一些掛在他的脖子上,漂亮利索地為他打了一個蝴蝶結.

蕭長歌的雙手一怔,緊緊地握著手里被排斥在外的彩帶,緩緩地直起身子,盯著眼前和她搶奪的女子.

那女子一看就是塢城本地人,此時看起來格外地美麗,頭頂上包著一條紅色的紗巾,烏黑亮麗的頭發長長地披散在肩膀的兩邊,一直留到了腰上,一雙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盯著蕭長歌,性感厚重的嘴唇慢慢地輕啟.

"深藍色的綢帶才配的上他英俊的相貌,你的彩帶,太女孩子氣,跟他一點也不配."那女子的語氣里帶著一股高傲自大又狂妄的感覺.

這是蕭長歌繼葉霄蘿之外,又一個這麼狂妄的女人,她心里突然冷笑了一聲,原來這古代人,都喜歡用這種霸道的方式來宣誓自己所愛的人嗎?她目光冰冷地看著蒼冥絕,他的脖子上套著那條藍色的綢帶,一看就十分地礙眼.

"摘下來."她盯著蒼冥絕,命令道.

她緊緊地盯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也不看看蒼冥絕是誰的人,竟然搶人搶到她的頭上來了?

那女子的面色有點不好,深邃的大眼緊緊地盯著蒼冥絕,只見他雙手慢慢地放上了脖頸,將那條深藍色的綢帶,一下子拿了下來.

蒼冥絕嘴角輕輕勾起一抹冷笑,伸手將藍綢帶還給了那女子,僵硬道:"除了她的,其他人都沒有必要."

那女子身子一顫,似乎有些不相信蒼冥絕會說出這種話,深邃的眼眸里瞬間泛紅,不一會眼睛里便溢出如同湖水一般的淚水,似乎一直以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打擊.

這是第一次,她向一個男人示愛,他是第一個連正眼都不看她的男人,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狼狽,從來沒有這樣傷心.

她是塢城最高貴的女子,她是塢城最美麗的女子,塢城所有的年輕男子,無論富貴與否,都希望能在這一天接受到她的綢帶,可是,她卻沒有給他們任何一個人,而是給了坐在輪椅上的這個男人.

上篇:第七十五章道謝     下篇:第七十七章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