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七十七章部署  
   
第七十七章部署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七章部署

這個歡樂的夜晚,人人都沉浸在里面,大家在外面跳著舞,沒有人發現街邊角落里,他們這里發生了什麼.

這是蕭長歌第一次發覺,蒼冥絕的魅力這麼大,自從他摘了面具之後,他俊美的臉讓所有人都吃驚.

她像是示威自己的主權一般,拿著手上五彩的綢帶,一低頭,環過蒼冥絕的脖頸便系了上去,靈巧的手指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

"我沒說摘,就不許摘下來."她故意這麼霸道道,在那女子面前宣告了蒼冥絕的所屬權.

"不摘."蒼冥絕寵溺道.

兩人的目光再也沒有落在身邊的那個女子身上,反而看向了街上人來人來如同流水一般,兩人親密的接觸讓身邊的女子更加生氣.

她雙手緊緊地握成拳,咬著下唇,冰冷的眸子掃在兩人的臉上,一副想要上前將他們分開,卻又不敢的樣子.

她恐懼那個男子冷漠的眼神,雖然他看上去俊美無雙,可是那雙眼神讓她心生懼意.

蕭長歌清澈明亮的大眼突然看向了那名女子,她正恨恨地看著自己,似乎要將自己生吞活剝的樣子,臉上透著露骨的恨意,還有對蒼冥絕的愛意.

又是一個癡情女,蕭長歌低頭看了看一臉冷漠的蒼冥絕,怎麼出來散心都能遇見桃花?難不成真的是臉的問題?

"這位姑娘,天色這麼晚了,你還不回家,你爹不會擔心嗎?"蕭長歌故意挑眉說道,讓她不要再站在這里哭哭啼啼的.

"這里是塢城,我回不回家關你什麼事?"那女子悶聲恨恨道,一抹臉上的眼淚,人已經跑開了.

她紅色的身影融進這個喧鬧的夜色里,在人群的推推搡搡中來來回回,一抹紅色的身影已經穿過人群不見了,蕭長歌看了一會,再回神時,魅月和江朔已經回來了.

魅月滿臉羞紅地低頭看著地面,而江朔也是一樣,蕭長歌越看兩人越不對勁,怎麼出去玩一下,回來兩人就滿臉通紅?

該不會是……

蕭長歌心里突然明白了什麼,全然忘記了剛才那個女子來過的事情,拉扯著魅月的衣袖,神秘地對她壞笑著.

"魅月,怎麼了?臉這麼紅?是不是江朔欺負你了?"蕭長歌拉著魅月的手,一臉擔憂地問道,可眼角是怎麼也藏不住的笑意.

"沒,沒有……"魅月低低地笑著,臉上根本就是少女懷春一般的笑容.

蕭長歌挑了挑眉,微微眯起了雙眼盯著江朔,他似乎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轉了轉身,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忽然道:"天上好多星星啊!"

眾人抬頭看了看天空,臉上有些錯愕,江朔,你這轉移話題的技術也太差了吧!今天晚上的天空根本沒有星星.

這一場鬼舞節就在那名女子的鬧劇中落幕,回去的時候,蕭長歌根本沒有看蒼冥絕一眼,坐在馬車上的時候,故意不看他,不和他說話.

滿車里都是尷尬的氣氛,蕭長歌閉著雙眼企圖讓自己進入夢鄉,可是腦海中一直恍恍惚惚地出現剛才的事情,一直睡不著.

良久,耳邊擦過蒼冥絕的大手,他的手輕輕地撫摸到了她的臉上,指腹輕輕地摩挲著她的臉頰,讓她臉上一陣發燙.

"我不認識她,至于她為什麼會獻綢帶給我,我也不知道,我喜歡的,始終是這一條."蒼冥絕低沉沙啞的嗓音中帶有一點的暖意,他的解釋讓蕭長歌知道了他是在乎自己的.

她假裝熟睡,又翻了一個身,面朝馬車的里面,長長的睫毛隨著馬車的行駛慢慢地顫抖著,她對方才那個女孩的舉動,心里還是有芥蒂的,若不是他那一張臉出來拈花惹草,那個女子怎麼會給他獻綢帶?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小心眼,總之,她就是不喜歡蒼冥絕對著另外一個女人.

蒼冥絕看著她有些稚氣的舉動,伸手拉她起來,她憋的死死的,僵著手,不讓他拉,他慢慢地松開她的手,就在兩人都沒有防備的時候,他忽然間猛地一拉將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長歌,不許生氣."蒼冥絕對上她的雙眼,薄唇輕啟,頗有些命令的語氣道.

忽然,趁著蕭長歌還沒有開口說話時,猛地攥住了她的唇,狠狠地在上面落下一吻,蕭長歌被他這毫無預兆的吻嚇了一跳,愣愣地接受著他的索取,良久,他才慢慢地離開她的唇.

被吸允得有些紅腫的唇似乎破了皮,有星星點點的血跡在她的唇上,她伸出舌頭舔了舔,滿嘴都是腥味,她瞪了瞪蒼冥絕,眼睛里似乎要將他狠狠地大罵一通.

蒼冥絕知道自己是粗魯了點,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每次只要一吻上她的唇,就像是被牽制住一樣,遲遲反應不過來.

"長歌,你是我的,只要你一個就夠了."蒼冥絕霸道地宣誓著,在這個黑夜里顯得鏗鏘有力.

蕭長歌毫無防備地被他緊緊地摟在懷里,他僵硬的身體貼著她的身體似乎在汲取著她身上的溫暖,遲遲不肯離開,她伸手也摟住了他的身體兩人互相依偎著.

她知道蒼冥絕不會對其他的的女人動心,可是只要有人在她的面前對蒼冥絕示愛就是不行,她心里就有一種心愛的東西即將要被人搶走的感覺.

重重地伸手環上了蒼冥絕的胸膛,好像要將剛才發生的事情通通都消散在這個懷抱里面.

在塢城里差不多把城內所有的東西都玩遍了,蒼冥絕這幾天帶著蕭長歌走遍了整個塢城,只要是能玩的地方,能走的地方都有他們的足跡.

自從那一晚的插曲過後,蕭長歌和蒼冥絕每走到一個地方,都要先觀察下身邊有沒有美麗的女子,她好像留下了後遺症,就是害怕女子出現對蒼冥絕示愛.

沒想到,這古代人也這麼開放,在街上看到一個五官端正的人,就要娶要嫁的,追愛手段比現代誇張多了.

蕭長歌在別苑的秋千下想著在塢城游玩的事情,這些日子他們脫離了皇宮里那些爾虞我詐的爭斗,在這個愜意平靜的地方里生活著,漸漸地不再去想那些事情,好像心里更加踏實了些.

她的思緒有些飄忽不定,她不知道上天讓她穿越到這里的目的是什麼,無論什麼時候她都希望能過上平靜的日子.如果蒼冥絕願意和她平靜地生活著,兩人互相依偎著,什麼都不用去管……

"長歌,長歌……"蒼冥絕略微有些冰冷的聲音將她拉回了現實,她忽然轉頭便對上了他的目光,他捧著她的臉,劍眉緊蹙,"在想什麼?"

蕭長歌淡淡一笑,裝作什麼都沒想的樣子:"沒,沒什麼,發呆而已."

她不想讓蒼冥絕知道自己的心思,畢竟,她答應過會永遠陪著他一起的,如果有一天,他們兩人都厭倦了這種日子,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拉著他一起離開.

"有心事一定要告訴我,不要藏著."蒼冥絕看著她認真道,單手撫摸上了她的眉心,將她緊緊攏在一起的眉頭舒散開來.

蕭長歌點點頭,看著銅鏡里面的自己,摸了摸頭上的首飾,沒有摸到那只芙蓉玉簪子,突然間,頭發上面一痛,那只玉簪子已經插到了她的頭發上面.

"走吧,我們去用早膳,晚上有事要做."蒼冥絕握住她的手,一只手推著輪椅,走到了門口.

有事要做?難道他們來這里的目的不是游玩,而是為了一件事?

蕭長歌皺眉問道:"什麼事?"

"晚上你就知道了."蒼冥絕頭也不回地答道.

兩人用過早膳後蒼冥絕和江朔就不見了,美名其曰是到塢城看一看這里的風土人情,買些小玩意回去賞玩.

蕭長歌知道蒼冥絕的心思,看看風土人情,買些小玩意什麼的都是借口,要是說帶著江朔出去辦事她才會更相信一些.

不過她也沒有說什麼,蒼冥絕早上說有事要辦,一定是出去部署了.

在這個山水別苑里待了這麼久,都沒有在里面轉轉,蕭長歌心血來潮地拉著魅月在院子里面轉了一圈,沒想到竟然這麼大,她不禁有些吃驚.

"王妃,快過來看,這里有一個秋千."魅月叫道.

蕭長歌走過去一看,在院子北邊的一個牆面角落下,擺放著一個鐵鏈子制成的秋千,為了美觀度,還特意在鐵鏈子上面掛了一些綠葉和鮮花,地下是一塊厚重的木板,看起來就十分有趣.

她伸手拂了拂木板,便坐了上去,魅月在她的身後輕輕地推她,有輕微的風聲從她的耳邊刮過,她閉上眼睛感受著越來越大的風聲,好像自己是在天空中飛翔一樣.

如果一直能這樣就好了,這麼無憂無慮.

在這個別苑里,蕭長歌最喜歡的就是這個秋千,魅月拿了一件披風出來,為她披上,坐在這里就是一天.

"魅月,你之前有和王爺來過這里嗎?"蕭長歌看著坐在一邊的魅月問道.

魅月想了想,道:"這是第一次來,王爺腿腳不便,也沒有常常出門."

蕭長歌點點頭,既然是這樣,那他這個別苑以及上次出去游玩的別苑,難不成都是他讓別人幫他購置的嗎?

西邊的夕陽泛出紅色的光芒,一點一滴地散落在天際,一道紅光從天空中劃過,蕭長歌輕輕搖晃著秋千,忽而身後出現了一個大力,猛地將她推了起來.

風聲急促猛烈地掠過她的耳邊,整個人就像是飛揚在風里一樣,她緊緊地抓住兩邊的鐵鏈,一時間心里有些緊張,側目回頭看了一下,原來是蒼冥絕,她的心霎時間落回了胸腔,銀鈴般的笑聲回蕩在這個不大的院子里.

"哈哈,再高點!"蕭長歌揚聲高呼著.

蒼冥絕嘴角帶笑,將她越推越高,看著她飛揚在空中的長發,覺得這一切是這麼美好.

上篇:第七十六章獻愛     下篇:第七十八章離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