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七十八章離間  
   
第七十八章離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十八章離間

驚險刺激的秋千終于停了下來,蒼冥絕推著輪椅到她的面前,握著她的手,止住她有些搖搖晃晃的身子,讓她步子漸漸地平穩下來.

蕭長歌愣愣地看著蒼冥絕,眉心緊擰著,剛才猛烈的沖擊還沒有完全消散,頭有點暈暈的,腳步還有些漂浮.

"小心."蒼冥絕見她這副樣子,斥責道.

早知道就不推她坐秋千了,當時買下這院子的時候,里面放置的一些東西保留下來了,這個秋千他的本意是不留的.可是不知道怎麼了,竟鬼使神差地讓人別拆,或許真的是緣分使然吧.

蕭長歌還沉浸在歡樂中,轉頭對蒼冥絕笑了笑,眼波流轉出一種妖媚的氣息,若不是身邊還有魅月和江朔,他一定要狠狠地懲罰她.

"我沒事."蕭長歌定住腳步,朝他笑笑.

"沒事就走吧,我們今晚去塢城最大的酒樓吃飯."蒼冥絕道,已經拉著她的手率先走了出去.

來塢城的幾天都是在山水別苑里吃飯,蕭長歌知道蒼冥絕不喜歡拋頭露面,更加不會去外面的酒樓吃飯,但是今天出去,蕭長歌不認為他是因為情調,一定是有什麼大事.

塢城的這個酒樓叫做福滿酒樓,名字倒是取的通俗易懂,還表示了開店人的願望,不過里面的裝潢十分地別致,有韻味.古色古香原木紅漆桌椅擺放成一排,每張桌椅中間的縫隙都被隔了起來,一排的山水畫屏風擺放著,這一樓是最普通的隔間.

二樓上面就是雅間,一個房間就是一張桌子,而二樓的長廊九曲十八彎,若是沒有店小二的帶路,可能真的會迷路.

一進門,店小二就將他們引到了二樓的雅間,里面的裝潢十分有韻味,蕭長歌足以相信,這里的每一間房間的裝潢都是不一樣的,沒想到在這里竟然會有這麼有心的老板.

入了座,店小二二話不說就將他們點的菜報了一遍,等著蒼冥絕點點頭之後,才揮舞著肩膀上的帕子下了樓准備上菜.

"不愧是塢城最大的酒樓."蕭長歌感歎著,在屋里隨處走走停停,緊接著推開窗戶看著樓下的車水馬龍.

"這個酒樓已經成為了塢城最著名的一個酒樓,稍微有點顯赫家世的人都會來這里,所以自然是怎麼別致怎麼來."蒼冥絕冷肅道,輕輕抿了抿茶.

原來如此,這里就是一個旅游中心的標志性建築嘛,看起來這個酒樓應該有多年的曆史了,不然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生意.

不一會,店小二便上來上菜,一共是十菜一湯,還沒有包各色的甜品小菜以及水果,各個色香味俱全,面相更是好看,只不過他們四個人吃這麼多的菜有點太奢侈了.

"江朔,魅月,你們也坐下一起吃吧."蕭長歌抬高了聲音著站在門口的兩人,指了指桌子上的這些菜.

奴才是不能和主子一起吃飯的,這是世世代代就有的規矩,他們跟在蒼冥絕身邊這麼多年,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江朔看向蒼冥絕,可是蒼冥絕卻對著他使了一個眼色,面無表情地朝他點點頭.

兩人面面相覷,蒼冥絕的話他們不敢不聽,便隨著蕭長歌一起坐到了椅子上吃飯.

"這樣不就好了,大家一起高高興興地吃飯."蕭長歌嘴角滿意地勾起一個弧度,大眼里閃著明亮的光芒.

蒼冥絕目光深沉地盯著那些菜色,不知道在想什麼.

室內的空氣其實有些尷尬,蕭長歌雙手在自己的衣裙上緊緊地攥著,蒼冥絕不動筷子,江朔和魅月傻坐著不敢說話,只有她一個人吃著豌豆黃看著三人怪異的臉色.

"冥絕……"蕭長歌擱下筷子,正想叫他的名字,隨之手卻被他握住.

"噓……來了……"蒼冥絕朝她比了一個安靜的動作,目光凝聚地盯著那扇門,似乎那扇門的外面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什麼來了?蕭長歌皺著眉頭,一臉疑惑地看著蒼冥絕,他俊美的臉上透露著一臉掌控天下的氣勢,嘴角微微揚起一個弧度,狹長的雙眼里透著如同利劍一樣的光芒,死死地盯著左邊隔壁的那道木門.

蕭長歌還沒有問出口,就聽見門外傳來店小二和一個清脆妖嬈的女聲對話:"兩位客官,您的房間就是這里,我立馬去上菜."

"好,謝謝."一個刻意壓低的男聲道.

這個聲音好耳熟,可是一時間想不起來,蕭長歌在腦海里搜尋了一下,緊接著又是一個清冽的女聲:"溫王,您把我從京城帶到這里是什麼意思?"

蕭長歌扶著桌子,大眼圓瞪地看著蒼冥絕,這個不是葉霄蘿和溫王嗎?他們怎麼會來這里?

所以說,蒼冥絕是知道兩人會來塢城,才刻意等在這里,今天也是出去探聽消息?

但是,為什麼要等在這里,有什麼話大可當面說.

蕭長歌疑惑地看著蒼冥絕,他帶著她走近了隔壁房間的門邊,朝他比了一個認真聽的手勢.

房間里面的燭火燃的很亮,將室內的空氣變得十分亮堂,窗子外面的光明晃晃地照射在屋子里面,圓桌上面的菜色看起來十分好吃.

葉霄蘿一身輕便的男裝,戴著一頂帽子,一只白玉簪子從她的發上穿過,再沒有任何其他的玉飾,看起來頗有些英氣,不過只要認真看,便能看出是女兒身.

她輕便地倚在窗台上,雙眼微微眯起,認真地看著溫王.

溫王伸手倒了一杯酒,輕輕地搖晃了一下酒杯,一飲而盡.

"霄蘿,這幾天塢城有節日,所以想帶你出來玩一玩,你不是也不想一直待在府里嗎?"溫王深邃的雙眸盯著葉霄蘿,他尤其加重了霄蘿那兩個字,帶著淺淺的溫柔.

葉霄蘿霎時間雙臉有些通紅,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第一次有人這麼親昵地叫她的名字.

"對啊,但但是……也沒必要換成男裝吧?"葉霄蘿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隨口扯了一下原因.

溫王淺淺地笑了笑,目光中極盡溫柔,揮揮手叫她過來,待她坐定之後,才壓著嗓子道:"霄蘿,你可是葉家三小姐,若是打扮成女子出來,難免會招惹桃花,女扮男裝就什麼問題都沒有,我是為你著想."

他深邃的眼眸里藏著危險的光芒,漸漸地朝著葉霄蘿逼近,刻意壓低了腦袋直視她的目光,不一會,葉霄蘿便讓開了身子,整個人都感覺有些酥麻.

她哦了一聲,再無他話.

溫王低低地喝著酒,刻意地越來越貼近葉霄蘿,將她夾了一塊酥炸丸子到她的碗里,語氣越來越曖昧:"多吃點,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

葉霄蘿自小就沒有接受過任何一個陌生男子的親近,若是有,也只是自己家的三個大哥對自己的關切,除此之外,溫王是第一個對她這麼好的人.

就連太子,她未來的夫婿都沒有這麼親昵過,她發覺自己的心里有點不對勁,不僅僅是現在這一刻,從溫王帶著她回到京城開始,她的心就已經很不對勁了.

"謝謝."她接受了溫王給她夾的東西,緩緩地往嘴里送去.

"傻丫頭,謝什麼?"溫王一直坐在旁邊認真地盯著她看,仿佛要將她深深地吸引到自己的眼睛中,他的語氣忽然有些加重起來:"霄蘿,這是我最後一次帶你出來玩,以後,都不能帶你出來了."

"為什麼?"葉霄蘿的聲音有些迫切.

這並不是她第一次和溫王出來玩,在雁門的時候,無拘無束的日子里兩人常常一起出去游玩,更甚同騎一匹馬,日子過的有滋有味又十分快活.

溫王低垂著眉眼緩緩道:"你是將來的太子妃,再過不久,父皇就會選定你和太子成親的日子,到時我們不能再像現在這樣一起出來喝酒了."他深深看了葉霄蘿一眼,"但是,我不能讓你嫁給他!"

葉霄蘿也知道蒼葉兩家的關系,只要立了太子,葉家就要選擇一個女兒嫁給太子,成為將來的皇後,雖然她不願意,但是總不能違抗老祖宗定下來的規矩.

即使,她再不願,也沒有辦法,這一輩子,她就不能選擇一個自己所愛的人,她生來就是別人的達到利益的工具.

"溫王,葉家的女兒嫁給太子沒有變數,豈是你說不能就不能的."葉霄蘿的語氣中有些自嘲.

憑著他們兩人之力,怎麼能改變?

溫王有些痛心地道:"若是太子真的愛你,我也無話可說,可是太子喜歡的人是冥王妃,我怎麼能讓你嫁給一個心根本不在你身上的人?"

他似乎有些說漏嘴的樣子,有些憤恨地拍了拍桌子.

"太子喜歡蕭長歌?"葉霄蘿臉色突變,猛地說道,"她,她是冥王的妻子,是太子的弟妹啊!"

溫王點點頭,微微閉了閉眼,一杯又一杯地倒酒,一口氣喝了下去.

"正是這層關系,霄蘿,說什麼我也不能讓你嫁給太子,你可知,若是父皇知道這件事情,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若是太子不能收心,依舊喜歡蕭長歌,將來龍顏大怒,恐怕會連累你啊!"溫王沉著嗓音道,目光看向了葉霄蘿.

她臉上震驚的表情讓他很是滿意,他的嘴角輕輕地揚起一個笑意,這樣一來,不僅僅讓他和葉霄蘿的關系好了,更是和葉家更近了.

"我竟然沒看出來,我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葉霄蘿目光凝視著窗外,心里的憤怒油然而生.

又是蕭長歌,怎麼她的東西,蕭長歌都要插一腿?

"霄蘿,你太單純了,朝廷上面的事情又豈是你一個小女兒家能看的出來的?"溫王握著她的手,陰冷地道.

葉霄蘿真正地把心放下來了,她相信的人就是溫王,溫王告訴了她這些事情,她還能不相信嗎?

上篇:第七十七章部署     下篇:第七十九章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