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八十三章沖突  
   
第八十三章沖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八十三章沖突

與檀香一齊飄散在室內.

"修兒,你最近是怎麼回事?你明明知道霄蘿回來了,怎麼也不去找她?"葉皇後沉不住氣道.

和太子對視良久,終于逼得葉皇後開口訓斥他.

不喜歡能有什麼辦法?突如其來的一個女子就要成為自己的妻子,換作誰,誰有辦法接受?但是這個卻是不能更改的事情,他身心俱疲.

太子鞠了一躬,恭肅回道:"母後,兒臣最近正在苦修治國之策,所以騰不出時間,若是得了空,兒臣一定上葉家去拜訪."

對于太子的話,葉皇後顯然是聽膩了,皺著眉頭連連擺手,她相信太子是在修治國之策,但是不相信他騰不出時間.

"修兒啊,母後要說多少次你才會明白,葉家永垂不朽,霄蘿她就是太子妃,將來的皇後,誰都改變不了,你就是不娶也得娶."葉皇後厲聲說道,氣的胸口上下起伏.

她不相信太子是個不懂事的人,他應該會分的清輕重,否則將來怎麼管理這萬里江山?怎麼讓天底下的百姓信服?只是,她害怕他會讓人蒙蔽了雙眼.

她看的可是很清明,自己的兒子心里面在想些什麼她也知道,她能做的就是在他還沒有迷途的時候,將他拉回來.

太子卻冷笑了兩聲,目光炯炯地盯著葉皇後看,好像要將她看穿一般,冷漠的雙眼就像是陌生人一樣,葉皇後被他看的有幾分毛骨悚然,那冰冷的眼神好像是冬日的尖冰一樣恐懼.

"母後,兒臣知道."太子壓下自己心里的憤怒,硬聲道.

他做不到在自己已經做出選擇的時候,別人再來干涉他的一切,即使那個人是自己的母後.

太子淡淡的態度將葉皇後想說的話全部都噎了下去,她修長的眉毛挑了挑,心里的火氣就更大了.

"知道知道,知道怎麼也不去做?光說有什麼用?"她突然厲聲道,就像一個正常的母親一樣指責自己的孩子.

雖是室內只有他們兩人,但是被葉皇後這樣指責,太子心里也難免會有芥蒂,他目光漸漸地冰冷起來,如同一把利劍凝視著葉皇後,氣氛有半刻的寂靜.

這種詭異的氣氛被門外的一聲敲門聲打破,玉芝的聲音傳來:"娘娘,方才有一個自稱葉三小姐府上的小厮送來了一個東西,告訴奴婢務必要交給太子."

說曹操曹操到,葉皇後喜不自勝地連忙讓玉芝進來,眼鋒掃了太子一眼,這下太子沒有惦記著葉霄蘿,反而是葉霄蘿惦記著太子,實在是出乎她意料地好.

玉芝進來後向葉皇後請了安,原是要交給她過目的,可惜還沒有呈上去,就被太子搶走了.

"母後,你該尊重一下霄蘿."太子握著手里的東西硬聲說道,人已經出去了.

氣的身後的葉皇後直捂著胸口叫喚,頭上的玉翠隨著她斜側的身子丁零當啷響個不停,含辛茹苦地養大兒子,沒想到這麼不孝順,什麼東西都要瞞著自己了?

玉芝連忙上前勸慰,扶住她的身子,正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沒想到這次她卻一把推開了玉芝,直直地坐了起來.

"你出去吧,本宮想一個人靜一靜."葉皇後的聲音有些顫抖.

這個關節上玉芝想自己也勸慰不了什麼東西,看了看她,便退了下去.

水星閣內,掌櫃知道兩位貴客光臨,將鎮店之寶拿了出來,讓店小二沖給兩個人喝.

"這里的環境還真不錯呀!比府里好多了,整條悶在府里,我都快到發黴了."葉霄蘿站在窗子邊上,伸了伸懶腰.

這話聽在溫王的耳里,他卻聽出了不同的意思,她每次都很喜歡跟他出來游玩,漸漸地開始信任起了自己.這是個好兆頭,只要在葉家,掌控了葉霄蘿,一切就都好辦了.

"那是自然,葉大人也不該整日將你關在府里,也該讓你出來見見世間百態了."溫王附和起葉霄蘿的話,英朗的面孔朝她淡淡一笑.

葉霄蘿轉身,正好對上他這一笑,深邃的雙眼眯成一條縫,沒有一絲的雜質,好像是在單純地希望,英俊非凡的面孔里帶著真心.

她忽然覺得自己的心猛地狂跳起來,在胸腔里響個不停,她抑制住狂跳不止的心,慢慢地走到了椅子上坐著.

正想說些什麼,店小二便過來敲門:"兩位客官,你們的茶水好了."

店小二進後,眼神專注地在桌子上看了看,笑容滿面地將茶水放了下去,一收手,胸前的毛巾便在這個時候掉了下來,他猛地伸手去接,握住毛巾的刹那,突然"噼啪"一聲響,桌角邊的深棕色盒子已經落了下去.

"對不起對不起,客官實在對不起."店小二眼見自己闖了禍,連忙一個勁地說著對不起.

一邊伸手撿起來地上的盒子,打開一看,里面的兩個瓷瓶都已經碎了,香粉和液體都傾灑出來倒在了地上,混合成了一物,霎時間濃重的香料味散發在這個房間里.

這香料是上午葉霄蘿一定要買的,只是為了讓溫王為她做點事情而已,並不是真的喜歡,好歹她也是堂堂葉家的三小姐,什麼樣的香料沒有見過,這下摔了就摔了吧,只是這味道有點沖鼻了.

"怎麼這麼不小心?還不快收拾了."溫王捂著鼻子,也沒有多加斥責.

"是是是,我立馬去拿東西來清理."店小二低頭說罷立即退了出去.

門被緊緊關上,室內頓時安靜下來,葉霄蘿看著一地的狼藉微微皺了皺,這香氣太過濃郁,她的目光有些恍然,沖鼻的氣味一點一點地鑽進她的鼻子里,很香,卻也很燥熱.

身邊的溫王也和葉霄蘿有同感,頭竟然越來越暈,看著她的臉上竟然出現了兩重疊影,蕭長歌的臉在他的眼前晃動著,明媚地對他笑著,他渾身熱的難受,突然間一個柔軟的身子猛地鑽進了他的懷里,在他的胸膛上蹭著.

他的熱火一點一點地被她勾起,胸膛上的臉頰還在肆無忌憚地蹭著,他想推開,可是手卻不由自主地將那個腦袋抬了起來,那飽滿的紅唇就在他的眼前,等著他去摘取.

他舔了舔干涸的唇,猛地吻了上去,重重地吮吸著那兩片柔軟的唇瓣,好像怎麼吻也吻不夠似的,整個人都貼上了她的身子.

"嗚嗚……"葉霄蘿迷離地叫了起來,感覺自己肺部的空氣都快要被榨干了,整個人像是在海水里游著一樣,想要呼吸,卻又很困難.

她緊緊地摟住溫王的腰身,企圖讓自己不摔下去,可是身子卻支持不住地滑下去.

突然,一只大手穿過她的腰身,猛地將她抱了起來,橫放到了旁邊的休息墊上面,整個人欺壓上了她的身子,好像要索取得更多.

門卻在此時被人推開,輕輕的一個響聲打斷了他們的濃情蜜意,霎時間,溫王的腦袋里不怎麼混沌,離開了葉霄蘿的唇瓣,從她的身上起來,可是身子還是搖搖晃晃有些不穩當.

看清來人時,他已經被人猛地打了一拳,太子震怒的臉出現在他的面前,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就好像是一條小龍一般.

"溫王,你知道你在干什麼嗎?"太子的聲音里充滿了憤怒,極力地抑制住他想要把溫王生吞活剝的想法,緊緊地咬住了牙齒,不讓自己的顫抖顯而易見.

他的憤怒已經沒有這麼簡單,若不是他控制住自己,他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雖然他對葉霄蘿沒有什麼感情,但她畢竟是自己的從小就定下來的人選,退一萬步講,就算她現在是個陌生人,他也會為她感到羞恥,更何況是皇家人.

若是這種事情傳出去,他們還要不要做人?所幸現在來這里的只有他一個人,沒別人看到.

溫王被打的退到了牆角,桌子上的東西噼里啪啦地落了下來,他皺了皺眉,整個人總算清醒過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揮舞著拳頭猛地砸向了太子的臉.

兩人的武功勢均力敵,打的不可開交,還沒有看清楚事情發生的那刹那的葉霄蘿已經清醒過來,有些羞愧地拉了拉自己的衣裳,緊緊地系了一個蝴蝶結之後,便沖了過來.

"不要打,不要再打了,住手!"葉霄蘿大聲叫道,看著溫王的身影來來回回,他的臉上已經是血跡斑斑.

她的叫喊根本沒用,兩人打的火光四濺,根本就沒有聽清楚她在說話,依舊你來我往地打著,她急得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咬牙,人已經沖到了兩人的面前死死地站著.

兩人的拳頭正要落在對方的身上,可是中間突如其來的葉霄蘿讓兩人紛紛停了下來.

太子一臉狠戾地盯著溫王,重重地抹了抹嘴邊的血跡,扶著桌角慢慢地站了起來,可是當他看到葉霄蘿哭著扶著溫王起來的時候,他的心就好像是被細繩狠狠地拉扯著一樣.

原來,最終的小丑就是自己,他不管不顧地為葉霄蘿和自己的親兄弟打了起來,而自己卻是多管閑事的那一個.

他眼前的一幕刺眼地讓他根本睜不開眼睛,他的心驟然平靜下來,如同兩只飄零無依的孤舟終于靠了岸.

上篇:第八十二章入套     下篇:第八十四章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