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八十四章混亂  
   
第八十四章混亂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八十四章混亂

"葉霄蘿,你知道你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嗎?你們兩個人實在是……"太子後面的話已經說不出來了,他的憤怒漸漸地隱藏了下去,反而變成了責問.

葉霄蘿已經哭的不成樣子,只有她自己知道是為了什麼而哭,她不是為了太子知道她和溫王的事情而哭,而是因為她終于認清了自己的心,她的心里裝著的人是溫王,而不是太子.

"太子,我會把這件事情交代得一清二楚,並且我會懇求皇後娘娘讓我嫁給溫王,我愛的人不是你,我要嫁就嫁我最愛的人."葉霄蘿的聲音有些不清不楚的哽咽,她一字一句地將話全部吐露給了太子.

太子的身軀有些震動,他的眼鋒里藏滿了利劍,掃向了地上的溫王,薄唇輕啟,聲音哽咽:"好,既然你要這麼做,我也不能阻攔."

說罷,猛地摔了門出了茶館.

看著太子離開的身影,她不僅沒有一絲害怕,反而還松了一口氣,她現在心里只想著溫王,沒有其他.

室內的香氣消散地很快,里面已經沒有香氣,反而留下了淡淡的血腥味,這是兩人方才打斗留下來的味道.

里面的桌子已經全部碎了,滿地的小碟青瓷杯,碎片零零散散地鋪墊在里面.

"你怎麼樣了?我帶你去找大夫."葉霄蘿扶住溫王的身子,他的臉色很不好,嘴角緩緩地流出了血液.

葉霄蘿伸手擦掉了溫王嘴角的血液,他剛毅的臉上出現了好多道傷口,只是那眼神冰冷的不成樣子.

"不用了,霄蘿,你剛才跟太子說什麼?你要嫁給我?"溫王的聲音有些輕蔑的嘲諷,雙眼霎時間變得十分陌生.

他語氣中的疑問讓葉霄蘿心里一窒,她的呼吸有些緊湊,有些疑惑地道:"是啊,我和太子根本沒有感情,我不可能嫁給他."

葉霄蘿一邊道,一邊搖頭,淚水緩緩地流在她的兩頰,她看著溫王的眼神有些陌生,仿佛眼前的人並不是她認識的那個溫王.

"那你也不能嫁給我!"溫王幾乎是吼著出來的,額上的青筋暴起.

他從來沒有想過葉霄蘿會說這句話,他千方百計地接近她,並不是為了讓她嫁給他,他只是為了讓她相信他.

若真的是這樣,他還不得落下一個不顧兄弟情分大逆不道的罵名?

只是這樣一來,他生怕會傷了這麼久以來和葉霄蘿刻意接近出來的這種親密關系,也怕葉霄蘿不再相信自己.

但是,他真的不能娶葉霄蘿.

"溫王,你竟然這樣?我方才和太子說的那些話是我的真心話,除了我的三個哥哥,沒有一個人像你這樣對我好,我也是真的想要嫁給你,皇後娘娘那邊我會去說服的……我,我一定不會成為你的累贅."葉霄蘿說到最後幾句話,竟然有點泣不成聲,她緊緊地握住溫王的手臂,雙手環了上去.

她開始貪戀這種溫柔,她貪戀怎樣曾經帶給她的一切.

房間里面一時間只有葉霄蘿的抽泣聲,她臉上的妝已經哭花了,她垂著頭低低地啜泣著,嗓子有些沙啞.她的每一句話都重重地垂在溫王的心上,那麼重,如同鍾鼓一樣.

溫王低低地歎了一口氣,雙手溫柔地捧起葉霄蘿的臉,指腹輕輕地將她的眼淚擦掉,頗有無奈和疼惜地對她道:"霄蘿,我真的不能娶你,你要嫁的人是太子而不是我,我們在一起是誰都不會同意,甚至還會淪為每個人的笑柄."

不能在一起幾個字打在葉霄蘿的心上,她不明白,如果不能在一起,為什麼他要費盡心思地對她好?為什麼會帶她出去游玩?為什麼剛才會對她做出那種事?

她的嗓音十分沙啞,質問他:"那你,剛才是什麼意思?你,對我做出那種事,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那是怎麼了!你不要再問我怎麼回事!莫名其妙地就,就……霄蘿你明不明白?"溫王皺著眉頭,聲音十分強硬.

他知道他這麼說有點不負責任,但是他也不可能去負這個責任,況且,他們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

他扶著桌角站了起來,剛才和太子打那麼一架,身子骨有些吃不消,腦袋有些晃悠了一下,他用手掌拍了拍額頭,看著地上的那些香粉,以及耳邊的葉霄蘿哭泣聲,他一下子明白了什麼.

從他帶著葉霄蘿出街游玩開始,那一切的陰謀就已經出現了,碰到的那個賣香料的小販,水星閣的店小二,他們一直都在被人牽著鼻子走,他們一步一步地走進了別人給他們制造的陷阱里面.

甚至,連太子都是有人苦心安排好的,故意讓太子來捉這場戲的,他真是太松懈了,竟然連這麼大的一個圈套都毫不知情地陷了進去.

安排這場陰謀的人心機實在太深了,讓人渾身毛骨悚然,到現在還有點後怕,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就掉入了陷阱里面,溫王一點一點地明白過來,他總算是濾清了自己的思緒.

他猛地握住葉霄蘿的肩膀,整個人都複蘇過來,頗有些激動地道:"霄蘿,你知道嗎?這一切都是別人安排下來的,我們進了別人的圈套了!"

他說罷,轉身去收拾地上的香粉,拿著一個破碎的陶瓷片將那些香粉掃進了自己的香囊里面,只要把這些東西帶回去讓人檢查,就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作怪了.

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收拾香料?難道是想用這個東西來遮蓋什麼事實嗎?

葉霄蘿也猛地一揮手將他剛剛收拾好的香粉,一股腦地散落在了地上,伸手用勁地推了他一把.

"蒼云寒,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竟然為了逃避而說這是一個圈套,我看你才是一個真正的圈套!"葉霄蘿一邊搖頭,一邊退後,仿佛現在在她眼前的人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魔鬼.

她的身子緩緩地退出了這個房間,不敢再看溫王,她不相信自己深深愛著的人竟然是這樣一個沒有擔當的人.

她在茶房的長廊上快步地跑起來,眾人紛紛看著這個淚眼婆娑的長發姑娘,直到她的身影跑出了水星閣,眾人複又開始高談闊論起來,只不過話題轉變成了剛才那個跑出去的女子.

隔壁酒樓二樓上,紗帳的後面,兩雙眼睛注視著從茶房里面跑出來的葉霄蘿,不禁慢慢地勾起了一抹笑意,放下了紗帳,才進了里面.

"太子憤怒地出來,葉霄蘿哭著出來,不知道溫王會是怎麼樣的一種表情,這三人都能演一場戲了."蕭長歌撇撇嘴,無奈道.

蒼冥絕淡淡地接話:"這不就是一場戲麼?"

"只是可憐了葉霄蘿."蕭長歌悠悠地道.

這場戲里面,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葉霄蘿.可是作為站在對立面的雙方,蕭長歌實在也無法給予更多的同情.

街上的那道鵝黃色的人影還在狂奔,一面用手背抹著眼淚,一面不管有沒有撞到人都用力狂奔著.

蒼冥絕眼中沒有任何的表情,淡淡地喝了一口桃花釀,"這個就是她的命,出生在葉家,又卷入了這場宮廷紛爭中."

原來這個就是古代女人的可悲之處,永遠都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命運,她不要這樣,她要自己把命運牢牢地握在手上.

蒼冥絕目光流轉,停留在她的臉上,看著她擰著眉頭思考的樣子,似乎知道了她在想什麼,柔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想的永遠不可能發生,我不會讓它發生."

這一聲的承諾就好比這世界上最動聽的情話,蕭長歌越來越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遇上蒼冥絕.

她明亮的雙眼里眼波瀲灩,如同春光一般明媚,看在蒼冥絕的眼里,他便覺得這個世界都明快起來,仿佛所有不開心的都融進了她的雙眼里,最後消失不見.

"你要是敢,我一定饒不了你,我一定不要做葉霄蘿."蕭長歌信誓旦旦地道.

沒想到目光如此深情的蕭長歌會來這麼一句,蒼冥絕被她這句不算威脅的威脅給逗笑了.

他嘴角輕輕地上揚著一個弧度,狹長的雙眼彎成一個月亮的弧度,伸手拉住了蕭長歌的手,有些疼惜地說道:"我一定不會的,我也不舍得."

蕭長歌的嘴角這才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

良久,溫王才從水星閣里面出來,遠遠看去,他的臉上帶著傷痕,嘴角流著沒有擦乾淨的淡淡血跡,整個人神經繃得緊緊的,渾身散發著似有若無的戾氣,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著.

"看來這一架打的有點慘,你猜誰會占上風?"蕭長歌挑著紗帳,目光緊盯著街上的那個身影,回頭看了眼蒼冥絕.

蒼冥絕推著輪椅走到她的面前,涼聲道:"勢均力敵."

無論是太子,還是溫王,誰都占不到上風,他們看似平靜的都已經一團糟了,從這一刻開始,他們三人之間將會剪不斷,理還亂.

勢均力敵?蕭長歌歪歪頭,不應該呀,看起來溫王應該比較勇猛一些才對啊!

"冥絕,我想溫王一定猜到了是有人陷害他的,我們應該怎麼做?"蕭長歌沉聲問道,要在溫王查到是他們做的之前,就先把這個燙手山芋給扔出去.

看完了那三人演的好戲,他們也應該收收爛攤子,免得讓人查到他們的身上.

蒼冥絕目光清冽地看著窗戶底下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握住了蕭長歌的手,一言不發.

這種事情,就沒必要告訴她了,畢竟她是個聰明人,知道的越多,就越容易受傷害,他不想讓她處在危險之中.

見他沒說,她也沒問,結了帳,兩人便回了冥王府.

上篇:第八十三章沖突     下篇:第八十五章馬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