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八十五章馬腳  
   
第八十五章馬腳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八十五章馬腳

王府里面很是安靜,幾人也默不作聲地進了大門,便去了書房.

今天的戲曲很成功,高低跌宕,起伏不定,讓人看得都想要沉浸在這個戲里面,只是可憐了戲中的女主角,被人利用還殊不知情.

蒼冥絕立即叫了江朔和魅月進來,蕭長歌站在他的身邊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疑惑不解地看著他.

"江朔,魅月,你們在府里散布一個消息,就說太子在馬場上面受了重傷,很有可能危及性命,此時正在府里休養."蒼冥絕冷聲道.

江朔和魅月沒有一絲的疑惑,應了是,立即走了出去.

只是站在他身邊的蕭長歌不明白,太子明明就是剛從水星閣出來,只是捉到了葉霄蘿和溫王的奸情,根本就沒有受傷!

"冥絕,為什麼要在府里散布這個消息?"蕭長歌皺著眉頭問道.

府里面的人不知道和太子有什麼關系,為什麼要謊稱太子受了重傷?

蒼冥絕看著她輕輕一笑,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面前把玩著,她細長的手指十分好看,他從上捏到下,又從下捏到上,最後輕輕道:"等會你就知道了."

裝神秘?蕭長歌猛地將手指從他的手里抽了回來,轉身就要離開,她今日喝了幾杯桃花釀,昏昏欲睡呢!誰知,剛轉身的瞬間,纖腰就被一雙大手環住.

"是為了讓有的人露出馬腳."蒼冥絕聲音有些悶悶的,只是環著她腰身的手緊了緊.

蕭長歌雙手握上那雙大手,嘴角輕輕地勾起一抹笑容,問道:"誰啊?"

"如酥."

她的腦袋一時間猛地炸開,如酥是她救進府里的,當時讓她留在府里是因為她舉目無親又無家可歸,才可憐她,她也一直勤勤懇懇地做事情,直到前幾日被蒼冥絕刻意趕去了浣衣房,才稍微知道了她有點問題.

這下太子和溫王鬧翻,第一時間竟是要查內賊,如果如酥真的是他們其中一人派來的,那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她絞著手指,手中的帕子被她擰的皺起了一道道的折痕,那如酥除了聲音和自己有點像,其他的也沒有什麼,放她在冥王府里難道是為了混合她的聲音混淆視聽嗎?

如果真的是如酥的話,那他又會怎麼對她呢?

一時間府里便傳的滿府風雨,大家都說太子生了重病,現在正在太子府尋人醫治呢,太醫們都有些束手無策,連葉皇後都親自出宮來看他了.

蕭長歌回了房間後,正打算睡個短覺,可誰知,進門不久,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她問道是誰,如酥的聲音方才出現.

"王妃,奴婢如酥,給您送洗好的衣裳過來."如酥低聲道.

真是要見面的時候,什麼方法都可以用,蕭長歌雖然不注意府上的事情,可是之前浣衣房的小蝶常常來給她送衣裳,怎麼太子剛一出事,就變成了如酥呢?

心里想著,嘴上卻已經讓她進來了,看著她把衣裳整理得順順溜溜的,疑惑地問道:"以往不都是小蝶來給我送的嗎?怎麼今日變成你了?"

如酥倒也嘴快,顯然是已經做好功夫的了,想都沒想就回道:"小蝶今日肚子不舒服,所以許嬤嬤就讓我來送一次."

她一邊道,一邊將疊好的衣裳放進了衣櫃里,蕭長歌看著她麻利的動作,故意道:"放好了就出去吧."

她就要看看如酥能忍到什麼時候,這次過來應該就是為了從她的口中確定事情的真實性吧.

如酥輕輕地關上了櫃子的門,目光在上面轉了轉,轉身走到蕭長歌的身邊,低聲地在她耳邊說道:"王妃,最近府里的丫鬟一直在說太子受傷的事情,浣衣房里的那幾個丫頭活都不干了,整日整日地說著太子的事情,王妃您說這太子到底是怎麼了?"

總算是問了,蕭長歌只當她不敢問呢,費盡心思過來送衣裳,順便打聽太子的事情,這如意算盤打的夠響的.

蕭長歌看也沒看她就道:"丫鬟們那麼多張嘴,想管也管不了,太子的事情就由她們去吧,只是可憐了太子,年紀輕輕的就……"

後面的話,她再沒有說下去,果然,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扒拉著她的手臂,聲音懇切激動地問道:"太子怎麼了?"

蕭長歌目光悠悠地轉到了自己的手臂上,如酥雙手緊緊地拽著她的衣袖,雙手又粗又紅,看來是整日洗衣的結果,她的目光沉了沉,僵硬地拉起如酥.

"你這麼激動干什麼?"

如酥這才意識到自己太過激動了,雙手緊緊地拽著衣裳,干笑兩聲:"這不是關系到朝廷的事情嗎?太子畢竟是太子,他要是出了什麼事恐怕會有變故,所以奴婢就緊張地問一下."

聽了她的解釋,蕭長歌點點頭,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訴了她:"太子也沒什麼大礙,他隨著皇上在馬場上面賽馬,在跑過一個坡谷的時候摔了下來,整個人滾到了山下,所幸救上來的時候還能說的上話,只是要在府里躺上十天半個月的了."

話音剛落,如酥整個人便退後兩步,"砰"一聲撞到了身後的桌子,恍恍惚惚丟了魂一樣,方才還是紅潤的紅唇,一時間變得蒼白,額上有汗落下來.

看著她這麼精彩的反應,蕭長歌嘴角緩緩地勾起一抹冷笑,她已經證實了如酥就是太子的人,不僅是太子的人,更是已經喜歡上太子了.

今日的事情總算有了眉目,蕭長歌撐著臉頰,邪笑地盯著愣怔的如酥,也不說話,看著她迷茫的眼神,良久,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失常,告退之後連連跑了出去.

原來這如酥竟然是太子派來的人,這太子派人來到底要干什麼呢?

夜色漸漸地降臨,天上有幾顆明亮璀璨的星星高掛,漫天星辰閃耀著,如同無數只明晃晃的眼睛在眨著.

府中的東北角是後門,穿過一條已經荒廢的小雜草路過去,就能摸到門把上面的一把鐵鑰匙,因為許久沒有在後門走過,所以這把鐵鎖已經變成了一個冷冰冰的鐵疙瘩,上面鏽跡斑斑,不容易開動.

月色朦朧地照應在門上,忽而,一個瘦弱的身影突然闖進這個月光下面,她銳利的雙眼左看右看了一會,確定了沒有人,才踩在那把生鏽的鐵鑰匙上,身手敏捷地翻身出了後門.

整個人如同一只靈活的兔子一樣,只需要腳尖輕輕一點,便出了大門.

只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待她翻身出去之後,不遠處的雜草叢中,緩緩地站起來一個高大的身影,黑夜攏在他的身上,看不清他的臉,只能看到他背上背著的那把長劍.

他身子靈活地穿過雜草叢生的草叢,出了這個荒廢的院子,一路奔向了書房.

"王爺,人已經出去了."江朔一進門,便低聲地向蒼冥絕彙報情況.

蒼冥絕絕美的臉在燭火朦朧的燈光下顯得更加神秘,烏黑的長眉微微地挑起,狹長的眼角向上揚著,他的聲音有些低沉:"好,派人跟著,我要知道她一晚上出去都做些什麼."

"是."江朔雙手抱拳,立即出了書房.

聽了府中人傳出去的風言風語,如酥本來就不堅定的心,變得更加不堅定,隨時都有可能崩潰,她一定會趁著太子生病的功夫去太子看他,這下就能真正地掌控她和太子之間的交易.

他一臉冷漠地看著桌子上的青花瓷杯,雙手握著瓶身,在上面來回轉了幾圈,目光漸漸地凝聚起來.

夜色漸深,朦朧的月光透過外面紙糊的窗戶透進了房間里面,安靜的室內唯有床上的紗帳縵簾輕微地晃動著.

蕭長歌翻來覆去都睡不著,來來去去這麼多事情把她的心思都勾在了上面,她猛地翻身坐起來,忽然紗帳外面伸進一只手緊緊地捂住了她的嘴巴,緊接著一個渾身酒味的高壯男人翻身上了她的床.

霎時間酒味沖灌進了她的鼻子里,大手緊緊地捂住她的口鼻,將她整個人都死死地鉗制住在床邊上,大腿壓著她的腿,讓她一動不動.

蕭長歌渾身的肌肉都緊繃起來,在這個幽深的夜里,突然一個人闖進她的床上,捂住她的口鼻,這種驚恐,無助,彷徨沒有人能體會得到.

"我現在松手,你別出聲."略微有些嘶啞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

這個聲音,即使有些嘶啞,她也能聽得出是誰的,蕭長歌猛地點點頭,那雙大手終于從她的口鼻上落下去,她一時間猛地呼吸起來.感覺胸腔里面的氣息都要被抽光了.

她用力地吸了兩口氣,身邊那聲音又傳來:"對不起,長歌."

蕭長歌擺擺手,總算是順過氣來了,猛地向後退了退,跟他保持一點距離之後,本來是想大叫的,但是看他也沒有想要再進一步的動作,便忍了下來,不過神經卻時時都提著.

"太子,你可知道這樣夜闖女子深閨是要被天下人唾罵的,更何況你是個太子,更應該知道什麼叫做禮義廉恥吧!"蕭長歌低低的聲音里充滿了警告.

太子的腦海有些清醒,他苦笑了聲,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翻牆來到冥王府,又偷偷地闖進蕭長歌的房間,他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可是他的心指引他過來的.

自從從水星閣里出來,他的腦袋就一片混亂,他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渾渾噩噩地走到了一家酒樓,喝的醉醺醺的,企圖用酒精來麻痹自己.

可是當他拎著酒瓶走在街上的時候,卻不知不覺地走到了冥王府的後門里,他甚至十分清醒地想要爬上這個牆院.

所有人都背叛了他,他得不到自己所愛的人,憑什麼所有人都找到了愛的人,只留下他一個人?

他不甘心,只要見蕭長歌一眼,一眼就好.

上篇:第八十四章混亂     下篇:第八十六章 輕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