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八十八章不理  
   
第八十八章不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八十八章不理

地上的江朔身軀微微一顫,猛地伸出雙手拉住了魅月,示意她不要亂說話,這樣的話就是連他都不敢說的,正是因為涉及到蕭長歌,所以他甯死不言.

可是魅月看不下去了,她不能讓江朔為了護住蕭長歌而什麼都不說,平白無故地受這冤屈.

"江朔,魅月說的可是真的?"蒼冥絕反問江朔.

江朔昨晚一定查到了事情的真相,因為太子進了蕭長歌的房間,所以故意不說,如今,他向他求證魅月所說的話,他不敢不說真話.

兩邊都是虎穴,江朔不知道該跳去哪邊,遲疑良久,還是點點頭.

看著江朔確認了,蒼冥絕的雙手緊緊地握住輪椅的扶手,指關節清晰地凸起,青筋在巨大的力量之下暴起,他渾身都散發著冷冽的戾氣,仿佛只要近身一步,就會被他強大的氣場所傷害.

他心心念念愛著的,護著的,疼著的人,竟然和太子私會而不告訴自己,他們之間的信任就是這麼淺薄?

"王爺,其實,太子很快就出去……"江朔低聲道,不知道怎樣的解釋才有用.

蒼冥絕渾身冷肅的氣息讓人不敢接近,江朔也只是因為平時在他的身邊待的久了才敢說上這麼一句話,而話音剛落,身邊的魅月就連忙扯了扯他的衣袖,讓他不要多嘴.

剛剛才把他從火坑里救出來,不想再看著他往火坑里跳,況且王爺對王妃那麼好,怎麼舍得因為太子的事情而去責怪她?

"你們出去吧."蒼冥絕咬著牙,從牙縫里憋出這麼一句話.

兩人連忙出了書房.

蒼冥絕捂住心口,目光沉沉地盯著窗外,他真怕自己會控制不住,那種想傷害蕭長歌的欲望.

府里的空氣很壓抑,這是蕭長歌剛剛出房間門就能感覺到的,平時幾個丫鬟正悶在一邊做著自己的事情,看到她出來,一直低著頭,繼而叫了聲王妃,便自顧自地離開了.

蕭長歌原是想叫她們,可她們一個比一個走的快,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去書房找蒼冥絕的時候,竟然被江朔擋在門口.

"魅月,你說蒼冥絕在做什麼?連我要去書房都進不了!"蕭長歌百無聊賴地坐在長廊的邊上,古色古香的九轉回廊將她的身影襯托得十分孤寂.

魅月頗有幾分心虛地搖了搖頭,也不敢對上她的眼睛:"奴婢不知道."

晚飯的時候也沒有見到蒼冥絕的人影,她一個人默默地用了晚膳,再去書房的時候還是被擋住了,江朔也沒有直視她的眼睛,三言兩語就把她打發走了.

再好脾氣的人也是有限度的,蕭長歌從書房的門口退出來的時候就發誓再也不會踏進書房一步,一個人悶悶地踏上了府里湖邊上的那艘船.一見她上船,魅月連忙將她拉出來.

"王妃,您上船干什麼?很危險的."魅月一臉著急憂心地道.

蕭長歌揮開她的手,皺著秀眉,蒼冥絕現在不理她,就連魅月也一直管著她,整個人就像是被囚禁在籠子里的小鳥一樣.

"危險什麼?船上是有鬼還是有野獸?能躲在船里面刺殺我還是水底下的魚會把船給拱開了?我會游泳的!"蕭長歌有些不耐煩地盯著魅月,一連串的反問丟給了魅月.

魅月的心理承受能力還算是不錯的,面不改色地看著蕭長歌,雙手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臂,就是不讓她上船.

有人打擾,什麼事情都不開心,蕭長歌有些無奈地看著緊緊拉住她手臂不肯松手的魅月,心里也知道這個是她的職責,可是船是府里的,湖也是府里的,她為什麼還這麼擔心?

蕭長歌原就沒有打算為難魅月,松開了她的手,就往橋上走去.

一個人的夜晚是孤寂的,月色朦朧地打在她的身上,而身後的魅月也沒有說話,她一個人走了一會,忽而身後傳來一個匆匆忙忙的腳步聲.

"王妃,王妃,"是管家的聲音,等蕭長歌轉身的時候,才聽見他道:"王妃,這是太子的貼身侍衛給您送來一封信,讓奴才務必要轉交到您的手上."

太子給的信?蕭長歌臉色忽而一變,他那晚來的還不夠,還要派人來給她送信?這麼明目張膽的事情,如果被蒼冥絕知道,他非得和太子撕破臉不可!

礙于這樣的想法,蕭長歌將信塞到自己的懷里,扯過管家的衣袖,在他耳邊低聲道:"這信的事情還有人知道嗎?"

管家連連搖頭,也學她低聲道:"沒有,除了奴才,魅月姑娘和您,沒有其他人知道."

蕭長歌松了一口氣,對于身邊的魅月沒有一絲的顧忌,語重心長地叮囑管家:"這件事不准說出去."

管家點點頭,做了一個封口的動作,蕭長歌心滿意足地讓他離開了,自己回了房間.

拆信的時候蕭長歌心里是忐忑的,她猶豫了很久,到底是拆還是不拆,最後覺得還是拆了,然後給太子一個決絕的回信,讓他不要再糾纏自己.

房間里的燭火很暗,魅月被她趕到了門口,她顫抖著雙手拆開了信封,其實上面只有很簡單的三個字:對不起!

看著這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蕭長歌的心里松了一口氣,他沒有說什麼逾越的話,或許他知道送信到冥王府很不安全,才簡短地表達了他的悔意.

蕭長歌搖了搖頭,緊接著將字條放在燭火上面燒了個一干二淨.

次日,用早膳的時候,還是沒有看到蒼冥絕的人影,問了魅月,她也只是回答不知道,難道他是故意有事躲著自己?

有什麼話可以當著自己的面說清楚來,就算她做了什麼錯事,只要他說出來,自己就改正,有什麼問題嗎?

在府里晃悠了一天,蕭長歌心里憋著一口氣沒有發泄出來很難受,便去了蒼冥絕的書房門外,里面亮著朦朧的燈光,原來他時時刻刻都躲在里面,沒有一點聲音.

她深吸一口氣,猛地推開了門,里面的燭火點的很明亮,門"啪嗒"一聲被推開的聲音驚擾了里面的人,離簫還有幾個她沒有見過的人紛紛回過頭來看她,首先反應過來的是蒼冥絕,他眉頭緊鎖,看著蕭長歌厲聲道:"你進來干什麼?出去."

蕭長歌眼睛也不眨地看著他,幾日不見,他的眼眸深邃了些,絕美的臉上生出了一些胡渣,看上去有些滄桑,更像是他可以讓它們留在臉上的傑作.不過他卻連看都沒看一眼蕭長歌,撇著頭語氣冰冷地道.

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沒有用過這種語氣和她說話,蕭長歌覺得眼前的他有些陌生.

"蒼冥絕……"她的眼眶有些酸澀,話說到一半,哽咽在喉嚨里說不出來,里面這麼多雙眼睛都看著她,仿佛她就是個小丑一樣.

"你們都出去吧."蒼冥絕淡淡地下了命令,他們一句話不敢多問,便全部都出去了.

室內一時間安靜下來,蕭長歌仿佛只聽到自己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聲,蒼冥絕的眼神一直沒有停留在她的身上,淡淡地望著窗外,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你在逃避我?你在書房一直不停地和人談事情,就是為了不見到我?"蕭長歌雖是疑問句,可是語氣里卻是不容置疑的.

蒼冥絕目光依舊望著窗外,只不過渾身的戾氣又慢慢地散發出來,他緊緊地抿著唇,沉默良久,他冰冷略帶沙啞的聲音才慢慢地道:"不是."

他話音剛落,蕭長歌便冷笑一聲,慢慢地靠近他,不屑地道:"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時冷時熱,高興了就和我說說話,送點禮物,不高興了就把我丟在一邊,不理不睬.什麼都要按照你的意願來,你想也麼樣就怎麼樣,是麼?"

她的話字字如刀,帶著一種無奈和對他們這麼久以來的日子的質疑,仿佛要把他們這麼久以來建立起來的感情和信任全部拋開.蒼冥絕一點一點地轉過頭看她,她的臉是那麼陌生,那麼疏遠,好像他已經觸碰不到了.

他已經怒火中燒,原來他在蕭長歌的心中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給她的感覺也是這樣地不堪.

桌子上的文件,茶杯,以及一些古董小玩意猛地被他一掃便掃到了地上,"噼里啪啦"的聲響如雷貫耳,將這個原本甯靜的房間打亂.

"我時冷時熱?沒有在意你的感受?蕭長歌,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我對你不夠好嗎?你為什麼要和太子見面?為什麼要深更半夜和他在房間里面私會?"蒼冥絕怒火攻心,後面一句幾乎是吼出來的.

他的話讓蕭長歌渾身一震,他冰冷決絕的目光好像要將她看穿,她自以為隱藏的很好的秘密卻在突然之間被他說出來,她就像是一個偷吃糖果被發現的小孩一樣無措.

窗戶外面有風吹進來,黏黏膩膩的,將蕭長歌背後的冷汗一點一點吹散.

"我,我,原來,你就是因為這個不理我的?"蕭長歌緊緊地扶住桌角,有些語無倫次地解釋,"那天太子確實是來我的房間了,但是我們什麼都沒有做,他因為白天碰見葉霄蘿的事情心情不好,所以來找我說說話,我不告訴你,是因為,因為我害怕你生氣!"

蒼冥絕背過身子不看她,任由她蒼白地解釋,沒有人親眼見到他們在做什麼,就算她現在解釋也沒有人相信,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說的都很對,你的解釋都很合理,但是,那封信是怎麼回事?"

信?原來他什麼都知道,蕭長歌一時間有種被人玩弄在鼓掌之間的感覺,既然他什麼都知道,那為什麼不找自己問清楚,還讓她什麼都不知道地來質問他?

上篇:第八十七章一 夜     下篇:第八十九章摔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