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九十二章獲救  
   
第九十二章獲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九十二章獲救

一間四處大敞的院子里面,最邊上擺放著一張石桌,石桌的左側有一個紫藤花架,如果不是底下有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被五花大綁,這里可能還是一個唯美的對飲之地.

"長歌,你猜猜他能找到你嗎?"溫王的聲音里透著蝕骨的淡漠,一雙大手順著蕭長歌的脖頸摸了上去,手背輕輕地蹭著她的臉頰.

蕭長歌受制于人,手腳不能動,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那雙在她的臉上蹭來蹭去的大手,猛地躲閃了一下.

"滾開,別碰我."蕭長歌厲聲道,就差沒有張嘴狠狠地咬他一口.

溫王卻沒有急著收回手,反而是一副十分疼惜的模樣看著蕭長歌,她生氣發火的樣子實在是可愛的緊,他最想看的就是人在他的手下,沒有一點反抗能力的樣子,有種將所有事情牢牢握在手里的掌控感.

"長歌,你這樣子,還真是惹人疼啊!你可知道蒼冥絕現在在哪里嗎?"溫王微微皺眉,收回了自己的手.

果然,還是蒼冥絕有用,一提及他的名字,蕭長歌就立即不動了,只是目光直勾勾地看著溫王.

她沒有想到溫王憎恨蒼冥絕到這個地步了,從當初的暗斗已經到了明爭,竟然光明正大地把她從酒樓里綁架到了家里,他是不是已經瘋魔了?

"你把冥絕騙到哪里去了?"蕭長歌目光疑惑地盯著溫王.

她的緊張被溫王看在眼里,他胸腔里升騰起陣陣怒火,看著自己眼前心愛的人擔憂著另外一個人,他的笑意就漸漸地僵硬起來.

可是,他還是收斂了自己內心的妒恨,輕輕地執了一口清酒一飲而盡,略帶酒氣的熱氣噴灑在蕭長歌的耳邊:"你可能不知道,我用一輛馬車就將他騙到了城外東山的一個山洞里,我在山洞里安排了殺手,只要他一過去,很難再活著出來."

他俊朗的劍眉微挑,看著蕭長歌臉上一點一點地變化著,心里很是得意,不就是蒼冥絕嗎?他有什麼好的?最終還不是掉進了他的圈套里,那天是他太過大意,才會被一連串的計謀陷害.

蕭長歌咬著下唇,盡量地克制住心里的怒氣,讓自己的表面表現地十分平靜,被麻繩捆住的雙手不停地摩擦著,直到雙手後面被磨出了血跡她才微微皺眉,難以忍受的疼痛直擊心頭.

"卑鄙!"良久,蕭長歌才吐出這個字.

溫王卻哈哈大笑起來,顯然這兩個字不能刺激到他,他身後握到了蕭長歌背在身後的那雙手,摸到了一點濕答答的痕跡,他這才轉身走到了她的身後,將綁在她手上的繩子解了下來.

"傷成這樣了,怎麼不早說呢?"溫王皺著眉頭,眼里流露出深深的關切,他從自己的腰間尋了藥緩緩地灑到了她的手腕上.

他百變的嘴臉讓蕭長歌心里一陣發怵,手腕上因為上了藥火辣辣的,她的身後有些退後,終于忍不住問道:"溫王,你綁我來,到底想干什麼?"

終于問到了點子上,溫王臉色突然一變,有些難以自控地握住了蕭長歌的肩膀,骨節分明的大掌捏住了她的肩膀,陰冷地盯著她:"我想干什麼?你不知道?自從你出現的那天起,就打亂了我的生活,我一看見你就有種難以控制的情愫,你出現就算了,可為什麼偏偏嫁給了蒼冥絕?他那個殘廢有什麼好的?今天我就要把你送走,送的遠遠的,讓你,永遠不再打擾到我的生活."

他臉上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那種控制的情緒明顯表現在臉上,蕭長歌看的一清二楚,可是,她沒有想到他竟然會選擇將自己送走.

這個陌生的朝代,熟悉的蒼冥絕,如果他將自己送走了,會到哪里去?蒼冥絕會不會尋找自己?

她猛地向後退,搖著頭:"你不會的,你也不敢,蒼冥絕馬上就會找到這里,你的計劃不會得逞,他一定會豁出一切來救我的."

"救你?估計他現在已經被萬箭捅成馬蜂窩了,自身難保,怎麼可能還來救你?"溫王有些不屑一顧地撇撇頭.

其實蕭長歌的心里也在打鼓,畢竟蒼冥絕的腿傷還沒好,就算魅月和江朔在他身邊也未必能護他周全,況且,溫王一定在山洞里面布滿了一等一的高手,就等于是甕中捉鱉.

可,身後一聲沙啞略帶怒意的聲音清清楚楚傳進兩人的耳朵里:"本王的王妃自然是要本王來救,只可惜了溫王的那些精兵強將,到頭來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聲音如同天底下最動聽的音樂般傳進蕭長歌的耳里,她似乎有好多天沒有聽過了,她全身漸漸地放松下來,看到蒼冥絕,就像是看到了沙漠中的綠洲一樣,而她正是那條被風和太陽醃干的小魚.

她看著眼前那個絕美的臉上帶著幾分怒意的蒼冥絕,眼眶漸漸地濕潤.

溫王的目光中閃過那麼一刹那的吃驚,很快又平靜下來,像是意料之中一樣笑望著蒼冥絕.

"冥王客氣了,本王並沒有派什麼精兵強將去對你做些什麼,今日也只是請冥王妃過來敘敘舊而已,既然冥王你來了,那本王便派人好生送你們出去."溫王笑著道,眼睛里面精光一閃而過.

"長歌,過來."蒼冥絕伸出手輕聲道.

他的聲音里充滿堅定,遙舉的雙手呼喚著她的靠近,蕭長歌發現只要他的一句話,就能讓她心情上下起伏,讓她不由自主地向他貼近.

她緩緩地朝他走去,倏然不知身後的溫王臉色陰沉成什麼樣,就在她快要到蒼冥絕身邊時,猛地一支利箭從身後穿梭而來.蕭長歌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就被一只大手拉過,耳邊霎時間飛過一陣呼嘯的風聲,只覺得冰冷的鐵石貼著耳邊飛過.

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蒼冥絕便將她推到了身後長廊的一根石柱後面,只聽到他道:"不要出來."

院子里的屋頂上遍布殺手,清一色穿著黑色衣裳,蒙著面的人,蕭長歌雙手緊緊地貼在石柱上,渾身冰冷地閉著眼睛,一時間耳邊只有刀劍和箭相撞擊的聲音.

雖然方才溫王矢口否認是他綁架了自己,也沒有承認是他派人將蒼冥絕引到山洞中去的,但是現在看來,他是存心不想讓他們離開了.可是,他們今天如果在這里出了什麼事,皇上一定會派人徹查,到時候溫王難辭其咎,難不成他瘋了要同歸于盡不成?

蕭長歌沒有見過槍,沒有握過刀,沒有射過箭,她除了一身醫術,什麼都不會,可是即便她什麼都不會,她也要出去和蒼冥絕在一起.

她心一橫,猛地從石柱後面探出一個頭,看到蒼冥絕就在自己的不遠處,江朔揮舞著大刀抵擋著房屋上飛下來的無數支利箭,偶爾有一兩支飛錯方向,落到了她的方向,也很快地被蒼冥絕掃乾淨.

突然,兩支帶著火球的利箭直直地射向了蒼冥絕的方向,碩大的火焰就像是太陽一樣,那種可以預知的危險讓蕭長歌心里一緊,這溫王簡直就是要置人于死地.

她猛地撲了過去,大喊道:"冥絕,小心!"

電光火石間,蕭長歌白色的身影被那兩團火球映照得亮堂堂的,一只大手將她推開,她身子擦到了地面,還來不及感受身上的疼痛,就立刻轉身看了蒼冥絕的方向.

受傷的人是江朔,他推開了自己,也保護了蒼冥絕.

蒼冥絕面上透露著一種狠辣的光芒,那種光芒就像是要屠盡天下人一樣,看上去就讓人心生恐懼.他猛地凝聚起全身的力量,一道藍色的光芒瞬間被他凝結成一道圓形的光芒,一掃出去便打向了屋頂的黑衣人.十幾個黑衣人應聲落地.

"長歌."蒼冥絕叫著她的名字,伸手將她拉了起來.

江朔雖然手臂被火球箭擦過,但是自小習武的他這種小傷根本奈何不到他,他捂著手臂也走到了蒼冥絕的身邊.

"屬下護駕來遲,請王爺恕罪."突然,身後響起了一陣孔武有力的聲音,緊接著就是數十人一起殺進來的身影.

離簫和魅月已經沖了進來,率先給了黑衣人一個下馬威,場面十分混亂.

"冥絕,我們先走,江朔的傷要盡快治."蕭長歌推著蒼冥絕的輪椅,連同江朔一起出了溫王府.

臨走之前,蕭長歌望了望溫王方才所在的方向,他人早就消失不見了.

這一次被溫王算計,恐怕就是早有預謀的,溫王已經知道了就是他們給他和葉霄蘿下的套,所以報複來了.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他會光明正大地綁架自己,還在自己的府里安排下殺手,刻意安排了不要命的亡命之徒來要蒼冥絕和她的性命.

幾人迅速地回了冥王府,一進院子,江朔便捂著手臂暈了過去.

蕭長歌心里一驚,蒼冥絕已經叫了管家過來將江朔抬到了房間里面,被挪動的地方上面還印著紅的發黑的血跡.

"管家,快去找大夫."蒼冥絕守在江朔的身邊,臉色竟然比江朔還難看.

蕭長歌一直站在蒼冥絕的身後,直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才淡淡接口:"我來吧,我就是大夫."

說罷,已經擼起了衣袖准備手術,又讓魅月去拿了防菌服過來.

蒼冥絕的呼吸有些急促,狹長的雙眼已經沒有了平時的冷漠,而是有著隱隱的擔憂,聽得蕭長歌這麼說,竟抬頭看著她.

"別擔心,我一定不會讓江朔出事的."蕭長歌握住蒼冥絕的手,目光堅定地看著他.

"我相信你."蒼冥絕說罷,目光微微地闔了闔,推著輪椅坐到了一旁.

正好魅月已經拿著醫藥箱和防菌服過來,蕭長歌利落地穿上,打開了醫藥箱,里面成排的手術工具出現在她的眼前.

上篇:第九十一章殺機     下篇:第九十三章箭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