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九十四章 明火  
   
第九十四章 明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九十四章明火

蕭長歌抬了抬眼,看著他的表情,微微地發出了一個恩.

手上依舊麻利地上著藥,江朔也沒有感覺到疼痛,緊緊地盯著蕭長歌,臉上出現了一絲欣喜.

"王妃,真是太好了,王爺再也不用那麼傷心了."江朔露出兩顆白白的虎牙.

傷心?蕭長歌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江朔,上藥的手頓了頓,她倒是沒有看出來蒼冥絕會傷心.

她有些悶悶不樂地哦了一下,只等著江朔繼續說下去.

江朔果然迫不及待地繼續道:"王妃,您知道嗎?您不在府里的這段日子,王爺整日整日把自己悶在書房里,我和魅月也不敢進去,過了幾天,我還是忍不住進去看了看,結果看到王爺正在粘送給您的那支芙蓉玉簪子.我這才知道了王爺對您到底有多深情,後來我才和魅月滿城地去打聽您的消息,打聽到了之後,王爺每天總有那麼幾個時辰在您住的酒樓下面看著您,卻又不敢上去和您說話."

江朔說了一大串,把蕭長歌的心搞得砰砰直跳,她從來不知道蒼冥絕對她這麼上心,如果不是今天聽到江朔親口說出來,她還真的不相信.

"真的?"她挑挑眉,手里心不在焉地包紮著紗布.

江朔卻急了,連忙道:"千真萬確,而且王爺還在……"

"在什麼呀在,江朔,不就是在院子里種了幾株王妃喜歡的花嗎?王爺對王妃的好可不止這麼一點."魅月的聲音即刻從門外傳了進來,打斷了江朔要繼續說下去的話.

蕭長歌覺得疑惑,可是卻也想不出來哪里不對勁,魅月的話接的很順,進來的時間也剛剛好,她利落地在江朔的手臂上打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拎著醫藥箱便出了門.

剛剛走到院子里,她才反應過來,她喜歡的花,是芙蓉花,但是在院子里除了先前的那幾株,並沒有看到後來種的.

"王妃,您回來了?真是太好了,如酥想死您了."如酥正從長廊那邊走過來,一見到蕭長歌雙眼有種不易察覺的排斥,霎時間就變成了歡喜,急匆匆地沖了過來.

蕭長歌見她就要沖過摟住自己,連忙一轉身,閃開了.

"想我干什麼?"蕭長歌皺著秀眉,看著如酥一臉誇張的反應,心里暗暗稱奇,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厚臉皮的女子!

如酥臉上也沒有一絲錯愕,依舊沒心沒肺地笑著:"王妃您對我們這麼好,不想您也沒有理由啊!更何況您不在府里的這段時間,王爺可傷心了!"

蕭長歌挑挑眉,對她這種奉承的話不感冒,想了想問道:"這段時間,府里有種芙蓉花嗎?"

"沒啊,王妃怎麼了?您要種嗎?"如酥脫口而出.

沒有種芙蓉,那魅月擋住江朔要繼續說下去的那句話是什麼?是什麼秘密連她都不能說?

"沒什麼,你干活吧!"蕭長歌也不想和魅月太過接近,說罷,就已經往長廊那邊走去了.

如酥還想說上幾句話,可惜蕭長歌的身影已經走遠了,看來她這些日子以來裝的根本就不管用,她的目光有些恨恨然地盯著蕭長歌離開的背影,雙手漸漸地握成拳.

宮中因為葉霄蘿來臨之後就已經變得大亂,葉皇後原就感染風寒,再加上葉霄蘿的那一通鬧騰,直接暈了過去,風寒也因此加重了,嘉成帝已經在病床前照顧了半天,若不是顧著葉家和蒼家的關系,指不定就重重地責罰了葉霄蘿.

後宮中的妃嬪聽聞葉皇後病重,紛紛自請了到病床前照顧,尤其是素日和葉皇後交情並不怎麼樣的段貴妃,竟然貢獻了幾盒千年人參給葉皇後.

可是,當她捧著那幾盒名貴的千年人參坐在葉皇後的宮中時,卻覺得自己如坐針氈.

"皇後娘娘,太醫可怎麼說?這葉三小姐也太不懂事了,竟然這樣氣您!"段貴妃所說之話已然沒有底氣,因為她壓根就知道這件事情的起因結果.

葉皇後靠著背後的枕頭,心里卻是冷哼一聲,說起裝蒜,誰能裝的過段貴妃,她這一手碼起來的戲可不是要自己演嗎?

"妹妹說笑了,蘿兒是年輕不懂事,可是溫王可不年輕了,這件事一個巴掌拍不響,妹妹也該好好地反省反省."葉皇後不止是生葉霄蘿的氣,更是生溫王的氣,而溫王的背後有個怎麼樣的母親,世人都知道,如今拒嫁太子的事不是她提議的,還會是誰呢?

段貴妃神色不變,但心里卻把溫王和葉霄蘿成親的事情盤算得一清二楚,不得不說,溫王收服葉霄蘿的心還真是做對了.

"是,姐姐,妹妹真該反省,您說這寒兒娶誰不好,非得娶葉三小姐,皇上一定不會同意的,妹妹會好好地說說他的."段貴妃一臉慚愧地低聲下氣說著.

"說有什麼用?你最好給本宮絕了這個念頭,蘿兒一定是將來的太子妃,若是溫王非要插一手,那就別怪本宮不留情分了."葉皇後狠戾地望著演的一手好戲的段貴妃,不留情面地反駁了她的話.

玉芝和明月都已經識相地退了出去,就連葉皇後還未喝藥的藥都忘記撤下去了.

這段貴妃的臉色很難看,那樣精致的妝容都擋不住她可笑滑稽的面容,嘴角一邊似笑非笑地抽動著,一面的臉頰看上去平靜如常,殊不知早就暴露了她對葉皇後的恨意.

相反,一邊的葉皇後看著段貴妃臉上精彩的表情,心里洋洋得意,演不下去就別演了.

果不其然,段貴妃已經緩緩地起身,抽出腰間的手帕,輕輕地捂住嘴巴咳嗽了兩聲,皺著柳眉難受地看著葉皇後:"姐姐,妹妹身體不適,請允准妹妹先回去."

"既然身體不舒服,那就快回去吧,免得叫人說是本宮傳染給你的,本宮可擔待不起."葉皇後自己身體不適,面色還因風寒的原因有些潮紅,乍一看就是一副柔若無骨的翩翩弱女子,可說起話來卻如同針刺一般.

等著段貴妃身子一扭一扭地出了門後,葉皇後收斂了臉上假惺惺的笑容,轉變成了利劍一樣的怒氣,冰冷地轉頭看向了身後的屏風,怒意森森:"出來吧!方才你們都聽到了吧,本宮是不會讓蘿兒嫁給溫王的,你們也要長點心啊,怎麼能讓蘿兒單獨和溫王出去呢?"

身後的屏風里走出來兩個身影,一個是身著深灰色長裳的葉國公,另一個他的妻子.兩人正好借著葉皇後感染風寒的事情前來向她問安,順便幾人也一起參謀下太子和葉霄蘿的婚事,誰知剛坐上來沒說幾句話,段貴妃就進來了,兩人只好暫時先躲在了屏風後面.

"多謝皇後娘娘,臣最害怕的就是蘿兒和溫王扯上什麼關系,若是壞了規矩就不好了,以後我們一定會對蘿兒嚴加管教,不讓她單獨再出去."葉國公雙手抱拳,一個勁地向葉皇後道謝.

都怪他平時看的太松了,如果他看的嚴厲一點,是不是就不會發生現在的事情了?幸虧現在皇上還不知道,免了一場大難,他都不敢想象皇上知道後的樣子.

葉皇後有些疲倦地點點頭,一天到晚這麼多的事情,就連得了風寒都不得安生,真是累的慌.

揮揮手讓他們退下之後,便枕著枕頭睡了過去.

夜晚如常來臨,今夜的天空如同濃墨潑畫一般布上星星點點的色彩,明亮的星辰閃爍在天空中,像是一塊五彩繽紛的幕布.

冥王府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丫鬟都在院子里忙進忙出,忙著張羅府里許久未有過的喜事,大紅色的綢布掛滿了整個府邸,就連地面上都鋪上了紅色的毯子.

而房間里面的蕭長歌渾然不知地吃著晚膳,將兩小碟的豌豆黃都移到了自己的面前.

從今天下午起就沒有見到蒼冥絕,晚膳都是自己用的,若是他在,一定不會讓自己吃這麼多的豌豆黃.

"王妃,您百吃不膩嗎?"一旁的魅月終于忍不住問道.

蕭長歌搖了搖頭,正要說話的功夫,門外突然"砰"一聲巨響,好像有什麼碎片在天空中炸開來,她被這突如其來的巨響嚇了一跳,連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魅月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們出去看看吧!"

走到外面,滿院的紅色綢布掛滿了樹梢,院子里空無一人,唯有中間擺放著一桶煙花,無數的各種色彩不停地在空中綻放開來,渲染著這原就十分美麗的一切.

魅月滿臉笑意地推著蕭長歌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九曲回廊里,一面道:"王妃,我們去盡頭那邊看看."

這一定有什麼秘密,蕭長歌扭頭看了看身後的魅月,她正滿臉笑意盎然地走著,這盡頭那邊到底有什麼?他們在和自己玩什麼把戲?

"魅月,有什麼事情直說好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蕭長歌兩步並作一步來走著,快速地走到長廊的那邊,卻見另外一番廣闊的天空呈現于眼.

蒼冥絕的房間外掛著兩個大紅燈籠,地面上的紅色毯子一路鋪到了房間的外面,毯子的兩旁是鋪擺這的一連串的芙蓉花,恰似一副和諧美麗的畫卷一般.蕭長歌略微有些失神地走了過去,看著這歡喜滿堂的場面,疑惑地轉頭問道.

"魅月,這……到底怎麼了?"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為什麼要將院子布置成這樣?

魅月神秘兮兮地朝她一笑:"王妃,您進去再說."

可是,蕭長歌卻突然間頓住了腳步.

上篇:第九十三章箭傷     下篇:第九十五章 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