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九十五章 成親  
   
第九十五章 成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九十五章成親

"魅月,你和我說實話,到底怎麼了?"夜晚涼爽的風一吹,旁邊便稀稀落落地飄落下幾片落葉.

魅月低頭看著自己的鞋面,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地猶疑著,沉靜的夜風吹著兩人的長發.

"王妃,我也不知道,還是您自己進去看看吧!"魅月無辜地抿唇道.

看著魅月一副不敢言的樣子,蕭長歌也就放棄了從她嘴里套出消息,自顧自地走過紅毯,穿過那一片花香滿溢的長路,房間里面的燭火打了出來,炫亮的光芒灑到了外面的門框上,有些迷蒙感.

當她走進去時,房間里面的一切卻讓她驚呆了,紅色的幔帳掛在床邊,被兩個金鉤散成了兩邊,紅色的床單喜氣十足地鋪墊在床上,各類的瓜果放在紋金邊的圓盤里,成親用的各類東西無一不在.正中間的圓桌上擺放著一壺用銀紋雕刻而成的酒壺,兩盞被子里面盛滿了清酒,還有一碟圓潤飽滿的水餃.

這……分明就是成親的布局,難不成是……蕭長歌明亮的雙眼里透著吃驚,那人,瘋了麼?

難怪這幾天都沒有見到人影,原來是要偷偷地給她這個驚喜,只是這個驚喜來的未免也太出乎意料了!

蕭長歌在房間里慢慢地踱步走了走,室內的一切都顯得十分溫馨,只是讓她一個人在這里等著,卻不見蒼冥絕的身影?

"王妃,請您換上喜服."突然,門口走進來兩個捧著禮服的老嬤嬤.

蕭長歌沒有在府里見過她們,或許是蒼冥絕不知道從哪里請過來的,兩個的身形都比較圓潤,皆穿著紅色的衣服,兩人的動作很利索,面無表情地走進來便關上了門,推著她去了屏風的後面.

"哎,你們要干嘛?"她頗有些疑惑地問道.

老嬤嬤笑的慈祥卻又不容小覷:"成親前都要沐浴更衣的,王妃您就將就一下."

沒一會,蕭長歌的外裳就已經被脫了下來,腰上的束帶也消失不見,她擰著眉毛問道:"王爺呢?是王爺讓你們來的嗎?"

"是王爺派老身來的."其中一個老嬤嬤道,一邊幫蕭長歌拆下頭上的玉飾.

另一個在往沐浴用的水中放置各種各樣的香料,光是盆中放著的就有幾十種,一時間水上就灑滿了各種各樣的花瓣以及香料,一時間水中的香味傳到了每個人的感官中.老嬤嬤複又伸手試了試水溫,覺得可以了,便對著另外一個嬤嬤點點頭.

蕭長歌被她們搞暈了,身上只剩下一件薄薄的里裳,她試著做最後的掙紮,不過她的這種拒絕對兩個見識多廣的嬤嬤面前根本不起作用,老嬤嬤猛地在她後面一推,她便"撲通"一聲摔進了水里.

香氣撲鼻的水一時間濺滿全身,蕭長歌在水里坐著,渾身濕透,兩個老嬤嬤面不改色地看著在水里掙紮的蕭長歌,二話不說就拿了毛巾為她搓澡.

"輕點!"在接受了兩人猛烈的攻擊之後,蕭長歌終于出聲抗議,雙目圓睜地看著面無表情的兩個嬤嬤.

"王妃,這沐浴有沐浴的講究,成親沐浴也有成親沐浴的講究,老身也是按照規矩辦事,也請王妃體諒."老嬤嬤低聲道,依舊手勢不停.

感受著這暴風雨一樣的突擊,她們該不會是蒼葉版的容嬤嬤吧?故意來虐待她!

這暴風雨一樣的搓洗終于停了下來,花瓣已經香料的味道沾染上了蕭長歌的皮膚,就算不用香料也能夠散發出陣陣香味.

緊接著,兩個老嬤嬤便馬不停蹄地幫她穿上了這里三層外三層的喜服,最後將她腰上緊緊地束上了一個腰帶,寬大的長裳穿在她的身上並沒有小孩偷穿大人衣裳的寬容感,反而有了幾分小鳥依人的柔弱感,這是蕭長歌在銅鏡中看到自己的模樣.

"王妃,坐下,老身要給您梳妝了!"老嬤嬤把蕭長歌的身子一壓,她就像是玩`偶一樣被固定在椅子上,兩個頭梳在她的頭發上面亂飛舞.

蕭長歌終于明白了什麼叫做妖精,大晚上的穿著大紅色的喜服,還在馬不停歇地梳妝的人就是個妖精.

在老嬤嬤把她的臉塗成猴屁股時,她還是忍不住出聲阻止了這一場新郎不知道去哪兒的鬧劇:"停下,我不梳了,你們都出去吧."

應對這種新娘罷工的事情,兩個老嬤嬤顯然沒有了招術,兩人面面相覷了一會,其中一人道:"王妃,這,恐怕不好吧……"

"我說出去就出去,大晚上的,你們把我當成玩`偶一樣擺布來去,已經夠了,我會和王爺交代的."蕭長歌渾身都散發著冷冽不可靠近的感覺,毫無點綴過的精致眉眼散發著天然靈動的氣息.

老嬤嬤才發現原來冥王妃是個這麼有脾氣的主,先前的那種任人宰割的感覺只是她迷糊狀態的不知感,其中一個老嬤嬤蹭了蹭自己手上還殘留著的一點胭脂,臉色難看地扯著另外一個老嬤嬤出了門.

待她們出門之後,蕭長歌終于松了一口氣,用毛巾輕輕地將自己臉上上了一點的胭脂給擦了,鏡子里終于露出了清水淡然的樣子.

整了這麼半天,還真有些餓了,正好桌子上的水餃還在,蕭長歌走到桌角邊時,只聽得門外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長歌……"

蕭長歌的筷子還沒有機會放進水餃里面,抬頭的那刹那,筷子便從她的手中脫落掉到了地上.

印入眼簾的是蒼冥絕從門外緩緩走來的身影,他身著大紅色的喜服,頭發被白玉簪子高高束起,身材修長,絕美的容貌沒有一絲的笑容,不過狹長的眼眸中卻一直散發著笑意.只是右手便夾著一個拐杖,腳下除了走的時候有點慢之外,看不出他是腳筋曾被挑斷之人.

蕭長歌越看,眼眶越發地酸澀,不多時,門外那人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左手輕輕地把她攬到了懷里.

這樣的擁抱,蒼冥絕不知道期待過多久,又有多久沒有得到過了.

"冥絕,你能走了……"蕭長歌臉頰貼在他寬闊的胸膛上,她這才發現原來自己知道他的肩膀.

"傻瓜,這是你的功勞,是你讓我終于可以抱你了."蒼冥絕從不曾說過肉麻的甜言蜜語,可是這些話卻不知不覺地脫口而出.

兩人就這樣靜靜地相依相偎著,良久,蒼冥絕才松開了這個貪戀許久的懷抱,牽著蕭長歌的手在這個房間里相顧了一圈.

"之前,我們的成親是建立在雙方的利益之上,如今,我想和你成親是因為我們之間有了感情,現在我們重新拜堂成親,從今往後,就是真正的夫妻,好嗎?"蒼冥絕握著蕭長歌的手,狹長的眼眸直視著她的雙眼,眼中竟然有那麼一絲的緊張.

蕭長歌的心里原也有些緊張,或許是因為蒼冥絕的目光讓她心里慢慢地放松下來,頗有些笑意地看著他,還未說話,那人又霸道地補上了一句.

"不准說不好."

蕭長歌笑了:"我沒說不好,你這麼緊張做什麼?"

她嬌笑的臉容有別樣的風情,蒼冥絕不禁看呆了,緊接著握著她的手來到了院子里,外面不知道什麼擺好了一張桌子,上面放著各種各樣的貢品以及紅燭一對.

蒼冥絕帶著她來到了院子的正中間,他的手有微微濕潤的汗.

方才的那兩個老嬤嬤立在兩邊,一臉喜慶地道:"一拜天地."

他握著蕭長歌的手朝著天地鞠了一躬,又聽得那邊道:"二拜高堂."

蕭長歌便隨著他轉到了桌子的那頭,鞠了一躬,直到夫妻對拜時,蒼冥絕才松開了她的手,兩人對視著,蒼冥絕率先鞠個躬,她腦袋里一片空白,身子卻不知不覺地隨著他的身影也鞠了躬.

"王爺,老身的事情做完了,該回宮中了."老嬤嬤笑道.

原來是宮中出來的嬤嬤,難怪這麼目中無人,只見蒼冥絕說完了賞字後,她們才一臉興高采烈地走了出去.

這下,滿院芳華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品.

"我們進去吧."蒼冥絕握著蕭長歌的手走到了房間里面,幾對紅燭燃燒的噼啪作響,隨著他坐在床邊,屁股下就是壓碎的花生和龍眼,她渾身不自在.

兩人坐在床沿邊上一言不發,蒼冥絕絕美的臉上有些不自在,他轉頭看了看身邊的蕭長歌,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熱嗎?"

蕭長歌扭頭看了看窗外:"有點熱,窗子都沒開."

"窗戶不能開,你穿的挺多的,不然我幫你脫幾件吧."蒼冥絕說罷,便伸手解下了她的腰帶,蕭長歌如同石像一樣任由他解著.

直到只剩下里衣時,蒼冥絕才怔怔地吻自己的,一邊解一邊道:"我也覺得挺熱的."

"現在還好吧?"

有些涼颼颼的,蕭長歌點點頭:"還好了."

又是一陣沉默,蒼冥絕又道:"燭火有點亮了,我去吹滅吧."

他下床把蠟燭全吹滅了,霎時間室內便變成了黑幕一片,他摸索著回到了床上,還沒等蕭長歌說一句話,便摟住她的腰身,猛地吻住了她的唇.

黑夜里擦出炙熱的火花,蒼冥絕沉重的身子壓在蕭長歌的身上,低沉沙啞略帶克制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耳邊:"長歌,我若有什麼做錯的地方,你可要說出來."

蕭長歌拍打著他的背,嘴唇被他吻住,能說什麼?

室外的燭火還在不停地燃燒著,熱騰的火光似乎將整個黑夜都照亮.

上篇:第九十四章 明火     下篇:第九十六章 放開我